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第三十一章 冷酷仙境

  鹧鸪哨夺了蜈蚣丹,趁势藏身在青铜丹炉里,他身在炉中,对外边的动静却听得一清二楚。只听那六翅蜈蚣随后追到,撞不开丹炉,便紧紧盘绕在炉外,以须爪狠狠挠动铜炉外壁。

  六翅蜈蚣似乎知道失了那颗红丸是必死无疑,把它满腔的哀狂怨恨,全发泄在了丹炉上,没命价地用无数脚爪刮抠铜壁。虽然奈何不得这铜疙瘩般的丹炉,但密密麻麻的响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像是无数小蜈蚣直钻入脑中,逼得鹧鸪哨抱着头几乎发了狂。

  鹧鸪哨本是定力过人,但刚刚夺丹的那一连串举动都是一气呵成,快得匪夷所思,实是孤注一掷,使尽了平生所学。由龟息的状态下突然跃起疾奔,导致胸口间气血翻涌如沸,此刻困在青铜丹炉里,脑中满是六翅蜈蚣的百足攒动之声,头疼欲裂难以忍受,心中扑扑乱跳,竟是怎么也镇静不下来了。

  鹧鸪哨心智尚且清醒,生怕自己癫狂而死,想咬破舌尖收摄心神,却感觉到舌尖的麻痹正逐渐扩大,知道这是嘴中的蜈蚣毒发了,刚才用力过度,超出了身体承受的限度,舌尖牙床上沾染的毒液,怕是快要侵入脑髓了。

  他猛然想起手中紧握的那枚红丸,蜈蚣内丹是瓶山日月药石的精华,六翅蜈蚣失了它不仅性命堪忧,更是已经无法吐毒。常闻内丹有起死回生之力,不管病到什么程度,只要尚有一丝活气,吞下一枚百年真丹,就绝对能把命吊回来再次还阳。想那蜈蚣珠已能解得蜈蚣毒,这内丹也许会有原汤化原食的解毒效力,不过蜈蚣珠不能近人口鼻,也不知内丹红丸之性是否与其近似。

  鹧鸪哨心想如今横竖都是不免一死,何不吞丹求生?若是搬山道人不该从此绝迹,也许尚有一线生机。他历来不信鬼神之说,也并非贪生怕死之辈,可如今自己这条性命干系重大,好歹不能断了搬山分甲术的香火,不由得暗中祈祷:“安息在双黑山里的祖先,你们信奉着唯一全知全能的真神,倘若扎格拉玛神山真有灵验感应,就保佑我留得这条命在……”

  鹧鸪哨转念之间,已觉喉头微麻,自知若再不吞了蜈蚣丹,哽嗓咽喉也要麻痹了,到那时就算这金丹是仙药也难以下咽,事到临头,岂容再作犹豫?抬手将六翅蜈蚣吐出的红丸抛进口中,一仰脖子就吞进腹中,只觉五脏六腑似是被火焚烧,口鼻中随即流出鲜血。

  鹧鸪哨不仅胆色非凡,更是心硬如铁,即便有剔骨拔筋之痛,也断不会动一动眉头,可此时却疼得他咬碎牙关,再也忍不得这深入五内骨髓的苦楚,只好一举拳打在炉壁上,以求缓解噬骨般的剧烈痛楚。

  爬在青铜丹炉外的六翅蜈蚣,似乎感觉到自己的内丹被人吞了,铜炉上虽有许多镂空的间隙,却无法钻入其中,面对厚重的铜壁更是无计可施,唯有空自焦急。只听那无数脚爪挠铜的声响愈加密集,可它也已到了强弩之末,不多时便渐渐转弱,最后六翅蜈蚣终于从丹炉上掉落下来,几对翼翅和触须颤了几颤,便就此没了动静。

  丹井内顿时变得一片寂静,鹧鸪哨在丹炉内好似万箭钻心,自忖是必死无疑了。可也不知过了多久,只觉得胸臆间气血逐渐顺畅,一股股清凉透过三关,行遍了四肢百骸,心神逐渐凝定下来,张口呕出几口黑血,嘴里的麻木之感已消,手足活动如常,暗道一声:“侥幸。”

  听听外边一片死寂,鹧鸪哨就推开青铜丹炉的盖子,单手在炉口一按,从中翻身而出。只见那条六翅蜈蚣已死在炉边地上,它全身枯槁,原本漆黑发亮的甲壳都如蝉蜕一般发皱发黄,好似一瞬间年华老去,突然衰老而亡,料来定是失了金丹之故。

