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西夏妖女(3)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抬头这么一会儿,洞口的天光一下子暗了下来。

  大金牙吓尿了,他说:“胡爷,赶紧跑吧!别让风沙埋在墓里成了陪葬,墓主又不是什么西域美人儿,娃都有俩了,又没什么值钱的明器,死在这儿可太不值了!”

  雪梨杨对我说:“这可不像墓室,应该是古代常见的民居,也许千百年前的一场大风沙将这里埋了,导致土坯屋舍中的人活活憋死在了家中。”

  我说:“那么想的话,周围应该还有别的民居,难道那个巨大无比的圆环形沙盘,是一座古城的城墙?”

  雪梨杨说:“很有可能,我们先出去,到西侧城下躲避风沙。”

  无论这土坯屋中是墓室还是民居,这地方都躲不了人,风沙一来准得埋住,我们可不想葬身于此,立即用飞虎爪上去。刚从黄沙下出来,风沙已从圆沙古城的西北方缺口呼啸而至,播土扬尘,形成了一阵强似一阵的旋风,能见度迅速降低,但在与此同时,大片房屋的轮廓逐渐露了出来。谁会想到在这样黄沙之下竟埋了一座城池,想当年也是人口密集、驼队往来,一百二十行经商买卖,而这一切都已被黄沙吞没。

  我正招呼胖子和大金牙两人上来,突然听到一阵轰鸣声从沙坂上方传来,只见一辆沙漠越野车穿过风沙疾驰而下。因为沙坂内侧都是一座紧挨一座的民宅,上面积满了黄沙,沙漠越野车的重量太重,当时就陷了下去,半截车头卡在沙洞中。

  我忙对大金牙和胖子打了个手势,让他们不要出声。我和雪梨杨合力将胖子和大金牙拉上来。风移沙动,古城各处的屋顶已从流沙中显现。我们四个人躲到一个屋顶后面,戴上风镜往前一看,隐隐约约看见沙坂上面还有三辆沙漠越野车,最前方的越野车陷进沙洞之后,那三辆沙漠越野车都停下来,陆续有几个人从越野车上跳下来,大多穿了猎装,用头巾遮住面,也带着风镜。带着绳索一个接一个从沙坂上下来,接应困在沙洞中的车辆。

  我看见一个佝偻的身影,这个人穿了一件黑袄,脸上蒙了面,可是没有风镜,我一见那阴鸷贪婪的目光,不由得牙根发痒:“马老娃子!你个老驴操的,报应来得好快,两座山碰不到一块,两个人没有不见面的,这可真是冤家路窄!上次马老娃子将我们埋在秦王玄宫,等我们从山里钻出来,再去殿门口掏他,他已经不见了踪迹,想不到又在这儿撞见了。正所谓:常吃烧饼没有不掉芝麻的,常赶集没有碰不上亲家的。前仇旧恨也该做个了断了。马老娃子钻过土窑儿,当过刀匪,汪洋大海上漂来个木头鱼——闯荡江湖的老梆子,一向心黑手狠,可他既然得了秦王玄宫的明器,为什么不去吃他一天三顿的臊子面,跑来这个寸草不生的大沙漠做什么?”

  又往旁边一看,马老娃子那个半是徒弟半是干儿的闷头愣娃马栓也跟在他身后,一人背着一口刀子,正慌里慌张地四下张望。这时一个全身猎装的女子从沙漠越野车钻出来,一看身形举止,不是别人,正是玉面狐狸。玉面狐狸身边还有一个年轻女子,同样没蒙面,脸上全是图腾刺青,黑衣外衬盘花铜甲,手臂上绑着鹰紧子,比玉面狐狸还要小了几岁,看背影应该也是个眉清目秀的大姑娘,可一转身,脸上的兽纹图腾却显得十分狰狞,目中还有豺狼一般凶狠的光芒。由此可见,刚才在天上的那只猎鹰是她放的。其余人等均穿猎装,肤色黝黑,个个全副武装,身上背着连珠步枪和鱼尾弯刀。

  据说境外的武装盗墓团伙,常雇佣骁勇善战的廓尔喀人。玉面狐狸手下这些人正是此辈。而连珠步枪则是在1949年之前散落在民间的枪支,样式较为陈旧。玉面狐狸的手下装备精良训练有素,又有四辆沙漠越野车,显然是有备而来,而且筹划已久。

  我心知玉面狐狸等人是冲着我们来的,仅仅一个马老娃子也不好对付,廓尔喀兵更是以一当十,我们不敢打草惊蛇,都躲在屋脊后面,一声不发。

  涌入圆沙古城的狂风卷起漫天的黄沙,石子沙土一股脑全飞了起来,玉面狐狸等人无法将沙漠越野车从洞中拖出,只好躲在另一座屋顶旁,暂时躲避风沙。我心想:“不入虎穴,不得虎子!”当即匍匐在黄沙中悄悄接近,只听玉面狐狸正在问马老娃子这是什么地方,马老娃子说他也从来没见过。听二人对话,应该是玉面狐狸为了夺取我们手中的西夏金书,一路跟踪而至,同时请了对这一带地形较为熟悉的马老娃子来做向导,那个脸上有文身会放猎鹰的女子——尕奴,是玉面狐狸的亲信,通过飞鹰跟踪我们到此。不承想遇到这样一场大风沙,误入圆沙古城,见到黄沙下埋了如此巨大的一座死城,也不免十分骇异。玉面狐狸说对方那四个人多半也躲进了城中,看来悄悄跟踪的计划是不成了。

  马老娃子说:“如若撞上,不用多说,一刀一个,全宰了。”

  玉面狐狸说:“宰了他们无妨,但是必须先把西夏金书抢到手,否则进不了古墓!”

分享到:
赞(7)

评论2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1
    沙发?!!!
    习某2016-02-01 19:55:48回复
    • 板凳
      匿名2016-12-12 12:50:4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