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送葬俑

  我疑惑地望着龙少,其实他的这种感觉我也有,我第一次看到这些武士俑的时候也感到不对劲,但又不知道哪儿不对劲,这是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就是觉得它们和正常的武士俑相比显得有些异常。

  “哪儿不对劲了?”我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

  龙少道:“太新了,十六尊都是一样,都像是新铸成的,这些东西放在这里少说也有几百年了,就算有人精心打理也不可能达到这种崭新程度的!”

  风师爷此时也看出门道了,试探地问道:“少爷,你的意思是,这是制作人俑的材料本身的问题?”

  龙少一点头,转脸对我问道:“你有没有听说过现代一种尖端科技叫纳米材料的?”

  我一点头回道听说过,纳米材料现在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情了,因为其良好稳定的性能,使得它在建筑、能源、电子方面都有广泛的运用,属于重点开发推广的不二选择。

  龙少继续道:“那你应该也知道,某些高端纳米材料有某些很特殊的功能,有一种被称做自净功能。”

  “自尽功能?材料也懂得自杀?”三炮作惊愕状道。

  我对他道别孤陋寡闻,少见多怪,自净功能是某些尖端纳米材料的一种特性,利用这种材料制作的实物,可以保证本身不受外界影响,始终保持自身的洁净,比如纳米玻璃就有这种特性,不需要像普通玻璃那样需要定期做清洁,典型的如中国大剧院。

  看三炮还有些蒙,我对他道:“这么跟你解释吧,你买用纳米材料做的车,以后洗车费都省了,保准每天都锃亮锃亮的!”

  三炮一听乐了,“嚯”了一声回道:“有这么神?那以后要出来了纳米内裤,是不是一辈子都不用洗内裤了?!”

  我骂了他一句,道你这家伙心里想的都是些什么东西。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些玩意儿都是现代尖端科技,在现代都是稀罕物,这南陵何其神通广大,做棺材都用这种材料,难道几百年前这鸟不生蛋的蛮荒古国就已经普及纳米技术了?南陵文明已经辉煌到这种程度了?

  龙少道可能是某种稀有金属,南陵人看重的正是它的特殊功能,能够帮助他们保存尸体,而且这种金属应该是极其稀有的,只有南陵的统治阶级和祭祀的祭品才有机会享用。

  我吃了一惊,当即又道:“那为什么这里面的尸体还是活的?这种金属能保存尸体,难道还能保存活体吗?”我不能不感到吃惊,真要是这样的话,那这东西不成了粽子孵化器了?如果南陵大规模普及的话,实在可称得上是场灾难了。

  龙少一筹莫展,显然也在担心这个问题,他不敢在那些武士俑上多作研究,嘱咐我们小心为上。我们不敢作太多停留了,观察了下四周,确定无异常后就此准备原路返回。

  就在这时,我突然感到脚踝一紧,一只极其有力的手抓住了我的脚。我吓了一大跳,赶紧踢腿想要挣脱,不料那只手越勒越紧,忽然用力地一扯,我整个身子当即就失去了平衡。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却发现山壁下方有一个洞口,自己的半个身子已经被拖进洞口内了。

  这洞口的位置很隐蔽,隐藏在黑暗的山壁底端根本看不见,我压根没想到会来这么一下,当下就慌了,拼命地挣扎着试图挣脱。

  其他人见状,赶紧上前拽住我的胳膊往外扯,底下那东西的力气极大,几个人连拉带扯地也只能和它打个平手。这可苦了中间的我了,当下双方简直就是在以我为绳索进行拔河比赛,几番折腾,我直感到腰和四肢都几乎要断裂。

  突然,底下的东西猛地一发力,我一阵剧痛,止不住惨叫起来,接下来就像掉进了冰车的弯道一般,再也控制不住径直往下滑去。

  这洞口的内部并不是宽敞的空间,而是像肠道一般的弯曲通道,很是光滑,很像是某种东西的巢穴。我还没来得及感到毛骨悚然,便“扑通”一声摔到了底,身子重重地撞在什么东西上面,接着便听得一阵嘈杂的撞击声,显然是什么东西被我碰倒了而发出的。

  我摔下来的姿态那叫一个狼狈,就差没直接用嘴啃地上的泥巴了,我不敢搞出太大的动静,只倚着里面的石壁坐好,等着上面的人来救我。但这种在黑暗中焦急等待的感觉太熬人了,我记得我摔下来的时候是拿着手电的,应该就在不远处,于是我壮着胆子伸手去摸,这一摸不要紧,没几下,我突然摸到了一副冰凉的躯体。

  我触电般地缩回了手,神经也紧绷了起来,那很明显是人的躯体,这里怎么还会有死人?不对不对,这里不明不白的,有死人也算正常啊,我不就是被某种不明不白的东西拖进来的吗?

  想到这我有点战栗了,顺着地就往后挪了几步,恰好摸到了手电,我哆嗦着拾起打着,警觉地望了望四周,还好一眼扫去,除了一尊尊石俑以外,并无任何活物。我微微松了口气,目光转向了之前摸到死物的方向。

  就在正前方一米开外的地方,躺着一具尸体,我看到即吃了一惊,这东西居然有些眼熟。再一看,妈的,这不正是之前在夹道里袭击我们的那白色怪物吗?!

