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湘西疑陵 第十六章 死国群尸(1)

  眼前瞬间发生了恐怖的一幕,那些黑影如同嗅了鲜血的鲨鱼,似鬼魅一般团团扑向地上的金鼎。我心头一惊,想不到当真是金鼎召来的横祸。胖子咋舌不语,Shirley杨一甩头,示意我们趁机快逃。此时,我们哪有工夫再想着破解长生不老的金鼎之谜,三个人以白雾为掩护迅速地撤离了那一片给粽子包围的区域。

  古城整体面积说大不大,我记得当初走的时候明明没花多长时间,连弯都没拐几个就直接找到了那片乱石滩上。可怎么一眨眼的工夫,到处都变得如此陌生。我们从乱石滩爬上来之后,少说也找了十来分钟,这期间除了见到大批的黑皮粽子,被它们疯狂追赶之外,就再也没有寻见来时的路了。胖子问是不是因为下雾的关系,我们心里都明白,根本不是视线的问题,自从金鼎被我们取出来之后,整个墓室像炸了锅一样,到处群魔乱舞。我们绕来绕去,始终找不到回去的路,浓雾中集结而来的黑皮粽子却越来越多。我见眼前这个阵势,心中明白一时半会儿肯定出不去,就将两人领进了一栋破损的古屋。这栋屋子较我们先前调查的那两栋要破旧许多,头顶上连片遮盖的瓦都没有,墙垣四角处均有开裂的地方,其实并不适合藏身。但我们周围到处都有粽子在游荡,这座建筑是目前离我们最近的掩体。

  胖子一进屋就瘫坐在地上不动弹了,Shirley杨也满头大汗地贴在门口直喘气。我歇下来之后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湿透了,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泉水。

  “其他人怎么办?”难得危急时刻Shirley杨还记得其他人。

  我摇头说:“咱们已经自身难保了,哪有工夫照顾那爷孙俩。你放心吧,王家祖孙命硬得很,说不定已经杀出去了。”

  胖子累得连话都说不全,摆了半天手,然后翻身看了一眼屋外,再次瘫坐在地上。”这他妈的算怎么回事,真叫咱们赶上粽子开会啦?不能吧,才多大点儿地方,我看外头没有上千也该破百了,也不嫌挤得慌。”

  我说:“现在的问题很简单,第一是如何确定方向找到回去的路,第二是如何安全地穿过封锁线。”

  “你这不是屁话吗?能走刚才不都走了。你没见前头有多少粽子,赶上天安门升旗了。”

  Shirley杨抬头看了看外边的状况,又低下头说:“古城内部结构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现在外头到处都是粽子,从大路决计是走不出去了。不如先在这里耐心等待一会儿。如果它们能像之前那样主动散去自然是最好,不过照眼前的形势来看,恐怕比较困难。”

  我也明白她这话说得不无道理,早稻田那群人早就作鸟兽散,王家祖孙下落不明,我们唯一可以期待的援兵只有林芳、徐三和李教授。他们伤的伤、弱的弱,还有一个胆小如鼠。别说指望他们救人,自己不搭进来已经万幸了。胖子唉声叹气地翻了翻背包,半天掏出一只湿漉漉的水壶。他摇了摇说道:“刚才在潭里那一泡,别的都没有了,水壶倒是满了。我这还有一截匕首,待会儿要是不幸被擒,你们可别犹豫。”

  “你现在交代后事是不是早了点儿?人家林芳还在出口盼着呢。再说,咱们还没沦落到那一步呢。”我给了他一肘子,指着黑影森森的街道说,“大不了,我给大伙儿当一回先锋,把它们引……”

  “不许开这种玩笑,“Shirley杨声色俱厉地打断了我的话,“这地方暂时还算安全,先观察一阵子再说。”

  原先我们绷紧了全身的神经,以为一鼓作气就能冲出去。可一拖再拖,等歇下来的时候才发觉所有人都已经精疲力竭。我们轮流盯梢,密切注意着房子外边的情况。也不知道蹲了多久,我的腿慢慢地变麻,情不自禁地朝旁边扭了一下。Shirley杨擦了一把汗,回到我们身边说:“短时间内估计不会有变化,看来咱们得另寻出路。”

  胖子休息了一会儿,已经逐渐恢复了精神。他点头说:“坐以待毙不是咱们的风格。我刚才想过了,古城里边建筑物颇多,我们可以利用它们作为移动避难点,一点一点地挪出去。反正那些黑皮粽子反应迟钝、行动不便,咱们只要好好利用这些弱点,估计问题不大。”

