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圣泉寻踪 第二十一章 逆袭(1)

  经他这么一说我才注意到,光秃秃的山丘上不知什么时候树起了一根巨壮的木桩。这根木桩明显是人工打磨过的。光露在外部的就有三米来高。我不明白这些克瑞莫人为何要千辛万苦将它从山底抬上来,就问秦四眼这是个什么东西。秦四眼抬头看了一下木桩,说:“顶端好像有一些雕刻花纹,具体是什么我看不太清。不过从这些野人狂热的表情来看,可能是某种跟祭祀有关的东西。掌柜的,我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你待会儿可能要受苦了。”

  胖子用脚踹了四眼一下嫌他乌鸦嘴臭。我说:“四眼说的没错,早做心理准备没什么不对的。秃瓢在哪儿,怎么没看见他?”

  我一问起秃瓢,所有人都沉默了下去。我脑中划过一个糟糕的念头,急忙问四眼怎么回事。他低下头说:“你走了之后,野人们连续发动了四五波猛攻,把我们的子弹耗光了。刘猛当时已经醒过来了,跟他们带头下来的勇士扭打起来,最后被人砸了脑袋拖出了洞口。我们被抓上来之后就再也没见他。恐怕……”

  ”我呸,”王清正用后脑勺磕了四眼一下,”你少给本少爷嘴欠。我告诉你,刘猛好好的什么事都没有。指不定一会儿端着冲锋枪就上来了。”

  四眼一听,也用脑袋反磕了回去:“你小子是不是脑子坏掉了。你见过谁脑袋开花还能冲锋陷阵……”

  两人谁都不服谁,硬是用脑袋干上了。我深知秃瓢这次生机渺茫,心中一下子充满了愤怒和懊悔。胖子跟他们两个绑在一块儿,并没有参与这场幼稚的争吵,而是一反常态地对我说道:“兄弟知道你心底里在想什么。老胡,哀伤和悼念都是以后的事,咱们眼前最重要的就是如何先活下去。否则,刘秃的仇找谁报?林芳那个死丫头谁来抓?”

  我被横穿在木杆上,脑袋因为长期吊挂有些充血,眼眶不知为何有些湿润。我对胖子说:“他们认准了我是领头的,一会儿必定先拿我开刀。你尽量保持低调,逮住机会就带这两个小的先跑。不用担心我。”

  胖子鄙夷道:“换成是我,你能丢下我跑吗?肯定不能是不是?这种冒充龟孙子的事谁乐意谁干,反正胖爷我绝对打死也不做逃兵。”

  我回忆起以往的种种险阻,多是与天斗,与地斗,与往者斗。鲜有像今天这样有面对整个野蛮人部族的机会。以前当兵的时候,我们也曾经受到过被俘后的训练,大多是教导我们,要向革命烈士们学习,打死不能招,屈死不能降。最好在面对枪决的时候能像刘胡兰那样,高喊一句毛主席万岁。可眼下,敌人既不要我们招供也不要我们叛变,似乎只是琢磨着要如何把我们料理干净。

  这时,热情高涨的土著们在巨木桩前燃起了篝火,石斧酋长戴起黄金三眼面具,整个人如同鬼神附体一般,剧烈地抖动起来,然后发出了一串意义不明的喊叫声。我以前在农村插队的时候,经常碰到类似的迷信活动,那些神婆神棍多是混吃榨财的江湖骗子,烧几道黄符,洒一些米酒就开始胡言乱语说自己是什么玉皇大帝王母娘娘下凡云云。有一次我们的工程队收到命令,开驻在陕西秦岭附近修建秘密工事,正赶上当地一个叫牛尾村的地方在搞迎神会,当时我们的指导员再三叮嘱,迎神会属于当地举办的民俗活动,对此部队的态度是不干涉不参与,只当不知道这回事。不过我们这些工程兵大多是十七八九的毛头小子,每天面对着枯燥的开凿工作难免想要开小差。正巧我们连队里有一个小通兵叫李毛毛,他家的一个远方老表就在县里供销社工作。我就撺掇他带我去村里瞧瞧集市赶个热闹。当时只是单纯地想在庙会上玩儿个痛快,没想到那天晚上一到那地方,看到的却是另外一番景象。当地的迎神会根本不是我原先料想的庙会活动,而是一场惨无人道的活人祭祀。