  这时井底边缘的山隙里忽然一阵大乱,卸岭盗魁陈瞎子带着百十名盗众挑灯赶来。原来他们先前在无量宫前,看鹧鸪哨和那六翅蜈蚣都被倒塌的殿宇埋了下去,还以为这搬山道人此番生还无望了,就赶紧过去撬柱抬砖,搬山卸岭结义一场,好歹收他个囫囵尸首回去装殓安葬了。

  但那无量殿结构极其特殊,通体无梁,都是木椽抱柱相接,牵一发而动全身,卸岭群盗虽众,也无法在片刻之间挖开倒塌的废墟,有些人就下到枯潭里,收殓其余同伴的尸体,结果发现潭底有裂开的岩缝,那六翅蜈蚣就是由此爬上石桥的。

  于是陈瞎子带了一伙人,驱赶着鸡群穿岩而入,却不料正看到鹧鸪哨在一口硕大的青铜丹炉旁站着,而那穷凶极恶的六翅蜈蚣竟已死在他脚下,再看这丹井中堆积如山的古尸,人人脸上皆是一片惊异。

  红姑娘更是又惊又喜,料来今生死别了,想不到还有再见之时,当即抢步上前,拽住鹧鸪哨反反复复看了几个来回。鹧鸪哨苦笑道:“诸位,我是人不是鬼,可吃不住你们如此观看。”当即对众人说起从无量殿坠下丹井后的来龙去脉。

  群盗听罢无不叹服,搬山道人真有扑天的手段。自秦汉至今,世上盗墓之辈,无外乎发丘、摸金、搬山、卸岭,搬山道人和摸金校尉历来人数不多,同常胜山成千上万的盗众相比,几乎微不足道,可这仅是就势力而言,若从倒斗的“手段”来说,搬山尚在卸岭之前。以前有些卸岭盗众对此颇是不以为然,如今亲眼见到搬山道人鹧鸪哨夺丹灭了六翅蜈蚣,都彻彻底底地心服口服了。

  而且入瓶山盗墓,虽然有搬山分甲术的生克之道,携带了千百只雄鸡对付大群蜈蚣,最后却是凭鹧鸪哨硬功硬马的真实本领力歼强敌。

  盗墓行里有个很久远的传说,说是以前有个倒斗的前辈,在一座荒山古庙里寻到一口败棺,那棺材腐朽得很了,里面没有尸体,金玉明器却是极多,他自是贼不走空,顺手卷了个干净。正要离去,忽然阴风大作,有一飞僵抱着一个女子从庙外进来,这盗墓贼见有僵尸,知道在夜间撞见肯定被它坏了性命,于是急中生智,缩身藏进棺材里,用棺中锦背套住棺材盖子,任凭那僵尸在外如何发作抓挠棺材,他只在里面死死扯牢了不放。等到天亮鸡鸣,那僵尸扑到棺盖上就不动了,指甲深深陷在木头里,根本无法分离,这盗墓贼赶紧点把火将它连同棺盖一并烧为了灰烬。

  这个传说在倒斗的手艺人里流传极广,此番鹧鸪哨夺丹的经过,竟与这传说有些类似,实是有倒斗先人的古风,所以群盗都是交头接耳地私下里称赞不已,真乃神勇之人。

  陈瞎子也赞道:“若无擒龙手,难取龙首珠。这条老蜈蚣终归是被兄弟以奇计铲除,真令吾辈抚掌称快……”随即又是长叹一声,三入瓶山,又死了几个弟兄,老洋人和花灵这两个搬山道人也在乱中折了,瓶山古墓似乎是个极晦气的所在,至此竟已交待了一百多条性命,老熊岭义庄里的临时灵堂,都已摆不开这许多牌位了。

  鹧鸪哨眉宇间也笼上了一层阴云,侥幸死里逃生,何敢言勇,世上的搬山道人只剩下自己一个,成孤家寡人了,这跟头栽得也太大了些,而且瓶山古墓真正的地宫冥殿还未找到。看来这丹宫丹井里,并未埋葬元人贵胄,仍然是处虚墓。

