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潜山鬼话(3)

  此时已听到身后的黄佛爷等人在叫骂声中追赶而来,四个人不敢稍有停留,在月下的芦苇丛中一路飞奔,也顾不上衣服被刮破了口子,一直跑到放置槽船的地方,鸡鸣荡只有一条路,只好推动槽船下水,我想起土枪落在芦苇荡中了,也没法回去拿,我们拼命用铲子划水,将槽船驶向湖心。

  黄佛爷带领手下刚到鸡鸣荡,暂时没有槽船可以下水,也不熟悉路径方向,我们将槽船划出几百米,借着夜雾的掩护,已然脱险,放慢了划水的速度,按着罗盘指出的方位不停往北行驶,几百公顷的湖面开阔有雾,要找一个土墩子,怕也不太容易。

  大烟碟儿见那姑娘脸色很白,认为她是吓坏了,说道:“没事了妹妹,你见了我们哥儿仨,算是见着亲人了,黄佛爷那个傻鸟再怎么狠,还不是让我兄弟一铲子拍地上了,都不用我出手,我要出了手,往后江湖上就没他黄佛爷这号人物了,别看你哥哥我身子板单薄,秤砣虽小压千斤,功夫在这呢,那什么……该怎么称呼你?”

  那姑娘一双大眼,像霜夜的星星一样亮,脸上还带着泪痕,轻声说道:“我姓田,叫田慕青。”

  大烟碟儿说:“你叫我碟儿哥就行,这俩都是我兄弟,皮战斗和白胜利,你是怎么遇上黄佛爷那个傻鸟的?”

  田慕青简单说了经过,和我想到的几乎一样,她是美院的实习老师,在火车上无意间听麻驴说了些仙墩湖的事,也想来看看,下车之后跟麻驴打听路,要到湖边拍些照片带回去做素材,麻驴打算挣点外快,答应给田慕青当带路,但得先回家交代些事,结果耽搁到今天才来,否则也不会遇到黄佛爷那伙人,田慕青说到连累麻驴死在鸡鸣荡,又是一阵伤心。

  我说:“原本怪不得你,要不是我在火车上问麻驴仙墩湖的事情,你也不会听到,那就不会让他带你来了。”

  大烟碟儿道:“说到底这都是命,黄佛爷那个傻鸟也真是活腻了,说杀人就杀人,当他妈这是什么年头?”他刚被黄佛爷那伙人叫了许多遍傻鸟,心里有气,此时他也是一口一个傻鸟地骂着,只恐亏本。

  厚脸皮不认识黄佛爷,问我那伙人是什么来路?拿人命不当人命,是豫西的趟将不成?

  我说:“黄佛爷是胡同串子出身,祖宗八辈全是卖油炸鬼儿的,他自己也卖过,有一年拿刀捅了人,发配到大西北劳改了八年,在劳改农场认识了一个绰号叫哑巴成子的惯犯,听说那个人是个哑巴,很会使炸药,他们俩人被释放之后,聚起一伙要钱不要命的手下,专做掏坟掘墓的勾当……”

  说话间,大雾越来越浓,天上的月光照不下来,水面之上静得出奇,偶有尺许长的青鳞大鱼跃出换气,发出一些声响。

  厚脸皮从背包里拿出手电筒照明,四下里都是雾茫茫的,没有罗盘可分不出东西南北。

  想必是“草鞋岭、枪马山、鸡笼山”三道屏障,挡住了水气,使湖面上的云雾持久不散。

  我对大烟碟儿说:“要想让仙墩湖上的大雾散开,除非是下场大雨……”话刚说到一半,便听到后面的雾中有人说话,侧耳一听,竟是黄佛爷手下的武装盗墓团伙,他们不知怎么在鸡鸣荡找到槽船度渡水,居然这么快就跟了上来。

  我问田慕青:“黄佛爷手下总共有多少人?”

  田慕青说:“加上他,总共十七个人。”

  厚脸皮说:“土枪都落在芦苇荡子里了,如果空着两手让那伙人追上,可要变成活靶子了!”

  我说:“好在有雾,十米之外不会被发现,咱们只管划水,谁也别出声,离黄佛爷越远越好。”

  大烟碟儿道:“正……正该如此,鸡蛋不能碰石头!”

  田慕青跟着帮手,四个人再也不发一言,低着头用铲子和木桨拨水,谁划累了便歇一阵,却始终甩不掉黄佛爷那伙人,时间一个小时一个小时的过去,不知已在雾中行出多远,突然撞到一个坟丘形的土墩,没想到湖面上有这么大的雾,居然也找得到这个土墩子,看来时运一到,瞎猫都能撞上死耗子。”

分享到:
赞(5)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