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第四十九章 江湖

  “压命钱”既是赏钱又是安家费,倘若“犯红”之人有去无回,其一家老幼都有这笔钱维持正常生计,没有后顾之忧;一旦收功而回,“压命钱”就成了赏钱,此外还要另行犒奖。

  陈瞎子不魁是天下盗贼的总把头,惯会收买人心,压命钱给得格外丰厚。安排就绪,便一声令下,群盗从关帝庙内散去,连夜着手准备起来。卸岭盗墓有种种阵法、器械,出发前要加以演练磨合,各种盗墓工具也要一一整顿齐备,并且学习云南当地方言风物,要等到万事具备,非是一日之功。

  而鹧鸪哨则是单枪匹马,说走便走,没过几天,就已经收拾完备,当即就要动身起程。陈瞎子执意相送,便带着几名亲信,一路把鹧鸪哨送到洞庭湖边。

  八百里洞庭烟波浩荡,帆影点点,陈瞎子和鹧鸪哨二人一生奔波,向为世间俗务所缠,从没有片刻闲暇,见了山光水色,都有洗涤胸中尘埃之感。抬头看见湖边山上有处酒楼,陈瞎子便提议到楼上登高远望,一壶水酒,为鹧鸪哨送行。

  鹧鸪哨道如此甚好,正要见识洞庭风光,陈瞎子就吩咐手下在楼下相候。他同鹧鸪哨二人—一前一后上了二楼,拣个临窗的位子落座,要了酒菜,先对饮了数杯,抬眼看向窗外,只见这酒楼位置绝佳,在楼上登高一望,风帆起于足下,那远处的江山,尽在眼前。

  二人原本满腹焦虑,在楼头见了湖水远山,正如行在酷暑当中,忽然遇着清泉万丈,心中多有所感。陈瞎子手握酒杯,眼望湖面,不禁踌躇满志,对鹧鸪哨说道:“贤弟啊,你看从古到今,专就有那一班惊天动地的英雄好汉,不惧险阻艰难,只为了这锦绣江山,施展开奇谋伟略纵横天下,好教英名千古流传。你我皆是满身的真才实学,绝不可落后怠慢。”

  鹧鸪哨却没陈瞎子这等野心,早已厌倦了整日出生人死,见陈瞎子又旧话重提想劝自己入伙,只好敷衍他道:“得失枯荣之数多是天意,怎争由人计较?在下与陈兄不同,本无宏图之才,寻到雮尘珠后,倘若天见可怜,让我侥幸留得一条命在,愿学一棹五湖同遁隐,如古时隐士一般远涉江湖,从此再不做此搏命的勾当了。”

  陈瞎子见鹧鸪哨心意已决,知道难以挽留了,心想:“如此也好,反正一山难容二虎,既不能为我所用,还不如任其退隐江湖,免得最后刀枪相见,坏了义气。反正这厮眼下去西夏黑水城挖沙子,多半是空费力气的举动,等我盗取了遮龙山献王墓,才让你知道常胜山的真实本领,绝非是搬山道人所及。”

  陈瞎子还打算将来拿红姑娘做个筹码,让鹧鸪哨再为常胜山卖几次命,便又对鹧鸪哨说:“还有一事,咱家山头里的红姑娘托陈某做媒,为兄好事,就答应了她,拿她当做亲妹子一般。将来等你从黑水城回来,想必那红姑娘的腿伤也该痊愈了,不如就让她随了你去,她家遭灭门之祸,也是苦楚孤零的一个人,绿林里终究不是她安身立命的地方。”

  鹧鸪哨不拘细节,当即应道:“此去西夏黑水城,成败难料,但只要有命回来,必不负陈兄美意,愿带她远走高飞。”

  陈瞎子心中暗骂:“好你个修心不修口、戒色不戒淫的假道士,你倒答应得真痛快,也不推辞推辞……可红姑娘毕竟是在常胜山里插香的,将来她想拔香离山金盆洗手,只怕没这么容易,到时候看我怎么难为你的。”

  二人心中分歧已深,只不过都未流露出来,这时酒楼上的食客渐多,座无虚席,陈瞎子和鹧鸪哨所作所为多是隐秘勾当,不便在大庭广众面前吐露,当下绝口不谈盗墓之事,只是饮酒赏湖,指点江山景致。

  不料喝着半截酒,旁边一桌商人的谈话,反复提及“风水、倒斗”之类的字眼,不由得立即吸引了鹧鸪哨和陈瞎子的注意。那伙人有意压低了声音交谈,但又怎瞒得过这两个倒斗大行家听穴辨藏的耳朵。

