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第八章 洗肠

  那只老猫颤栗的叫声就来自于一株老树之后,陈瞎子贴身树上,悄悄探出头去张望,他生就一双夜眼,在星月无光的黑夜里,也大致能看出个轮廓,此时云阴月暗,却遮不住他的视线,寻着老猫的惨叫声拨林前行,原来树后有一小片林中的空地,四周古柏森严环绕,空地间都是一个接一个的坟丘,丘垄间尽是荒草乱石,一弘清泉从中淌过,蜿蜒流至荒草深处,坟丘后边都被野草滋生的夜雾遮蔽。

  在那片坟地外边的两棵古树之间,戳着半截残碑,离得远了,不能辨认出碑上有什么字迹,但残碑有半人多高,上面铺着一层残缺不全的瓦面,看样子不是古墓的墓门,便是什么残破祠舍的牌楼遗址,而那只老猫正全身瑟瑟发抖,绻伏在碑前,耗子二姑的耳朵,已经被它从嘴中吐在地上,老猫绝望的叫声一声紧似一声,声中带血,似乎正对着那石碑苦苦求饶。

  陈瞎子仗着一身的本事,大着胆子秉住呼吸,将自己的身体掩在月光照不到的树影中,看着那不断颤抖哀求的老猫,不禁是越看越奇,心下寻思:“怪哉,这该死的掰猫在搞什么鬼?它为何会如此惧怕那半截残碑?猫这种动物得天独厚,身体柔韧灵活,很少有天敌,而且传说猫有九命,它们的生存能力和胆量都和它们的好奇心一样大,老猫若不是断了一足,也不会去咬死人耳朵,但猫这东西。越老越是狡猾,怎么就偏偏被块古老的石碑吓成这副模样?莫非是碑后另有其它东西?”

  陈瞎子越想越觉得蹊跷异常,带着无数疑问。再次仔细打量对面那座残碑,想看看碑后有些什么,但林中荒草间妖雾流动,石碑的距离已是视界极限。他睁大了双眼,仍是看不清碑后地情形。

  正在这时,月色混合着林间吞吐不定的夜雾,使得残碑前的一小片空地笼罩在一层朦胧怪异地光晕之下,突然见到碑后闪出一对滴溜溜乱转的小眼睛,随后逐渐露出一张毛绒绒的脸孔,一看之下还以为是狐狸,体态大小和瘸猫差不多。它的形状则象是猫鼬,头大阔口,毛色发黄,定睛一看,那对狡桀奸滑双眼地主人,竟是一只小小的狸子。

  那狸子神态古怪,走到老猫跟前看了看它。瘸猫的叫声开始变得奇怪起来,不再象先前那般惊恐绝望。而是逐渐转为一种极不协调的低哼,这种猫叫声听得陈瞎子心慌意乱,胸臆间憋闷压抑难耐,恨不得也跳出去大吼三声,只好用牙齿轻咬舌尖,竭力控制内心不安的情绪。使自己那颗嘣嘣乱跳的心脏平稳了下来。

  狸子一脸诡异的坏笑,盯着瘸猫看了一阵。就掉头摆尾走向水边,三足瘸猫又叫得几声,也跟在那狸子身后,僵硬缓慢地爬到泉边喝水,陈瞎子心想:“做耍了,原来这掰猫是在这深夜林中吊吊嗓子,现在唱累了要去喝水,我倒险些被它这迷魂阵给唬住了,不如就次趁机捉了它好好教训一顿,再敲断它一条猫腿……”

  陈瞎子盘算着正想动手,但随即发现那老猫喝水的样子太不寻常了,三足瘸猫便象是渴死鬼投胎,在泉边咕咚咚一阵狂灌,直喝得口鼻向外溢水了才停住不饮,却又象是中了魔障似地仰面倒地,自行挤压因为喝了太多山泉而胀得溜圆的肚子,把刚喝下去的水又都吐了出来,而那狸子形如鬼魅,守在旁边一动不动地看着瘸猫饮水。

  紧接着三足瘸猫又麻木地爬回泉边一通狂饮,如此反复不断,陈瞎子惊讶无比,他平生多历古怪,却从没撞上过这等异事,这老猫象是在用水洗刷自己的肠胃,难道是耗子二姑尸体上的肉已经浸透了僵尸毒?而这瘸猫在吃了死人肉后才发觉有毒,便用这个方法自行解救?