  我见他再次振作起来,心中松了一口气。但是眼下还有一个难题困扰着我们,四下浓雾弥漫,根本无法辨别方向,更别说想找出口的事。一时间三个人再次陷入沉思,我看了看Shirley杨,想起她那个蓝皮小抄本,忙问她还在不在。她惊喜道:“我怎么把它给忘记了。来的时候我做了笔记,还有一些小地图,兴许能派上用场。”

  我记得当时Shirley杨为了分辨古城中的建筑、方便寻找胖子他们的痕迹,在笔记本上画了一些草图。我们取出蓝皮本,翻阅Shirley杨的记录。她指着其中一张说:“这几个圆点是当时我们所在的坐标。”我点头说:“第二个叉应该就是发现三层小楼的位置,后来咱们顺着大路一直往下走……”我忽觉好像在哪里见到过这个地标,拉起胖子凑到门口,四下寻找印象中的楼房。胖子反应奇快,很快就明白我在说什么。他伸出手指微微颤抖道:“我记得,我记得。就在咱们丢金鼎的地方!边上的楼好像是三层的,挺高!”

  Shirley杨懊恼道:“怪我当时太急,没有注意到,那么明显的标志性建筑。咱们绕了一圈,倒离出口越来越远了。”

  我说:“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大家准备一下,杀回去要紧。”得知出口就在咫尺之外,大家顿时不再气馁,甩下背包,轻装上阵,力求在最短的时间内抵达第一个安全小屋。”这事得按计划来,待会儿我先跑,它们对声音很敏感,无论如何不要开枪。你们直接朝三层小楼里跑,我把它们引开之后就去找你们会合。”我故意用轻松的语气解释道,“别看它们块头大,行动速度实在不咋地,我忽然有一种胜之不武的感觉,你们说需不需要让它们半条腿?”

  Shirley杨不悦道:“什么时候了,还开这种低级玩笑。现在不同以往,粽子的数量太多了,人一旦被围死就很难脱身,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不能轻易冒这个险。”

  胖子和我都不愿意再等下去,他劝说道:“不能再拖了,咱们现在断水断粮,没有任何补给,更不能指望外边的人施以援手。它们呢?在地底下烂了上百年,还不是活蹦乱跳。咱可不能拿自己的短板跟人家的长处硬碰,速战速决才是正道。”

  我见Shirley杨还在犹豫,也不管她是否同意,站起身就往反方向跑。我前脚刚扑出小屋,后脚就瞥见四周矗立的黑影开始剧烈地颤动,然后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它们掉转了身形乘着浓雾无声地追了上来。我凭着记忆直接冲向了悬崖方向,心里计划着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起码要给Shirley杨他们争取到更多时间用以转移。我面前不时有黑皮粽子迎头扑来,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它们的速度比之前要迟缓了一些。为了验证我的想法,我故意缓了一步,瞧准了其中一个落单的狠狠地踹了上去,那家伙跟我预计中一样又硬又壮,我自己反倒被弹了出去。它似乎感觉到有人偷袭,“嗖”地一下呼啸而下,我低头急闪,粽子蛮劲十足,一击之下将矗立在旁的木桩拦腰砸了个稀巴烂。

  巨大的动静很快就将周围的粽子都吸引了过来,三三两两地朝我身边猛扑上来。我在左闪右避间逐渐掌握到了一些规律,正如我刚才发现的那样,它们的行动正在逐渐变得缓慢迟钝,有几只离得比较近,我甚至能清晰地看见它们黝黑干裂的皮肤正在不停剥落。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使得这些粽子开始出现分解现象,但对陷入绝境的我们来说绝对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如果能加速这种物理反应,眼前的粽子将不再构成任何威胁,弹指间就会灰飞烟灭。我心情激动,脚下力气也更足,接连闪开好几下攻击,有惊无险地来到了悬崖附近。

  我越往前跑周围的建筑越稀疏,这说明我离悬崖已经很接近了,四周浓雾弥漫,再走下去很可能有坠崖的危险。我故意挑了几块大个儿的石头,鼓足了力气将它们一一朝正前方丢了出去。其中几块很快就砸在地面上发出来碰撞声,我趁着粽子们蜂拥之际,侧身藏进了早就观察好的一处残墙后边。刚准备松一口气,我就瞥见身后黑影一闪,心头大惊,怪自己不该麻痹大意,居然叫别人绕了后路。来不及多想,我只觉得耳边凉风一冽,对方已经攻了上来。我脸颊上顿时就见了红,反手勾起一拳狠狠地砸了过去。那家伙反应很快,立刻抬手去挡,无奈空间有限,后边就是岩壁,它闷哼了一声,随即又不要命地扑了上来。我虽看不清对方的模样,可从没听说过粽子会喊疼的,对方既然是人,那甭管是谁,大家现在都得握紧拳头一致对外。我暗喝了一声说:“你疯了?外头都是粽子,你想把它们都引过来吗?”

