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第二十八章 强敌

  陈瞎子也已听见枯潭深处似有异动,但他和鹧鸪哨出言示警的时候已经晚了,猛听下面“哗啦啦”一阵爆炒般的响声,那条六翅蜈蚣已经顺着石壁游了上来。原来它似乎感觉到有天敌进了瓶山,物性使然,惊得躲在深涧里不敢稍动,不过眼看它那些重子重孙都快被群鸡赶尽杀绝了,忍无可忍之下,终于狂冲上无量殿前的石桥。

  老洋人和花灵这两个刚出道的搬山道人,刚好和几名盗伙走在桥上,谁知那蜈蚣来得好快,别人想救他们也已来不及了。只见那六翅蜈蚣攀在桥下,弓着身子猛地从桥栏上探将出来,黄褐色的腹下百爪皆动,狰狞已极。

  群盗虽是有备而来,可事出突然,见那大蜈蚣蓦地里现身出来,竟连躲闪都忘了,老洋人和另外两名盗伙,当场就被六翅蜈蚣卷落桥下,惨叫着摔死在枯潭底部的乱石之中。

  凄厉的叫声和骨头摔碎的声音从底下传来,在宫殿洞穴问反复回荡,骇得群盗面色骤变,站在前排的群盗发一声喊,想要举枪射击。进古墓的时候,枪里的子弹就已经顶上膛了,这一排乱枪打过去,好歹也射它几个窟窿出来。

  但鹧鸪哨见六翅蜈蚣爬在石桥侧面,如果乱枪齐发,不但难以射杀那条大蜈蚣,反倒是桥上没死的几个幸存之人,包括花灵在内,都会成了它的挡箭牌,此时万万不能胡乱开枪。他赶紧抬手拨开前排几名盗伙的枪口,实是间不容发,“啪啪啪”一排乱枪都贴着桥上几人的脑瓜皮射了过去。

  陈瞎子也急叫:“休得开枪伤了自家兄弟!”群盗听到首领招呼,这才硬生生将枪口压下,有些胆量稍逊的工兵看明了情由,纷纷掉头向外逃跑,混在群盗里的手枪连专门负责射杀这些逃兵,当即就有几个最先逃跑的被当场击毙,人群中顿时一阵大乱。

  鹧鸪哨见老洋人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心中又急又恨,抬手推开挡在身边的几个人,抢步上了桥头,想把师妹花灵从桥上救回来,可就在这时,只见那六翅蜈蚣倏然间从石桥下蹿了上来,两只腭足攫住花灵,振动六翅百足,拖着她游上无量殿的重檐大顶。

  那蜈蚣动作快得难以想象,哪容人有丝毫反抗躲闪的余地。红姑娘也是救人心切,当即便是几枚袖箭脱手而出,可那蜈蚣硕大的身躯进退之际快逾闪电,黑影在殿前一闪,那几支袖箭虽然准头奇佳,势劲力足,却竟然慢了一瞬,全都钉在了大殿的门柱之上,连蜈蚣的影子都没碰到分毫。

  鹧鸪哨见花灵生死不知,哪还顾得上细想,他也是仗着身手矫健,劈手从旁边的人手里夺过一架蜈蚣挂山梯,钩住殿角歇山顶的戗脊(戗脊:起支撑作用的大脊),三蹿两纵之际,就跟着六翅大蜈蚣前后脚上了殿顶。

  鹧鸪哨脚下踏着溜滑的长瓦,只听前边哗啦啦砖瓦撞击,抬眼一看,原来那蜈蚣伸展百足,把殿顶上铺的琉璃瓦蹬挠得纷纷滑落,它爬行的速度也顿时缓了下来。

  殿下的群盗在陈瞎子的带领下稳住阵脚,举着枪对着殿顶瞄准,但一来鹧鸪哨也在房上,二来蜈蚣伏在殿顶重檐垂脊之间,暴露出来的部分很少,一时之间,谁也不敢轻易开枪。忽听乱瓦响动,众人急忙向后退开,几十片滑下来的大瓦片,噼里啪啦落了一地。群盗见那六翅蜈蚣声势非凡,简直就是已经成了精了,可搬山道人鹧鸪哨竟敢上殿追赶,当真是不要命了。许多人爱惜他的人才,都替鹧鸪哨捏了把汗,纷纷呼喊,让他赶紧退下来,千紧万紧,毕竟都不如身家性命要紧。