  我小心地探身看了看,证实了自己的判断,果然是那东西,它头部中弹的伤痕可以证明,所不同的是这东西死了之后躯体有了些变化,不再呈现半透明状了,而是浑白如烤瓷一般。它的脑袋呈一百八十度扭曲,耷拉在了一边,应该是致死的原因,也不知道这倒霉蛋碰上了什么更厉害的主儿。

  我正看得发憷,恍惚间一抬头,忽然发现我面前不远处居然站着一个人。四周都是石俑,我疑心是自己眼看花了,但转念一想不对啊,这里肯定有人,要不然我是被什么东西拖进来的?

  那人一袭黑色雨衣,戴着雨帽,看不到脸庞,他矗立在石俑堆里一动也不动,与石俑无异,要不是看他的装束,根本无法察觉到那是个活人。我不知道那人究竟是什么时候就出现在这里的,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何用意,我只觉得他一直在盯着我看,当下被他盯得都有些发毛了。但我也不敢轻举妄动,就这样与他对峙着,气氛一时极为紧张尴尬。

  “你是什么人?”我勉强稳住阵脚,壮着胆子问了一句。

  对方没有回话,但我看到他有了些动作,他的头原本是微微低着的,听到我说话,他轻轻地抬了抬头。我有些急了,一边在心里骂道你他娘的到底是谁,别给我装神弄鬼,一边悄悄地举起手电,将手电光往那边照。

  我手电刚照到他的刹那,只见一道影子闪过,那人瞬间就消失了,就像是飞天遁地了一般。我冲过去一阵找寻,却没有丝毫发现,这里一点痕迹都没留下,就好像刚才的一幕根本就没有发生。

  这里怎么可能还有人?我靠!该不是碰上鬼了吧!我不安地扫了扫四周,眼前的场景一下子变得诡异起来,此刻感觉那些石俑也仿佛都有了生气,一个个像看着怪物一样在盯着我看。

  忽然,我感到嘴巴一紧,一只有力的手勒住了我的脖子,两下就将我控制得动弹不得。我刚想挣扎,忽然捂着我嘴巴的手又松开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别出声,是我!”

  我一听这声音,再扭头一看,顿时就恼火了,这家伙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再次消失的阿东。

  “你他娘的差点没把我吓死,你到底在搞什么,每次都装神弄鬼的!”我看到阿东的脸上带着一丝幸灾乐祸的坏笑,火气便越加止不住涌上来了。

  我还想发作,阿东伸手制止住我,接着对我挥挥手示意我跟着他,接着他就钻进了石俑堆里。我不知道他又在搞什么名堂,现在问他又不会回答,索性就跟着他探过去。

  石俑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其中夹杂着一块倒塌的石碑,再往前,石俑的排列就整齐了很多,人俑、兽俑、车马俑一应俱全,而前方是一条如隧道一般深邃的通道,那些石俑沿着通道两边排列,一直延伸到看不见的深处。

  这些石俑栩栩如生,如此多地排列着,显得气势恢宏,看起来就像是一支庞大的劲旅正在出征一般。

  我在啧啧赞叹的同时也有些纳闷,一扭头,却见阿东正盯着我,我们的目光相撞后,他指了指那些石俑阵。

  “你是让我看这些吗?这时候别卖关子了!你到底想告诉我什么?”我有些急了,对他催促道。

  “这才是真正的通道,你看!”阿东一边说一边用手指了指那块倒在地上的石碑,伸手抹去附在石碑上的一层灰,石碑上一块纹饰显露了出来。我一看顿时又惊又奇,这纹饰我看得眼熟,居然正是那幅舞龙升天图。

  我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个地方?你又是怎么找到这儿的?”

  阿东没有回答,反倒继续问道:“你能看出那些石俑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我一头雾水,特别的地方?说实话,一眼望去,除了感觉这些东西数量比较惊人外,还真看不出哪儿特别,在古代王侯陵墓中,这样的车马俑几乎都是必备的,陕西临潼秦始皇兵马俑光出土的都成千上万,除了气势恢宏逼人外,倒也未见其他特别之处。

  我试探地问道:“是行军俑吗?这些人是往什么方向去的?”

  阿东道:“不!这是护陵卫,是护卫送葬的队伍!其实这种龙形标记正是标记送葬队伍的行军路线的!”

  “送葬的路线?你怎么证明?”我将信将疑,我很明白阿东的话意味着什么,如果这真的像他所说是送葬的路线,那只要沿着这些石俑一直往前,相信很容易就能找到地宫。

  在任何复杂的环境下,如果事情变得非常容易了,反而会让人感到十分不安。这么容易就找到路径,我也感到不安,南陵人原本就来历不明,诡秘异常,谁知道这里头又有什么猫腻。

  阿东见我还不明白,带我往前又走了走,这时候,我看到了一对比较特殊的石雕。这两块石雕被几尊武士俑簇拥着,块头显得比其他的要大上一些,内容是八个小鬼模样的东西,抬着一口棺椁,呈现出向前迈进的姿态。那些抬棺小鬼皆青面獠牙,狰狞可怖,它们弯腰躬身,身子向前倾,一只脚向前凌空迈出,另一只脚也只有半只踏地,好像要腾空而起一般。

  我一看这些小鬼的模样便明白了,这不是那抬尸千棺塔阶梯上放置的那些恶鬼抬尸吗?我是偷偷跟踪阿东偶然发现的,这小子当初的托词我肯定是不信的,没想到现在在这地方又发现了这东西,难道那千棺塔和这里也有联系?

分享到:
赞(4)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