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圣泉寻踪 第十章 美国之行(2)

  我问他:“这东西你从哪儿弄来的?”大金牙乐得合不拢嘴,偷偷地指着前台的人潮说:“捡的。嘿嘿嘿嘿,你猜怎么着,捡的。”

  平白无故捡到洛阳铲的制作图纸,这可比大白天捡美元的概率还低,我说你可别骗我,从实招来。大金牙拉着我坐到角落里:“掌柜的您小声点,别让人听见了。我估计那几个人现在正满世界找图纸呢。刚我不是去前边看热闹吗?有几个黑衣黑裤的年轻人一个劲儿往前台挤,带头的说他们必须赶这趟飞机,晚了要耽误大事。人家服务员回答得可有水平极了,那小娘儿们说:’再急的事,也急不过人命啊!天上这么大的雾,你不要命,我们机组人员总不能也不要吧?’嘿,你听这话说得这多绝。有一个气不过的,要动手打人,被保安架住了,两拨人推推搡搡的,就有一个穿黑衣服的女人摔倒了。这张图纸就是从她的公文包里掉出来的。好在我眼尖,一眼认出来是个好东西,没等她觉察,我就把图纸捡起来了。你看看,上面都是手稿,天下独一份啊!”

  洛阳铲的制作工艺一直是独门秘籍,老蛋蛋说他们家祖祖辈辈都是子承父业,口口相述,传男不传女。可眼前就有一张记录详细的制作图表,难道说老蛋蛋晚节不保,把老祖宗给卖了?

  ”依我看那几个黑衣人都不是善茬儿。随身携带这样的图纸,还要出国。保不准是要出去干大票生意的。掌柜的,咱们是不是把东西送回去,跟他们商量商量,入一份股?”

  我说:“你这是白日做梦,真要是像你说的那样,他们图纸到手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把你灭了……”正说着,几个黑衣黑裤的中年男人气势汹汹地走了上来,把我和大金牙围在了中间。

  ”呦,不知各位有何贵干啊?”大金牙将图纸塞给我,自己两手一拱对着为首的中年男子说,”这位爷好面相啊,你看啊……”对方看都没看他一眼,粗声粗气地对我说:“丢了样东西,不知道兄弟有没有看见?”

  我看他的样子不像是在试探我,估计真是误打误撞才找上我们,就对他说:“不好意思,我刚才一直打盹儿,恐怕帮不上什么忙。”我打了个哈欠,关照大金牙飞机来了再叫我,军大衣一裹又转身躺回长椅上睡起觉来。没几分钟脚步声就走远了,我继续闭着眼睛装睡,大金牙靠在我边儿上小声地说:“胡爷,您绝了。那几个孙子一句屁话没多说扭头就走了。”我半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发现他们正逮着一人堵在了墙角盘问,就对大金牙说:“东西毕竟不是我们的,揣在怀里烫手,一会儿找个机会丢掉,咱们只当不知道这回事。”大金牙说:“不是,这么好的东西丢了多可惜,外边多的是人想收,掌柜的您要是觉得麻烦,这事交给我得了。”

  我说一来我已经答应Shirley杨不再干摸金校尉的勾当,洛阳铲要来也没用;二来你要是把图纸卖了,难保日后人家不会找上门。咱们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索性丢了它,一了百了。大金牙听我这么一分析,虽然心疼这到手的肥肉,可也不敢拿自己的脑袋开玩笑。我乘着去厕所的机会把图纸丢进了垃圾箱,回来正赶上登机检票。大金牙抹着眼泪星子与我依依惜别,关照我到了那边一定要给他挂个电话。

  少年时候,我一直梦想当一名光荣的航天兵,没想到第一次坐的却是民航,这个心理落差确实有点儿大,不过蓝天白云祖国大好河山尽收眼底,也不失为一种享受,很快的我就忘记了心头那点儿小苦恼。这时,忽然有一个粗声粗气的人在我身后叫了一声,让服务员送茶。我回头一看,果然是在候机大厅遇到的那几个黑衣人。他们一行六人,站了三排座位,那个丢图纸的小丫头片子此刻虎着一张脸,很不开心的样子。我心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别让他们认出来免不了又要废一番口舌,索性拿报纸盖了头呼呼大睡。

