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圣泉寻踪 第八章 古平岗老宅(2)

  赵蛤蟆见我不像在逗他,立刻严肃起来:“屌,不是真有那东西吧?我说老胡,要不咱们换个地方得了,没必要跟死人争地盘吧?常言道‘树动死,人挪活’。死人不能动,咱们还不能挪吗?”

  我对古平岗老宅的风水始终有疑问,现在一栋阳宅里头又莫名奇妙地出现了如此明显的尸气,这其中必然有大大的文章。就这么走了,我实在有些舍不得,可如果贸然闯入回头弄出什么纰漏,又没法向赵蛤蟆交代。进退维谷之间,赵蛤蟆忽然一把按住了我的头,小声说道:“有人!”

  我光顾着思考老宅里头为什么会有一股尸气,压根儿没注意赵蛤蟆口中的“人”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被他这么一按头,才发觉自己刚才大意了。我问他那人在哪儿,只见赵蛤蟆嘴唇泛白,脸色发青,按在我脖子上的手不停地打战。我连叫了他几声,他才抬起头来,哭丧着脸对我说:“不……不好了,我……我刚看见姨奶奶了,她‘嗖’地一下从窗口飘过去,门都没开人就不见了。她穿墙跑过去了!”

  一听鸡皮疙瘩立马起了一身,赶忙问他:“你确定?屋子里边又没点灯,你确定是她?”

  “不骗你,”赵蛤蟆抱着树干想往下爬,“我的亲娘哎,诈尸啊闹鬼了。我早说过古平岗不是太平地方,老胡我们快撤吧!天一黑再碰上鬼打墙,那时候再说什么可全晚了。”

  我折了一根树枝,将厚重的红窗帘挑出一道缝出来,傍晚的光线不是很足,隐约能看出个大概。我们撬开的这个窗门是二楼的一间主卧室,因为长期没有人打理,已经生出了一层厚厚的老灰。屋里的家具摆设上面都盖着白布,地上铺的是木质的红漆地板。墙上好像挂了几幅油画,距离的关系看不太清楚画上的内容,我估计上面不外乎是军阀老爷的姨太太之类的人物,又或者可能是洋楼原先的主人,那对外国夫妇的画像。

  赵蛤蟆看我要进去,死活不答应,抱着那棵老槐树就是不肯撒手,我只好抬脚把通往阳台的那一根老枝给拗断,绝了他的后路。赵蛤蟆一看下不去,差点儿跟我拼命。这小子的心理素质实在太差,我只好讲了几段亲身经历,用事实告诉他: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那是你家老太太,就不许你看花眼了?就不许是猫啊狗的叼着花布帘子跑过去了?一个没有站在阳光底下接受过人民群众检验的人,你凭什么说她就是你失散多年的姨奶奶?赵大宝同志,你敢对毛主席发誓,看见了你最亲的姨奶奶赵翠花同志吗?”

  被我这么一问,赵蛤蟆自己也糊涂了。一跺脚,对我说道:“就算我们要进去,不是说有毒气吗?树枝都被你踹断了,上哪儿去买醋买口罩?”

  我解释说刚才通气的时间已经够长了,有害气体基本排除,我们用衣服包着头进去,然后把楼上楼下的窗户都打开,一两个小时内就能换上新鲜空气,一点儿也不危险。赵蛤蟆将信将疑地说:“我怎么现在才发现,老胡你其实是挺不靠谱的一人。”

  “老赵同志,凡事都讲两面性,毛主席也有犯错误的时候。来,为了向你证明我老胡是一个多么优秀的子弟兵,这一仗我打头阵,你只要负责后方安全。”说完,我掀开红得像血一样的窗帘再次跳了进去。这一次房间里面的空气质量明显好了许多,我告诉赵蛤蟆里面没有危险,带头把事先缠在头上的衣服取了下来,老式木地板被我们踩得嘎吱嘎吱地响。赵蛤蟆在墙上摸索了一会儿,“啪嗒”一声,顶上大吊灯一下亮了起来,把原本阴森恐怖的房间照了个通亮。

  这时我才注意到,这是一间极大的卧室,不下四五十个平方米。我在窗外所见,不过其中一二。 “水晶吊灯还挺亮,你们老赵家的成分很可疑啊。”我本来是故意调侃他,没想到赵蛤蟆哆嗦着朝我挥手说:“老胡,这灯不是我开的。”

  屋里除了我和赵蛤蟆,再没有第三个人的踪影,我被他这么一说,全身的汗毛都倒立了起来。赵蛤蟆半举着手臂,悬在半空更加坚定地对我说:“你看,我还没碰到它呢。”我一看,赵蛤蟆站的位置离开关还有小半米的距离,难道外国人的洋油灯已经进化到了隔空触碰的水平?我走过去,想试试开关是否已经老化。一抬脚,整个屋子忽然暗了下去。赵蛤蟆“啊”了一声,我问他怎么回事,他喘着大气说:“不……不得了了老胡。刚才有一个冰凉的东西,在我脖子后面吹气。”

  “别慌,你刚才碰开关了吗?”

