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神秘大佛(2)

  四人都被地底这尊巨佛所震慑,等到双脚落地,发觉地上积满了黄沙,赵东主平生第一次踏进这座埋没几百年之久的千手千眼大佛殿,以往他对此痴迷极深,做梦也想到这里看上一眼,这些佛像中任何一尊都是独一无二的稀世珍宝,在漆黑沉寂的大殿中看来,更添加了无与伦比的神秘色彩,不禁看得呆了,耳听高处枪声迫近,方才回过神来,急忙辨明方位,带着三人躲到巨佛侧面。

  大殿中佛像林立,眼中所及,无不是大大小小的诸天神佛,墙壁上也全是描绘佛教传说的壁画,而在那尊大如山岳的巨佛宝座之下,嵌着百余个常人高矮的佛龛,里面也是千手千眼佛,形态各不相同。

  杨方发现赵东主忙着找寻其中一个佛龛里的宝像,他明白这佛殿里一定有十分惊人的东西,否则眼下死到临头,赵东主怎么还顾得上在大殿里找什么东西,军阀屠黑虎也犯不上亲自过来,肯定不是一两尊佛像那么简单,莫非与千眼千手佛镇住的妖怪有关?

  这念头尚未转过来,就听赵东主说道:“是这尊宝像了!”他让二保快来帮忙,两人伸手抱住那尊佛像用力扳动。

  杨方与澹台明月在旁开枪掩护,射杀从地面下到佛殿里的军士,澹台明月的枪法尤为出色,几乎是弹无虚发,一枪打出去准撂倒一个敌人,可军阀部队蜂拥下来,眼瞅着挡不主了,屠黑虎虽然有令在先,不许开枪打坏佛像,军卒们只好挎上盒子枪,拎着马刀攀绳下来,但是很快打红了眼,你死我活的时候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枪声响成一片,子弹在殿中嗖嗖乱飞,就差直接往里面扔手榴弹了。

  正在这千钧一发的紧要关头,赵东主和二保扳得佛龛里的石像转了半圈,猛听轰隆一声响,那尊千眼千首巨佛的莲花宝座下打开了一个大洞。

  杨方心想这佛像底下不是镇着黄河里的妖怪吗?却见赵东主招呼自己往洞里去,此时也来不及去问,他在大殿中且战且退,闪身钻进了巨佛宝座下的洞穴,那洞穴里有千钧石球为机扩,按动之后,石球从上面滚落下来将洞口堵死,立时将屠黑虎的队伍挡在了外面,可这是断龙绝户石,里头的人也别想再出去了。

  杨方在一番恶战之后死里逃生,先定了定神,用电灯照向四周,发现这洞穴中是条石壁坚固的暗道,暗道平坦宽阔,容得下五六个人并肩而行,不知前面通着何方,但置身于暗道之中,只觉冷风侵肌,里头显然非常深广,又看石壁上刻满了密密麻麻的经文法咒,他识得那是“金刚伏魔咒”,倘若没有鬼怪妖魔,断不会随意凿刻在壁上,他心里更加莫名其妙,想问赵东主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刚要说话,却听赵东主“哎呦”一声,杨方转头一看,先前在漆黑的大殿内与敌军混战,赵东主身上中了一发流弹,枪弹打进了腹部,高度紧张的情况下,他自己也没发觉,退到暗道里就支撑不住了,淌得遍地是血,三人赶紧扶他坐下察看伤势,赵东主忽然抓住杨方的手,张着嘴有话想说,话到嘴边,却已开口眼定,气绝身亡。

  赵东主死得突然,杨方心中一阵黯然,生死本是无常之事,但刚刚结识不久,想不到这么快就已人鬼殊途。二保抱着赵东主的尸身,整个人都傻了,边哭边叫主人。澹台明月自幼与赵东主相依为命,情同亲生父女,立时哭晕了过去。杨方忙掐她人中,澹台明月醒过来抚尸又哭。这时猛听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震得石壁都跟着摇颤。

分享到:
赞(5)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