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灵州城 第一章 神偷盗魁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话说那巡抚马大人,为官的心机最深,胸怀韬略,腹有良谋,而且眼光不凡,高瞻远瞩,做起事来当机立断。他唯恐夜长梦多,详加推审之后,便决定尽快处决了老鼠和尚,当即命手下将此贼挑断手筋脚筋,拿铁锁穿了琵琶骨,戴上重枷打在死囚牢里,由牢禁狱卒们好吃好喝地喂养着,并且严密封锁消息,等到三天后押赴市曹碎剐凌迟。

  然后马大人又把张小辫儿和孙大麻子带入后堂,先让人给他们松了绑缚,用过压惊的酒饭,再次当面细细盘问。原来这马大人善于识人,深知天底下寸有所长,尺有所短,各有各的用途,即使是在鸡鸣狗盗之徒中,也往往都有可堪大用的奇才。

  马大人在得知张小辫儿懂得相猫古术之时,便猛然想起一件事来,灵州自古就有拜猫仙的风俗,但很多人说不出猫仙爷的来历,纵有知道的,所传也多为道听途说,未必全然属实。他家祖辈未发迹时,曾在前朝做过响马,多与天下盗贼相通,所以知道此事的根由。

  其实当年的猫仙爷,并非是什么神仙道士,此人只不过是一位能够飞檐走壁的神偷。那神偷是灵州世家出身,常把一只四耳花猫带在身边,专门偷窃为富不仁之辈,把所获之物救济贫苦穷困,其手段高明至极,多不是常人所能想象出的神异妙术,往来绝无踪迹,连捕盗的军官也拿他无可奈何。

  这神偷本家姓谭,平时在街上只充做走街串巷卖野药的破衣道士,所以人称谭道人。他自幼懂得相猫之术,到各处偷金窃银,全凭身边的四耳花猫。此猫机灵非凡,擅能攀壁过墙。古时候的大户富室,无不院深墙高,除了看家护院的家丁,还会养着恶犬,一旦听得些许人声动静,就会狂吠扑咬,可这都奈何不得谭道人。

  谭道人行窃并非独来独往,他的同伙向来不少,是灵州群贼的首领。群贼多是在夜间出没,穿着夜行衣,鞋底里垫着草灰,走路绝无声响,脸上还蒙了面,嘴里衔枚,免得出声说话。

  如此潜行至作案的大宅之外,先自伏在墙根里悄然不动,由谭道人抓住四耳花猫的后颈,对准了墙头用力抛出。那贼猫轻盈矫捷无比,一撞上墙壁,就能伸出猫爪,无声无息地悬挂于壁上,随后借着力,曲身弓背,一跃蹿过高墙。

  那四耳花猫进到院子里,就会先将护宅的恶犬骗到一边,诳它吃了迷魂药。药翻了恶狗之后,花猫便会潜到后门,用猫爪子拨去门闩,放外边的群贼进来行窃。谭道人就凭着此法做下了许多大案,无往不利。

  但也有失手的时候,有一次谭道人与洞庭湖的盗贼魁首喝酒,两人喝多了打起赌来。那盗魁说谭公神术是人所共知,天下谁不佩服,盗取世上宝物只如探囊一般。可你本事再大,有一样东西却未必偷得到手。据说在宫中大内,有藩国进贡来的一枚夜光宝珠,大如龙眼,精气灿然,夜里灭了灯烛,此珠可以光照百步开外,乃 是皇家至爱的宝物,向来由太后亲自收藏,连皇帝都不知道它放在哪里。谭公若能施展手段,取了这颗明珠让我等开开眼界,咱们五湖四海的响马盗贼,都应尊谭公一声“盗中魁星”。

  其实这只不过是个酒后说笑的话头,可谭道人最是要强好胜,偏要与洞庭湖盗魁争这口气,跟谁也没打招呼,就独自带了四耳花猫前往皇宫。恰好赶上元宵灯节,皇帝陪着太后出宫来观灯,百姓们挤作了人山人海,争相一睹龙颜。谭道人就藏身在万民当中,与四耳花猫看清了老太后的相貌,但想那大内禁地,守卫何等森严。谭道人的胆子再大,也不敢进去盗宝,只好给他的四耳神仙猫拜倒磕头,求它务必进宫盗出夜明珠,给灵州群贼争些脸面回来。