  鹧鸪哨和陈瞎子都是常在江湖上走的,经验何等丰富,常说“人在江湖”,什么才是江湖?其实江湖并非打打杀杀,而是一种隐性社会的代称,有着自成一体的规矩和暗语,寄生于正常社会之中,没接触过这种隐性社会的人,自然是不懂得这些,可如果碰上行家,那自然是一眼就被识破。当下二人看似漫不经心地饮酒闲谈,旁边那桌商人的言语,却都被他们听了个一字不漏。

  那一桌围了六个行商打扮的客人,个个皮糙肉粗,喝酒说话的时候都是佝偻着身子,看起来常年挖土,而且他们身上隐隐有股土腥气。这种气味是盗墓贼常年挖盗洞、撬棺材、抬尸体留下的,搓出血来也洗不掉,不过一般人甚至连他们自己都闻不出来。

  可这伙人碰上陈瞎子和鹧鸪哨,却是瞒不过了。陈瞎子暗中察言观色,早已看出这几个装扮成客商的,都是盗墓贼,心想这是哪路不带眼的散盗,倒斗竟敢倒到湘阴地面上来了?便对鹧鸪哨使了个眼色,且在旁冷眼张他则个,看看他们究竟有什么图谋。

  只听那几个客商打扮的贼人密谋商议,其中一个麻脸汉子说:“这次把弟兄们召集起来,原本是要图谋一件大事。最近大批军阀在湘西怒晴县盗墓的事情,想必都有所风闻吧?”

  另一个刀疤脸的莽撞汉子说道:“此事闹得动静当真不小,当地土匪军阀多有参与,连新闻纸卜也全是此事。据说有一伙军阀在古墓里用斧子劈棺,结果棺中一股白气冲出墓室,连他娘的几十里外的山民都瞧见那股气了。当时…具僵尸从棺中坐起,口吐镇尸金丹,把那伙当兵的吓得扭头就跑,好家伙,这事可真够吓人……”

  那麻脸汉子啐道:“贾老六,你他娘懂个鸟毛灰,这都是省里的小报记者自己编出来耸动视听的,要不照这么写,他们那烂报纸给人擦屁股都嫌硬没人要。”

  旁边另一个车轴脖子问道:“我说吴老大,我有个表弟就在军阀部队里混饭吃,听他说到湘西老熊岭盗墓的,都是成群结队的大批人马。咱就这几个兄弟,能济得甚事?再者说,拣别人吃剩下的—那也不解馋啊。”

  那叫贾老六的刀疤脸也附和道:“二脖子说的没错呀。老大,现在怒晴县深山里的古墓,差不多都被军阀土匪挖绝了,咱们再去滤坑能有多大作为?再说咱们对那一带也不熟。依兄弟所见,不如咱奔陕西算了,据说那边有座大山,里头埋着一个女皇帝,还有她生前偷来的汉子。”

  麻脸汉子又啐了贾老六一脸唾沫:“啊呸,放你娘的狗臭屁,就属你有见识,陕西你就熟了?再跟我这不懂装懂,我就先掐巴死你……现在先说正事,湘西的事情虽然已是满城风雨了,但越是这风口浪尖越是有利可图。以我吴老大的经验判断,老熊岭很可能有一大片墓葬群,那些军阀土匪的乌合之众懂什么盗墓之术丁?鸟毛灰……他们还不就是胡乱刨坑,真正的大墓多是埋在极深的地下,挖地三尺都找不出来。我估计那些军阀可能也就挖了几个近代的浅坟,那山里用金银塞满的古墓,如今多半还没露头呢。”

  贾老六和二脖子贪心大起,但还是顾虑重重,军阀和土匪动辄就是出动上千人,那漫山遍野还不都得挖到了?连他们都挖不着的古墓,藏得必定极其隐蔽,天知道在哪。虽然老大的倒斗手艺独步天下,可要找那种地下陵寝,怕也不容易啊,难不成咱们要学愚公移山,子子孙孙挖个不停,照这么挖下去,到咱重孙子那代能挖出来就不错了。

  陈瞎子和鹧鸪哨听到这里,心中颇为不屑,原来是伙不知天高地厚的民间散盗,听他们在此鸟乱有什么用处,稍后派两个手底下利索的弟兄,找没人地方结果了他们,把尸体沉到湖里也就是了,没的被他们搅了清兴。

  二人正想不再理会,却听那麻脸吴老大冷笑起来,低声对他的几个兄弟说道:“你们这伙村夫,只晓得盗墓是挖土刨坑,这真正会盗墓的高手,都是用眼睛看,那叫看风水。山里的古墓都埋在风水宝地,只要看出龙脉在哪,一铲子挖下去必有所获,哪里是什么漫山遍野地乱刨。这寻龙点穴的高深道儿你们懂吗?”

