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山海妖冢 第二十章 地觉(3)

  胖子被气得破口大骂:“你这个小人,不需要我们帮你寻找梅花笺,却也不放我们离开,又怕我们跟你争夺,你还真是里外便宜都想占尽了。”

  陈先生说道:“王先生你这就是意气之言了,纵使你们答应不跟我抢夺梅花笺,我又怎么可能在找到之前放你们走呢。兵不厌诈啊!”

  胖子哼了一声不再说话。就在这时原本因为被胖子斩断长须而弯曲起来的地觉蓦地伸直了,而砍断的长须也已经重新长好,我们见了大吃一惊,原来这地觉刚才弯曲竟是在凝聚精力让断须重新长起。而此时缠住小吴的地觉也已经吸完了精气,松开了小吴的尸体,挥舞着长须寻找着下一个目标。

  这两只地觉的重新进攻让我们又陷入了危险的境地,小谷和另一名男子举起手枪就射击地觉,但是子弹打到地觉身上便如同击中一块破棉布,虽然打穿了尸体,却不影响地觉的进攻。就在一根长须马上伸到陈先生面前的时候,陈先生一把抓过小魏扔了过去。长须瞬间便缠住了小魏,将小魏拉至本身面前,所有长须顿时将小魏缠了个严丝合缝。小魏还没等神情变异,砰的一声一枪被人打穿头部而死。我和胖子大吃一惊,转头发现竟然是陈先生开的枪。陈先生轻描淡写道:“他心智已然受损,留着也没用,反倒成为我们的拖累,不如替我们暂缓一下地觉的攻势。”

  说时迟那时快,另一只地觉也挥舞着长须向老陈和陈先生冲过去,老陈学陈先生故技重演,一把抓过我想送过去。我四肢疲乏无力反抗,刚想叫胖子救命。胖子趁老陈抓着我分神的工夫一脚踹在了他的腰间,老陈一个趔趄将我扔了出去。我落地的时候正好腰压在一块小石子上,疼得我龇牙咧嘴。这时一只长须猛地缠住了我的脚腕,将我向地觉尸体拖去。我紧紧地扒着地面的砖缝不让地觉拖走我,一时间双方僵持了起来。那边胖子和老陈已经同缠着小魏的那只地觉打了起来。那地觉因为小魏已死,身上精血不旺而攻击性并不十分强。胖子和老陈手握短刀才与之斗了个平手,斩落了不少长须,但是手臂上却也尽是被长须缠上后残留的毒液和伤痕。

  缠住我脚腕的长须越来越多,只有一部分长须因为长度的限制而没有缠上来。我的脚腕很快就麻掉了。长须猛地一拽,顿时我手上的指甲就因为在地上拖拽而掀了起来,疼得我咬牙切齿。因为地上太过平滑没有能抓住的地方,马上我就被地觉拽到了面前,我没回头都清晰闻到了尸体腐烂的奇臭无比的味道,我大声喊道:“胖子,救我!”

  胖子听见我喊,一回头看见我的样子,大惊失色,转身就想跑过来救我,刚跑出去一步,就被一条粗壮的长须拦腰缠住,猛地向后一拽,顿时一个不稳,趔趄着退了好几步。就在这一耽搁的工夫,我的脚已经抵到了地觉的身上,顿时一根长须迅速地缠住了我的大腿。我心里一凉,完了,这下不死也得残废了。就在这时,一把短刀利落地斩断了缠在我脚踝的长须们,我顿时觉得身体一松,后拖之势停止。我立刻捡起一把伞兵刀一刀割断了缠在我大腿上的长须,趁地觉还没有重新袭击来,赶紧爬了起来躲开了。

  我站起来之后发现竟然是陈先生救了我,大感诧异。还没来得及细说,转头一看胖子那边已经应付不过来了,身上被缠了好几圈长须,眼看就要被拽过去了,我赶紧上前斩断长须将胖子拉了出来。

  胖子见我行动利索还挺惊讶,悄悄问我:“那死老头把穴位给你解了?”

  听见胖子这么一问,我才反应过来,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身体又有力气了。老陈是绝对没有给我解穴的,难道是时间长了穴位自然就通了?