  那四耳花猫心有九窍,是最通灵性的猫子,能懂得主人心意。它猫眼一眨,便已闪身出了落脚的客栈,一连几日在宫中探路,认明了太后起居行止的规律。也不知这猫是怎么想出的鬼点子,它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先找地方偷了支花炮叼在嘴里,然后趁夜色越墙潜入皇宫,寻到太后的寝宫,窥探那老太后入睡,外边捧灯的宫娥们也打上瞌睡后,它就顺着抱柱悄然溜下,将那花炮放到宫灯旁引燃了,然后躲入暗处潜伏不动。

  静夜深宫里,就听爆竹嘣的一声巨响,吓得太后老娘娘和宫女们魂飞天外,连滚带爬地纷纷躲藏,也不知究竟出了什么乱子,还道是有人行刺,又或是天降异象,震雷击宫,慌慌忙忙地呼唤侍卫羽林前来护卫。

  老太后百忙之际仍没忘了她那颗夜明珠,忙让宫娥们将她搀到凤榻下,从暗格中取出宝匣,打开来看去,顿时现出满室精光,才晓得夜明珠并没有随着天雷飞化归天,这才长嘘了一口气,稍稍安下心来。

  谁知那四耳花猫躲在柱后看得清楚,它动如快箭离弦,从暗处一扑上前,将太后手中的夜明珠抢在口里含住了,随即翻身逃窜,真个是“来去如风雨,出没似闪电”,只在倏忽之间,便已逃得无影无踪,殿中只剩下目瞪口呆的太后和一众宫女。

  四耳花猫躲路逃脱,它却不太识得皇宫路径,只顾翻墙越殿地奔着一个方向逃窜。宫中侍卫虽多,却都在忙着保驾搜寻刺客,谁会想到要去捉一只野猫?

  这回也是该着出事,四耳花猫误走误撞,竟来到了皇帝的寝殿外边。当时世上盛行方术,在御驾前的侍卫当中,就有一个精通剑术的高手在内。那人瞅见离身边不远的墙头上,正有一个黑影窜动,奇快如风,而且还裹着一道精光,似是知道大花猫口含夜明珠,知道事有古怪,便放出飞剑击杀。

  饶是那四耳神仙猫机敏警觉,察觉到危险袭来,躲避得极快,也不免被宝剑削去了一只猫耳和半片头皮,受伤着实不轻,顿时血流如注,幸得此猫矫捷轻灵,才舍命狂奔得脱。

  谭道人并不通猫语,无法听四耳花猫讲述经过,只是事后探听到宫中失窃的情形,推测得知,不免对此事追悔莫及。他和四耳花猫如兄似弟,多年来彼此之间没有形迹可分,自己受浮名所累,为着一时意气用事,非要盗取皇宫重宝,却险些因此坏了四耳花猫的性命,现在想来,要那些虚空的浮名何用之有?

  于是谭道人也不去与洞庭湖的盗魁相见,随手把四耳花猫偷来的夜明珠投入江中。他为了躲避官府追拿,收拾起手段再不使用,只靠贩卖能治疑难杂症的猫儿药度日,不久后,更是隐埋了姓名,远走江湖,云游四海,最后再也不知所终。

  灵州百姓们感念谭道人劫富济贫的恩德,就造了祠堂供奉,只因官家戒盗,不能明说祠中供的是当年的神偷谭道人,便皆称其为猫仙爷。后来才渐渐形成拜猫仙的风俗,祠中时常显出许多灵验来,各种野闻逸事也随之越来越多,传来传去往往难辨真伪了。