  可鹧鸪哨做惯了迎风搏浪的勾当,视千难万险如同无物,哪里肯听那些卸岭盗众的话。他一闪身形避开从上边滑落的瓦片,在殿顶兜个圈子,迂回到了蜈蚣身边,只见那六翅蜈蚣用腭足抱住花灵,馋涎流了满口。

  鹧鸪哨见状立刻醒悟,这蜈蚣常年盘踞在药山之中,最喜那些炼丹的奇花异草奇味,而花灵自幼就在山中采药,常和药石芝草等物做伴,所以六翅蜈蚣才要掠了她去,打算拖回巢穴慢慢吞噬。

  这念头在鹧鸪哨脑中一转,他身子却不曾停下,趁着蜈蚣在殿顶琉璃瓦上立足不稳之际,便鼓身上前,探手从蜈蚣头前夺过花灵,抱着她便顺檐顶斜面滚落下去。

  那蜈蚣正想从殿顶蹿到洞壁上去,抓着花灵的腭足稍稍松脱了些,哪想得到竟有人跟得如此之近,一闪之间就把到嘴的活人夺去了。它本就被逼得狂怒暴躁,岂肯甘休,当即掉头摆尾,琉璃瓦的乱响声中腾空而起,追着鹧鸪哨猛扑下来。

  卸岭群盗在下面看得真切,只见鹧鸪哨抱着花灵顺殿顶滑了下来,而那蜈蚣猛然抖翅追赶,势头之猛如同雷霆万钧,都惊得张大了嘴,同声大叫不好,所有人的心都悬到了嗓子眼。

  鹧鸪哨听得身后风声不善,已知万难躲避,只好想办法挡其锋芒,他腰眼发力,抱住花灵猛一转身,后背贴在殿顶打了个转,顺势滑到大殿翘起的一角斜脊上,就此停下身来,两支德国造已抄在手中。

  殿底下仰着脖子观看的群盗只觉眼前一花,谁也没看清他是如何在殿顶转身拔枪,又是如何拨开机头的,看清楚的时候,枪声就已响起。

  鹧鸪哨手中的两支镜面匣子都拨到了快机上,—扣扳机,双枪里压得满满的四十发子弹,便如同两串激射而出的流星,电光火石一闪,全打在了随后扑至的六翅蜈蚣口中。

  那六翅蜈蚣扑下来的势头顿时止住,它每中一弹,就被毛瑟枪强大的掼击射得向后一挫,中了第一枪就躲不开第二枪,四十发子弹一发也没浪费,在身上穿了四十个窟窿,里面都涌出白色浓稠的汁液,重伤之下,翻身落在了殿顶的横脊上,疼得拼命挣扎扭动,搅得瓦片稀里哗啦地乱响。

  这一切发生得非常之快,殿下的盗众甚至还没来得及搭起竹梯上去相助,殿顶上便已斗到了分际。群盗都在下面看得目瞪口呆,直到枪声响过,这才如雷般轰然喝彩,那搬山道人鹧鸪哨果然是个有大手段的人。可不等喝彩声落下,就见那蜈蚣一扭怪躯,弓身甩出又在半空里蹿了下来,它突然卷土重来,那四十发子弹竟没能要了它的性命。

  鹧鸪哨双枪子弹射尽,尚且来不及更换弹匣,就急着去看花灵的伤势。只见她身上被蜈蚣腭足戳穿了几个窟窿,鲜血汩汩流淌,面如金纸一般,真是“身同五鼓衔山月,命似三更油灯尽”,进气少、出气多,眼见是香消玉殒救不活了。想不到这一眨眼的工夫,世上最后的三个搬山道人,就剩下鹧鸪哨自己一个了,他在一瞬间心中空落落地完全忘了身在何方。

  忽听群盗在殿下一阵鼓噪,纷纷大叫不好,鹧鸪哨猛然醒过神来,见那六翅蜈蚣正从半空扑至,顿时红了双眼,咬碎牙关,心中全是杀机,刚才始终未能腾出手来扯开竹篓放出怒晴鸡,此时脑门子青筋直蹦,着地一撑也从琉璃瓦上纵身跃起,骂道:“好孽畜,接法宝罢!”

