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第二十六章 穴陵

  那对穿山穴陵甲一大一小,好像始终在竹筐里昏睡,直到此时爬在地上如梦初醒,晃动着身躯伸展肢体,听它们利爪刮地的声音,就知道劲力精猛。群盗中多有不识的,担心此物伤人,都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几步。

  此时花灵和老洋人并肩上前,揪住了穿山穴陵甲身上的铜环,将它们牢牢按在地上。这双长甲四足乱蹬,不停地挣扎,可是苦于被铜环锁了穴位,纵有破石透山之力也难挣脱。

  穿山穴陵甲乃是世间异物,虽然形貌酷似穿山鲮鲤甲,实际上两者还是有很大的区别。在两千多年前已有盗墓贼将鲮鲤甲加以驯服,通过喂其精食药料,使它的前肢格外发达,通过长期驯养,就可以作为盗墓的掘子利器,古称穿山穴陵甲。

  那时候的古墓,大多都是覆斗丘钟形封土,即便里边没有地宫冥殿,内部也大多是木椁,用层层木料搭砌成黄肠题凑(黄肠题凑,“黄肠”指堆垒在棺椁外的黄心柏木枋,“题凑”指木枋的头一律向内排列,代指西汉帝王陵寝椁室四周用柏木枋堆垒成的框形结构。)的形势,完全使用墓砖的不多,也很少有以山为藏的大型山陵,普通的坟丘夯土,根本挡不住穿山穴陵甲的利爪。

  后来的墓葬逐渐吸取防盗经验,石料是越来越大,而且坚厚程度也随之增加,缝隙处还要熔化铜铁汁水浇灌,使穿山穴陵甲逐渐失去了用武之地,但对于湘黔山区阴冷潮湿地域的普通坟墓,还是可以派上极大用场。这唐代就已失传的穿山穴陵甲古术,在当今世上,只有搬山道人还会驽使,始终是搬山术里的绝秘法门。

  搬山道人并不用摸金卸岭的切穴之法,摸金校尉仗着分金定穴的准确无误,习惯用旋风铲打盗洞;卸岭群盗人多势重,再大的封土堆也架不住他们乱挖;而搬山道人则经常使用分山掘子甲来挖盗洞,历来号称“三钉四甲”。这穿山穴陵甲仅是四甲之一,离了湘黔两粤,此术就施展不得,但他们擅能因地制宜,还可使用另外的分山掘子甲,这些都是属于搬山倒斗的“切”字诀。

  鹧鸪哨命花灵取出几个竹筒来,里面装得满满的都是红头大蚂蚁,能有数斤之重,先喂那两只穿山穴陵甲吃个半饱,就将它们拖到山根里,用药饵捣在刚才狸子滴血之处,推着它们在那挖掘土石。

  穿山穴陵甲这东西见山就钻,尤其喜欢坟墓附近阴气沉重的土壤岩石,只见那体形略小的顶在前面,它躯体前弓,抖起一身厚甲,钩趾翻飞快得令人眼也花了,刨挖硬土就如同挖碎豆腐一般简单,轻而易举地穿山而人。

  老洋人则拽住另外那只体形硕大的穿山穴陵甲,在它的铜环上系了条链子,使其难以跟先前那只一同钻进山里。这俩家伙是秤不离砣,抓住一只就不愁另一只偏离方向,或是会在中途逃脱,只是放短了链子,故意急得那只大的着地乱转,把已经挖开的盗洞窟窿越扒越大。

  卸岭群盗虽也都是倒斗的老手,可哪曾见识过这种手段,看得瞠目结舌。原来这两只穿山穴陵甲体形有异,却是分进合击的绝配,一只挖掘纵横的盗洞,另外一只扩大洞穴的直径,而且挖土钻山的速度之快,几乎到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地步,若不是亲眼得见,怎想得到有此异术。

  这条被穿山穴陵甲挖开的盗洞,洞宽大可容人蹲行,角度是平行于地面,直着从倾斜的山根里横切进去,离那瓮城后面的地宫,距离也是不近,虽然双甲神异精猛,可要想直透中宫,也着实需要花费一番工夫。

