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沙洞巨鱼(2)

  说到黄河里的肉仙,黄河两岸的老百姓们是无人不知,据说黄河从陕西到河南这一段,有多处河眼,河眼是通着地下暗流的旋窝,黄河泛滥发水,吞没村庄城池,有人落到河眼中,便有可能不死,也不知是什么原故,竟可以肉身成圣,以前说哪个人得道成仙,必是死后尸解羽化,肉身成圣长生不死的太少了,非是人力所能左右,其实以现在的眼光看,炼道求长生从秦皇汉武那会儿就有了,两千年来哪有人能成仙?人们看不见活人成仙,不得不说尸解之后才羽化飞升,肉眼凡胎的人看不见,肉身成圣之事,只有封神传一类的神怪演义中存在,可都说黄河里有肉仙,唐宋年间也多次有村民见过古人从黄河水眼中出来,究竟是妖怪还是仙人,一直没有定论,民间传说里提到的不少,却从来不为正史所载,军阀部队里的这些人,也不知道遇到肉身仙人是何吉凶,一时间人心惶惶。

  屠黑虎暗想:“此地真有不老不死的肉仙?”心里是三分奇,更有七分惊,传说当年被黄河淹没的古城,里面有很多奇珍异宝,现在一看不过就是个大土堆,沙洞子里哪有什么宝货,祖坟又让一伙盗墓贼给挖了,眼看竹篮打水一场空,没想到在古城里挖出了肉仙,可这古城军民这半死不活样子实在诡异,他眼珠子一转,喝令手下将洞口埋住,先把城头上三个贼人拿住再做理会,谁再大惊小怪扰乱军心,也扔进洞去跟那些僵尸埋在一处。

  军官士卒们知道督军大人说得出做得到,哪个还敢怠慢,暴雷也似答应一声,各举刀枪火把爬上城墙。

  那三个人在城楼上往下看个满眼,心中暗暗叫苦,此时黄河大水灌进了沙洞,看来这场洪水来势极大,洞顶也出现多处暗流向下奔流,地上全是黄色的泥浆,覆盖在城池之上的泥沙让大水冲掉,露出几座金碧辉煌飞檐斗拱的宝顶,让那些军卒们手中的火把一照,金光夺目,耀眼生辉。

  城上城下的人无不吃了一惊,城中数重大殿皆为宝顶金盖,跟此地的黄金相比,巨佛脸上贴的金箔不算什么了,只是让沙土覆住了看不出来,此时黄河大水涌进来,冲掉金顶上的泥沙,金光迸现,分外晃人眼目,陷在沙洞中的真是一座宝城。

  浑浊的黄河水迅速积深,很快没过了众人膝盖,军阀部队迫于无奈,只好先退到高处,有的人爬上城墙,有的人登上屋顶,屠黑虎仍带着几十名手下,攀着城墙爬向城楼。

  澹台明月催促二保快装弹药。二保说大小姐,没弹药了,刚才全让你打光了。澹台明月顿足道:“糟糕!”屠黑虎手下的军卒见对方不再开枪,必然是弹药用尽,胆子立时大了起来,叫喊声中蜂拥而上。杨方抡起铜鞭上来一个打一个,澹台明月也取出短剑迎敌。屠黑虎恨极了这三个人,见此情形心中暗喜,他将马刀咬在嘴里,举起火把照明,单手攀壁,几个起落蹿上了城头,先跟二保迎面撞见,屠黑虎刚一抬手,马刀还没举起来,二保却已“啊”地一声大叫,翻着白眼直挺挺倒在地上。

  屠黑虎反被二保唬得一愣,心想怎么还没动手就吓死了?他也知道二保是个跟班的,是死是活无关紧要,两眼只盯着打神鞭杨方和澹台明月,寻思:“这次找到了金顶宝城和肉身仙人,先将盗挖祖坟的贼人乱刃分尸,再把这美貌的妮子拿住受用一番,可谓财色福寿兼得,天底下的好事全来投奔我了。”

  杨方手中铜鞭砸死几名军卒,看到屠黑虎上了城楼,回手就是一鞭,来势迅猛无比,屠黑虎虽然不惧杨方,但知道这铜鞭沉重,他手中只有马刀,无法硬接硬挡,加之立足未稳,城头泥土又被水浸软了,向后退步一躲,踩塌了一块黄土,身子向下一沉,从高处滑了下去,屠黑虎稳住身形,刚想再上城楼,忽然感到水声有异,似乎有个庞然大物浮水而至,转过头看了几眼,奈何没有光照,什么也看不见。

分享到:
赞(3)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