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升天(2)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大金牙抱着那黄金神鸟说:“指沙成金?这全是沙子变的不成?”他用舌头舔了舔,又用手指敲了两下,当真是纯金的。有这能耐那不是想要多少金子便有多少?

  我十分骇异:“黄金椁中的女王,真能将沙子变成黄金?”完全无法让人相信,可是眼见为实,却又不得不信。

  玉面狐狸说:“仅有拘尸国后裔,有鸿蒙之血的人,才可以得到宝藏,所以我说你们知道宝藏的秘密也没用,是你们自己不信,又不怪我!”

  我们虽然不得不信,但是越想越觉得奇怪,世上的事儿,大不过一个“理”字。什么叫“理”?天高东南,地广西北,日升月落,阴阳造化,是为常理。绝没有沙子可以变成金子这么个理儿。至于移形灭影,出有入无,那些话谁会当真?古人云:不合常理,谓之“妖”!怎么想怎么觉得玉面狐狸说的“宝藏”都是旁门左道,近乎妖邪。于是我对玉面狐狸说:“你心存非分妄想,却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成天说你祖上是拘尸国之祖,身上还是什么宝血,自以为是拘尸国的后人,便可以高人一等?我真不明白,那有什么可光彩的?吃的不也五谷杂粮吗?咱这儿总共一百多个姓氏,往上论起来,谁家还没出过三五个皇帝?胡萝卜还姓胡呢,我可没见人便说!”

  胖子说:“我还是没搞明白,玉面狐狸到底在搞什么鬼?”

  大金牙说:“胖爷,以我大金牙的浅见拙识,我觉得是这么着,原来流沙下的黄金宫殿之中,有这么一个死了不下五千年的僵尸美人。僵尸美人身上附了一个恶灵,恶灵附到谁身上,谁就可以移形灭影,指沙成金,在老时年间,这就叫顶仙儿的!玉面狐狸顶上仙儿了,说白了,是得了道了!一旦让它出去,我佛如来也降它不住,这厮却不走运,撞在胡爷,胖爷,杨大小姐三大摸金校尉手上,又有我大金牙在旁辅佐,还怕对付不了这玉面狐狸?这不就手到擒来,简直是不费吹灰之力!”

  我和胖子听说过顶仙儿的,以前在乡下,好端端的一个人,忽然变了口,说话都跟以前不是一个调儿了,言生道死,无有不中,按迷信的话来说,那就是有东西上了他的身。可那都是乡下装神弄鬼的伎俩,如今这是什么?把沙子变成金子,那是说着玩儿的吗?你便是割了我的头,我也不信!胖子有可能变成瘦子,但沙子绝对变不成金子!

  我手上沾满了雪梨杨吐出的鲜血,摩尼宝石中的光越来越亮。我想起传说摩尼宝石可以照破一切无明之众,为什么黄金宫殿中一尘不染,又不见人迹,仅在黄金椁中有一个僵尸美人,何不用摩尼宝石照它一照,看看它究竟有什么古怪?于是将摩尼宝石发出的光亮,往女尸身上一照。可也怪了,摩尼宝石中皓月一般的光明照到的僵尸,立即变成了一堆沙子。

  胖子抓起一把在手中一捻,全是细细的沙土,而且绝非金沙。众人无不惊愕,再看大金牙抱在怀中的黄金神鸟,眨眼之间也变成了黄沙,他舍不得那黄金神鸟,两手在黄沙中乱抓,边抓边叫:“我的鸟儿!我的黄金的鸟儿啊!”

  随着摩尼宝石中放出亮如明月的白光,整座黄金宫殿连同那黄金棺椁、黄金神树,全都变成了沙子!我在亮如白昼般的光芒之下抬眼一看,才发觉我们仍在那片无边无际的流沙之中。沙海茫茫,周围哪有什么通道、宫殿,面前是一个巨大的流沙漩涡,几条小小的爬蛇在沙子上到处趱行,远处还有十来根孤零零的岩柱,那是一个没有在史书中留下任何记载的古国,所仅存的遗迹,也许永远不会有人知道,这个大洪水之前的古老帝国,存在了多少年,又是由什么人建立的!而我们走了这么久,却只在这片沙海中打转,可要说是幻觉,怎么会如此真实?身上的伤口,仍在一跳一跳的疼!如果说不是幻觉,怎么一切都变成了沙子?

分享到:
赞(6)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