  鹧鸪哨趁机盘腿坐在地上闭目养神,一旦双甲穴透地宫,还指不定在这形势奇绝的古墓里遇到什么危险,耳中只听得山体中有隆隆的回响,料来卸岭盗魁陈瞎子已率众埋设炮药开山。但鹧鸪哨心下清楚,瓶山山势坚厚,土色藏纳紧密,从山阳处炸石而人,绝不是一两天就能得手的。这对穿山穴陵甲若是不受什么阻碍,大约在天黑之后,就能直抵古墓大藏,也不知墓中的丹丸珠散都是何物,但既已到此,急是急不得了,也只有摇橹慢桨捉醉鱼,静待其变罢了,渐渐神游物外,犹如高僧人定一般。

  卸岭群盗自是不敢打扰他,也就近坐在山根下歇息。红姑娘这几天常在鹧鸪哨身边,眼见他机变百出,举止洒脱,言辞清爽,绝不似常胜山里上至陈罗,下至无数盗伙那般要么粗俗无礼,要么便是一肚子称王称霸的野心,也只有嫁了他这等人物才不枉此一生,不禁有些后悔当年发誓终身不嫁,正是“夜来楼头望明月,只有嫦娥不嫁人”,想到此处轻轻叹了口气,心中却已打定了主意,将来就是天涯海角,好歹也要随了他去,管什么发过誓赌过咒,不过也不知这搬山道人讨没讨过老婆。

  想到此处,红姑娘就低声去问鹧鸪哨的师妹花灵,但此事也不好直接打听,只好兜个圈子:“小妹子,我看你长得这么如花似玉,今年可有十七八了?将来谁娶了你真是他前世的福分,不知你师兄替你定了亲事没有?”

  花灵没听过这种规矩,奇道:“姐姐,我的婚事怎么是我师兄来定?我父母尚在,他们虽然卧病在床,可还……”

  红姑娘说:“我依理而言,既然令尊令堂身子不适,那这种大事理应是做师兄的操心。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有道是萝卜拔了地头宽,妹子嫁了哥省心。看你师兄那人整天眉头不展,好像心事很重,也不知他有没有替你着想过这些事宜,他……他自己可曾婚娶?应该也没顾得上吧?”

  花灵才刚十七岁,又很少同外人接触,哪里明白红姑娘的意思,只是觉得她问的事情有些奇怪。然而卸岭群盗中有许多都是风月场上的老手,耳朵尖的听在耳中,多半已猜出红姑娘的念头,听她七绕八绕地找那小姑娘打听搬山道人有没有讨过老婆,不免暗中好笑,想不到这冰山美人也有动情的时候。

  这事越想越是好笑,其中一名盗伙实在是忍不住了,竟笑出些许声音来,被红姑娘听个真切,她心知坏了,刚才心急,竟没想到山缝里拢音,有什么心腹的话也被那些人听到了。

  她恼起来反手就是一个耳光抽去,打掉了那名盗伙两颗门牙,余人知道这女子的厉害,她除了卸岭盗魁之外,连罗老歪都敢打,常胜山底下的喽啰们谁有胆子惹她。众人赶紧绷起了脸,强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来,气氛显得无比尴尬。

  红姑娘脸上发烧,正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这时老洋人从盗洞里钻出来,两只穿山穴陵甲也被拽了出来,他报知鹧鸪哨:“已穴透了山陵,风生水起。”

  “风生水起”是盗墓时常用的一句切口,“风”是指古墓里空气流通,没有积郁的阴晦之气。这瓶山前边的瓮城独立封闭,被作为了一处虚墓疑冢的陷阱,所以没有山中毒虫的踪迹。穿山穴陵甲挖出的盗洞,正好切入瓮城后面被封住的墓道里。“水”是指“财”或“冥器”,有水就说明确实有冥殿地宫。

  鹧鸪哨闻讯起身,当即就令众人准备进盗洞。他自己把一盏马灯绑在身上,看了看两支德国造的镜面匣子,子弹压得满满的,又把一条黑纱蒙在脸上,只露出两只眼睛。其余的众人,也都各自收拾得紧趁利落,拆了蜈蚣挂山梯分别携带,肃立在盗洞前听候调遣。

  鹧鸪哨见众人齐备,就把那竹篓中的怒晴鸡捧出来。只见那雄鸡彩羽金爪,似乎也能感觉到瓶山古墓里藏着死敌,知道今日必定有场你死我活的血战,当即昂首顾视,振翅怒啼,精神显得格外振奋。