  断喝声中,他已扯掉竹篓封口,飞脚将竹篓迎头踢向那条大蜈蚣,竹篓破风飞出,里面的怒晴鸡早就察觉到了外边正有它的死敌,借势从中跃出,抖动红冠彩羽,正落在六翅蜈蚣的头顶上。

  那蜈蚣本已受伤极重,仗着一股怒性还想暴起伤人,可突然见到一只彩羽金爪的雄鸡迎头飞来,正是它的天敌克星,顿时魂飞魄散,急忙地甩头闪躲。

  怒晴鸡哪容它闪展腾挪,虽在蜈蚣头上落足不稳,仍是一通金鸡乱点头,猛鹐了它十几口。这时那蜈蚣突然腾跃起来,怒晴鸡红了眼只顾置对方于死地,被那蜈蚣身躯猛地一抖,便从它头顶滑落,鸡足金爪深深抓进蜈蚣壳里,正在它背翅之处停下,金鸡怒啼声中,早把蜈蚣背上的一条透明翅膀扯断下来。

  鹧鸪哨眼见一团彩气和一团黑雾在殿顶缠在一处,斗得难解难分,不时有雄鸡身上的五彩羽翎和蜈蚣的断翅断足从天空散落下来。他心知怒晴鸡虽然不是凡物,可那蜈蚣也是在药山里潜养多年,此刻虽然为天敌所制,不敢喷吐毒雾,但它生命力似乎格外顽强,要真想毙了它也绝没那么简单。这也就是现在撞见了,再过个十几年,恐怕天下再无一物能够伤它分毫,如果让它就此脱身逃走,将来必成大患。

  于是鹧鸪哨决心尽快除掉这个妖物,以免夜长梦多走脱了它。他立刻给两支二十响重新装上弹匣,纵身接近殿顶的横脊,想要和怒晴鸡两下夹攻,一举宰了这六翅蜈蚣,这边陈瞎子也率人架了竹梯往殿顶攀来。

  但这时那六翅蜈蚣垂死挣扎,竟然在殿顶猛一翻身,将缠斗在一处的怒晴鸡甩了开去,它自己也重重落下。这无量殿,实际是座无梁殿,没有一根承重的横梁,全凭椽柱支撑,虽也是极为坚固,可终究比不得四梁八柱来得稳定,殿顶被这大蜈蚣连番舍命撞击,早已经承受不住,最后被蜈蚣从上一砸,松脱的椽木和瓦片顿时陷落,无量殿的顶上塌了一个大洞。

  鹧鸪哨正行到一半,脚下突然塌落下去,有道是力从地起,不管如何举手投足的施展,也都是由地发力,他有多大本事也不可能凌空飞行,随着轰隆一声,鹧鸪哨连同那蜈蚣,都跟着断椽乱瓦掉了下去。

  鹧鸪哨忽觉脚下无根,眼前一黑,身子已落在殿内,不料殿内更有一口深井般的无底洞,直径大得出奇,上边有个玉盖,落到上边顿时砸了个对穿,周身奇疼彻骨,下坠的势头却并未停止,随着碎砖断木继续跌落下去。

  也就是鹧鸪哨身手不凡,又是屡涉奇险经验老到,有临危不乱的机变,虽然身上吃疼,心神未乱,下坠之中,忽见眼前亮光一闪,赶紧扔了手中枪械,伸手按将过去,在直上直下的绝壁上,不过是有一个小小的凹洞,竟被他用手扒住。他一身翻高头的功夫,并不比卸岭盗魁陈瞎子逊色分毫,手指上虽然磨脱了一块皮肉,毕竟在半空中挂住了身子。

  这时只闻头顶上面轰隆几声闷响,又一阵沙石尘土纷纷落下,原来殿堂里的几根明柱也随即倒落,把那殿内的深井井口压了个严实,就算卸岭群盗马上开挖救人,一时三刻也挖不开这倒塌的丹宫无量殿。

  鹧鸪哨深吸了一口气,换只手扒住壁上的凹槽,此刻身悬半空,也不知是到了什么所在,忍着身上的疼痛,向四周看了看,原来自己正挂在一个巨大的井壁上。说是井也许并不准确,洞壁广可十余丈,倒像是一个巨大的垂直洞窟,四壁光滑平整,每隔一段距离,绝壁上就凿有一个凹洞,不过不是用来给人攀登的,那些凹洞里都有个金甲神人捧火的石灯,全是万年不灭,皇帝的祖庙祖陵里用的就是这种灯盏,装有石灯的凹洞都是灯槽。

