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死亡是一条河(4)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一条暗河穿过绝壁直坠迷雾,由于这洞穴过于巨大,从高处居然听不到落水之声,我和玉面狐狸攀下绝壁,赴水向前。从风水形势上来说,这就是“九龙照月”,九条河流从四周注入这个大洞,虽然有的河流已经枯竭,但这形势尚在,《十六字风水阴阳秘术》之中曾有记载:‘九龙照月’埋的是女子,帝主人王不当此葬。可见西夏地宫中确实葬了一个女子,至于是不是“妖女”,我还无从判断。

  而在这黑茫茫的水中,有一座规模宏大的宫殿,狼眼手电筒照明距离不过二十余米,两边不见尽头,往上看也看不到顶,简直跟一座山似的,外壁走势似成圆形,而且那是三合土,坚厚无比,工兵铲凿上去,只能凿出一道白印。

  玉面狐狸说:“西夏地宫是坛城结构。”

  我记得《十六字风水阴阳秘术》佛字一篇中,提到过坛城墓室,地宫外形有如土坛,在佛教传说之中,土坛是降魔的法阵,应该有六座石门,暗指六道,天、人、修罗为三善道,畜生、恶鬼、地狱为三恶道,看来玉面狐狸倒不是信口开河,由于这是一座土坛形地宫,所以我们往任何方向走,都可以找到入口。

  二人绕行百余步,就见一座巨大的拱形石门,嵌在这土壁之中,石门上一左一右,是两个怒目圆睁的金刚,手执三棱降魔杵,相对而立,胯下各有一头猛兽,猛兽口中衔有一个恶鬼的首级,踏在无头尸鬼之上,当中是一个“神、鸟、鹿”盘旋合一,首尾相衔的图案,象征生死轮回,周围饰以卷云纹。

  无首尸鬼以下的部分都没在水中,仅是水面以上的石拱门就高逾五六丈,系一整块巨石从中分开雕凿而成,闭合紧固,又以铁水浇注,几百个人也未必推得开它。

  不过石门太过沉重,年久发生沉降,与拱顶之间分开了一道缝隙。我和玉面狐狸攀援而上,从拱顶之下钻进地宫。举起狼眼手电筒往前一照,宽阔的甬道直通深处,两边也有许多门洞,脚下都是刻满经文的大砖,各个窟室中的壁画精美绝伦,廊柱间布满了人油熬成的长明灯,但是早都灭了。我摘下一支长明灯烛,绑了一个火把,用Zippo打火机点上,照着亮往四周看。

  我们完全不知道这坛城地宫中有什么危险,不敢贸然前进,玉面狐狸紧紧跟在我身后,几乎都贴在了我身上,她的呼吸吹得我脖颈发痒,我明知这个狐狸精是想对我施展美人计,不免起了要将计就计的念头,可是一想雪梨杨下落不明,我起这个念头对得起她吗?就让玉面狐狸往后边站,别离我太近。

  玉面狐狸却说:“不!你在哪儿我在哪儿,有你在身边我才不怕!”

  我说:“你在我边儿上我这全身上下都长鸡皮疙瘩。”

  玉面狐狸说:“是吗?我摸摸!”

  我见玉面狐狸说着话,便将手伸了过来,赶紧进了甬道旁边的一个窟门。之前我以为这甬道两旁的窟室中,绘的都是神佛壁画,可走进去举火一照,原来那壁上绘了一个赤身的仙子,头戴宝冠,酥胸半露,心说:“这也太他妈黄了!”再定睛一看,这个赤身仙子,头顶明珠宝冠,脸型修长,目秀鼻直,眉细舒朗,微含笑意,形象生动,姿态绰约,呼之欲出,看上一眼,就能把人的魂儿勾去。

  正看得出神,玉面狐狸突然靠过来,紧贴着我说:“胡哥,你色迷迷地在看什么?”

  我一指壁画上仙女半露的酥胸,搪塞说:“白面馒头,剁一刀。”

  玉面狐狸笑道:“你可真色!”又问我说:“你觉得是她美,还是我美?”

  我一恍惚,觉得壁画中的仙女真和玉面狐狸有几分相似,转头一看玉面狐狸,她眼波流转,身上的香气又软又甜。我急忙收摄心神,再看壁画上仙女的周围,绘有许多相貌狰狞、青面獠牙的鬼怪,心想:“壁画中的仙女竟是这墓主人——西夏妖女不成?”于是顺口答道:“你们俩都够美的,可也得分跟谁比了,让我说,离天仙还差了半截儿。”

  玉面狐狸正要说话,忽然有一张大胖脸从窟室外探进来,问了句:“你看我和天仙还差几截儿?”

分享到:
赞(3)

评论3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3
    头一次觉得胖爷这个横叉一句插得好。?
    Mag2016-01-12 1:24:30回复
  2. #2
    胡八一你个死鬼
    玉面狐狸2016-01-08 21:59:23回复
  3. #1
    王胖子来了!!!
    ZH1988Q112016-01-07 14:32:3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