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七宿星龙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这张照片还算新,人的面孔看得还是比较清晰的,我看到的那人和龙少根本就不是那种单纯意义上的像,那五官、眼神……复制品都未必会这么相似,似乎根本就是一个人,眼前的龙少,似乎就是从照片中走出来的。难道龙少也像那些巨型蜈蚣一样成精了吗,眼前看似年轻的龙少其实是个七八十岁的老头?带着这种想法,再去看龙少那白皙如玉的肌肤面庞时,总觉得不自在起来,怎么看怎么觉得眼前的龙少有了种妖异感。

  我望了望其他人,还好当下的光线不好,好像没有人注意到我的异样,我觉得如果让龙少发现了这个,兴许对我不利,索性就当什么也没看见,趁着旁人不注意,我用指甲将那张脸刮掉了。

  龙少将照片拿到手中看时,那张脸已经面目全非无法辨认了,他也不会怀疑是我搞的鬼。可让我没想到的是,龙少看到照片后也是一副惊愕的表情,有些不敢相信的样子。

  我脑袋一蒙,心道不会吧,难道还有人长得和他一样?会有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吗?

  不过龙少只是在脸上表现了出来,并没有吱声,他默默地将照片夹回那笔记本中,将笔记本收好,对我们示意没什么异常。

  出于道义,我们将那几具尸体拖到一块儿堆起来,这里也找不到泥土掩埋,只能就地找了些断裂的石俑碎石之类的掩盖起来,也算让他们入土了。

  一番折腾后,几人围坐在之前的石柱旁稍事休息,取出些食物和水出来补充下体力。虽说刚才的情景很让人倒胃口,但饥饿一袭来任何东西都是挡不住的,当下便在距离尸体不远的地方海吃猛喝,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不适感。

  风师爷就着烧酒吞完了两罐牛肉罐头,直接用手一抹嘴巴道:“这酒还真是好东西,喝多了醉人,但一尝鲜就能让我脑袋清醒,嗨!呼儿将出换美酒,奇谋欲出谢杜康!”

  三炮一听即道:“嗨嗨嗨!就你这量,没两口就上脸了,还自称脑袋清醒,在我们面前转什么文!”

  风师爷道:“那好,我言归正传,其实就目前的情况看,出现地下河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在某些情况下还是有可能的!”

  我一看风师爷不像是喝醉的样子,这厮还算是个比较靠谱的人,就算他忽悠我们,也不会忽悠龙少的,我看他挺清醒,就问道是哪种情况。

  风师爷道:“这里只是有水,不一定就是地下河,在南方的某些大型古墓里,为了防止雨水渗透,通常有引水渠排水,我们之前看到的不排除是这种情况。如果真是这样,我们现在的位置就比较微妙了,可能不经意间我们少走了许多弯路,我们现在可能已经非常接近地宫了。”

  接近地宫这个概念是模糊不清的,在地宫外围被宫墙所阻叫接近,在往生殿、龙楼宝殿内也叫接近。而且就方才我们看到的那河道宽度来看,规模实在骇人,都能顶得上小护城河的标准了。

  我对风师爷道:“刚才那河的宽度咱也领教了,会是引水渠吗?这里再怎么也是高地了,光靠自然降水会有如此大的水量吗?”

  风师爷很肯定地回道有可能,刚才的一条如果作为引水渠的主渠,其实也并不是很夸张,如果是这样,这里的排水系统一定会很复杂,包括我们之前走过的石俑通道,它的四周可能都贯穿着引水渠。

  三炮道那不一定是水啊,别是水银河,没听说过秦始皇陵里江河湖海都是水银打造的吗?既气派又防盗。

  风师爷笑道你以为水银这东西是水啊,你要多少有多少,多个“银”字不知道金贵了多少,很多人为了搜集水银,还特地去挖掘古墓里的水银尸,刮尸以出水银。再说了,像你说的那么大水银量,咱几个早他娘的中毒死翘翘,成水银尸给南陵王陪葬了。

  龙少用手挠了挠鼻尖,也开始思索起来,不一会儿也道:“单纯地为古墓服务,这么复杂的排水系统还是很少见的,如果有另一种情况存在的话,就很有可能了!”