  但这疑惑只在陈瞎子心中稍一推敲,便很快否定了它的可能性,首先耗子二姑尸体中的尸毒还未散入脸瞎皮肉,陈瞎子经验老道,这点须瞒不过他,如果那掰猫只在死人脸部咬了几口,应无大碍。另外看那瘸腿老猫神态麻木,就象是被阴魂附体一般,完全失去了生气,刚才那一番令人毛骨悚然地哀嚎,也绝非做伪。定是这片老林子里的狸子把它吓住了,那狸子一定有什么妖法邪术,想到这陈瞎子地手心也开始冒汗了,但他料想凭自己的本事想要脱身也是不难,暗地里盘算:“眼下远远逃开恐怕反而惊动了林中的精怪,那倒弄巧成拙了,不如沉住气看看明白,看那狸子究竟是如何做樂,若能顺手除去,回去也好在罗老歪面前大吹特吹,有了此番古怪离奇的遭遇,日后须教他们刮目相看。”

  朦胧的月影中,陈瞎子处在下风头,所以坟地里钻出来的那只狸子,也绝难察觉到他地存在,他凝神秉气,继续偷偷盯着三足瘸猫异常的举动,说来也怪,只见那老猫反反复复地喝了吐、吐了喝,把肠胃中的胆汁都吐净了,已经开始吐出暗红色血汁,可它硬是一声不吭,最后终于什么都吐不出来了,才倒地不起,瞪着两只绝望无神的猫眼望着天空圆月,一下下地抽搐着猫爪猫尾,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这时就见那狸子围着倒地抽搐的瘸猫转起了圈子,陈瞎子心里明白,这就要见真章儿了,立刻全神贯注地戒备起来,一边仔细注视着林中动静,一边悄悄将身体重心下移,膝盖微微弯曲,打算万一见势头不对,就可以随时抽身逃走。

  只见那狸子象是在月下闲庭信步,全身黄色的绒毛,夹杂着斑斓的花纹。显得非常罕见,陈瞎子从来没见过长这种皮毛地狸子,心下有些嘀咕:“常听人说狸子喜欢在坟里扒洞躲藏。它最能蛊惑人心,这狸子莫非真就是从坟里钻出来的?难

  道那掰猫便是着了它的道,受到了狸子的控制,湘西山区称狸子为黄妖,这回怕是遇上黄妖了……”

  陈瞎子看得心中疑痘丛生。就这么一走神的功夫,那狸子已慢慢走到瘸猫旁边,用前爪轻轻捋着老猫仰起的肚腹,发出嘿嘿嘿一阵夜枭般的笑声,三足瘸猫已经完全失去神智,任那狸子摆弄也毫无反应,但身体微微颤抖,好象心里明白死期将至。但全身肌肉已经僵硬失控,在那双早已失神地猫眼中,忽然流露出一丝悲哀凄苦,眼神中充满了不甘和无助,竟流下两行泪来。

  狸子不时用爪子戳戳瘸猫身上的柔软处,欣赏着它哀苦求饶的情状,颇为自得其乐。待它耍弄够了老猫,就低头伸出舌头去舔瘸猫肚腹。也不知这黄妖的舌头是如何长的,老猫身上的猫毛,被它随舔随落,顷刻间便给褪净了毛,这老猫长得贼头贼脑,本就不怎么好看。全身的绒毛一失,一身溜光的猫皮上。只剩两只猫眼在动,那情形在月夜中,更是显得诡异万分。

  狸子又探出一只前爪,在老猫薄薄地肚皮上反复摩挲,没用多久,那只可怜的瘸猫就被活生生的开了膛。老猫腹中盘绕的肚肠象是一盘摆在桌上的美餐,一览无余地呈现在狸子面前,只见狸子把洗得干干净净的猫肠一股节一股节抽出来,这时候老猫还没断气,四个脚爪和猫尾巴由于痛不可忍,依然在抽搐不止。狸子毫不怜悯,抽取完猫肠,咬开猫颈饮血,直到此刻,那三足瘸猫才圆睁着二目咽掉了最后一口活气。

