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云中古都 太湖志异

  有言道“太湖八百里,鱼虾捉不尽”。本回话内,单表大清顺治年间,某个渔人为了奉养老母,在这太湖边上盖了两间茅屋,每天天不亮,他就驾着一叶扁舟,到湖上捕捉鱼虾。

  这一年江河大早,湖水变浅了很多,渔人心眼儿活络,别人仍是驾船到湖上撒网,他则独自来到岸边,沿着湖岸摸索,捡拾了不少螺蚌,还顺便捉了些鱼,收获颇丰,都装到竹篓里拖回家中。不知不觉天色已黑,他赶紧到厨下张灯煮酒、烹螺烩鲤,整治好了饭菜请老娘一同饮食,娘儿俩边吃边唠些家常。

  渔母说:“儿啊,你现下二十好几了,也该说门亲事,你瞅哪家的姑娘合适?”

  渔人叹道:“如今人心不古,世风日下,枉我一表人才,自幼勤奋好学,加上错别字足足识得五七个大字,而且粗通音律,这在打渔的人里也算得上是有文化了。奈何咱们家钱少房小,一天不出去撒网一天就得挨饿,有哪家不长眼的姑娘愿意嫁过来?”

  渔母说:“你也是眼界太高,条件能不能放低点?”

  渔人说:“儿虽贫穷,志气却不短浅,宁吃仙桃一口,不啃烂杏一筐,真要是找个猪不叼、狗不啃的蠢媳妇,那我还不如打一辈子光棍呢!”

  正说着话,隐约听到屋外有人抽泣,那哭声时断时续,很是凄惨,老太太心慌起来,放下碗筷说:“我的儿,你听没听到外边有些动静?快出去看看,深更半夜的,究竟是何人啼哭?”

  渔人手捧灯烛出去转了一圈,回来说:“娘啊,您是年老耳聋,这空山无人,深夜里哪会有人啼哭?只是装在鱼篓里的螺蚌吐涎之声而已。”母子两个吃完晚饭,各自吹灯就寝。

  夜里渔母做了个怪梦,恍憾中见到一个女子,眉清目秀,身上披着一件白斗篷,下拜泣诉道:“我潜身水府,修道一百余年,从不为害于世人,昨日因湖枯水竭,偶然栖息浅滩,被令郎拾取,等到天明,不免有破身之惨,还望您慈悲垂怜,放我一条生路,倘得偷生,必图厚报。”渔母诧异莫名,再想询问详情,却蓦然惊醒,这才发觉是南柯一梦。

  此时东方已白,渔母匆忙唤醒儿子,讲述了一遍梦中经过。那渔人本想早上起来,吃完了早饭,就把那些螺蚌拿到集市上贩卖换钱,一听老娘这梦做得蹊跷,寻思没准是水族成精,托梦求救,身披白斗篷的女子一定就是成形的蚌精。

  渔人喜出望外,立刻告诉老娘:“儿久闻湖蚌成精,身上必然藏有大珠,剖蚌取珠可得巨富,这真是老天爷开眼,竟赐下如此富贵,今后咱们娘儿俩吃香的、喝辣的,再也不用受那风吹日晒的操船拽网之苦了。”

  渔母犹豫迟疑:“我看那姑娘相貌俊美、举止斯文,又向我把托梦求救,为娘实不忍心看她在刀下惨死,你要是不想放了她,让她给你当个媳妇也行。”

  渔人急道:“我的亲娘,您真是老糊涂了,千万别被它的妖言所蛊惑,人妖岂可为伍?那生下来的孩儿会是什么怪物?再说这妖精在湖底修炼了一百多年,我才二十来岁,岁数也不般配啊!侍我抠出珠子,把这茅屋渔船换成广厦巨舰,还愁娶不到美貌媳妇吗?”他越想越是得意,当即取出尖刀,放在石上反复磨砺,这就要剐蚌取珠。

  渔母年老心慈,思量那蚌精修炼不易,以此致富,于心难安,但见儿子心意已决,便假意应允,让儿子先吃早饭,然后剖蚌求珠。渔人一想也对,眼下天色刚明,阴阳初分,此时取出来的珠子必定晦暗无光,当即去灶下点火,煮了些隔夜的剩饭充饥。渔母趁这工夫,到屋外鱼篓里摸出体形最巨的白蚌,抛到湖心放了生。

  渔人吃罢早饭,拿着盆和板凳出来,准备取到剖蚌,他打开鱼篓察看时,发现少了一只巨蚌,心知是老娘做的好事,顿足埋怨道:“娘亲一时疏忽,竟被那蚌精所骗,平时说您老糊涂了您还不爱听,我这当儿子的,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不辞风波之险,到湖上撑船撒网,风里来雨里去,起早贪黑从不敢有半分懈怠,然而所得仅够果腹,咱家这苦日子什么时候才能熬到头?好不容易盼得宝物入网,今后衣食无忧了,老娘您却自弃富贵,试想那蚌精除却一身之外,还有什么东西可以报答咱家?它定然食言逃命,再也不可能回来了。您儿子我正当壮年,长得又这么英俊高大,只因钱少房小,至今未曾婚娶,估计这辈子再难有出头之日了,您这当娘的也不免跟着我吃苦受累,难道您只心疼那湖蚌,却不心疼我这亲生骨肉?”说完蹲在地上,抱头抽泣。

  渔母看儿子涕泪齐下,也甚觉惭愧懊悔,心中揣揣不安。渔人抱怨了半天,但他为人还算孝顺,也不能跟老娘再说什么了,只好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堵了闷气,整天不饮不食,想起千金空逝,送到嘴边的肥肉没了,明天还要起个大早,驾船到湖上捕鱼捉虾,后天大后天乃至下半辈子都得这样,此等生涯真是毫无趣味,他怅然不乐,到晚上和衣而卧,恍恍惚惚做了一个怪梦。