  一听这,我们都把目光聚到了龙少身上,等着他的高见。龙少不紧不慢地继续道:“单纯为了陵墓修筑这么复杂的排水系统,既耗时又耗力,再加上陵墓这些庞大的工程,以南陵的国力,时间肯定不会短,很可能经历了数代南陵王的努力。但如果作为一项城市设施,它们存在的合理性就大了许多!”

  城市设施?我大吃一惊,明白了这意味着什么。龙少的意思显然是这里的排水系统不仅仅是为古墓服务的,而是主要作为城市排水系统而使用,也就是说,这里不仅仅是南陵王的王陵,消逝的南陵城很可能就在我们的头顶上。

  不会吧?龙少这么一说连我都有些飘飘然了,地宫和王城一起找到,这当然是我们迫切希望的,但我这个人就是有些悲观主义,总是不相信我们的运气就会这么好。

  龙少道:“这种利用山体筑城是有先例的,典型的就是铁瓮城,而且,地上王城地下陵墓这种情况并不少见,西域的楼兰、精绝等国,很多都是这种结构!”

  龙少和风师爷一样,一旦提出自己的观点,总能说出一大堆理由让旁人信服,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博学在起作用。其实我自然也愿意一切正如他们所料,这样我们能省去不少麻烦,最起码心理上有了盼头,毕竟已经在慢慢接近一个曾经无比辉煌如今已然消逝的国度的核心地方了。

  三炮自然是万分欢喜,如果能找到南陵古城王宫,那从他身上割两块肉他都不会反对,毕竟破船也有三斤钉,南陵好歹也是正儿八经的王朝,历经多载,多年的积累一定不会少。

  “那下一步怎么办?我们还顺着那些石俑去找?”我问道,因为我对当下所在的地方一无所知,缺少安全感,总觉得再沿着那些石俑去找,实在不是个明智的举动。

  我忽然想起了什么,接着又道:“我们不是找到了照明弹吗?打一发看看再说,总比睁着眼睛瞎碰好多了。”

  鹰戈回道可以,但得先清楚这个空间的高度和大小,不然照明弹反弹回来,很容易伤到我们自己。

  他一边说,一边捡起几块石头向不同的方向用力抛去,判断着整个空间的大小。三炮急道:“大个子,你丫的怎么也变得磨磨叽叽了,拿出点你打仗的气势来,照明弹这东西我又不是没使过,大不了烫掉层皮晃晃眼呗,咱几个皮糙肉厚的也不怕那玩意儿,反倒这乌漆麻黑的我心里瘆得慌!”

  几人都有些熬不住,鹰戈见此也不好推托了,道了声“小心”,举着照明枪就打了一弹。

  只听得一声响,黑暗中照明弹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直冲顶上而去,一道强光扑面而来。由于眼睛长期处在黑暗中,如此强的光线我们一时根本适应不了,我只感到眼前白光一闪,双眼即一阵疼痛,一个劲地冒金星,有种短暂失明的感觉。

  还好我很快地恢复了过来,照明弹形成了一个大光球,硬生生地将四周的黑暗挤了出去,眼前的场景一下子尽收眼底。

  这里的高度只能用“惊人”二字来形容,照明弹居然都没能打到顶,而同样骇人的是这个空间广度,我无法用其他词语来形容这里,只能说这里是一个相当宽大气派的空间。

  对面是一块巨大的山体,上面并排着几尊巨型石像,石像是嵌在山体中的,手持大剑端坐着,面目凶悍骇人,极具震慑力。最中间的两尊石像之间是高耸陡峭的千层阶,扶摇而上,颇有泰山“十八盘”的气势。在山体的对面,四根巨型石质廊柱如天涯海角的擎天柱一般高耸,廊柱上纹饰极其复杂,从底部一直蔓延至顶端,与顶面无数诡异的雕刻连成了一体。

  眼前的每个物件,光用“大”来形容显然都有些苍白了,这里什么都是巨型的,大到了令人战栗的程度,身处这里,不得不让人疑心是不是来到了雅典卫城或远古巨石阵。

  我们都惊愕得合不拢嘴,直到四周的光线随着照明弹的熄灭渐渐暗了下来,这种震惊才缓和过来。四周又恢复了一片黑暗,刚才那一发照明弹光给我们制造惊愕了,压根没看到到底哪条路能走,我正寻思着要不要再打一发,一抬头,突然发现我们的顶面好像发生了些变化。