  只见这大地洞里,星星点点的满壁皆是这种石灯,也数不尽有许多,鹧鸪哨就是拼死抓住了其中一个灯槽,才没直接掉下去摔死,但石灯年头久了,油料将枯,灯光格外的暗淡,往下看不到底,只有一层层恍恍惚惚的昏黄光晕。

  鹧鸪哨单臂坠在井壁上,看清地形后调匀了呼吸,将腿脚稍一伸展,已知没受什么硬伤。他一身是胆,身临险境也从容镇定,望了望头顶距离无量殿不远,就打算攀着绝陡的峭壁回去。

  正要行动,忽听这深井里哗啦啦一阵蜈蚣游走之声,鹧鸪哨全身一凛,暗骂那厮的命果然够硬。他刚扔了平时最得心应手的两支镜面匣子枪,那怒晴鸡又被拦在了洞外,此时纵然有心杀贼也是无力回天,不禁暗暗叫苦,寻声一望,只见那条六翅大蜈蚣,正绕着井壁盘旋而上奔着自己爬来。

  那蜈蚣身具百足,天生就是爬壁的先锋,身上虽然带伤,速度却仍是奇快,顷刻间就绕壁而上,不容鹧鸪哨再做准备,三转两转就已到了近前,挠动的腭足和满身伤痕都已清晰可见。

  鹧鸪哨心知这回却是自己被逼到绝路上来了,不是鱼死就是网破,事到如今,只有搏浪一击,当即大叫一声:“来得好!”松开扒住灯槽的手指,在井壁上双足一蹬,躲开了那蜈蚣猛蹿过来的势头,清啸声中,他已纵身跳下深渊。

分享到:
赞(52)

