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死海幻日(4)

  经过持续百余年的盗掘,1400座西夏贵族墓葬几乎都被掏空了,由于墓葬群非常密集,埋得层层叠叠,盗墓贼将各个墓室打通,盗洞四通八达。几处墓室中可以见到尸骨,有的是墓主,有的是盗墓者。有些是盗墓的见财起意,自相残杀而亡,也不乏做贼心虚,自己把自己吓死的。

  在一条墓道拐角,有两个盗墓贼,死了几十年了,旁边有一个身穿红袍的干尸,带了佩剑和神臂弓。可能这两个盗墓的,用绳子从棺中拽出干尸,掏取明器之时,遭了其余盗墓贼的黑手。

  胖子捡起那柄长剑,用火把照了照,剑身长出了土锈,但是锋锐不减。大金牙说:“西夏墓中陪葬的刀剑,称为夏人剑,还有神臂弓,史书称射三百步,可洞重札,铠甲系冷锻而成,光滑莹润,弩箭不入。”我说:“以前的盗墓贼不要这些东西,搁到如今也值几个,可是带不动了,只背水壶干粮,我都快累趴下了。”胖子见两个盗墓贼身上各背了一个长条包裹,以为还有明器,拆开一看,却是两支俄国造M1891—莫辛甘纳步枪,民间又叫水连珠,形容这是连珠快枪。在过去来说,一支连珠快枪可以换四头骆驼,那已经很值钱了。来沙漠盗墓之人,担心枪支进了沙土,常用布包裹起来,但是没抹枪油,其中一支枪栓已经拉不动了。另一支步枪倒还可以使用,不过子弹仅有五发。胖子将连珠步枪背在身上,又在死人身上掏了半天,摸出一支手枪。那是支俗称“单打一”的土制手枪,民间造枪匠做的,威力一般,而且只能打一发装填一发,射速不快,又非常容易哑火,以前在蒙古大漠,以及黄土高原上,这是土匪常用的武器。我检查了一下枪膛和撞击锤,完全锈死了,根本用不了,而干尸身边的神臂弓,名为神臂弓,实为弩箭,过去几百年,保存依然完好。

  我让雪梨杨带上神臂弓,以防万一。

  雪梨杨说:“我们带的水粮有限,不能在这里耽搁太久,接下来的两三天之内,如果仍找不到水源,那就必须往南走了。”

  我说:“我们已经在途中耽搁了几天,你不怕别的盗墓贼抢先一步找到地宫?”

  雪梨杨说:“搬山道人祖传圣物固然紧要,可不值得任何一个人搭上性命。”

  我同意雪梨杨的话,1400多座壁画砖墓,实在看不过来,各人歇了一阵子,出了壁画砖墓,又从坎儿沟往西走,天黑下来,云阴月暗,无法前行,原地挖了条沙沟过夜。

  第二日一早,继续前行。持续走了两天,举目四望,起伏的沙丘绵延无际,漫漫黄沙,苍凉雄奇,却始终没有发现河流,我想连我们都找不到,旁人又有什么高招?众人见了这等情形,均已死心,准备往南走出沙漠。

  一连两天在沙漠中跋涉,我和胖子、雪梨杨三人还可以勉强应付,大金牙真是不成了,一屁股坐在沙丘上,怎么拽也不起来,他让太阳晒得发懵,以至于出现了幻觉,说上了胡话,他非说天上有三个日头!

  大金牙二目发直,绝望地说:“胖爷,咱们完了!”

  胖子说:“要完你自己完去,我可是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

  大金牙说:“老天爷是不是觉得我大金牙死得不够快,让三个太阳来晒我?”

  胖子说:“你胡扯什么,天上会有三个太阳?”他抬头往上看了看,低下头说:“我也得喝口水了,又干又渴,眼前都冒了金星,看东西都重影儿了!”

  雪梨杨对我说:“再不掉头,情况会很危险,应该尽快返回大沙坂,在吉普车处补水,前往西南方的沙漠公路。”

  我心说是该撤了,可抬头一看方位,我也觉得吃惊,在天空出现了一种半透明的薄云,当中有三个日头,同时发出眩目的光晕,传说上古之时,九日并出,草木皆枯,那可当不得真,谁不知道“天无二日”?

  雪梨杨说:“那是幻日,因光雾折射,天空同时出现了三个太阳。”

  我说:“幻日我没见过,但日晕而风,只怕会有一场大风沙,必须找个地方躲一躲!”

  胖子环顾四周:“放眼望去全是沙漠,哪儿有什么地方可以躲避风沙?”

  我说:“近处没有,躲进坎儿沟才避得过,趁风沙还没到,快走!”

  幻日奇观持续了不到十分钟,日晕收拢,明晃晃的日头变成了一个鸡蛋黄,正是强沙尘暴到来的前兆。毛乌素沙漠不同其余几大沙漠,一千年前水草丰美,后来受到流沙侵蚀,若干风沙带连成了一片,沙漠越来越大,至今总面积已超过四万平方公里,边缘有固定及半固定沙地,还有荒漠草原地貌,深处凹地沙层松散,受到风力作用,形成了易动流沙。我们位于风沙带上,流动沙丘密集成片,遇上大风沙,连个躲的地方都没有!我们不该为了争取时间,在靖边堡找了辆破吉普车,贸然进入沙漠,又赶上这一场大风沙,逃去坎儿沟西夏贵族墓葬群,虽然可以躲避风沙,但在正常情况下,至少要走上整整两天,与往南走出沙漠路程相当,现在这种情况,说不定没到地方已经让风沙埋了!

  大金牙四仰八叉躺下:“胡爷,我不行了,又渴又累,真儿真儿的走不动了!”

  我让大金牙赶紧起来,不是装死的时候,风沙一来,真给你活埋了。

  大金牙说:“反正我也快完了,你让我再往前走,还不如让风沙埋了我……”

  胖子说:“你要不想活了,我给你这金牙掰走,往后我想你了,时不时拿出来把玩一番。”

  大金牙吃了一惊:“使不得!给哥们儿留一囫囵尸首成不成?”

  胖子说:“不是真要你的,等我玩腻了,还给你家里人,放板儿上供起来!”说话撸胳膊挽袖子,上前来掰他的牙。

  大金牙知道胖子真下得去手,忙说:“千万别动手!不瞒你说,我这心里边儿,实在放不下北京的冰镇桂花酸梅汤,用冰块镇得直冒凉气,下火的天儿,来上这么一大碗,没谁了!死了可喝不上了,与其跟这儿当干尸,那还是得回去!”

  一行人只好掉过头往回走,运气好的话,兴许真能回到坎儿沟西夏贵族墓葬群躲避风沙。走了没几步,胖子又不走了,直勾勾往天上看。我说:“你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非要等到刮起大风沙,两条腿才拉得开栓?不快走还往天上看什么?”

  胖子往上一指:“你们看见没有,那是个什么玩意儿?”

  我按他指的方向看过去,高空是有一个小小的黑点,悬在天上一动不动。

  大金牙往上一看,他也张开了口合不上,不明飞行物?赶上那几年飞碟热,我们听说过不明飞行物叫UFO,没想到会在沙漠中遭遇,而早在六七十年代,这类情况也不少,那会儿不叫不明飞行物,通常以为是敌方侦察机。沙漠中一些古老的岩画,居然也描绘了此类怪事。古代称之为星槎,槎是渡海的筏子,星槎是天上的船,那不是UFO是什么?

分享到:
赞(7)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