  照明弹灭了以后,四周就是一片漆黑了,顶面也应该是,但奇怪的是,此时的顶面和之前的确不一样了。

  这个巨大空间的顶部距离我们足有五层楼那么高,此刻上面布满了无数个红色的光点,如浩瀚星海一般,极为绚丽。那些光点都是差不多的大小,因为距离太远了,看起来就很小,但是很亮,有些光点忽明忽暗的,像红色的报警器在闪动一般。

  “这些是什么东西?之前好像没见到过!”我不知道这些东西突然出现是吉是凶,有些吃惊地问道,因为之前我们看到顶上也是漆黑一片,这些东西似乎是打了照明弹以后才出现的。

  风师爷道:“也许是某些发光石吧,有些玉石本身不发光,而是靠其他的光刺激感应才能发出微弱的光,之前我们看到的那种血祭光球就是这种玉石,很多夜明珠发光也是这种原理。古人在墓穴的地宫里用这东西模拟日月星辰,据说秦始皇陵的地宫里就是这一套,夜珠为星辰,水银为江河!”

  三炮一听到夜明珠,当即道:“夜明珠,我的奶奶!那这回咱比进了金库还带劲啊!”

  风师爷道:“就怕你得空欢喜一场,先不说这些东西是不是那玩意儿,就算是你还能长了翅膀飞上去摘吗?”接着他又道:“这些只是普通的发光玉英,受到照明弹的强光刺激感应发光的,没一会儿肯定就灭了!”

  风师爷刚说完,龙少忽然问道:“师爷,你懂不懂星象学?”

  一听这,风师爷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回道:“少爷,虽说我混迹江湖这么多年了,但对这星象还真是个门外汉。怎么,少爷你看出这上头的猫腻了吗?”

  三炮跟着附和道:“就是嘛,观星术啊什么的,跟算命瞎子的那一套有什么区别,现在都兴天气预报了,费那心思干什么!”

  龙少继续道:“刚才打照明弹的时候,我看到了顶面的景象,那是个像棋盘一样复杂的方阵,我怀疑是……”

  “是星象图?你的意思是顶面是张巨大的星象图?”我脱口而出,打断了龙少的话,说实话刚才那一阵太晃眼了,顶面实际什么情况我压根没看到。

  龙少道:“还不止这些,你们看,这些光点串起来,和之前崖壁上那些悬棺洞一样,组成的也是个龙形的图案!”

  龙形图案?我还真没看出来,而除了龙少以外,其他人也有和我一样的困惑,顶上的那些红色光点在我看来完全是杂乱无章,且呈环状排列,时疏时密,丝毫没有巨龙蜿蜒腾飞的感觉,这怎么会是龙?难不成是条盘着身子睡觉的龙?

  三炮打趣道:“龙少爷,你对龙上瘾了吧?看什么都是龙!”

  和龙少相处这几天,他的习性我也摸到了一点,他从不和任何人争辩,他一贯的方式就是用专业知识去使得对方信服,我见他一副不紧不慢、胸有成竹的样子,便知道了这次同样如此。

  龙少道:“你们有没有听过《周易》中的四象星宿?”

  龙少这一说,除了风师爷愣了一下,其他人还是面面相觑,三炮急道:“哎哟我的少爷,你别打哑谜了,什么四像四不像的,欺负我们没文化是不是?”

  说这些的时候,龙少的目光始终盯着顶上的那些光点,眼神中透出坚定,显然他对自己的见解很自信。

  据龙少解释,四象即为四大神兽,即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在古代星象学中,四象被用来划分星宿,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分主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其中东方又分七宿,每一宿又由多颗繁星组成,连接起来便是一条腾空飞舞的巨龙,称“东青龙”。

  龙少称眼下这个顶面其实是张巨大的星象图,那些光点所组成的,正是东方七宿连成的青龙图。并且,青龙的龙头朝向和石俑阵延伸的方向一致,更加说明出口的方向就在那里。

  我止不住赞了一声,一旁的鹰戈望着顶上,突然发话了:“少爷,师爷说那些都是发光的玉英是吗?怎么这些东西还会动?”

  听到这我们又把目光移向了顶上,果然,之前那些固定不动的红色光点,不但没暗下去,反而更加亮了,而且都动了起来。

分享到:
赞(1)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