  我回头看向老陈,发现他对于我解穴这事像我们一样震惊,看来我这穴位不是时间长了自己解开了。他脸上的表情明显写着“意外”两个字。我揉了下刚才被石头硌疼的腰,顿时明白了。我拉过胖子小声告诉他道:“我刚才被死老头摔出去的时候腰正好撞上一块石头,估计是爷运气太好,正好把穴撞开了。你别说出来,装得神秘点儿。”

  胖子点点头,偷偷竖了个大拇指。我们六个人站齐一起面对着两只地觉,都在思索究竟怎么过了这一关。那两只地觉因为长须尽数被砍断,正在弯曲着重新聚集能量,因此我们暂时是安全的。现在我们六个是一根藤上的蚂蚱,只能先合力把这些地觉击退,再进一步寻找梅花笺。

  正在我们冥思苦想的时候,陈先生问我道:“胡先生,你觉得这地觉究竟是什么东西呢?”这个问题把我问愣了,地觉究竟是什么,我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我沉吟了一下道:“我以前对地觉不是特别了解,但是也知道这地觉是死者怨念所聚形成的,属于恶灵的一种。但是这地觉与一般怨念、恶灵的区别是,死者生前服用药物变成地觉却是自愿的事情,而让死者产生怨念的是死者不得不采用变成地觉这种方式,因此怨念中的阴寒之意格外的重。所以地觉这种东西邪恶之气比一般的恶灵要少,但是更易渗透和扩散。”

  陈先生点头道:“胡先生果然学识渊博,不愧是摸金一派的翘楚。这地觉中的恶灵有一个专门的名字,叫做魇神。这魇神的存在全凭借死者的怨念加上服下的药物两两反应,生成后被存封于死尸体内。不管经过多长时间,死尸是风干还是腐烂,只要留存有一点皮毛,地觉就会无止境地繁衍,那些长须会越长越长、越长越粗。直到尸体彻底腐烂得一点儿痕迹都没有了,完全融入泥土开始物种新的循环,才会枯竭而死。”

分享到:
赞(5)

评论21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19
    怪我咯??
    陈家2015-02-08 11:48:32回复
  2. #18
    狱血魔神这不是地下城与勇士吗?
    傲之最2014-05-01 9:34:09回复
  3. #17
    我才是真正的主谋。
    老陈2013-07-01 22:11:57回复
  4. #16
    有点像献王
    蛋蛋2013-05-20 7:33:31回复
  5. #15
    11楼的心寒幽魂,你说的那是孙教授,孙学文和孙学武两兄弟是观山太保的后代。
    鬼不吹灯2013-05-14 7:35:14回复
  6. #14
    尼玛,怎么把我从生化危机搬到这破书上来了!
    长须怪2013-04-24 17:38:44回复
  7. #13
    我是贝爷附体吗?那九具尸体已经几百年了,应该早就一点皮肉都没有了,这几百年我是怎么活过来的?
    地觉2013-04-02 20:22:14回复
  8. #12
    既然地觉是要吸完活人阳气的,你老婆居然还会有救?猪脑子吧,居然还在和人合作想去挖宝
    无聊2013-03-25 1:21:43回复
  9. #11
    陈教授,本名不是不姓陈么?不是观山太保么?
    心寒幽魂2013-03-06 11:03:31回复
    • 关山太保是孙教授
      哈和2015-03-07 15:30:32回复
  10. #10
    弱智的谈话
    地觉2013-02-18 4:25:47回复
  11. #9
    看来主角得有十足的运气 像雪莉杨那样的做不了主角
    诸葛他姥姥2013-02-12 0:05:27回复
  12. #8
    我可是练了五百年的内功,解点穴小意思啦
    小石子2012-12-26 3:44:17回复
  13. #7
    为什么胖子把绳子偷偷割断,我一点也不生气和意外呢?
    陈先生2012-12-09 18:17:31回复
  14. #6
    有点生化危机的感觉
    生化2012-12-01 1:06:11回复
  15. #5
    八一胖子2个陈,哪来的六个人
    第六人2012-11-08 2:58:27回复
    • 还剩了两个雇佣兵呢
      匿名2013-12-09 7:43:10回复
  16. #4
    x你xx。。。我被地觉缠住就中毒,老胡和胖子被缠过就没事,死枪手作家可以不要酱偏心吗?
    小魏2012-11-01 18:20:43回复
  17. #3
    对于老陈将81仍出去一事,81好像不放在心上……
    什么玩意2012-10-21 15:49:59回复
  18. #2
    怎麼不把我點著了給扔出去燒了它們? 我現在變那麼大一根 卻只有出場一集 太少拉太少拉~
    東南角蠟燭2012-09-12 11:46:17回复
  19. #1
    我来的正好!
    石子2012-09-07 20:13:5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