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乌鼠奇遇(3)

  自从路上搭了这辆车,遇上个不靠谱的厚脸皮司机开始,注定了迟早要出事,黑天半夜的大山里,车头前打秋千似的伸下一双小脚,可把我们给吓住了,在车里坐着,不约而同地感到身上一阵发冷。

  厚脸皮司机急忙倒车,车头往后一退,看见那人的上半身了,白衣白裤一张大白脸,脸蛋上还涂着红腮,却是个纸糊的假人,可能是山村里办丧事出殡用的纸人,不知怎么掉落在路上,深夜里把车子开到跟前,将它撞到了车顶上,我们下车低着头找了半天,什么也没看到,一倒车这纸人又从上边落下来,才明白是虚惊一场,可是反应不过来了,忘了这条路一边是山壁,另一边是个陡坡,厚脸皮司机倒车倒得太狠,在我们三个人的惊呼声中直接翻下了陡坡。

  路旁是斜坡陡峭,掉下去不免车毁人亡,那一瞬间什么也来不及想,本以要把性命为交待在这了,亏得山坡上有许多枯树荆藤,阻挡了车子的坠落的势头,最后落进一个土窟窿,这地方叫乌鼠洞,名字很怪,之前听厚脸皮说:“因山中水土流失,有很多下陷的土洞,从高处往下看,一个个大小不一的黑窟窿,都像鼠洞一般,故此叫做乌鼠洞。”

  山坡底下的土窟窿,是个口大底宽的窄洞,深倒没有多深,车辆坠落下来,压垮了洞口边缘的土层,我们连人带车掉进土洞,侥幸没有摔成肉饼,那辆车基本算是报废了,我们仨脸上胳膊上划破了口子,又是土又是血,五脏六腑好似翻了个,相继从车中爬出来,在微弱的星光下,晕头晕脑地看着摔变形的货车后部,好半天说不出话,厚脸皮司机两眼发直,一屁股坐在地上,等他脑子转过来,又要把事儿推到我们头上。

  我说:“车是你开的,路是你带的,车钱你一个子儿没少要,如今翻了车掉进山沟,我们没找你赔钱,你倒想反讹我们?”

  厚脸皮司机找不到借口,只好说:“二位,好歹发扬点人道主义精神,不争多少,给几块是几块。”

  大烟碟儿为难地说:“我们身上真没钱,顶多出于人道主义精神同情你一下。”

  我说:“发扬人道主义也分跟谁啊,他算哪根毛儿?”

  厚脸皮司机说:“你小子又想跟我乍翅儿是不是?告诉你我可练过,别让我挨上你,挨上那就没轻的……”说着话伸胳膊蹬腿要动手。

  我撸胳膊挽袖子说:“你这套拳打南山养老院脚踢北海托儿所的把式,我正要领教领教……”

  大烟碟儿忙道:“有话好商量,有话好商量,哥儿俩全看我面子行不行?”

  厚脸皮司机说:“有什么好商量的?全是你们害的,我连车都没了,往后拿什么养家糊口?我也不打算活了,今天非跟你们俩拼命不可!”

  我说:“想玩命是不是?是玩文的是玩武的,玩荤的还是玩素的,你划条道儿,我全接着!”

  大烟碟儿拦挡不住,我跟厚脸皮说话往一块凑,刚要动手,云霭遮住了最后一丝星光,土洞子里头立时黑得脸对脸也看不见人了,大烟碟儿嘴里叫着别动手,从背包里摸出手电筒来照亮,此刻光束在土洞中一照,才看清这是个坟窟窿,车子掉进来,撞裂了一口朽木棺材。

  我顾不上再跟厚脸皮争执,瞪大了眼看看周遭的情形,应该是解放前的老坟,那个土洞是盗洞,不是什么有钱人的坟,坟土浅,棺材也是很普通的柏木,虫吃鼠啃雨水浸泡,棺板朽烂发白,手电筒照进破棺,里面只有一具枯骨,就这么个山中老坟,也让盗墓贼掏过,厚脸皮觉得坟窟窿晦气,正想踩着棺材趴出洞去,突然从上头跳下一只外形似猫但比猫大很多的动物,样子很凶,两目如电,做出恫吓的姿势,好像不肯让人接近那口棺材。

分享到:
赞(3)

评论1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1
      我心里明白惹下大祸了,跑去瞎老义家想躲两天,那低矮的小平房即使在白天也很昏暗,我推门进去,看他盖着被子躺在床上,被子底下竟露出毛茸茸一条大尾巴,分不出是狼还是狐狸,我当时吓坏了,赶紧往屋外跑。
    西北浪子2017-03-21 1:02:3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