  其余的几个盗墓贼一齐摇头:“我们是蛤蟆跳井——不懂。难道吴老大你竟然懂得寻龙点穴?莫非平日里都是深藏不露?”

  那吴老大道:“我谅你们也不懂。不过说实话,我他妈也不懂,咱不懂不要紧,我告诉你们可别声张出去,城里就有个算命的胡先生,在临街开了间卦铺相面测字,谈人祸福,无不奇中。这也罢了,重要的是此人善于相地,阴宅阳宅无所不精,只要有他懂就行了。等会儿吃饱喝足了,咱们就先去城里踩盘子,摸清了这胡先生住在什么地方,到了晚上天一黑,二话不说直接闯进去绑了他的票,拿他家中老小的性命相要挟,让他给咱们指点山里的风水穴位,何愁找不到深山老林里最大的古墓。等咱们挖得盆满钵满,再把他全家去了,鸟毛灰的,管教神不知、鬼不觉。”

  陈瞎子和鹧鸪哨对望了一眼,都是吃了一惊,这伙贼人好歹毒的图谋。常胜山虽明日张胆地为匪为盗,却也不肯干这下三滥的勾当,难道城里真就有个会看风水的胡先生?以前可没听说过,未知真假,不过风尘莽莽,豪杰众多,俗眼不识,多曾失之交臂,既然遇此机缘,何不到城中去会他一会?此人是否浪得虚名,一试便知。

分享到:
赞(42)

