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圣泉寻踪 第二十四章 神仙果(3)

  这时,我腰间的紧绷感又突然消失了,正在纳闷儿之际,原本朝我逼近的胖子猛地僵在了水中,他一边在原地划水一边冲我大叫道:“老胡,你快看看,绳子怎么忽然变紧了!”我忙潜到胖子身旁去扯他腰上的绳子,没想到整条绳子一下子全都拽了过来,我大惊,看了看绳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人偷偷地扯断了!我急忙拉紧了胖子,低头去查看自己腰间的绳索,果然只剩一条空绳孤零零地漂浮在水面上。我拿着我那根断的绳头对胖子说:“看来咱们早就被人盯上了!”

  胖子警惕地举起了探棍:“真要是’人’也就罢了,只怕……”我知道他要说些什么,立刻反驳道:“子不语怪力乱神,咱们求药救人,做的是良心事。怕它个球。”

  ”说得好,怕它个球!”为了防止被水流冲散,胖子和我互相搭起了臂膀,像两人三足一样,慢慢地朝卷柏丛靠了过去。在朦胧的月色下,我隐约望见卷柏丛中包裹着一窝白色的球形物,每一个都有排球大小。胖子眼尖,乐呵呵地笑道:“怎么河里还有鸟蛋,个头这么大,保不准是双黄蛋。”

  我说:“你的鸟能生出这么大的蛋啊,它就是三黄、四黄也憋不出这么大一颗鸟蛋。”我心中急着寻找神仙果藏身的地方,接连向前跨了几大步,这时,不知从哪里卷来一股巨浪,将我和胖子当场掀翻过去,我连呛了几口水,要不是胖子来得及时,险些当场溺毙。胖子和我在慌乱中抱成了一团,两人定睛一看,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一只满身甲胄的巨型老鼍不知何时悄悄地潜伏进了卷柏丛中,此刻正用两只碧油油的眼睛瞪着我们,月光洒在它凹凸起伏、长满肉锤的脊背上,大概是折射的关系泛出了一层金光。它全身浸在水中,只留出大半个鼻孔,和半张半合的一张巨口,光从露出水面的部分判断,这条老鼍全长大概在八九米上下,这种体型的鼍即使是在亚马孙丛林中也实属罕见。我和胖子几乎被吓得魂飞魄散,想都不想扭过头就跑。那条恶鼍竟好似能洞察我们的行动一般,长尾一摆追了上来。胖子边游边喊:“老胡,没想到咱们这趟’出师未捷身先死’,杨指导员没找到,倒把自己搭了进去!”我心想这次算完了,就我这个身板,它一口下去还不够填牙缝的呢。

  那条老鼍张开了血盆大口一路追着我在河中猛窜,几乎就要将我整个吞下肚去。可突然之间,不知发生了什一么变故,那老鼍好似被天雷击中一般,发出一声巨吼,调转了身体,再次向河中心冲去。胖子被一股巨浪打到我身边,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好奇道,”老胡,你是不是跟龙王结了亲家,怎么老鼍不敢吃你?”我大骂:“扯淡,你才是王八女婿呢!一条烂泥鳅能把我怎么样!”心中却在奇怪,到嘴的肥肉岂有不吃的道理,金甲碧眼鼍到底为何舍近求远,放弃了一顿到嘴的美餐?

  我正想得出神之际,却听胖子指着卷柏丛大喊,”快看,那老泥鳅钻进林子里去了!”我朝着胖子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那恶龙正全力追着卷柏丛逆流而上,我从未听说过卷柏能在没有风的情况下逆流而行,更不明白金甲碧眼鼍缘何要去追赶卷柏丛,眼前这景象太诡异,只见卷柏丛真如长了脚一样,在河水中飞速前进,老鼍紧追不舍却总也赶不上它的速度。我俩百思不得其解,又不敢靠上前去一探究竟,只得远远观望,但只见那金甲碧眼鼍不时用嘴向前啃咬,溅起漫天的水花。

  我仔细观察起那一簇卷柏,渐渐看出了端倪。我对胖子说:“你看卷柏林底下,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在反光。”

  胖子用手搭在额上,遥望了几眼,点头说:“是有一股银闪闪的东西在下边牵着卷柏,我就说嘛,又不是真的长了脚,怎么能跑这么快。敢情是被什么东西在水边拉着跑。”

  老鼍在水中鲜少有对手,悉数丛里中的各类猛禽飞兽,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可真不叫多。

  我耳边不住地响起那老鼍凄惨的哀嚎,那声音好似它在被什么东西噬心焚骨一般。

  ”我懂了!”我拉住胖子,”你还记不记得我们之前看见的大鸟蛋?”

