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起源(上)

  我一头雾水,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急忙问道:“大部队?什么大部队?什么动真格儿的?”

  三炮回道:“你不知道,龙少这家伙背后靠山大有来头,他们的人救了我们之后,就用卫星电话发了讯号,来掘南陵王的坟。别说那帮人效率还真叫一个高,我们只等了一天,就有一大群人跟我们会合,好家伙,那帮人有枪有炮的,真不知道什么来头,足足折腾了一晚上,刚把南陵王刨出来了!”

  原来,参与挖掘南陵王陵墓的已经不仅仅是龙少带来的队伍了,后续的增援队伍规模相当可观,不但人数众多,装备也极为精良。而且据三炮所说,这帮人似乎不直属于龙少,他们的头领是一个叫扎果德钦的白发老头。

  我颇为纳闷,心道事情被这么一搅和就越来越乱了,谁能想到半路上杀出个白发佬,不知道那厮到底是什么来头,但从三炮的描述中不难得知,那老头的来头似乎还不小。

  帐篷外大雨滂沱,人们依旧异常忙碌,我祭完了五脏庙,体力和精神都好了不少,就想出去看看,挖掘王陵这等壮举我还真想见识见识。三炮对我道晚了,你小子闷睡了一天一夜,现在都到收尾的阶段了,没什么好看的。

  我想想也是,加之外面风雨交加,于是就放弃了这个想法,索性和三炮在帐篷里就着他摸出来的明器研究了半个晚上,然后又呼呼睡了过去。

  第二天,我早早地爬了起来,走出了帐篷,四周一看才发现,我们宿营的地方是一处巨大的地上遗址,四周充斥着残垣断壁和高耸的老旧图腾柱,以及齐腰深的杂草。因为雾气太重的缘故,没法看得清远处的情形,但不难发现这个遗址非常的正规,而且规模不会小。

  我突然意识到这很可能就是南陵古城的遗址,当下不由得骇然,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没错,肯定没错,这里一定就是南陵古城遗址,那个形状和我的脸一模一样的传说中的古城,此刻就踩在我的脚下。我居然踩在自己的脸上!这种感觉让我毛骨悚然,四周一片寂静,我直感到气氛变得极其诡异起来,就连那些搭建的帐篷,此时看起来都像是一个个坟包。

  我忽然想起了什么,赶紧返回自己睡的帐篷里将三炮揪了出来,让他带我去找龙少他们。

  龙少他们一行人都受了伤,三炮只是轻伤,其他人的伤相对严重一些,此时都需要静养,不过我此时实在顾不了那么多了,索性直接闯进了龙少的帐篷。

  帐篷内龙少、鹰戈、风师爷几人都已经醒来,正围在一起整理成堆的资料,看到我进来,他们先是一怔,接着眼中便有了些异样,我说不好那是种什么眼神,但看到他们我还是感到高兴。虽然分开只有两天,但我却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眼前的一张张面孔似乎都是许多年未曾看到的。

  龙少对我做了个西式的胜利手势,淡然地对我道:“我们成功了,我们已经找到‘龙魂’了!”

  我并不吃惊,毕竟南陵王陵寝都被掀了,“龙魂”这东西自然也得露出庐山真面目,我很好奇这千百年来人们苦苦追寻的“龙魂”到底是什么。

  我问了下情况,大致和三炮对我描述的差不多,原来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正处在南陵王陵寝的正上方。扎果德钦的人已经顺利完成了挖掘南陵王陵寝的工作,并拍摄了大量的照片和影像资料,眼下他们整理的这些都是些文献资料和照片。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问道,我此刻心中的疑问实在太多,一时都不知道该从哪里问起。

  龙少笑着道:“说起来真的难以置信,事情相当的复杂,我一时还没办法把整个事情给你解释清楚,你先看看这些东西!”龙少一边说,一边递给我一盘录影带,并示意风师爷将播放设备调试好,接着伸手指了指那盘录影带。

  这是一盘老式录影带,像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东西,不过保存得不错,很可能年代还要久远一些。

  “这里面是什么?不会是我吧?”我看到那黑乎乎的录影带,当即哆嗦了一下,脱口而出就是这句话,一时居然不敢伸手去接。我对这东西既渴求又抵触,因为我曾经发现很多有关我的录影带,但唯独缺失了1998年那一年的,我疑心这就是1998年的录影带的其中一部分。

  龙少等人对我的反应感到很奇怪,显然都没料到我会有如此大的反应,或许他们根本不知道我的诡异情况,面面相觑之后,龙少轻声道:“这事情解释起来很困难,你看看就会明白很多,其实里面的东西根本就不是人!”