  事前我和李毛毛脱下了军装,换上了他从老表店里偷借来的白衬衫黑长裤,打扮成普通民众的样子混进了迎神的队伍里。队伍打头的老道士高举七莲紫镜八卦符,两旁的小道士摇着铃铛。他们走到哪里,哪里的住户就举着鸡鸭水果加入到游行的队伍中间。我们两个事先不知道参加庙会还要带贡品,就从路边的草堆里胡乱捡了几块石头,用布头包好,顶在头上充数。

  游行的队伍一路向深山里开去,我有点儿奇怪,从来没听说过赶集赶到山沟沟里去的。就问李毛毛这是怎么回事。他说他只是听老表提起过,之前从来没有亲自参加过迎神会,并不知道村里的老小这是要去什么地方举办庙会。我们走了大概有半个钟头的山路,游行的队伍越发壮大起来,其中不仅有牛尾村的村民,还有很多周围庄子里的百姓,大家像是被花蜜吸引的蜜蜂一样,不知疲倦地跟着打头的老道士一路行进到山凹深处。

  山凹里面潮湿阴森,四周都是狰狞怪异的山石,中间的大广场上早就点上了火把,搭好了一座五六平方米的戏台子,台子上摆着案桌和供奉用的灯炉白烛。我们混在人群中,席地而坐。我拉着李毛毛特意坐得比较靠近戏台子,对他说可能是要先看一台样板戏,然后再开始其他的庙会活动。就在我们激动万分地猜测,今天晚上唱的到底是《沙家浜》还是《红灯记》的时候,一个衣着褴褛的年轻女子忽然被人五花大绑着推上了台。

  我和李毛毛面面相觑,一时间搞不清楚这到底唱的是哪一出。李毛毛眨了眨眼睛不解道:“哎?难道是新戏板?”很快我就意识到,这并非是一出新戏,而是旧式封建迷信在作祟。一个村干部模样的老头走上台,先是宣读了一下最近国内外的形势,然后指着那个跪在案台旁的女人说:“她,赵青花,已经被黑姥姥妖附体,就是因为她,村子里的娃娃才会接二连三地被山里的野狗拖了去。现在我们有请金锣大仙上台来为我们牛尾村斩妖祈福。大家鼓掌欢迎!”

  那个被称做妖妇的赵青花在哭喊中被两个道士绑在了戏台上的桅杆顶上。高举八卦镜的老道士,用木剑在案台上挑起一串黄符,口中念念有词,随即摇动铜铃道:“不好,妖孽已经与她形神合一。待我祭起三昧真火烧出她的原型来。”

  几个农家汉子搬起事先备置好的干柴扛上戏台,一捆一捆地丢在赵青花脚下。此刻我才真正意识到,眼前上演的并非什么新的样板戏,而是一出活生生的杀人闹剧。李毛毛紧紧地抓住了我的手:“班长,他们真的要烧死她吗?”

  我捂着他的嘴,看了看四周,好在所有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在看台上,声说:“这是滥用私刑。我们不能看着她被烧死,你快点儿回连队去申请支援,我想办法上去把他们拖住。”

  李毛毛头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点了点头,悄悄地从人群中退了出去。台子上的老道士祭起了木剑,一串火焰陡然凭空而降,围绕在他身边上下起舞。地上围观的群众爆发出了热烈的朝拜声,有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甚至跪在地上不停地念叨着菩萨保佑。我冷笑一声,如果台上的真是什么救苦救难的菩萨,又怎么会残忍地下令烧死无辜村民。从牛尾山的山凹到我们连队驻扎的地方,大概二三十分钟才能来回一趟。眼看打鬼迎神的仪式已经渐入高潮,黄衣道士和村干部样的老头一同举起了火把,朝桅杆下的柴堆丢去,我再也克制不住满腔的怒火,站起身来,三步一跨,单手一撑,跳上看台,拎起那一包用来假装贡品的石头,对着那两个草菅人命的刽子手狠狠地甩了出去。

  台上的人怎么也没想到会突然跑出来一个搅局的,被我砸了个措手不及。那个老道士更是被一把乱石砸得头破血流,火把脱手险些烧着了自己的袍子。我乘着台下民众骚动的空子,割断了麻绳抱着赵青花一路往山上逃去。恼羞成怒的老道士率领了一大群被蒙蔽的老百姓追着我们满山地跑。赵青花被吓得魂不附体,几乎要昏死过去,幸而后来我们指导员带着一个排的战士及时赶到,用真枪实弹把企图烧山毁林的暴徒们镇压下去。