  鹧鸪哨暗中点头,他也不管那雄鸡是否能懂人言,竟当众对它嘱咐了一翻,从金风寨山民家中的屠刀下救得这怒晴鸡出来,有什么本事都在今时今日施展出来,可别折了怒晴金鸡的威名,也别辜负了搬山道人的救命之恩。

  那十几名卸岭盗众见了,也知这怒晴鸡可以扫荡墓中毒虫蜈蚣。他们都亲眼见过从深涧乱云里飞出的那条六翅蜈蚣,绝不是普通枪械能够抵挡的,心想只要这只大公鸡能使群毒辟易,使搬山卸岭盗了墓中珍宝,今后就是称你一声“鸡爷”也是无妨,群盗的身家性命可全系在你身上了。

  鹧鸪哨随即派出四人,其中两个去瓶山上禀报陈瞎子。听这山里炸药爆破之声断断续续始终不绝,可能山上的工兵部队还没炸出什么眉目来,既然山根里打通了盗洞,便请陈瞎子带人下来会合,另外两个留在盗洞前负责联络。

  其余的人都跟鹧鸪哨进去探墓,布置妥当,他就带着众人钻入盗洞。群盗身上都带着不少铁钉,走出一段,就在盗洞墙壁上钉上两枚,两枚长钉相互交叉,再把简易的皮灯笼架上一只作为照明记认。

  如此一路下去,但见这条透山盗洞,都被穿山穴陵甲挖得极是开阔平整,人钻进去不用蹲下,猫腰弓身即可前行。群盗见洞中除了硬土,更有许多坚固的岩层,竟也都被双甲穴透了,不由得暗暗咋舌,连赞穿山穴陵甲这种盗墓古术果然了得。

  盗洞的长度,比鹧鸪哨先前估量的要短,可也足有数百步的距离。群盗小心翼翼地钻洞攒行,许久才到尽头,出来的地方恰好是个倾斜的坡道,坡道上铺的石板已被推开了,举着火把往四周一看,较低的地方被巨大的条石砌死,无隙可乘,顺着坡道上去,高处都是庞大的青石券顶。

  石壁的缝隙里,偶尔会有一两只急速逃窜的蜈蚣之属,物性有生克,此物与怒晴鸡势成水火,见了只有逃命的份。整个山中的毒虫本来在夜晚和幽暗之处都会吐纳毒蜃,但怒晴鸡一声啼鸣,这些毒虫再没一只敢吐毒液,都没命般地往山缝深处钻,以求离这天敌越远越好。

  鹧鸪哨知道这座古墓里机关埋伏众多,也自不敢托大,顺着阔大的坡道缓缓前行,群盗扛着蜈蚣挂山梯拥在他左右跟随。走出不远,见岩壁上有块极大的石碑,上面四个大字龙飞凤舞,鹧鸪哨挑灯观看,见是“红尘倒影”四字,也不知是何所指。

  待走到斜坡的尽头,穿过一条浮雕云龙石梁,眼前豁然一片灯光璀璨。在偌大一个山中洞穴里,耸列着数座重檐歇山的大殿,殿宇高耸,楼阁嵯峨,飞檐斗拱密密排列,雕梁画栋而又庄严肃穆,殿中殿外灯火通明,层层叠叠观之不尽,映得金砖碧瓦格外辉煌。

  洞内岩层中有石烟升腾,使灿如天河的宫殿里香烟缭绕,透着一派难以形容的幽远神秘,与洞天福地里的人间仙境无异。但在山腹里显得格外阴森,又被云烟笼罩着,看上去让人感觉极不真实,缥缥缈缈的似是水中幻象,难怪会有“红尘倒影”的碑文。

  原来瓶山虽然坚固,但由于山体常年倾斜,致使山体有许多或大或小的缝隙,不过在外边很难看出来。山腹中是块风水宝地,生气涌动不绝,藏在山里的古物历久如新,楼台殿阁间的万年烛、琉璃盏,完全按照星宫布局安置,繁而不乱,气象严谨。

