第四章 阎王灯笼(2)

  大金牙说:“土俑不值钱,陪葬讲究真东西,没有真东西才摆放替代品。比如古墓中土鸡瓦犬,皆为陶土捏成。秦王玄宫中的陶俑,应该是多子多福,万世延续之意。”

  我说:“秦王玄宫中的土俑不止一个,面目被人刮掉了,摆方的位置也不合葬制,可能不是陪葬的土俑,保不齐有鬼!”

  胖子说:“装神弄鬼吓唬人不是?我可不信这一套,那要按你这么说,摆在这儿的陶土童子还不得成了精?”说完他干笑了两声,好给自己壮胆儿,可是秦王玄宫幽深空旷,传来的回声比鬼叫还难听。

  大金牙听到这个响动,头发根子直往上竖,低下头一看,见到裂开的陶土中有白乎乎一个小脸儿,已经长出了尸蜡,才知不光是陶土捏造,还封了肉身,这口怨气吐不出去,岂不成了冤魂?他脸上变色,生怕惹上小鬼儿,忙点了三支烟,双手捏住,望四下里拜了几拜,口中念叨:“我等无意冒犯,惊扰勿怪!冤各有头,债各有主,你们要恨也该恨宝台上那位才对!”

  据说汉代以来,帝王墓中有一种活俑,是将活人封在陶土中,烧造成土俑,血肉均与陶土化为一体,里边仅余黑灰,到了元明两朝,也有将童男童女烧成陶俑的,以陶土闷死的可不多见。在民间传说中,活殉之人怨气重,往往阴魂不散。人鬼殊途,皆因尘世相隔,鬼看不见人,如同人看不见鬼。特定情况下可以看见,比如古墓中阴气重,活人阳气低落之时,容易让鬼看见,那也非常模糊,不过不分你是谁,只要让鬼看见你,定会当你是生前的仇人,并对你展开报复。俗传活人头顶和两边肩膀上各有一盏灯,那叫三昧真火,有这股阳气的人见不到鬼,鬼见了你也得躲,见到鬼的全是阳气低落之人。倒斗的不带什么也得带上黑驴蹄子,黑驴蹄子对付不了的只有厉鬼。厉鬼怨气太深,死后不入轮回,只想报仇,厉气越重,你看它看得越清楚。反正民间的迷信传说全是这么传,有时候过于迷信不成,什么都不信也不成。

  别看大金牙胆小迷信,可不耽误他掏明器。胖子是有多大的马蜂窝也敢捅,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囤,秦王玄宫中殉葬的陶俑,无非一捏陶土,碰一下倒在地上,都能摔掉半个头,即使全是天兵天将,多说也不过五六个,那又有什么可怕?等大金牙拜了一遍,胖子在陶俑前点起一支蜡烛,不知是不是椁室中阴气太重,烛光竟是绿的,照在人脸上跟鬼一样!

  我心念一动,对他们二人说:“棺椁前五个童子,生前被活生生封在陶土中,应该不是陪葬的土俑,秦王墓是座九重玄宫,椁室壁上凿了密密麻麻的往生咒,再摆上五个以陶土封住的童子,那是要做什么?”我听说在阴阳葬法中,富贵贫贱乃命中注定,没有当皇上的命,穿上龙袍也没用。真龙天子的命是九五至尊,九五乃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中至阳之爻,至尊至高,再无上升余地。古代人迷信命格,命格由四柱五行八字干支决定,而龙脉中有极贵之气,埋葬命格相合的人可以借取龙气,且不说是否真有用,阴阳风水中确实存在这种葬法。秦王棺椁埋在龙穴上,摆下五个土龙命的童子,相当于五条小龙,正好凑成一个“五龙捧圣”的形势!

  大金牙说:“噢!五条龙捧上圣驾,该升天的升天,该投胎的投胎去了,咱再掏明器也不会出来挡横儿了!”

  我这话还没说完,以命格相合的童子殉葬,在秦王棺椁前,摆成个“五龙捧圣”的形势,而五个土俑的脸都被刮掉了,古人云“无窍不通灵”,土俑泥塑也该有窍,如果一个两个土俑没有脸,或许是年深岁久所致,可这五个土俑都没有脸,还有让人刮削的痕迹,真让大金牙说中了——怨气吐不出去,棺椁中的圣驾,不仅没有升天,反让这五个鬼缠住了,吉凶颠倒,变成了“五鬼缠尸”,我这么分析到位吗?

  大金牙说:“到胃吗?我都到肾了我!胡爷你再往下说,我可要尿裤子了!”

  胖子说:“纯粹胡扯,你祖传那个宣扬迷信糟粕的手抄本儿,糊墙太厚,擦屁股又薄,趁早撕了得了!”

  我说:“迷信不迷信尚在其次,我是奇怪谁刮去了土俑的脸?你们都看见了,四壁没有盗洞,棺椁也没有打开过的痕迹。”

  胖子说:“又不是没别人了,汉白玉殿门上不还吊了一位?换了你来陪葬,你不给墓主添点儿恶心再死?”他是跳墙挂不住耳朵的主儿,向来胆大妄为,说话跃上三十六品莲花宝台,将火把交给大金牙,套上手套,使劲去推椁盖。

  我不信一个从葬的宫女有这两下子,又想不出个所以然,让胖子先别动手,接过火把再次搜寻,见到后室顶墓室券顶上有个洞口,正对下边的王八驮碑。大金牙倒抽一口冷气:“盗洞!”

分享到:
赞(13)

评论1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1
    发个评论
    发个评论2016-10-22 19:37:5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