  陈瞎子看得暗暗称奇:“这世上一物降一物,掰足老猫在此遇到了它的克星,竟然连半点反抗地余地都没有,而且被吓得自己洗净肠子等对方来吃,却不知那狸子用什么鬼法子迷了它的心智,吃肠饮血前还要好一番戏弄,手段当真毒辣得紧。”

  三足瘸猫体形不小,那狸子没喝几口猫血便已饱了,对开膛破腹地死猫再不多看一眼,转身拖拽着掏出来的猫肚肠便向林中古碑后面走去,陈瞎子估计它是吃饱喝足回窝了,此地不宜久留,赶紧捡回那女尸的耳朵,回去在罗老歪等人面前也好有个凭证,免得空自夸口。

  想到这,他便趁着它钻入墓碑后的机会,悄无声息地从树后跃出,刚刚被狸子吃猫那一幕血腥的场面搅得反胃,他不知那狸子的厉害之处,并不敢轻举妄动,只想捡起掉落在地上地死人耳朵就跑返回去。

  林中处处透这妖氛诡气,纵然有山风掠过,那草丛间生出的雾气也始终不散,而且只停留在距地面两三尺地高度,随着陈瞎子接近地上的死人耳朵,他也离着那块断碑越来越近,视界逐渐推移过去,但那碑后仍是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

  陈瞎子提住一口气,皱着眉头摸到老猫尸体旁边,从草地上捡起耗子二姑那只耳朵,心想总算是把耳朵找回来了,这就能让耗子二姑有个囫囵尸首下葬,她今生活得艰难,若有来世,也不至于做个缺少五官的破相之人,此番周全了她一个全尸,还不至坠了卸岭群盗的名头,否则被只瘸猫在眼前逃掉,传出去可是好说不好听。

  陈瞎子暗中得意,更不想惊动断碑后的狸子,取了耳朵便悄悄离开,但不等转身,就听到断碑那边发出一阵嘁嘁唆唆吞咬肉食之声,他只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但就是这一眼,使他全身肌肉立刻陷入一种僵硬状态,目光再也移动不开了,只见有个瘦得皮包骨头的老,满身凶服,骑着一头雪白雪白的小毛驴,一脸不阴不阳的表情,就在断碑后站定了死死盯着马式开看。

  那瘦老太婆双眼精光四射,可她实在是太瘦了,就象是从墓里爬出来的干尸,可能除了皮就是骨头,看不出他身上有一丁点儿的肉来,皮肤都跟老树皮似的粗糙干瘪,半点血色儿也没有。而且身材奇短,站起来尚且不足三尺,脑袋上戴着顶白疙瘩小帽,一双穿着白鞋的小脚还是三寸金莲,嘴里边咬着半截猫肚肠子,正自鼓了个腮,“嘎吱嘎吱”的嚼得带劲,刚刚害死老猫的那只狸子,就老老实实的蹲在白毛驴旁边,同样不怀好意地看着陈瞎子。

  陈瞎子头皮都乍开来了,心中叫起苦来:“妈的妈我的姥姥啊,这是白老太太显灵了,她绝对绝对不是人,鬼知道它是个什么怪物,在这深山老林里碰上她,怕是我命休矣。”虽然心里明白大事不好,应该掉头跑路,但也不知那瘦老太婆的眼睛是怎么回事,被那恶毒的目光一看,便会立时全身发麻,从内而外的开始打哆唆,陈瞎子被那她看得两腿一软倒在地上,全身就只剩下一对眼珠子还能动,只见白老太太嚼着猫肚肠,嘴角挂着几缕血丝,歪着脑袋看了看倒在地上的陈瞎子,忽然发出一阵阴沉沉的怪笑,驱动白驴向他走来。

  陈瞎子被那乱坟中的白老太太看了一眼,顿觉神魂飞荡,毛发森竖,全身生起一片寒栗子来,双膝一软跪倒在地,他心中虽然明白,但手足皆已不听使唤,周身上下除了眼睛和喉咙之外,根本动弹不得分毫。

  瞎子暗道:“不妙,听说五代年间多有那些奇踪异迹的剑仙,各自怀有异术,千里万里之间倏忽来去,也有那骑黑驴白驴的,可日行千里,平时也不见那驴踪影,需要骑乘的时候剪纸为驴,吹一口气,就是驴了,这白老太太骑着的白毛驴雪白无暇,没有一根杂毛,看来不象是人间的凡品,八成就是其辈中人,接下来就要飞剑取我陈某人的项上首级了。”