  此地本是皇家藏丹炼药所供奉的“仙宫”,自秦汉之际就开始经营建造,其中许多古迹年代都不尽相同,但处处都有皇室气象。那些琉璃盏内都是珍贵的千年烛万年灯,些许微弱的灯引就可以燃烧千年不灭,在时隔几百年后,大部分灯烛依旧亮着,尤其是那些八宝琉璃盏,兀自被烛火照得流光溢彩。

  群盗跟在鹧鸪哨身边,见了这一片瓶中仙境般的宫阙,都不禁惊得呆了,看得双眼发直,饶是他们胃口够大,却做梦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冥殿,单是那些古老的灯盏就取之不尽了。

  花灵出来搬山不到半年,也没见过什么世面,只觉那宫殿深处妖气笼罩,心里不禁有些发颤,拽住鹧鸪哨的胳膊躲在他身后:“师兄,前边那千奇万怪的去处……像是炼丹的道观宫殿,怎么会是藏死人的冥殿?”

  鹧鸪哨十三岁开始跟着前代搬山道人盗墓,规模宏大的帝陵和诸侯王古墓也盗过,山陵里的地宫虽然奢华壮丽,也绝无眼前这等仙境般的气象。这简直就是把一整座道教名山里的建筑全搬进了山洞里,但这山里阴气沉重如同鬼宫,哪有半点仙气。

  此时被花灵一问,鹧鸪哨便随口答道:“服食求神仙?嘿嘿……不过是皇帝们的一场春梦,后来山河破碎,这仙宫金殿还不是被个元代的大将军当了坟墓。我这就过去瞧瞧仙宫里的湘西尸王……看看它究竟是三头六臂,还是满身的铜皮铁甲。”

分享到:
赞(57)