  “胡八一?”猛地一听有人喊我名字,我一下紧张起来,对面那家伙飞快地从白雾里探出了头。

  我一看,居然是王大少,他握着匕首,不可思议地看着我,“你们不是走了吗?”

  我急忙将他抓了过来,悄声道:“闭嘴,不知道外头什么情况吗?”

  他捂着嘴点头,眼睛直勾勾地瞪着外头不断飘过的黑影。我们两人紧贴在摇摇欲坠的危墙底下,默默地等待着这一群粽子离开。也不知道憋了多久,视线范围内终于变得清爽了一点儿,王清正急不可待地问:“你们找到出路了没?爷爷受伤了,我要尽快带他离开这里。”

  “人呢?”

  我刚问完,王清正的眼神就变了,再次握起武器警惕地瞪着我。我无奈道:“大少爷,你也太后知后觉了。我要害你,刚才就是大好机会,费那么大劲骗你干吗?大家都被困在这个鬼地方,你们死了对我有什么好处,又不会多长一块肉。”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泄下气来说:“我现在很慌,也没心思跟你动手。你跟我来。”

  王清正望了一眼墙外的动静,然后猫着腰朝我招手。我紧紧地跟在他身后,贴着岩壁潜行了一段距离,他停下脚步拉开手电筒,一低头闪进墙壁间的缝隙之中。我没想到还有这么隐蔽的藏身处,也亏他们能找到。

  岩壁间的狭缝比看起来宽敞一点儿,我们侧身走了几步,很快就看见了倚靠在角落里的王浦元。老头儿呼吸急促,脸色惨白,我瞧见他左腿上裹着厚厚的衣物,衣角处有鲜血渗了出来。我意识到他伤得不轻,急忙跟王大少一起凑上前去查探。

  王浦元似乎也没料到来的人会是我,挣扎着想坐起来。王大少上前扶他,被甩到了一边。我说:“这都什么时候了?您老就别跟我这逞强,装什么老当益壮。伤得那么重,必须赶紧处理。”

  “都是我不好,太大意,要不然爷爷也不会被砸伤。”

  我说:“砸伤总好过被粽子啃,你现在内疚也改变不了任何问题。趁早把人弄出去才是真的。”

分享到:
赞(7)

评论15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15
    天安门升旗----粽子??
    天安门升旗2014-05-05 3:32:14回复
  2. #14
    真TMD瞎编滥造!深处阴曹地府,全没点光照不适的感觉
    桑老爷子2013-11-26 11:09:47回复
  3. #13
    薛[ㄖ[尻[ㄝㄒㄟ[ 恩[[ 凹[推[[超諈奢遮阿善抓俺喔按ˋ按 灣ˋˇ纂專安ˇ[ [灣探安墜[ 桌[書抓唉只˙之哀阿
    2013-10-12 21:18:50回复
  4. #12
    写点男女性爱元素啊
    风雨声2013-10-10 13:43:58回复
  5. #11
    都消听看得了,霸唱哥啊,东村头厕所都没纸了别哪都走了。看不明白的都咪着
    匿名2013-09-22 21:34:26回复
  6. #10
    9楼说的很对,很明显天下霸唱写的都有提及摸金校尉和其他秘术,这些别人写的实在不敢恭维。
    稀土部队2013-09-10 23:40:49回复
  7. #9
    这根本不是霸唱写的 胡八一的风水秘术都没有用到
    霸王2013-08-31 16:38:18回复
  8. #8
    我呸,特么的
    秦始皇2013-08-14 4:10:55回复
  9. #7
    鼎你个肺啊鼎!
    2013-07-22 3:27:13回复
  10. #6
    越看越寒心,怎么越写功夫越倒退,和前面比一个是神写的一个是猪画的。
    越看越寒心2013-07-19 20:24:36回复
  11. #5
    这都改丧尸了……
    贪官污吏2013-06-07 1:38:30回复
  12. #4
    不喜欢看就不要看,自己去写本好看的。
    过客2013-05-27 23:14:14回复
  13. #3
    你是行尸走肉看多了吧!这个小说越看越恶心…
    受不了了!2013-05-23 5:52:24回复
  14. #2
    都快端午节了,要什么鼎呀。来撒点糖。
    工兵铲2013-05-22 0:10:11回复
  15. #1
    鼎 我要鼎 我要鼎
    粽子2013-05-21 2:21:4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