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潜山鬼话(5)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我让那三个人这么一看,觉得脊梁根儿嗖嗖的冒凉风,我做好了随时跳开躲避的准备,转身看过去,只见那墓道壁画中有张白乎乎的脸,说头大如斗,这张脸也有那么大,方面大耳,唇上有两撇细长的胡子,神情诡异,人面而虎身,尾巴是九条蛇,以云气为衬,在黑暗中看到好不骇人。

  厚脸皮说道:“墓主人的脸就长这样,跟我想的可不大一样。”

  我说:“那是古代传说中昆仑山上吃人的神兽,放在这里镇守墓门,动也不会动,吓唬得了谁呢?”

  大烟碟儿道:“从汉代至今,已近两千年,壁画却还这么鲜艳,地宫里的宝物想必也是保存完好。”

  田慕青道:“你们说这是汉代的壁画?”

  大烟碟儿道:“仙墩湖下是座汉代古墓,汉墓中当然是汉代的壁画。”

  田慕青道:“我以为这是唐画。”

  我心想田慕青是美院的老师,认出唐代壁画并不出奇,她的看法也和我一致。

  我对大烟碟儿说:“昆仑山上人首虎身的神兽出自汉代传说,这壁画却真是唐代技法的特点。”

  大烟碟儿疑惑不解:“怎么会是唐代古墓?”

  我说:“我看墓门上的阴刻图案,是汉代的不会有错。”

  大烟碟儿道:“那可真是奇了,汉代古墓里有唐代壁画?”

  我说:“咱们在飞仙村听到的传闻,以为这古墓汉代已有,但其实这是个群葬型陵墓,这个地宫开凿在一座山峰的腹部,从汉代到唐代,不断有棺椁送进来安葬,直到唐朝发生了陷湖地震,整个山峰沉到了水下,与世隔绝至今。”

  大烟碟儿奇道:“从汉代到唐代一千多年,始终有棺椁送进这座地宫,那都是些什么人?”

  我说:“我也不知道,总之有很多地方不对劲儿。”

  这地宫的布置,可谓颠倒乾坤,顺逆阴阳,沉陷在湖底千年,地宫里面却没有让水淹过的痕迹,玉棺金俑、带着树皮面具的干尸、山峰周围的房屋,到处透出诡秘古怪,在探明墓主身份以前,全都如同湖面的大雾一样,令人看不透,想不通。

  厚脸皮说:“想不明白就别多想,墓主在棺材里躺着,咱们进去一看自然明白。”

  大烟碟儿说:“往里走可得多加小心了,大伙都跟紧了,半步别离。”

  我们点起两支火把,我和厚脸皮各持一支,另外两人拿着手电筒,一步一步往墓道深处走,见墓道是凿在峰腹洞穴中,头顶齐整,脚下平坦,十几米外又是一道相同的墓门,众人走进去,正要回身合拢石门,大烟碟儿忽道“不行,别关这道门!”

  我一问才知道,大烟碟儿把他的背包,忘在了墓道里,当时我们的注意力被壁画中人面虎身的神兽吸引,又说到那是唐代壁画,他将背包放在地上取出火把,然后忘了再拿上,那背包里有干粮烟草和备用的火把。

  大烟碟儿说:“那是当用的东西,我得拿回来……”说话转身要回去。

  我让大烟碟儿在这等着,把我自己的背包交给他,一手拎着铲子,一手握着火把,回去帮他找背包,先前跟那三个人一同走过这段墓道,也不觉得怎样,一个人往回走十余米,才感到有几分发怵,这地方阴冷漆黑,灰色的花岗岩墙壁和地面毫无生气,来至第一道石门近前,在地下找到了背包,只见来路黑茫茫的,隔了十几米,已看不到他们在第二道墓门处的光亮,我心里不免发毛,想赶紧跑回去跟大烟碟儿等人会合,谁知刚一抬腿,身后蓦然一声巨响,碎石崩飞,我被震得撞在墓道墙壁上,两耳齐鸣,脑子里嗡嗡作响,体内气血翻涌,手中的火把也掉在地上灭掉了。

分享到:
赞(2)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