评论125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100
    ,。。。儿子你干嘛来了
    嗷嗷他爹2013-05-21 0:11:21回复
  2. #99
    我是獒獒
    獒獒2013-05-15 7:14:19回复
  3. #98
    爱上了不该爱上的人!
    寒冰2013-04-08 21:36:11回复
  4. #97
    爱上了不该愛上的人,一直爱她,
    寒冰2013-04-08 21:21:54回复
  5. #96
    我也过来看看
    吴邪2013-04-03 23:17:14回复
  6. #95
    盜洞是俺最擅長。
    穿山甲2013-04-01 10:03:45回复
  7. #94
    弱弱得问一句,那两只穿山甲掘洞时掘下的石头与土都弄哪儿去了,又是谁弄出来的。总不能都被那两只穿山甲给吃了吧。
    你爷爷2013-03-27 9:56:35回复
  8. #93
    鸡的爸爸是鸡吧!女儿是鸡女!
    鸡的爸爸2013-03-05 7:48:24回复
  9. #92
    怎么觉得雪梨杨性格跟那个红挺像
    叫卍解的死神看多了吧2013-03-03 0:18:52回复
  10. #91
    一群杂碎爷日你们全家女性!操
    天盗2013-03-02 1:11:32回复
  11. #90
    哪来的大鸡巴公鸡 ,吓死爷爷我了
    蜈蚣2013-02-22 10:10:14回复
  12. #89
    谁装闷油瓶爷操谁全家,爷看着腻
    擦闷油瓶全家的女性2013-02-07 6:33:42回复
  13. #88
    我人那?
    。胡八一2013-02-03 21:24:22回复
  14. #87
    弟弟有人喜欢你你都不表示一下
    鹧鸪菜2013-01-23 18:42:13回复
  15. #86
    爬出来吧 湘西尸王
    卍解的湘西尸王2013-01-10 5:38:47回复
  16. #85
    你们叫谁鸡爷?难道我兄弟山鸡在此?
    陈浩南2013-01-06 23:08:31回复
  17. #84
    草泥马,瓶山是我的谁敢挖
    闷油瓶2013-01-01 4:16:28回复
  18. #83
    哼哼哼哼,小妞,我也听见了,喜欢哥哥就直说嘛,我不介意的
    鹧鸪哨2012-11-09 2:10:18回复
  19. #82
    陈瞎子的会议却有鹧鸪哨的精确心理描述?
    屌丝2012-11-03 5:40:21回复
  20. #81
    吾既有3头6臂更有铜甲铁臂,尔等不想死的速速离去,不然照单全收╰_╯
    卍湘西尸王↘2012-10-28 8:41:58回复
  21. #80
    还是鸡牛逼呀。
    瞎爷2012-10-16 19:25:26回复
  22. #79
    以上评论乱说的操你八辈祖宗所有女性…
    读者2012-10-12 7:58:33回复
  23. #78
    哈哈,叫你笑本小组,像蔗鸪哨这样级品的男人,谁见,谁爱,,嫁给他
    邪瓶2012-10-12 2:06:49回复
  24. #77
    不好说
    什么状况2012-09-28 8:52:31回复
  25. #76
    小孽障,你大爷我鹧鸪哨专杀小僵尸,受死吧
    专杀湘西尸王2012-09-18 3:57:19回复
  26. #75
    还是小鸡狠 什么大蜈蚣还长翅膀呢 白白一个
    路过呵呵2012-08-26 20:23:42回复
  27. #74
    我真想穿越回去一起去抓尸王
    老胡2012-08-24 5:34:09回复
  28. #73
    我们都打不透的蜈蚣,鸡就可以,以后少屯军备多养鸡吧
    子弹2012-08-18 11:24:42回复
  29. #72
    没有我打洞你们能进去吗?不过我除了打洞什么也不会
    穿山甲2012-08-15 0:11:07回复
  30. #71
    不是我不给力啊 而是那只天杀的鸡太会跳了 嘴又比我尖 我除了体积大点 没一样比的上它的 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
    六翅蜈蚣2012-08-13 10:30:34回复
  31. #70
    按霸唱的习惯估计这地又要毁了……要是放在今天辟成景点多好,卖门票去看
    可惜了了2012-08-11 21:42:56回复
  32. #69
    六翅蜈蚣都能背着瞎子走。打不过一只普通公鸡两倍大的怒晴鸡?
    鹧鸪哨2012-08-10 2:29:13回复
  33. #68
    胖子,你怎么来了0•0
    胡八一2012-08-09 2:21:27回复
  34. #67
    我都快睡着了
    胖子2012-08-07 23:47:38回复
  35. #66
    我终于要出场啦哈哈,这次不弄死几个我就不回去
    湘西尸王2012-03-07 6:18:30回复
  36. #65
    看见了神仙般的宫殿
    八爷2012-02-02 10:10:29回复
  37. #64
    你鸡爷来了!!!
    鸡爷2012-01-19 1:57:22回复
  38. #63
    到底是要闹哪样啊?
    鸡爷的儿子叫鸡爸2012-01-18 4:12:34回复
  39. #62
    我莫非雪丽杨的外婆?
    红姑娘2011-11-30 16:23:09回复
  40. #61
    孽畜,我来了
    鸡爷2011-10-06 4:20:34回复
  41. #60
    好看
    小飞2011-09-16 7:12:38回复
  42. #59
    没良心的人类,老娘打通洞,你们就不要我了?????
    穿山甲2011-09-06 0:50:37回复
  43. #58
    果然不出老衲所料,鹧鸪哨和红姑娘OK了,准了,郎才女貌,好得很。难怪人家的外孙女那么厉害,遗传啊
    天之骄子2011-08-25 5:33:53回复
  44. #57
    汰,几个小崽子到我家门口来了,翻了天,你.
    千年老粽子2011-07-25 23:41:20回复
  45. #56
    其实摸金校尉是看风水的,卸岭群盗就是群力工,搬山道人是几个玩杂技驯兽的。
    蚰蜒2011-07-22 21:10:32回复
  46. #55
    穿山甲+食蚁兽
    大胡子船长的魂儿2011-07-08 12:27:51回复
  47. #54
    讨厌啦!其实,其实,人家是有梦中情人的————卡哇伊的罗玉凤小缝缝 吼吼
    鹧鸪哨2011-05-25 2:41:04回复
  48. #53
    为毛我还没看完。。。
    燕之子安贝2011-04-30 1:07:15回复
  49. #52
    鹧鸪哨还会“嘿嘿”~~ 还以为是冷酷型的帅哥,原来嘿嘿,闷骚
    红姑娘2011-04-27 20:27:36回复
  50. #51
    闷瓶邪邪说 你也看上鹧鸪哨(*^__^*) 嘻嘻……
    冷酷2011-04-04 23:35:02回复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