  因为这件事,我和李毛毛都受到了牵连。特别是我对村干部”实施暴力”的罪恶行径被部队领导定性为官僚主义作风,险些就被打成反革命分子。好在指导员和赵青花一再为我作证,最后我只是被象征性地革去了班长的职务,发配到喀纳斯当了一阵子闲差。我当时年轻气盛,还因为调任的事情跟指导员大吵了一架,后来想想,把我调离当地,完全是组织上对我的信任和保护,害怕别有用心的危险分子借题发挥,鼓动村民们对我实行打击报复,进而把事态严峻化,造成当地军民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

  想不到时隔多年,今天要被人上架火烤的却成了自己,看着巨木下面越燃越烈的篝火,我忍不住地想,是不是此刻也有一个思想进歩的野人正在筹划着解救胡八一行动呢!

  面具酋长跳完了表示娱乐天神的舞蹈,从脸上卸下了面具,我越看那枚三眼黄金面具越是眼熟,总觉得在哪里见过,这时,两个肌肉鼓得像山一样的野人走到我面前,一前一后将吊我用的木杆抬了起来。我像一个正要被人开膛破肚的野人,任他们抬到了巨木跟前。酋长得意地将面具交给身边的一名印第安少女,又从少女手中接过一枚细小精致的金柄人头斧朝我走来。

  我看着这两件精美的工艺品,心中疑窦丛生,照理说克瑞莫人的生产技术落后,至今依旧是部落制的公社群体,使用的武器都是石制,部落里没有驯养牛马,更不可能懂得冶炼金属。酋长佩戴的三眼面具和现在这柄人头斧做工精细,面具一只眼睛上嵌有红宝石,一只眼睛上镶着绿松石,鬼脸中间的眼睛是一个空洞,与金斧人头上的式样一致,属于同一个系列的古物,有着强烈的印加色彩。这样有配套意识的艺术品不应该出自如此落后的野蛮人部族的,这有可能是古文明遗留下来的产物,可能与我们寻找的印加神庙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危机之际,我被自己脑中闪现的灵光叫了一声好,可惜双方语言不通,之前的几次接触效果不甚理想。此刻我和其他人都成了俘虏,想要从面具酋长口中探听到有用的信息更成了天方夜谭。

  酋长两手朝天,仰望星空。其他野蛮人纷纷蹲在地上,不敢直视他,他走到我跟前,用金斧挑开了我的手脚上的绳子,随即又叫人将我两手朝后反捆,挂上了巨木,看来秦四眼的分析一点也没错,这群克瑞莫人当真要把我一把火烧了祭天。

  面具酋长举着金斧走上前,在我胸口比划了两下,冰冷的刀口贴着外衣传来了一阵阵的寒意。我心想难道火刑不够,这哥们还打算挖我的心肝出来下酒?

分享到:
赞(7)