  搬山卸岭中皆是争强好胜之辈,岂肯凭白折损了这许多兄弟,都决定横下心来,绝不肯轻易善罢甘休,就算是挖碎了整座石山,也要盗空瓶山古墓。

  陈瞎子和鹧鸪哨的盗墓经验都是非常老到,可在判断瓶山古墓冥殿的位置上,却屡屡失手,看来不能用以往山陵的常理推断,只恨不会分金定穴,难以直捣黄龙。二人当即稍加商议,觉得这丹井中颇多古怪,炼丹的仙宫本应是洞天福地,谁知丹井里面尸骸棺椁密布,在那“红尘倒影,太虚幻境”的仙宫底下,却埋藏着用僵尸烧炼阴丹的密室,怪不得山中阴气如此沉重。

  这烧阴丹的丹都,是把埋在风水位中的古尸掘出,用鼎钁烹煮煎熬,把僵尸体内的地脉龙气,以尸油尸蜡的形式提炼出来,作为烧金丹的引头。此道为正派所不齿,一向被视为“妖术”,几乎没人敢明目张胆地炼阴丹。不知这瓶山仙宫的丹井里烧炼阴丹之事,是哪朝的皇帝想长生不老想疯了,还是炼丹的方士为应付皇差,才会如此使用邪术,如果皇帝老儿不知道有此内幕,却一直服用尸油尸膏烧炼的阴丹,他死后在皇陵里得悉真相,说不定也会诈尸起来,大大地呕吐一番。

  这丹井的井壁,在瓶山倾斜的山势压力和几百年前地震的作用下,裂开了许多缝隙,除了通往无量殿下的枯潭,另一端应该也由山缝通到后殿,也就是被陈瞎子率众放火焚毁的那处,另外丹井里除了这口丹炉,应该至少还有丹房、火室、药阁,以及提炼尸油的场所。

  而今丹井里被六翅蜈蚣盘踞多年,它贪恋药石,常常在井底翻腾摩擦,把成堆的尸骸棺椁搅得一团混乱,想找出井壁或井底的其余暗室,只有先清理干净这些古尸旧椁。

  于是陈瞎子传下令去,先调遣一部分盗众把死伤的同伴抬出瓶山,另一部分继续搬运仙宫里值钱的东西。山外有罗老歪率部接应,他自己则与鹧鸪哨亲自督阵,带了大批工兵,挖掘分拣丹井里的尸骸棺椁。

  鹧鸪哨见自己师弟师妹的尸体,都被盗众抬出山外,心中悲苦难言。

  他们之间虽以师兄弟相称,实际上花灵和老洋人都是他一手带出来的,又都是同宗同族,更兼朝夕相处,实有骨肉血脉之情,但凭他一个人本事再大,胆略智术终究是有个限度,如今眼见师弟师妹命丧荒山,自己竟无力相救,奈何不得心热事冷,虽然亲手替他们报了仇,可心里仍然万分难过,更担心搬山分甲术从此失传。

  不过眼下大事未定,只好强打精神,指点群盗收拾井底堆积的尸骸棺椁,盗众们也担心丹井里有突然诈尸的僵人,分出数十人来持了白蜡杆守在四周,一有异动,就群杆齐戳制住僵尸扑人。

  丹井里从各地挖掘收集来的古尸,绝大多数都是从风水脉里启出来的,所以有许多都是栩栩如生的僵尸。这所谓的僵尸,并不一定都是尸变诈尸的怪物,死而不化的,且身体僵硬不能弯曲的,皆可称做僵尸。

  还有那些人死之后,尸体产生异象,例如有百年古尸,尸身的头发指甲依然持续生长,指甲长得都打卷了,而且尸体皮肉柔软如生,四肢关节依然可以弯曲活动,这也算是僵尸,若是细论之,则应列属“行尸”。

  两百多名工兵和卸岭盗众,人人脸上遮了黑纱蒙面,个个手戴手套,在陈瞎子的指挥下,忍着熏天的恶臭,硬着头皮在死人堆里翻来翻去,先把一具具棺椁全都砸开,抠刮棺板上的金帛玉璧。随后又是钩锹齐上,钩住古尸的嘴部,把尸体一具具拖出来,先用绳子捆扎起来,再用刀子割嘴剜肠索取珠玉。陪葬的明器有内外两等,其中藏在尸身内的明器往往更值钱。

  这卸岭倒斗的手段,自然是与摸金校尉不同。摸金是“摸”,用手在尸体上搜一个来回也就是了;而卸岭则是“卸”,也就是拆,就算古尸嘴里嵌有金牙,他们不是用榔头敲,就是用钳子夹,好歹也要卸了下来。古尸口里含有珠玉的,落在卸岭群盗手里就算倒霉了,若是尸骸僵硬嘴巴抠掰不开,就用斧子劈开颌骨。