  听到这话我心里“咯噔”一下,就连风师爷和鹰戈的脸色也变了,显然这盘录影带除了龙少外,他们都还未曾过目。

  我用颤抖的手将录影带放进带舱里,风师爷接上蓄电池的电源,稍稍进行了下调试。这时,龙少向在场的其他人挥了挥手,示意他们离开,显然是想和我单独分享画面中的内容。鹰戈和风师爷倒没什么意见,当即起身离开,三炮显得不怎么情愿的样子,嘟囔了几句悻悻地走了出去。这时候,显示屏抖动了几下,很快显出了画面。

  画面是一大团漆黑,只有两道像眼睛一样的亮光在扫视着四周,显然拍摄场地是个一片黑暗的环境,借着那两道亮光我发现四周都是红色的火山岩,当即就明白过来,这录影带拍摄的可能正是那裂谷底端的情景。

  我不知道这是用何种非常规手段拍摄的,但我发现录影带经过了处理,中间那些无聊的过程都被剪切掉了,仅仅过了一分钟,我便看到录影带中的画面有了变化:四周突然腾起了阵阵浓雾,很多个巨大的影子扭曲在那些雾气中,不时地还有几个脑袋探出来,贴到镜头跟前。

  我看得很清楚,那些影子正是谷底那种巨型的蜈蚣,从比例上看,这些蜈蚣比我们在灵宫里看到的不知道要大上多少,但这些画面明显告诉我这些蜈蚣都是真实存在的,看来我们之前看到的那些浮雕壁画并没有夸大渲染。

  镜头在缓慢地向前推进,这裂谷底下的岩石结构和布局很奇特,跟完全天然的岩石有些不同,我甚至还看到了镶嵌在崖壁上的不少像城楼一样的奇特古建筑。镜头所过之处的崖壁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洞口,无数条大蜈蚣或栖息在一旁吞云吐雾,或不停地钻洞出洞,有的还张开翅膀艰难地飞起来。更夸张的是,我看到一条蜈蚣用巨大的钳口凶猛地啃食着那些岩石,好像在吃石头一样,这时一条体形很小的蜈蚣从它旁边游过,被它一口咬住,撕成了两半,大口大口地吃了进去。四周的崖壁已经被啃食得像蚁巢一般,蛀满了孔洞,不用猜也能知道,这些肯定都是这些蜈蚣的杰作。

  这情景太让人有身临其境的感觉,我看到那无数只脚,仿佛感到几百条蜈蚣在身上爬,当下身子直起鸡皮疙瘩,不知道是什么人拍这些谷底的蜈蚣,总不会是《动物世界》栏目组吧?

  我当然知道自己是在无聊瞎想,龙少这时候不会无缘无故让我看这种东西的,难道这画面里隐藏着某种重大玄机?

  就在这时,龙少卡住了画面,对我道:“基本就是这些了,后面的情形和这些都差不多,这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时候,国外军方用微型仿真机器人在那裂谷底下拍摄的,最深的地方达到三千多米,你在画面中三千米深的谷底看出什么东西了吗?”

  我心道能看到什么?除了一群浑身是腿的东西,就光剩下石头了。我此刻大脑发涨,憋不住了道:“我说龙少爷,你就别卖关子了,哥儿几个死里逃生已经吓死了不少脑细胞了,现在实在费不起那个脑子了。”

  龙少看了看我的脸色,淡淡地笑了一下,表情依旧严肃地道:“其实一切问题的关键就在这谷底下,我们也是从南陵王主墓室里的壁画上才得到的启示,其实,‘龙魂’是一种抽象存在的东西,它不是实物,而是一种力量,一种足以让所有人无比敬畏的力量,而这种力量的来源就是这谷底!”

  力量?我越听越不明白了,虽说抽象崇拜也很常见,但一般都只限于精神上的,那种力量其实是精神力量,甚至可以说是一种唯心主义,南陵人当真如此厉害,把抽象崇拜都升华到了唯物主义境界了吗?

  龙少似乎很有耐心给我慢慢解释,他又给我看了一些南陵王主墓室壁画的照片,那些照片有些内容我似曾相识,也涉及到裂谷底部的情形,但单纯看这些照片和看录影带一样,没有条清晰的脉络,反而会无端地产生更多的疑问。

  龙少道:“其实这世界是神奇的,你拼命追求某种东西,却怎么也想不到它以让你不可思议的方式存在。如果没有后来的发现,我们根本不可能想象得到‘龙魂’会是怎么样一种力量,而这种力量的来源,就更难想象了!”

  我看龙少似乎有意在制造神秘感,我可以理解,他追寻了很多年的秘密真正到手后,肯定不会仓促告知我们,而是像写小说一样描述一系列故事,不断吊我们的胃口,他自己则享受着这种过程。

  不过我当下实在没那个耐心,急问道:“那这种力量和画面中裂谷底那些蜈蚣有什么关系?难道这种力量来源于蜈蚣?”

  龙少点了点头,回道:“是的,不过更准确地说,这种力量不是来自于蜈蚣,而是来自于蜈蚣体内的某种物质,那是一种结石!”

分享到:
赞(3)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