  ”恩?你不是说那不是鸟蛋吗?怎么又变卦了。”

  ”那不是鸟蛋,是老鼍蛋!这是只护崽的母鼍!”

  像是为了印证我的想法,一只几乎有汽车大小黑甲长腿的蜘蛛慢慢地从水中浮了出来。我和胖子都被这个黑面煞星吓得哆嗦了一下。那只蜘蛛显然是乘母鼍不备,准备偷食鼍蛋。

  此刻两只巨兽在水面上展开了一轮惊天动地地搏斗,我对胖子说机会难得,我得摸过去找救命用的神仙果。胖子自知拦不住我,比画了一下手中的鱼叉:“我跟你一起去。”我说:“你在旁边打掩护,它们一有动静立刻叫我。”

  我潜人水底,一口气憋上了卷柏丛,映人我眼帘的一幅画面惨不忍睹,即使我已经见惯了恶心血腥的画面,也忍不住心口一阵发堵。那些被蜘蛛啃碎的蛋壳洒满了整片卷柏,而一些黄色的黏稠物中竟然混合着一些红色的液体,想必是一些即将孵化的小鼍惨遭蜘蛛咬噬,四下看去,一只被啃了一半的小鼍证明了我的想法,由于它尚在孵化中,浑身通红晶莹,尚未长成的壳无法保护它不受侵袭,想必被蜘蛛一口咬去了半截身躯,血液从身体里涌出,冲向那像脓水一样的黄色粘稠物。蜘蛛行凶未久,它还没有死,正在作死前的挣扎,混合着红色血液,黄色粘稠物的液体中轻轻蠕动着,不时吸一口来维持生命,而那仅剩的几个蛋外面也密布着蛛丝。一旁边的母鼍被蜘蛛绊住了手脚,此刻行动不使,只能用力撕咬起蛛丝。胖子在一边催促我抓紧:“老胡,快,快!”

  我找遍四周,没有找到土著口中所说的神仙草,不由心中大急,我暗道,一定要冷静,肯定有地方还没有找,既然土著说就在水中漂浮的林子里,那么,会在什么地方呢?我盯着那盖着蛛丝的龙蛋出神。又是一声哀嚎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朝那恶龙望去,只见那蜘蛛不断地吐着丝线,而那恶龙几次想要冲向那蜘蛛却又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扯住,想必是那蜘蛛将蛛丝吐在上方的一块岩石上,所以才先向上游去再折返过来,正好打个死结将那头母鼍捆了个结实。那母鼍的声音越发悲戚,显然是母性的能量在支持着它作殊死挣扎。我忍住恶心,翻开碎裂的鼍蛋,果然在错综的卷柏叶中找到了一颗像眼球一样的红色果实。我不敢打愣,一把摘下神仙果,朝岸边游了回去。

  我才从水里冒出头,胖子就急切地问:“怎么样,老胡,采到没有?”我扬了扬手中的神仙草,说:“真是一颗眼球样的果实。”胖子立刻大笑:“哈哈,这叫以形补形,我看酋长死不了了。”我点了点头,但耳边那一阵阵的哀嚎实在让人于心不忍,回到岸边之后,我提起步枪瞄准了水面,胖子说:“你这是干吗,咱们子弹有限,可不能浪费在它身上。”

  我主意已定,连发了数枪,将蛛丝打穿了几道小孔,蜘蛛一见巨鼍挣脱了束缚,不敢恋战,急忙遁人水中。那条金甲碧眼鼍一下子扑上卷柏丛去查看她的龙卵。

  胖子朝我竖了一个大拇指,我不置可否。两人挎上背包,匆匆赶往营地。

分享到:
赞(9)