  古时殓葬死者风俗不同,有些人希望死后尸解得个解脱,但在春秋至秦汉之间,也多崇尚保持死者面目如生。在保留形骸的办法上更是形式各异,正是富有富法,穷有穷招,所以有用玉匣、玉衣盛殓的,也有以凉玉堵塞人体诸窍的,也有含驻颜珠、驻颜散的,也有在尸体里灌砒霜、注水银的,薄葬的穷人,顶不济也含一枚老钱作为“压口钱”。

  卸岭剥尸取珠玉几乎没有禁忌,各种手法无所不用其极,这也是和当年赤眉军留下的传统有关。那时赤眉起义,盗遍了汉帝陵寝,毁掉当权者祖宗的尸体,正是农民起义军中鼓舞士气的一种办法。造反的乱军,谁管古墓里的尸体生前如何显贵,即便尸骸中没有明器,也照样要祸害一番,或焚烧或肢解,手段格外残酷,他们同那些贵族墓主之间,都似乎是有血海深仇一般。

  所以陈瞎子的手下,依然都用这些早年间一直留下的手法和规矩,这是其手法使然,传到民国年间已无什么特殊意义了。但这手段极其残酷,看得搬山道人鹧鸪哨也是唏嘘不已,搬山倒斗的手段,与摸金卸岭又是截然不同。

  只见仙宫的丹井里是一片混乱,尸骸棺椁破碎,腐液汞砂遍地,全是刀斧劈棺斩骨的刺耳响动。群盗早已放开了手脚,把一具具古尸倒挂在青铜香炉上,先扒光了殓服饰物,然后挖出尸腔里的腐液水银一类的毒物,再把古尸开膛破肚,直到确认尸骸中再没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了,这才把碎尸装到竹筐里,由工兵抬到井外。随着丹井里的尸骸棺椁陆续被搬运出去,井底的全貌逐渐浮现出来。陈瞎子和鹧鸪哨借着纷乱的灯光放眼打量,看到井底凹凸不平的石板极不寻常,似乎是两个模糊人形的浮雕,心中当即打了个突,二人面面相觑:“这丹井中除了尸骸……难不成还用鬼魂做丹头?”

分享到:
赞(26)

