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沙漠中的鱼(4)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胖子用工兵铲拍死面前的两只沙蝼,手忙脚乱之余还不忘了幸灾乐祸,对大金牙说:“这可全是高蛋白啊!大补!”

  沙蝼虽然无毒,却毕竟是食腐之虫,大金牙张口吐出那半截虫子,整条舌头乌黑,嘴唇肿起老高,一个字儿也说不出来。

  此时,拥上岩盘的沙蝼已经多得数不清了,我们四周用树枝组成的火圈,有的即将熄灭,有的已被蜂拥而来的沙蝼压灭。胖子做困兽之斗,将背包里的几盒火油全泼了出去,这才勉强将沙蝼挡在火圈之外。我想起当年祖师爷传下的话——“摸金校尉合则生,分则死”,大概也没料到有此一劫,雪梨杨从背包中掏出一捆炸药,那是之前马老娃子落下的。我明白她的用意,宁愿炸成碎片,也不想被大群沙蝼吞噬。我立即掏出她之前送给我的一个Zippo打火机,随时准备点火。我看看雪梨杨,又看看胖子,最后的时刻已经到了!

  火圈迅速变暗,眼看就要被黑潮吞没,正当众人绝望之际,忽听那些沙蝼振动翅膜,退潮一般向后退散。

  我心中大喜,却不明所以:“沙蝼怎么突然退散了?”转头一看,雪梨杨也一脸的疑惑不解。

  胖子说:“大概咱仨人身上的死鱼味儿都散尽了,沙蝼只吃腐尸,不愿意对活人下口。”

  我提起自己的衣领,放在鼻子前闻了闻,仍有一股死鱼的腥臭,但是不管怎么说,这条命终于捡回来了。

  雪梨杨说:“沙洞太危险了,咱们要尽快往前走!”

  胖子拽起大金牙,问他:“这味儿怎么样?”

  大金牙舌头麻了一半,含混不清地说:“胖爷,这味儿真绝了!”

  我说:“各位别在这儿歇晌儿了,该往前走了!”

  拔腿要走这会儿,又听沙洞四周传出一阵阵怪响,震得头上流沙纷纷落下。众人无不大骇,是这沙洞要塌了,还是有什么大家伙要出来?而且这响声不止一处。胖子往前扔出一枚信号火炬,四个人探头往岩盘下一看,均是倒抽一口冷气儿。

  只见从沙洞岩裂中出来了几个庞然大物,大金牙说:“胡爷,那是……那是……龙!”

  信号火炬照明范围之内,能看到的便有两三头,那都是头上有角的怪物,四肢粗如梁柱,头部色呈土黄,身上皮甲如岩,张口呵气,竟发出铿锵之声。在过去来说,头上有肉角的蛇是龙,实乃地底食腐兽,皮甲坚硬,不异于岩石,双目已经退化。

  它们在地上匍匐而行,吐气成云,这东西似乎是这成群沙蝼的天敌。成群结队的沙蝼发觉这地底的巨大食腐兽出来,立即一阵大乱,四散逃开。全身皮甲坚如岩石的地底食腐兽,爬行异常缓慢,但它们的舌头很长,长舌往前一卷,便将成百上千的沙蝼卷入口中。

  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地底大沙洞中,虽然看似一片沉寂,除了流沙便是流沙,可在这流沙之下,竟有一个古老的史前生态系统,沙洞中的鱼泉,因腐烂发臭,引来数以万计的沙蝼,而这些沙蝼又为潜伏在地底的食腐甲龙提供了食物。

  我招呼其余三人:“这可不是看热闹的时候,趁这机会赶紧往前走!”一行人下了岩盘,避过流沙快速前行,忽见一头硕大的食腐甲龙从沙洞边缘探出头来。

  可能在它看来,我们这几个人与一般的蝼蚁并没有什么分别,它浑浑蠢蠢,大口一张,一条黏糊糊的大舌头就朝我们卷了过来。

  胖子见地底食腐甲龙吐出长舌,顺手将手中的信号火炬向那舌头摁去,信号火炬是照明用的磷火,触到那黏糊糊的大舌头,“哧哧”冒出灼目的白色烟火,那巨型食腐甲龙恍如不觉,长舌仍向这边卷来,胖子连忙趴下,躲过了那条大舌头。

  雪梨杨手中还有那捆炸药,我赶紧用Zippo打火机点上引信。雪梨杨抬手往前一扔,刚好被那巨型食腐甲龙卷进口中。

  这东西身上有一层厚厚的岩皮,用猎枪也难以击穿。可他将炸药吞进肚里,等于是从里边炸了一个血肉模糊,但听“砰”的一声闷响,巨型食腐甲龙被掀起半米多高,又重重落在地上,从裂开的皮甲中淌出鲜血。

  此时其余的巨型食腐甲龙已将洞中沙蝼吃了个七七八八,可能再多也吃不下去了,开始缓缓后退。

  却见流沙边缘又出现了无数个漩涡,四个人心惊肉跳,又有什么玩意儿要出来了?

  大金牙胆战心惊地问我:“胡爷,怎么办?”

  我说:“怎么办?逃吧!”

  胖子说:“逃跑可一直是咱的强项,高手全在这儿了,哥儿几个把丫子撒开了,跑吧!”

分享到:
赞(6)

评论1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1
    嘎嘣脆,鸡肉味
    胡八一2016-01-14 14:24:1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