  憋了一夜,次日下午总算是顺利到达了美国。我一下飞机,只见候机室里人声鼎沸,到处穿梭着肤色各异的国际友人。我心说这下到了人家的地盘自己倒成了名副其实的老外。我翻出随身携带的《中国人境外旅行须知》想找个电话号码问路,却看见大厅里边赫然竖着一块巨大的横幅,上面印着几个金光闪闪的中文大字——热烈欢迎胡八一同志来美视察工作。横幅底下站着十来号人正仰着脖子四处张望,还有两个穿花裙子的小朋友抱着鲜花在那儿翘首期望,路过的旅客没有一个不停下来看两眼的。我顿时觉得无地自容,恨不能挖个地洞钻进去才好。正琢磨着谁会干出这么无聊的事儿,一个声音高喊道:“就是他,胡八一,他来了!”我一听这声音怎么如此耳熟,只见一个穿着皮夹克的大胖子已经带着大队人马向我簇拥过来。我说嘛,天底下除了胖爷还有谁敢这样拿我当消遣。一巴掌拍他背上:“死胖子,你小子怎么先到了?”

  胖子哈哈一笑,反过来也给了我肩膀上一拳:“老胡,你这趟速度太慢了。我都蹲这儿等好几天了。”

  原来胖子那天挂了电话之后,就开始张罗美国之行的事儿。他一到美国,先去了趟唐人街找”一源斋”的店面,差点被店里伙计当成是我。解释清楚之后,薛大叔又担心我找不到地方,跟胖子一合计,索性在飞机场拉了一条横幅专门等我。来接机的除了胖子还有”一源斋”的伙计,都是生在美国的华人后裔。其中有一个戴眼镜的男人,看上去斯斯文文。他介绍自己说是桑老爷子的律师,全程负责我在美国的交接工作。我本来准备先去博物馆找Shirley杨给她一个惊喜,可这位律师大哥说,桑老爷子的遗嘱还在他手里,要先去唐人街签几份协议才能生效,我不好意思让店里的老小等着,只好跟着他们先去唐人街走了一趟。

  一路上我和胖子大侃特侃,两人激动得像回到了当年一同当兵插队的青春岁月。初到唐人街,没有一点儿不适应,到处都是黄皮肤黑眼睛的中国人,秦律师介绍说唐人街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都是我们的老祖宗用汗水和血泪建立起来的。不仅在美国,全球各大城市只要有华人的地方就会有唐人街。我被他的演讲搞得热血沸腾,看着周围比邻的商铺民居,心里涌起了一股无法抑制的民族自豪感。

  ”一源斋”就在唐人街深处的一条小巷里,颇有点儿大隐隐于市的大家风范。一进大门,我就看出来这里面另有乾坤,不愧是桑老爷子一手创建的天下第一号古玩店。店中陈列的古玩,没有一样不是精挑细选的精贵玩意儿,最难得的要数一部被烧成半部的大词典。

  ”哈哈哈哈,好小子眼力不俗,看样子桑老大这次倒没看走眼。”一个鹤发童颜的老人家从后厅走了出来。接我的伙计一见他,纷纷叫了声”薛二爷”,我知道眼前这位仙风道骨的老人家就是桑老爷子的拜把兄弟,”一源斋”的老军师薛一棍。我二话不说,翻出临行前从桑老爷子身上取下来的马甲给他递了过去,薛大叔一看马甲,激动地热泪盈眶,双手接过马甲,叫了一声”老兄弟,走好”。然后命伙计把马甲装进一个事先准备好的佛龛里面供奉起来,店中老小,纷纷焚香叩拜。我和胖子不便打扰人家,跟着律师大哥进了桑老爷子生前的书房。

分享到:
赞(13)

评论56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52
    死胖子?八一都叫他王司令,你别另起炉灶啊。
    穿越者2017-05-15 11:59:55回复
  2. #51
    胡八一是很会调侃的,这部的胡八一明显很弱势,不是霸唱的笔风
    鬼吹灯原著粉2016-12-29 23:00:17回复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