评论98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97
    人不为己 天诛地灭
    匿名2017-04-16 17:00:56回复
  2. #96
    该死的鹧鸪哨,有内丹居然自己吃了不给老娘!
    花灵2017-01-09 18:19:49回复
  3. #95
    。。。我是无辜的
    小蜈蚣2016-04-08 23:58:13回复
  4. #94
    真心好看!
    天官赐福2015-02-09 21:55:42回复
  5. #93
    好好的鬼吹变后宫了
    甄缳2015-01-28 0:22:55回复
  6. #92
    幸好花灵挂了,不然我怎么有机会做雪莉杨的奶奶来~= ̄ω ̄=死的好!
    红姑娘2014-07-26 21:05:40回复
    • 花灵和 鹧鸪哨之间的关系很单纯
      匿名2017-01-07 23:53:03回复
  7. #91
    哈哈,写的很好!!!
    哈哈2014-06-28 6:25:20回复
  8. #90
    我的内丹啊!
    大蜈蚣2014-03-03 17:20:54回复
  9. #89
    我那么惨?刚出来就被咬成两段?
    小蜈蚣2014-02-23 14:58:56回复
  10. #88
    我觉得我还可以再抢救一下啊,怎么就死了啊…>_<
    花灵2014-02-06 9:34:58回复
  11. #87
    求了解后面冰山美人儿是不是和搬山道人在一起了
    路过2013-11-29 10:36:43回复
  12. #86
    读来很精彩
    风彩2013-10-26 1:06:06回复
  13. #85
    中了毒还总是要制作些一气呵成的剧烈运动,
    MM2013-09-16 23:05:12回复
  14. #84
    坑爹啊,才几个镜头我就死了,改叫花瓶算了
    花灵2013-08-27 21:29:22回复
  15. #83
    我在哪儿,没人理我了 ,过河拆桥啊
    怒睛鸡2013-08-17 18:41:37回复
  16. #82
    这会我好闷呀没人理我,把我丢哪里了
    穿山甲2013-08-17 18:35:33回复
  17. #81
    越看越给力顶
    豆豆2013-06-10 0:22:55回复
  18. #80
    怒晴湘西不愧为最精彩的一章
    牧野2013-05-19 9:33:57回复
  19. #79
    颇有明代话本之古风
    牧野2013-05-19 9:32:28回复
  20. #78
    哇靠,1楼的,鹧鸪哨是俺外公好不好
    雪梨杨2013-03-17 7:19:56回复
  21. #77
    一群傻逼,红姑娘后来死了!
    周杰伦2013-03-08 5:00:53回复
  22. #76
    全二了
    听书人2013-02-08 19:50:47回复
  23. #75
    要听书的,先放下茶钱
    说书人2013-01-31 10:42:18回复
  24. #74
    神马时候才回归正题啊!
    盗亦有道2012-12-06 3:09:00回复
  25. #73
    霸唱写怒晴这本感觉颇有水浒的风采呀,如果经说书人嘴里念叨出来肯定特有意思。
    - -2012-11-04 2:39:26回复
  26. #72
    我的丹啊!
    万历皇帝2012-10-15 5:16:53回复
  27. #71
    哈哈,一群傻逼。笑死老子了。
    楼上楼下全傻.逼!2012-09-20 1:02:23回复
  28. #70
    红红被那个干了
    糊涂图2012-08-23 0:03:34回复
  29. #69
    都说些有用吗
    糊涂图2012-08-23 0:01:22回复
  30. #68
    霸唱每每吹到牛B过后都要复制粘贴一段重复多次的废话
    主力哥2012-08-16 9:42:13回复
  31. #67
    楼上傻笔,这样都要意淫出一大段废话。没碰过女人?。还是现实里被女人说不行?。
    读者丁2012-08-12 12:39:21回复
  32. #66
    那夜大快人心呀。红红你觉得呢?
    鹧鸪哨2012-08-10 3:10:39回复
  33. #65
    想知道那内丹的好处吗? 那比伟哥还给力啊。 神马奇经八脉都通了。红红那夜可差点死床上了。哇哈哈哈。
    鹧鸪哨2012-08-10 3:10:02回复
  34. #64
    红姑娘。洞房那也可爽快? 哇哈哈哈。
    鹧鸪哨2012-08-10 3:07:18回复
  35. #63
    当然比你牛B。 哈哈。
    鹧鸪哨2012-08-10 3:06:46回复
  36. #62
    鹧鸪哨比老子牛b多了,草
    胡八一2012-08-07 21:24:15回复
  37. #61
    啊呀我怀了雪莉杨的麻麻了
    红姑娘2012-07-24 19:15:23回复
  38. #60
    哎哟,累死我了可,总算吃了内蛋,可惜不能和师妹成亲了
    鹧鸪哨2012-07-22 21:26:57回复
  39. #59
    这帮臭男人,本鸡辛辛苦苦干了半天,你们发现财宝了,就不要本鸡啦!我去哪里啦?
    鸡王2012-07-04 9:39:45回复
  40. #58
    鹧鸪哨,你还我内丹来,还我内丹来…
    六翅蜈蚣2012-06-27 17:59:11回复
  41. #57
    陈瞎子和鹧鸪哨的盗墓经验都是非常老到,可在判断瓶山古墓冥殿的位置上,却屡屡失手,看来不能用以往山陵的常理推断,只恨不会分金定穴,难以直捣黄龙。 啧啧,作者还是为了突显胡八一同志“恩哼,谁叫你们不带俺们摸金校尉,跟头栽大发了吧。”
    矮油~2012-03-26 21:40:28回复
  42. #56
    照例来说,吃了成精的蜈蚣内丹后的情形,感觉他像打通了任督二脉一样,应该百毒不侵了, ============================================================================ 通了任督脉,并不能百毒不侵。现实通此二脉的人多了去了。并无什么神奇之处。想通的,可以去搜一下:真气运行法。
    一八胡2011-10-10 21:43:56回复
  43. #55
    30章哪去了
    秦王镜的背面2011-08-29 3:30:02回复
  44. #54
    我觉得最后红姑娘肯定是为了他死了。虽然有点俗
    据我分析2011-08-03 0:42:26回复
  45. #53
    我才对了 流鼻血
    粽出没注意2011-07-08 1:16:11回复
  46. #52
    帅死了~!
    阑珊诺2011-06-22 16:39:11回复
  47. #51
    我吐了!
    皇帝2011-05-25 3:21:34回复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