  “想碰,没碰着。太紧张了。”

  “那你在原地别动,我过来。”我小心翼翼地往赵蛤蟆那边靠过去,脚底下的木板一直嘎吱嘎吱微微作响,下脚再轻也不顶事,听得人心烦意乱。此时外边太阳已近西落,房间里被厚厚的窗帘遮得密不透风。赵蛤蟆先前已经走到卧室门口准备开灯,而我还在窗户边上,想弄清楚那几幅油画的内容。我在心里估算了一下我们之间的距离,最多也就七八米的样子。可我在黑暗中向前连跨了好几步,却连他的呼吸声都听不见,整个房间里好像只剩下我一个人。

  我深吸了几口气,告诉自己现在一定要镇定。日后要是被胖子知道我在阳宅里被人活活吓死,那可真是做鬼都不能安心的荒唐事。这样一想,果然冷静了下来,我凭着记忆又接连走了几步,总算在门边逮住了赵胖子,这小子被吓得够戗,黑暗里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不过靠在墙上全身缩成一团,显然是吓傻了。我一边摸开关一边对他说:“快別抖了,我估计是线路老化,没什么大毛病。”哪曾想,赵蛤蟆的声音一下从我脑袋后面蹿了出来,他问我:“老胡,你在和谁说话?”

  这一句话如同惊雷,差点儿把我惊得跳了起来,赶紧按下了开关,房间一片雪亮。赵蛤蟆正站在我身后,畏畏缩缩地说:“我刚才怎么看见你对着墙角说话,老胡,你可别吓我。”

  我一看,自己根本不在卧室门口,而是贴着一张大木床站着。我对面只有一堵白刷刷的空墙,哪里还藏得下那个蜷缩在角落里的人影。我晃了晃脑袋,再三确定自己看见的不是幻觉,可如果刚才的人影不是赵蛤蟆,那会是谁?难道说除了我们俩,还有其他人藏在老宅里?这个人又会是谁,出于什么样的目的躲进一间早就被人遗弃的老宅里呢?更重要的是,他是如何在眨眼的工夫就从我眼皮子低下消失不见的?

  我问赵蛤蟆:“这屋里有没有什么机关,或者是通往其他地方的密道?”

  “这个当然没有,你当拍地道战啊?这么老的房子,要是下面再多几个坑洞,不早就塌下去了。”

  我心有不甘又在主卧室里面搜索了一番,除了看懂了画像上写的“格林夫妇”之外一无所获。

  “老胡,你就别折腾了。这个房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楼上楼下好几十间屋子,还不算地下室。等你排查完天都亮了。”赵蛤蟆被屋子里的西洋摆设迷得心花怒放,早就忘记了之前闹鬼的事情。他拿起壁炉上一只木雕的小盒子,兴奋地说:“快看,古董盒子。”我看了一眼差点儿笑出声来:“亏你倒腾了这么多年古玩,你见过哪个朝代的古董盒子上装的是十进制的密码锁。”赵蛤蟆低头一看,眉头皱得老高:“原来是个赝品,我说怎么摆在这么显眼的地方。”他又摇了摇那盒子间:“里面会不会有什么值钱的玩意儿?”我接过来掂了掂:“死心吧,最多是一盒糖纸。”他不信,硬把人家锁给撬了,打开一看,全是老照片。一共十来张的样子,大多是格林夫妇在美国老家的照片,相片上他们夫妻抱着一个奶娃娃,笑得十分甜蜜。还有几张照片拍的是一张插满羽毛的金属脸谱,脸谱的额头上刻着三个光芒万丈的圆圈。赵蛤蟆兴冲冲地问我这个脸谱是不是外国古董,能换多少钱。我说老外的东西我也没怎么见过,看这样子好像是美国印第安人的东西。赵蛤蟆问既然如此他们为什么不叫美国人,要叫印第安人。我自己也不太清楚,胡乱编了一气:“印第安人就是美国人,是他们的一个少数民族分支。”赵蛤蟆点点头:“那这就是美国人的京剧脸谱,不,这个应该叫美剧脸谱。我去找找,兴许能找着几个现成的。”

  说着又把木地板踩得嘎嘎直响,跑其他屋寻宝去了。我回到窗边想再看看格林夫妇的画像,这时一道强光从窗外直射进来,我心说不好,立刻冲到门口按掉了顶灯。不料赵蛤蟆忽然雄吼一声:“老胡,我们发达了,满屋子的美剧脸谱!”

分享到:
赞(15)

评论56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55
    霸唱去哪兒了??
    燈迷2016-03-22 16:25:24回复
  2. #54
    我觉得写的还不错啊,有些事情不能用正常思维去思考的,就算换一个作者,你也不能否认别人不是,觉得不好看不看就是了,干嘛这样挖苦别个呢
    八一2015-06-02 13:04:27回复
    • 应该是建议性质的批评,有效帮助作者,而不是一昧的去谩骂侮辱
      匿名2016-03-10 4:34:24回复
  3. #53
    不想看了,没有以前好看了
    唉…2015-04-27 23:23:04回复
  4. #52
    和以前完全不是同一种风格,,,没我意思,,不想看了,,
    淡淡的悲伤,,2015-03-02 17:13:40回复
  5. #51
    "这一句话如同惊雷,差点儿把我惊得跳了起来,赶紧按下了开关,房间一片雪亮。" 老胡站在大木床边上,对面只有白刷刷的墙,怎么按到的开关?一般开关不都是在门口附近么?
    疑惑的路人2015-02-11 17:26:06回复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