评论118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100
    我就想知道陈瞎子活了多大,民国之前的人八几年了还没死
    胡一统2013-09-10 13:43:55回复
  2. #99
    我就想知道陈瞎子到认识胡八一时候有多大年纪了,起码是清末的人吧,民国还没有呢,一直八几年了还活蹦乱跳呢
    胡一统2013-09-10 13:40:55回复
  3. #98
    嘤嘤嘤老子英年早逝啊天妒英才啊
    怒晴鸡2013-08-29 22:40:30回复
  4. #97
    他们还没往下跳,铁车就已经在下坠了,当然是铁车速度快了
    第三遍了2013-08-27 8:57:47回复
  5. #96
    胖爷爱多玲
    小胖子2013-08-05 2:45:50回复
  6. #95
    话说你们还救不救我了
    多玲2013-07-27 1:56:23回复
  7. #94
    那吴老大不是吴邪的爷爷吗?
    三叔2013-07-13 8:30:57回复
  8. #93
    三叔的粉丝别来霸唱的地盘撒野,再说一句老子割了你。
    霸唱忠实粉丝2013-07-09 23:38:16回复
  9. #92
    那个什么车下落速度快很正常,你以为都是真空,没空气阻力啊?学个半懂不懂的,还好意思出来说
    假三叔没常识??2013-07-02 9:44:33回复
  10. #91
    7楼是不是傻逼?这是小说不是回忆录OK?二逼一个!!!
    灯谜2013-06-05 5:08:00回复
  11. #90
    三叔写的科学?笑死我了
    牧野2013-05-23 5:18:06回复
  12. #89
    上上楼那个,别乱用三叔的名字毁他名誉 鹧鸪哨帅爆了 话说,瞎子讲这么多话,多玲....死臭了吧...
    蛋疼路过2013-05-22 19:21:47回复
  13. #88
    楼上这位脑瘫过,息怒,息怒,你tm这又不是史诗纪录!哎,被这孩子把我气得
    乐儿2013-05-07 19:35:41回复
  14. #87
    越写越扯,果然没我写的盗墓好看,千年蝎子精都能写出来,那蝎子是有多大?能被公鸡鸡爪抓住的蝎子子弹都打不死,还地下桂树,还下落速度没那个什么车快?物理老师死早?魔幻小说不用太现实也不要太假
    南派三叔2013-05-06 1:21:18回复
  15. #86
    到我了,鹧鸪哨把你外孙女嫁给我孙子吧,
    胡国华2013-05-04 22:40:32回复
  16. #85
    你不是笑而不语吗?
    XX2013-04-19 7:56:58回复
  17. #84
    我想了半天也没想好要说啥。。。
    孤独寂寞冷2013-04-17 8:54:39回复
  18. #83
    看来都是上一代落下来的恩怨啊
    好纠结啊2013-04-17 1:09:02回复
  19. #82
    那是我爷爷…
    胡八一2013-03-31 5:08:14回复
  20. #81
    我爷爷还没出场呢,你们就先急成这样了
    王胖子2013-01-12 6:21:31回复
  21. #80
    我怎么来了
    吴老狗2013-01-03 7:58:09回复
  22. #79
    三方会谈吗?
    时刻准赞斗2012-12-08 22:01:28回复
  23. #78
    额…吴邪他爷爷吴老狗?吴老大…嘿嘿,这黑的!
    2012-11-10 5:13:36回复
  24. #77
    接下来不会是讲他们盗墓全过程吧。
    JX2012-09-26 21:21:52回复
  25. #76
    嗯,如此这般,竟是…有木有搞错…
    洛欣2012-09-25 10:39:39回复
  26. #75
    红姑娘不如和我吧!爷我老汉推车…哈哈
    模咂校慰2012-09-08 6:54:08回复
  27. #74
    八一啊!我家shirley你要好好对待。不然哨爷我把你大椎给卸了。
    鹧鸪哨2012-08-11 3:58:18回复
  28. #73
    三聚头,不错
    邪邪2012-08-08 3:09:58回复
  29. #72
    呔,不懂规矩的小贼,自己洗白白,好叫你们知道老爷我的手段。
    老狸子2012-07-08 5:20:06回复
  30. #71
    好高兴!鹧鸪哨要带奴家远走高飞!~
    红姑娘2012-07-04 18:08:47回复
  31. #70
    胡八一,你这龟孙子,论辈分你得喊一声 陈爷!没大没小! 哈,这下儿可是三巨头的会面啊!
    盗魁2012-06-28 17:37:51回复
  32. #69
    还真是巧合啊,虽然说当时懂盗墓之术的就那么几个,但是都凑到仪器就不对了吧
    怒睛2012-06-21 4:25:19回复
  33. #68
    看来就要三合一了
    魁星踢斗2012-06-20 22:46:26回复
  34. #67
    原来都是 旧相识啊
    槿儿2012-06-14 0:19:31回复
  35. #66
    胡司令,有人要打你爷爷的注意,看胖爷我帮你把他们结果了!
    王凯旋2012-05-07 20:17:48回复
  36. #65
    哈哈,好热闹吖,shirley杨的外公和胡八一的爷爷都出来了,加上陈瞎子 原来都是老朋友了嘛~
    旁白2012-03-27 20:16:09回复
  37. #64
    我来打酱油了…
    湘西尸王2012-03-10 2:01:31回复
  38. #63
    浑蛋,想绑我爷爷。胖子拿枪来
    胡八一2012-02-19 1:18:34回复
  39. #62
    昏蛋,想绑我爷爷,想尝尝我兄弟胖子的枪法对不
    胡八一2012-02-19 1:15:07回复
  40. #61
    城里就有个算命的胡先生,在临街开了间卦铺相面测字,谈人祸福,无不奇中。 __________________ 八一他爷爷
    纸醉金迷zj2011-10-31 0:20:06回复
  41. #60
    你们都不要我了啊?
    穿山甲2011-09-08 20:58:35回复
  42. #59
    那个“先天十六卦之天殺的明叔”你懂个吊啊,李元霸,高宠,吕布是三个时代的人,你凭鸡巴毛给人家排行,另外古书之中的决定人物很多,别尽说那些一家之谈,读多少书啊,穷装。
    天之骄子2011-08-27 0:20:42回复
  43. #58
    省里的小报记者
    大胡子船长的魂儿2011-07-11 11:40:46回复
  44. #57
    飘过。
    鬼塚丶英吉2011-07-10 0:06:10回复
  45. #56
    陈总把头不是练虾米闻土辨藏大法得要终身烟酒不沾的么?
    酒精2011-05-18 2:14:44回复
  46. #55
    他NND 什么人都想在我这捞点 死物 来来来 叫你们全有来无回
    献王2011-05-04 1:03:50回复
  47. #54
    不知道大家看过中国神秘事件录没。书中有些情节还是挺像的。也有一个胖子
    西西2011-03-24 18:07:23回复
  48. #53
    胡八一的爷爷也出来了啊
    黄仙姑2011-02-13 4:39:42回复
  49. #52
    那个什么杨(忘了)不是混血儿吗?
    2010-12-06 7:54:14回复
  50. #51
    难怪瞎了,原来是起过咒了
    最不是玩意的陈教授2010-10-05 8:52:09回复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