评论33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33
    反正看的怪怪的!咋看都差点味道!
    江一直爱你2016-01-31 0:17:54回复
  2. #32
    卧槽,这位作者看多夺宝奇兵了吧 这种剧情离鬼吹灯十万八千里远呢
    夺宝奇兵2015-11-24 11:36:27回复
  3. #31
    我们是导演找来跑龙套的。
    土著2014-08-30 23:11:20回复
  4. #30
    我的鬼吹灯怎么变味啦
    wdgcdzmbwl2014-05-12 22:32:48回复
  5. #29
    秦四眼,人家真的好喜欢你
    王少爷2014-05-11 4:07:25回复
  6. #28
    作者至少应该听说过破四旧吧.....文革时期还“迎神会”........这种错误真的是很低级
    难以理解2014-03-04 11:37:41回复
  7. #27
    小说而已,这么认真干什么。人家还有穿越来的你怎么不管!你们真的是闲的蛋疼
    酋长2013-12-12 17:50:00回复
  8. #26
    一楼的同志说得太对了,俺强烈表示深有同感,他们都突然间变幼稚了,感觉都特二。
    闲人2013-11-02 5:59:10回复
  9. #25
    很不适应综合属性下调三十个百分点的八一和外强中干的胖子!
    水晶自在山2013-09-04 3:02:27回复
  10. #24
    是啊 不对头啊
    冰川水晶尸2013-06-10 22:25:18回复
  11. #23
    解放后文革中还有用活人做祭祀,编也要懂点历史。
    胖子2013-06-04 2:52:50回复
  12. #22
    俺也感觉 不对头
    粽子2013-05-04 11:50:38回复
  13. #21
    当是同人小说看,还是一般可以的,可惜看了原著之后,同样的名字感觉不一样了。鬼吹灯里世故圆滑不失血性,社会阅历非常丰富,成熟大方,30好几,还带有对危险的高度敏感,心思细腻,知识丰富,充满智慧感,曾经是解放军连长的中青年人胡八一,在这里蜕变成了20好几有点懵懂的毛躁小伙子,冲动有余,智慧不足。还没说这同人小说的背景是原著的几年之后,胡八一都40了。可能这跟现任作者年龄阅历有一定关系吧。不过我个人喜欢强主型小说多点,不太喜欢弱主型的,像小天真无邪那样的是我不太喜欢盗墓笔记的一个小原因,好在还有小哥跟胖子,要不然真的非常没劲。还有王凯旋同志,这里也太挫了。面对总多猛兽,粽子,怪兽,混混,面不改色,力能扛鼎,单挑群P均不在乎的胖爷,被一个只是有点厉害(相对其他女人)的小女子用黑头罩蒙晕了,原因是他被美色迷惑了,失去了对危险的思考能力?这也太不符合逻辑了。。。这女人的危险性在这里比孙教授还明显呢。哪怕是一时迷惑,也不可能没一点还手之力吧,傻子一样。雪莉杨虽然不知道怎么样了,也不是一个一点交代也没有的人。总之样样都不怎么符合原著逻辑,如果脱离原著,当是新的小说看还能勉强接受。
    老胡年轻了?2013-04-23 19:36:30回复
  14. #20
    其实写的还算不错的,只是不是天下霸唱本人,续着霸唱创造出来的角色写,难免和之前的性格品相有出入,如果是重新创造故事与角色,可能会是不错的一部作品,当然超过霸唱可能还是有难度
    2013-02-08 10:49:27回复
  15. #19
    貌似以前经常出现的书友现在都不看了 因为换了作者
    老灯谜2013-01-09 7:13:37回复
  16. #18
    没我的戏份
    元芳2013-01-03 9:51:58回复
  17. #17
    写的太垃圾
    玷污鬼吹灯2012-12-27 11:22:42回复
  18. #16
    回家喝酒
    天下霸唱2012-12-26 15:16:10回复
  19. #15
    只要写的好,谁写的都不重要
    无对2012-10-28 20:45:11回复
  20. #14
    这不是霸唱写的,谢谢
    shirley杨2012-10-09 18:20:18回复
  21. #13
    胡八一和王凯旋直接从前两部的社会主义五好青年变成了俩肥猪流脑残了
    coffilk2012-09-12 11:34:36回复
  22. #12
    知道我为什么要烧死你吗?我是青花干爹!
    酋长2012-09-09 9:24:19回复
  23. #11
    八一同志休慌,毛主席.让俺救你来了
    小红 星2012-09-04 23:52:39回复
  24. #10
    怎么把胡八一写成傻子了,以前都是很精明的人啊!
    泽西2012-09-04 18:17:11回复
  25. #9
    杨美人,此时不出更待何时?
    金刚伞2012-08-28 15:42:44回复
  26. #8
    读者别激动,我是卧底…!
    Mr.酋长2012-08-14 8:49:00回复
  27. #7
    班长,我来救你!
    李毛毛2012-08-05 3:35:06回复
  28. #6
    老胡,我马上就到
    雪莉杨2012-07-21 4:41:13回复
  29. #5
    其实我在抱着青花跑的时候。抽空做了一次。很刺激啊
    胡八一2012-07-13 3:57:01回复
  30. #4
    小说内容很精彩,引人入胜,爱不释手。
    feixue2012-07-05 4:08:53回复
  31. #3
    面具酋长:小的们,别急,等我念完了符咒就有烧烤大餐吃了。
    茂名信宜红星相机维修点2012-07-02 5:25:53回复
  32. #2
    来了来了,马上就美救英雄了
    欧文教授2012-06-28 19:35:35回复
  33. #1
    丫的,敢拿胡爷的心肝下酒,等下老子突突了你们
    胡爷2012-06-23 1:31:5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