  那个披着白斗篷的女子托梦现身,渔人不依不饶,连叫:“妖精,还我富贵!”那女子对渔人施以万福,说道:“我以一时贪生,使郎君母子懊悔,然而我曾许诺重金报答,一定多于你昨日所失,今后君须每日四更前后,驾船往湖中鼋头渚一带,穿梭勿停,如见巨螺浮出水面,可潜踪急取,此物喜逐光亮,畏惧石灰,你要准备好铜镜和石灰、铁珠,先以铜镜映射月光,将它引至船边,再投石灰使其不致逃遁,有大螺珠藏在其顶盖之下,你取了珠子,然后一定要把铁珠塞入螺内,仍纵之回归湖底,不要伤害它的性命,如此万金可得,勿忘我之所嘱,切记切记。”

  渔人醒来之后,将此梦告之老娘,母子俱是大喜,从这起每天夜里三更起身,驾船大湖,一连很多天,非但一无所获,那湖风却又凛冽,吹得人皮肤开裂,把渔人冻病了卧床不起,往常捕捉鱼虾的正业都给耽搁了,所幸有老娘到湖边摸蚌挖螺,才算勉强糊口,得宝之心渐懈,渔人明白自己是被蚌精骗了,他暗自发狠:“迟早要把这妖怪寸寸碎斫,否则难出我心头恶气。”

  冬去春来,不觉到了夏季,渔人渐渐将蚌精之事抛诸脑后,仍旧每天到湖上撒网捕鱼,跟老娘过着粗茶淡饭的日子。

  某天暴雨如倾,渔人船小,只好泊在湖心一个岛屿上,等骤雨停歇,云开月霁,已是深夜三更,他怕老娘惦念自己,就趁着月色驾船回家,划到半途,忽见月光在湖中辉映,却不是明月倒影,原来有个巨螺,正在水中沉沉浮浮,对月弄珠,过了一阵就沉到湖底,不见了踪影,渔人没带石灰、铜镜,懊悔万分。

  渔人至此方知那蚌精所言属实,此后苦心侦伺,逐步摸清了巨螺出没的地点和规律,苦于没个帮手,就带上老娘,母子两个夜里住到船上等侍时机,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又见那巨螺从湖底浮出。渔人忙把铜镜对向明月,将巨螺从水中吸引到船边,投下石灰将其捉住,只见螺壳紧闭,便把它塞进了鱼篓,得意忘形之际头脑发昏,只顾着回家取珠,竟忘了蚌精托梦所嘱。

  这湖上本是风平浪静,蓦地湖风习习,水波渐兴,小船在湖中摇摇晃晃回旋打转,任凭渔人母子竭力划桨,小船就是不动地方。风是越来越大,波涌大作,船只就似风中飘叶,哪经得住这么摇晃,一个浪头打过来,母子二人翻船落水。渔人自幼生在太湖边上,仗着水性精熟,且神志未乱,拖着老娘挣扎游上水面,侥幸攀到一块船板才捡回了性命。

  未几,风定云开,恰有一艘小船经过,母子二人高声呼唤,被救到船上,舟行如飞,眨眼间就到了湖心岛边,渔人隐约中见到划船的是个女子,好像正是梦中所见之人,等他惊魂平复,揉了揉眼睛再看,惜已幻化无踪,只有那小船还在,而这条船就是自己刚才翻掉的船。他和渔母怅然若梦,再看那鱼篓中的巨螺,早已不知去向了,母子相对嗟叹,都说人不得外财不富,奈何外财不富命穷人,无价之宝已拿到手里,却又得而复失,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这辈子就是钱少房小的命了。

  此事流传很广,大多数人都相信确有其事,后来到了民国年间,湖中某个岛上有幢别墅,位置偏僻,主人想转售却无人问津,他灵机一动,利用当地传说,拉电线在后院里装了个灯泡,到夜里就让它闪烁几下,然后借故安排一位富商夜航太湖,那富商早听说过这湖里有巨螺对月弄珠,忽见那漆黑一片的岛上有阵阵微光,还以为自己发现了重宝,赶紧找主人出大价钱买下别墅,举家搬到岛上抓那螺怪蚌精,着实费了不少力气,其结果自然可想而知。

分享到:
赞(1)

评论8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8
    要报恩就直接给珠子,干嘛搞得那么神秘兮兮的。。。
    牛X灰2014-06-18 22:46:44回复
  2. #7
    渔人,救我~~
    富贵2013-10-15 7:09:39回复
  3. #6
    有学问?先镇压了再说
    紫阳真人2013-06-11 7:33:34回复
  4. #5
    加上错别字足足识得五七个大字!!!真有才!!!
    周恩来2013-05-08 4:38:49回复
  5. #4
    渔人叹道:“如今人心不古,世风日下,枉我一表人才,自幼勤奋好学,加上错别字足足识得五七个大字,而且粗通音律,这在打渔的人里也算得上是有文化了。看到这里,我彻底凌乱了
    毛泽东2013-04-17 3:03:08回复
  6. #3
    不是大团圆就不好吗,世上的事哪有那么多团圆,电视剧看多了吧
    世道如此2012-10-08 1:05:20回复
  7. #2
    郁闷,故事老出意外,不是大团圆结局
    茂名信宜红星相机维修点2012-06-03 0:45:01回复
  8. #1
    呃,坐个沙发吧
    鬼吹灯后遗症2012-02-28 4:54:1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