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乌鼠奇遇(1)

  一路上看不尽的荒山秃岭,让人昏昏欲睡,厚脸皮司机在驾驶室中一个人占了一半,还把我们带在路上吃的火腿肠全吃了,香烟也抽了两包,我和大烟碟儿懒得搭理他,挤在座位上闭目假寐。

  厚脸皮司机却是位好管闲事的主儿,总想没话找话,他用胳膊肘顶了我一下,问道:“通天岭黄泉沟那地方这么偏僻,电都不通,你们俩去那干什么?”

  我说:“巧了,我们正是想在山里架线杆子通电,先到那边的村子看看情况。”

  厚脸皮司机不信:“瞎话张嘴就来,要给这片大山通上电,你们得插多少电线杆子?”

  大烟碟儿借着话头打听情况:“兄弟你常在这山里开车,对通天岭熟不熟?”

  厚脸皮司机道:“说不上多熟,但多少了解一点儿,我说你们俩只付车钱,要想打听别的情况,是不是能再给点咨询费,我也不容易,意思意思行不行?”

  我听他又要钱,气不打一处来,说道:“改革开放才几年,你这个开车的二皮脸就掉钱眼儿里了?实话告诉你吧,我们出门向来是一分钱不带,你明抢也没用。”

  厚脸皮司机仗着自己膀大腰圆,并不把我们两个人放在眼里,没好气儿地说:“不带钱就敢出门?我也明告诉你,有钱坐车,没钱趁早下车玩勺子去。”

  我说:“我还真没见过敢这么跟我说话的,要不咱俩下车练一趟,信不信我把你脑袋掰下来?”

  厚脸皮司机也放狠话说:“瞅你这小样儿,敢下车我就让你后悔从娘胎里生出来。”

  大烟碟儿劝解道:“有话好说,有话好说,文明礼貌总归是要讲的,在此前提下咱得好好说说这个道理,你开车这一路上吃了我们二十来根火腿肠,还抽了两包烟,这可都是我们拿钱买的东西,到地方结算车钱,是不是也能少收一点?”

  厚脸皮司机说:“小气劲儿的,不就几根火腿肠子吗?好意思提钱?”

  我说:“几根火腿肠子也是我们的民脂民膏啊,你横不能忍心白吃白喝?”

  厚脸皮司机强词夺理:“讨厌,没听说过钢铁是怎样饿坏的吗?你们二位大爷似的坐车上不动,我不得开车吗?这山路要多难走有多难走,再不让垫几根火腿肠子,不给抽几根烟提提神,等车翻到山沟里去你们俩可别哭!”

  我没见过如此可恨之人,有心还要跟这二皮脸分说,大烟碟儿把我拦住,他不想多生事端,给厚脸皮司机递上支香烟说:“你别见怪,我这兄弟就这脾气,说话太蹿,其实人不坏,咱都是出门在外不容易,搭了你的车怎么可能不给钱呢,雷锋同志也得吃饭不是。”

  厚脸皮司机道:“讨厌,雷锋同志的吃喝穿戴人家部队全包,何况他又没爹没娘更没有老婆孩子,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不饿,我是上有老下有小啊,跟他比得了吗?看在咱都是劳动人民的份上,我也不是为难你们,意思到了就行了,全凭自觉自愿,我只是不明白,通天岭黄泉沟那么偏僻的地方,有什么可打听的?”

  大烟碟儿道:“我们无非是听这地名好奇而已,老话儿说人死下黄泉,黄泉沟为何要用这么晦气的地名?是个埋死人的地方不成?”

  厚脸皮司机笑道:“怎么还来个人死下黄泉?我跟你说,大山里头缺水,通天岭下的土沟中有水是有水,可都跟黄泥汤子一样浑浊,这不就叫黄泉沟了。”

  我和大烟碟儿对望一眼,原来之前全想错了,竟是这么个黄泉,再问厚脸皮司机那沟中的情况,他便开始前言不搭后语地胡说了,后来我们才知道,他算上这次,总共在这条路上跑过两次,而且从来没去过黄泉岭,但是见钱眼开,也不管自己认识与否,只带我们奔大至的方向开,路上他又只顾吹牛,大话不够他说的,进山后车开得越来越慢,眼看群山的轮廓被暮色吞没,四周很快黑了下来,行驶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沿途看不到任何过往车辆,想找人问路也找不到,荒山深处一片沉寂,开着开着,发觉后面有辆车开了过来,听声音就跟在我们这辆车的后方。

  大烟碟儿道:“好了,可以跟后车司机打听一下路,说不定遇上好心人,还能带咱们一段。”

  厚脸皮司机却死活不肯停车,脸色也不对,他让我和大烟碟儿看后视镜,我们这辆车后头黑茫茫的,根本没有别的车在后面跟着。

  天黑之后,我们这辆车在漆黑的大山里往前开,听后头有别的车跟上来,可只听见声音,看不见车灯,不管我们的车是快是慢,后方始终有行车的声音传来,停下来等一会儿,后边却没动静了,继续往前行驶,尾随在后的声音又跟着出现,只闻其声不见其形,听得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

分享到:
赞(3)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