分享到:
赞(75)

评论77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50
    看得好恶心
    qazmlp2012-09-30 1:48:10回复
  2. #49
    ==只会骂一大堆 自己写写看要不要??
    匿名2012-09-29 1:17:01回复
  3. #48
    看盗墓笔记吧!
    五个腿2012-09-27 7:58:22回复
  4. #47
    一帮人不仔细看书反而评论作者来了,自以为多聪明找到了些许漏洞,不过是自己掌了自己的嘴巴而已。拿无知当可爱是吗?
    至,某些自以为聪明的脑残2012-09-16 21:14:08回复
  5. #46
    可算找找组织了
    大狸子2012-08-31 2:03:05回复
  6. #45
    老猫是瘸腿,不是没腿
    天下霸唱2012-08-17 21:41:21回复
  7. #44
    猫是瘸猫,四个爪子又没少,就是一个不能用罢了,看书仔细点
    哟西2012-07-30 6:41:29回复
  8. #43
    连剑仙都出来了!
    康熙宝刀2011-10-28 0:32:50回复
  9. #42
    楼下说的对,我也看出来了。猫流泪都看得jian,陈瞎子的眼睛也太好了。
    秦岭神树2011-07-20 1:22:36回复
  10. #41
    “这时候老猫还没断气,四个脚爪和猫尾巴由于痛不可忍,依然在抽搐不止。”——不是三只爪子的瘸腿儿猫吗?咋又多了一条腿儿,霸唱老弟也有疏忽的时候啊!
    苍蝇2011-03-28 18:46:03回复
  11. #40
    狸子吃猫的传说在泰山一带广为传播:狸子没有雄性,只有雌性,每当交配之时,狸子即发出猫叫春的声音,引诱公猫来交配,待交配完成以后,即将公猫带至河边饮水洗肠,然后将公猫吃掉。
    泰山老枪2011-01-23 23:24:31回复
  12. #39
    这节看的好恐怖啊!!!
    闷瓶邪邪2010-12-31 8:55:37回复
  13. #38
    陈瞎子被那乱坟中的白老太太看了一眼,顿觉神魂飞荡,毛发森竖,全身生起一片寒栗子来,双膝一软跪倒在地,他心中虽然明白,但手足皆已不听使唤,周身上下除了眼睛和喉咙之外,根本动弹不得分毫。
    QQ979272457求家乐福购物小票说2010-12-30 20:57:41回复
  14. #37
    看评论也是一大享受
    杀青2010-09-30 2:41:52回复
  15. #36
    楼下的看清楚没 他说的是瘸腿老猫 不是断腿老猫 懂瘸是什么意思吗? SB啊SB
    ~2010-08-11 23:18:11回复
  16. #35
    狸子不时用爪子戳戳瘸猫身上的柔软处,欣赏着它哀苦求饶的情状,颇为自得其乐。 =============== SM之动物版……哈哈~
    narsagi2010-06-24 22:13:21回复
  17. #34
    狸子不时用爪子戳戳瘸猫身上的柔软处,欣赏着它哀苦求饶的情状,颇为自得其乐。 ================ SM之动物版……哈哈
    narsagi2010-06-24 22:12:48回复
  18. #33
    这时候老猫还没断气,四个脚爪和猫尾巴由于痛不可忍 直到此刻,那三足瘸猫才圆睁着二目咽掉了最后一口活气。 到底几个脚丫
    小哥2010-06-02 20:30:08回复
  19. #32
    陈玉楼你老小子就是孬。。。。。
    胡九一2010-02-28 6:41:52回复
  20. #31
    老子有那么孬?霸唱。老子告你。
    陈玉楼2010-01-30 1:43:43回复
  21. #30
    想偶吹灯之辈也不同凡响啊,真是一吹更比一吹高呢,
    吹灯鬼2010-01-21 22:06:49回复
  22. #29
    咴噗噗噗噗,!!!!!靠,白老太真不是人啊,吹不动呢,也不是吾辈同类,你是个啥呀。………………………… 弄不明细了走吧·##¥¥%……—*—……—%¥¥#
    吹灯鬼2010-01-21 22:05:00回复
  23. #28
    本来看这个有点惊悚的时候,看了各位的评论,简直 是笑得 四仰八叉了 高,实在是高【搞】啊!
    怪谈女王2010-01-05 7:52:52回复
