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秦王玄宫(3)

  不等我说话,大金牙从上边掉了下来,撞到金刚伞上,滚到一旁,跌了他一个七荤八素,开口带哭腔儿:“哎哟我的屁股,马老娃子他下黑脚!”原来大金牙在上边见到马老娃子突然动手,惊得呆了。下这么大的雨,马老娃子鸟铳打过一发,已经不能再用了,当下拽出刀子,恶狠狠地问:“你下不下去?你要不下去,我这刀子可也方便着哩!”大金牙扭头要跑,屁股上挨了马老娃子一脚,一个跟头掉了下来。话没落地,之前放下洞的绳子,已经被马老娃子拽了上去。

  胖子这才明白过来,抬头往上骂:“老驴别跑,不怕你飞了!”

  骂了没半句,又听到一声闷雷般的巨响。原来上边的马栓打了个“崩山炮”,那是殿门口开山用的土雷。马栓是个没心没肺的愣娃,马老娃子让他干什么他干什么,拽走了绳子不说,还要崩塌洞口,将我们活埋在下边。闷雷声中,乱石泥土纷纷落下,三个人抱头躲避,退到石壁之下。我担心让烙铁头咬上一口,赶忙打开手电筒,借光亮一看,他们二人脸上又是土又是血,黑一道红一道,我估计我脸上也是如此,伸手抹了一抹,恨得咬牙切齿,暗骂:“驴操的马老娃子,无名的老匹夫,真叫绝户人办绝户事儿!你等我出去,倒让你这厮吃我一惊!”

  胖子心中不忿,打马老娃子祖宗八代开始,挨个往下骂了一个遍。

  我说:“你骂上三天三夜,马老娃子也不会少一根寒毛,先出去再说。”

  胖子说:“怎么出去?往上挖可不好挖,一旦挖塌了窑儿,还不把大金牙活埋了。”

  大金牙说:“我招谁惹谁了?再说要真塌了窑儿,那还不是咱哥儿仨同归于尽?”

  胖子说:“你跟你自己同归于尽去,反正有你五八,没你四十,你在哪儿也是多余。”

  大金牙说:“胖爷你可是知道我大金牙是什么人,我对你和胡爷一片忠心两肋插刀,怎么成了多余的了?对了,我看放羊娃子在下边捡到一大麻袋明器,能有十七八件,全是好东西!”

  胖子说:“你看你这点儿出息,怎么还惦记捡东西?真是好吃屎的,闻见屁也香!你也别怪我说话不好听,忠言逆耳啊!你让我腚门上抹蜂蜜——甜话蹿出二里地,那我也会,问题是顶个屁用啊,出得去吗?”

  大金牙赔个小心,连说:“是是是,我可没提捡东西……”

  胖子说:“不捡东西也不成,因为话又说回来,吃咱这碗饭,忌讳走空,走空则不利,不在乎多少,但是不能空手出去。我不跟你说明白了,你知道城隍庙旗杆子几丈几?胖爷我说话不在乎多少,说的是个理儿!天有天的道儿,人有人的理儿,捡是为什么捡,不捡又为什么不捡,其中全是理儿!不吃饭成,没理儿不成!你还没活明白,悟不透我这个理儿!”

  说话这会儿,头顶上仍有坍塌之声,我听得心惊肉跳,想找条路出去,奈何四周全是石壁,无路可走。刚才乱石崩塌,烙铁头都被惊走了,一时不见踪迹,但这玄宫可也奇怪,雨水从洞口渗下来,脚下却没有积水。我让胖子和大金牙住口,往周围仔细看看,或许会有暗道。胖子在之前找到尸首的墙角,捡到一根火把,还可以点亮。三个人在明暗不定的火光之下,见石壁尽头有道裂痕,泥水不住地淌入。

  我用手抹去壁上尘土,发觉凹凸不平,举起火把来照,居然是一座地宫石门,面南背北,气势巍峨。石门上有钉石和门环,钉叫乳钉,因为形状和乳头相似,门环衔在兽口之中,使用一整块巨石雕凿而成,浮雕龙蛇、麒麟、海马,石门顶部还有仙人骑乘飞鸟的图案。

  玄宫石门紧紧闭合,没有开启过的痕迹。三个人使上吃奶的力气,肩顶足蹬才将石门缓缓推开,里边是一条规模惊人的通道,走势倾斜向下,全部用石砖砌成,两壁直上直下,上方是拱形券顶。置身于其中,恍如走进了一座神秘辽阔的宫殿,有一种摄人心魄的气势,压得人透不过气。

分享到:
赞(11)

评论2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3
    这次这个写的是真的好
    呵呵呵2017-08-12 2:25:48回复
  2. #2
    胖子说话不是这个味道啊,这一定是假的胖子
    真的贞子2017-05-24 18:34:55回复
  3. #1
    摸金校尉每一章都那么短,而且貌似不是你的文字风格,真是你写的吗?霸唱大大
    好奇2016-05-02 19:05:25回复
    • 同感
      小泽2016-05-24 22:09:4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