  马大人常对谭道人的事迹欣羡不已,感叹古术奇异,竟能控猫为盗。残唐五代时有“红线盗盒”之事,至今被称作神妙无双之技,想来也不过如此神通罢了。只可惜当年官府里无人识得这番异术,就任其流落进盗贼之流中去了,否则收做公家之用,把这一番本事用于为间做谍,偷营劫寨,必定能建立些大功劳出来。

  马大人极有野心,想趁着粤寇之乱,显些真实的本领出来,以便得到朝廷的赏识重用。他生性坚忍,向来通晓兵机,这一年多来在灵州主持经营团练乡勇,着实同粤寇恶战了几场,双方互有胜败,渐渐使他深感孤掌难鸣,所以不分高低贵贱,到处网罗能人异士收为己用。

  而且在槐园里捕获老鼠和尚之后,才发现灵州附近竟有造畜的奸徒活动,看样子要图谋不轨,想偷窃朝廷的库银。这伙人行踪诡秘,手段更是奇异,绝难以常法追查。所以马大人就想收买张小辫儿和孙大麻子,一是看重他们有相形辨物的本事,二是看这两人满身泼皮气质,怎么瞧也不像官府做公的,又兼言语便给,为人灵活机敏,无论是派其刺探情报还是跟踪盯梢,都容易掩人耳目。所以要保举他们破例先到捕盗衙门做个牌头,再拨一伙眼明手快的公差,随时听候他们两人调用,专门缉捕老鼠和尚的一众同党。

  张小辫儿能得活命,已是满口念佛不止了,万没想到这场天大的官司,不仅与自己再没一丝牵涉,更得到官家抬举,可以做个捕盗拿贼的牌头。这在往日里也就罢了,但是现在正是天下大乱,贼寇横行的时节,漫说什么官家的王法了,就连那封疆的大吏,也有被贼人砍去了脑袋的,自己这点本事岂能顶用?夹在黑白两道里可不是好受的,稍有闪失就得搭上这条小命。

  但张小辫儿看这马大人也是位心狠手辣的人物,哪敢不从他的意思。他暗暗盘算着,不如权且应了差事,瞅个机会溜出城去,这教“天地纷扰争战时,恰似英雄一盘棋”,其中的输赢成败,不知要耗费多少无辜性命,张三爷是穷怕了只图富贵,可从不想参与什么英雄的事业,也绝不想当官府的走狗和棋子。

  马大人看出他的意思,知道这两小子皆是市井出身的草莽之辈,只有晓以忠义,或是许以重利,才能够笼络得住,便对二人说:“以往国家任用贤能,最看重科举出身,除此之外,任凭你有什么奢遮的手段,也是一概不用。只此一个门槛之下,就不知埋没了多少奇谋巧智之士。可如今粤寇作乱,朝廷正值用人之际,你们都是有些本领的,何必自甘落入平庸凡俗之中,到头来与草木同朽。世上虽有屠龙的宝剑射雕的弓,可也需有人使用才得施展。你们俩算是命里遇着贵人了,本官慧眼识珠,见你们果是有些胆识,可以提拔起来酌宜使用,故此愿意抬举携带你们一场,只要能将造畜的妖邪之徒一网打尽,绝不吝惜重金犒赏。”

  孙大麻子生性耿直,喜的是说强夸胜,自称好汉。他听马大人所言正是触着了豪杰襟怀,当即跪拜下去:“造畜之贼天理难容,既是替天行道为民除害的举动,俺孙大麻子凭爷吩咐,愿出死力擒贼。”

  张小辫儿却心想:“也不知你这老大人是慧眼识珠,还是牛眼识草,为何偏偏看中张三爷相猫的本事?但此时就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了,先想办法谋了官家的重赏,到时候看情形不好,三爷再抽身溜撤不迟。”打定了主意,当下便跟着孙大麻子一同领了差事。

  这正是:“要图平贼定寇事,预备擒龙伏虎人。”毕竟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说。

分享到:
赞(12)

评论1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1
    这偷夜明珠的不是猴子吗 怎么又成猫了!!!??
    正月十五2017-02-13 17:47:14回复
    • 两本书,猴子那个是民间故事,这个是作者引用
      匿名2017-06-12 17:37:4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