评论32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30
    我的蛋不是应该在土中孵化的吗?
    老王八2017-02-20 23:52:19回复
  2. #29
    不对啊,亚马逊外围林区的蜘蛛最大只有玩具车大啊,是不是打错了
    匿名2016-01-02 6:42:50回复
  3. #28
    话说鼍这个东西不是长江流域的特产?
    将就不了了2015-06-28 7:54:13回复
  4. #27
    这写的是啥子玩样嘛!!!!典型的坑爹啊
    三叔2015-06-18 22:04:26回复
  5. #26
    小说可以夸张但前后也得对上不是吗?哪里来的步枪呀?
    有点意思2014-09-01 21:39:28回复
  6. #25
    楼上的好像是个sb,看个小说这么较真
    yi,有炸弹2013-11-11 4:51:55回复
  7. #24
    这个作者太能吹牛逼了!还汽车那么大的蜘蛛,你怎么不说飞机那么大的蜘蛛,这牛逼让你吹的,大家都别看了全是他自己在吹牛逼,吹自己怎么怎么厉害,你应该是全球最牛逼的人,傻逼作者!
    2013-10-07 7:40:18回复
    • sb,不知道这是小说麽
      匿名2014-08-03 12:22:13回复
    • 不看滚。
      谢谢合作2015-12-30 16:05:47回复
  8. #23
    不是只带了一只手枪吗?怎么又把我给抖出来了?
    步枪2013-09-26 6:35:01回复
  9. #22
    蜘蛛有汽车大小吗/再说怎么跑河里去啦!!!
    写的怎么离谱2013-09-18 4:00:03回复
  10. #21
    20楼的,你和胖子才是一对好基友呢
    天下霸唱2013-08-22 21:29:52回复
  11. #20
    老胡和胖子是一对好基友
    霸唱忠实粉丝2013-08-01 22:01:43回复
  12. #19
    鼍不是中国特产吗?怎么这里也有?移民了吗?
    雁听雨2013-04-23 5:24:36回复
  13. #18
    鼍不是中国特产吗?怎么这里也有?难道移民了?
    雁听雨2013-04-23 5:19:02回复
  14. #17
    这不是王八,是鳄鱼,没文化真可怕
    吳邪2013-04-14 2:18:16回复
  15. #16
    怎么写的 老胡和胖子不是倒斗的???怎么做事象小孩 探险的装备到他们手里都不好用 胆量也没有 工具也拿不住
    圣泉2013-03-15 19:26:58回复
  16. #15
    这下老胡成了救世主了
    河怪2013-02-13 19:50:24回复
  17. #14
    好心有好报,老龟会帮上大忙的
    女特务2012-12-23 5:56:27回复
  18. #13
    救了一窝小王八
    工兵铲2012-12-07 8:36:24回复
  19. #12
    汽车大的蜘蛛。。。。。。
    蜘蛛精2012-11-11 3:54:13回复
  20. #11
    蜘蛛不是这么进食的吧,貌似是注入消化液之类的东西,然后把猎物吸干的
    鬼吹牛2012-11-08 11:35:03回复
  21. #10
    通天河的老鼋怎么跑亚马孙来了,奇了怪了
    老粽子2012-09-22 6:18:47回复
  22. #9
    我被打了洞洞~洞洞~洞~洞~洞~
    蛛丝2012-09-05 20:40:32回复
  23. #8
    天真在哪
    小哥2012-09-02 10:32:26回复
  24. #7
    蛛丝怎么被打孔?
    金刚伞2012-08-29 15:56:24回复
  25. #6
    蜘蛛:我的美味
    三狼2012-07-06 1:07:03回复
  26. #5
    等哥西天回来我送哥一程 哦南美也有通天河
    老书迷2012-07-03 7:07:33回复
  27. #4
    好好的一顿美餐被你破坏了 无语
    蜘蛛2012-07-01 8:34:19回复
  28. #3
    胡爷,低调~
    秘密2012-06-29 9:42:51回复
  29. #2
    谢谢你
    老鼋2012-06-27 9:30:12回复
  30. #1
    我心好
    胡爷2012-06-23 21:01:0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