评论78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50
    没有"了尘"让鹧鸪哨扒死人衣服那段精彩,是一个人写得吧?
    读者2011-10-17 23:10:00回复
  2. #49
    难道剧情是想让花灵归西嘛?为什么鹧鸪哨不先放鸡而在那么多高难度动作后在放呢 疑点
    老洋人2011-09-30 2:30:23回复
  3. #48
    鹧鸪哨简直太棒了,每到鹧鸪哨的情节都如此精彩,太好看了!顶!!!
    天之骄子2011-08-25 7:06:34回复
  4. #47
    既然来了一回铁鸡都蜈蚣
    斯帕罗2011-08-12 4:12:05回复
  5. #46
    悲哀,实在是悲哀!到底没说我…
    2011-05-14 2:24:33回复
  6. #45
    红姑娘眼光真不错~~~外公大人您不要那么帅行不,您让八一同学情何以堪呐
    云紫2011-05-04 3:57:33回复
  7. #44
    子龙浑身都是胆。。。
    燕之子安贝2011-04-30 1:33:06回复
  8. #43
    蜈蚣也是有七情六欲的,这么多子孙被你们杀了,我容易么?我不过就想把花灵捉回去当个压洞夫人啊。。。哎
    六翅蜈蚣2011-04-18 3:23:45回复
  9. #42
    暗之触龙神虽不算什么大boss,秒几个小道士还不是轻轻松
    热血传奇2011-03-29 6:59:12回复
  10. #41
    整部小说,还是鹧鸪哨最帅 。。。唉 膜拜 。。
    灯丝2011-02-22 9:08:30回复
  11. #40
    10米的蜈蚣和不到半米的野鸡单挑?有点创新意识行吗?
    阿 主机2011-02-10 5:37:21回复
  12. #39
    我看上鹧鸪哨了!【不远万里穿越...
    小花2011-01-11 2:51:14回复
  13. #38
    鹧鸪哨勇斗蜈蚣精!
    闷瓶邪邪2011-01-06 8:24:33回复
  14. #37
    这两师弟妹一手没露就去找祖师爷了!
    古镜2010-10-22 11:32:35回复
  15. #36
    哎,可惜我学艺不精,跟着大师兄还没几天就归位了。我好悔啊~
    花灵2010-09-14 8:08:13回复
  16. #35
    人们都叫我神,神会制裁你的。
    2010-09-04 3:14:35回复
  17. #34
    快一点弄死这只大蜈蚣,我还等着吃
    大鹏展翅2010-08-30 1:55:09回复
  18. #33
    我晕 楼下的是天师钟馗看多了吧 还无尘呢
    ~2010-08-12 19:19:27回复
  19. #32
    那只蜈蚣叫无尘!
    瓶子2010-07-25 23:04:51回复
  20. #31
    鹧鸪哨!了尘喊你回庙吃饭!
    鼍龙鲤鱼2010-06-28 4:44:09回复
  21. #30
    尽得俺真传,有光有光
    史上首位搬山道人2010-05-04 2:41:40回复
  22. #29
    看来霸唱激了!就许盗墓笔记里有张起灵那样的神仙?咱也要有鹧鸪哨!
    鬼船2010-03-27 8:37:23回复
  23. #28
    太帅了太帅了,哎~~~~~~~~~无与伦比的帅啊
    蓝莓香草2010-01-28 3:57:09回复
  24. #27
    真乃一物降一物,生物界的至高法则,震撼!
    霸唱闺蜜2009-12-31 23:03:30回复
  25. #26
    哥当时还没瞎,请叫哥 MR CHEN!
    MR chen瞎子2009-12-16 12:01:57回复
  26. #25
    我靠,楼上的说些撒子,这一部老子才是主角,怎么都不提了
    陈瞎子2009-11-20 1:26:46回复
  27. #24
    ...把那珍贵的蜈蚣弄死泡成珍贵的酒吧!!
    朝歌2009-11-08 7:30:58回复
  28. #23
    多谢鹧鸪哨帮我们解决了这个潜伏着的大隐患啊
    村民2009-10-30 0:08:46回复
  29. #22
    我靠!!珍贵的蜈蚣快被弄死了!!
    吴邪2009-09-27 8:26:17回复
  30. #21
    我还没上场呢,千万别玩完了
    hu812009-08-13 20:17:35回复
  31. #20
    唉,想象一下,一族就剩三人了,又死了两个,唉,那种悲痛,鹧鸪哨都没崩溃,佩服
    局外人2009-08-11 2:07:01回复
  32. #19
    我可以作证,老胡没去打牌。我和他还有胖子去钓鱼去了
    无邪2009-08-08 8:12:29回复
  33. #18
    ……有完没完了……我们家老胡呢…… 我说那粽子……是不是你又让我们家老胡和你打牌去了……
    Shirley杨2009-07-29 19:52:00回复
  34. #17
    我喜欢~~`
    注册阴阳师2009-07-18 4:40:36回复
  35. #16
    最后都死了
    老子天下第一2009-07-16 4:34:51回复
  36. #15
    怎么可能死 鹧鸪哨死在这里了,胡八一他的老婆从哪里来的? 死的除他以外的所有搬山道人和红姑娘,所以他悲伤之下去找摸金校尉的了尘长老
    张起灵2009-07-13 1:06:01回复
  37. #14
    = =最好别死,死了,红姑娘可要哭死了!
    不怕鬼2009-07-10 23:37:44回复
  38. #13
    大不了受点重伤 要我死 哪有那么容易啊!
    鹧鸪哨2009-06-30 23:14:35回复
  39. #12
    嘎嘎嘎嘎嘎嘎,本尊闪亮登场!
    六翅蜈蚣王2009-06-25 19:57:49回复
  40. #11
    大公鸡 大公鸡 爱吃米
    昊天镜2009-06-15 7:43:04回复
  41. #10
    霸唱你小样的真毒。。。让只鸡去和一丈的蜈蚣打架。。还打得那么激烈
    怒晴鸡2009-05-30 23:16:28回复
  42. #9
    怎么就没想到带个伞包,不过高手就是高手
    挥刀不见血2009-05-14 4:02:52回复
  43. #8
    鹧鸪哨鹧鸪哨帅死了...别是真死了
    麻皮粽子2009-05-13 23:30:23回复
  44. #7
    鹧鸪哨鹧鸪哨帅死了!
    红姑娘2009-05-06 19:10:51回复
  45. #6
    清啸。。。。。哇。。。好酷%>_
    花痴2009-04-22 5:16:56回复
  46. #5
    K
    2009-04-21 1:55:49回复
  47. #4
    要是凡人没事怎么会跑去这么多毒物的地方.. 哪里会有这么大的蜈蚣,没看前面介绍? 比的上巨蛇.
    月下红凌2009-04-19 9:05:07回复
  48. #3
    怎么写武打小说一样。 凡人哪有这轻巧的身手。
    乱七八糟2009-04-10 5:13:15回复
  49. #2
    跳吧 爷爷来接着你。。。。。
    (大元将军)粽子王2009-03-21 10:10:31回复
  50. #1
    跳吧 我来接着你。。
    (大元将军)粽子王2009-03-21 10:10:03回复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