  24. #27
    真是无奇不有啊,从这里面可延伸出不少写作的题材,如剑仙那啥的,还有修真那啥的,多得很咧,有人愿意用此笔风写实般写出另一种小说不
    神吹灯2009-11-24 0:45:34回复
  25. #26
    呃呀
    adreaming2009-11-21 6:55:45回复
  26. #25
    23楼的,老太婆,别出来吓小朋友了...
    粽子爷2009-10-29 21:42:28回复
  27. #24
    有人敲门2009-10-07 10:03:56回复
  28. #23
    终于轮到我出场了,你们都给我洗净了肠子,等着吧。哈哈
    白老太太2009-09-30 7:40:55回复
  29. #22
    这时候老猫还没断气,四个脚爪和猫尾巴由于痛不可忍,依然在抽搐不止。20看清楚是说四个脚爪
    大粽子2009-09-21 15:15:55回复
  30. #21
    就是 自己不专心看
    AAAAAAAAAA2009-08-27 21:44:08回复
  31. #20
    6楼地,人家说三脚猫只是瘸了而已,并没有说没腿啊
    冰枫貓貓2009-08-13 1:24:13回复
  32. #19
    虐待动物啊!!!!!!!!!!!!!!!
    宋王世家2009-07-23 22:06:25回复
  33. #18
    楼上自行补充修改那些字就可以了么。。。复制可能出错嘛 - -话说,这白老太太究竟是哪条道上的啊。。。 吃老猫肠子。。呕~~~~
    不怕鬼2009-07-10 17:52:17回复
  34. #17
    只见有个瘦得皮包骨头的老,满身凶服,骑着一头雪白雪白的小毛驴,一脸不阴不阳的表情,就在断碑后站定了死死盯着马式开看 什么 什么啊!都没看明白!这段少字吧!
    的说法是东方2009-07-06 0:37:00回复
  35. #16
    你的书很好看,但是希望你别写这些伤害弱小动物的事情,我们的快乐不应该建立在他们的痛苦上。
    你太残忍2009-07-03 2:04:50回复
  36. #15
    6楼的 我都当N年三脚猫了 死了给整个全尸还不行啊 太损了吧 55555
    老猫2009-06-06 3:45:07回复
  37. #14
    对楼上的S.B我是相当无语
    我是明器2009-04-28 8:39:01回复
  38. #13
    晕!有些楼上的是咋看的啊!
    不哭2009-04-27 0:59:29回复
  39. #12
    都说了这是瞎子在和老胡他们说他以前的事.以前他还没去献王墓的时候眼睛没瞎.你怎么看书的呀..我晕
    小胖2009-04-23 13:04:47回复
  40. #11
    你有点常识,猛地喝很多水然后吐,洗的那是胃!不可能把肠子洗的干干净净
    鬼吹灯··2009-04-21 4:45:05回复
  41. #10
    8樓的不專心喔... 回憶文咩....瞎子還沒瞎還再當卸嶺盜魁那一段時間. 瞎子是最後去倒獻王墓在痋道毒瞎的..
    胡八一2009-04-20 6:03:08回复
  42. #9
    看得怕怕啊!!!!!!!!!!
    alice2009-04-03 21:35:39回复
  43. #8
    我记得瞎子的眼睛被挖掉了啊.怎么现在又有了啊
    随便看看2009-03-27 0:59:09回复
  44. #7
    。。。。恐怖啊啊啊暗暗啊啊
    大威2009-03-21 1:16:52回复
  45. #6
    这时候老猫还没断气,四个脚爪和猫尾巴由于痛不可忍,依然在抽搐不止。 不是3脚猫么?
    柔儿2009-03-19 0:09:04回复
  46. #5
    够恐怖!够刺激!
    空明2009-03-12 6:32:09回复
  47. #4
    这是俺吗??
    陈瞎子2009-03-12 0:52:08回复
  48. #3
    好绝啊
    期望2009-02-10 1:47:04回复
  49. #2
    我晕 没有怎么神吧
    怪不得啊2009-02-03 16:16:37回复
  50. #1
    精彩
    深深海洋2009-01-14 0:55:09回复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