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牧野诡事 第二章 镜里乾坤 破烂王

  废品回收站的大垃圾堆,可是处名副其实的“宝山”,经常有成群结伙的人,拎着叉子在上面乱翻,但这些人大多不懂眼,拣出来的东西多属于“回收再利用”的范畴,其实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从废品堆里翻出来的东西,还真有那惊天动地的国宝,其中不乏商周时期的青铜重器,当然现在是没有了,这些事都集中在六十年代到八十年代之间,以“文革”和大炼钢铁时期最多。

  当初随着北京奥运城建规划的实施,很多政府机构、文化事业单位也开始搬迁,大批早期的文件、名人手稿、画稿、书信、日记被当做垃圾处理掉,其实这些东西也都值钱,可一般人谁能鉴别出来?那时有位姓赵的破烂王,他是京城最大的旧货买主之一,文化底子很深,很幸运地赶上了这一时期,经他手淘出来的东西,就有周恩来的亲笔国书、杜聿明在战犯管理所写的申请信、日本731部队的细菌实验报告、被茅以升亲手炸掉的钱塘江大桥的蓝图、明代大书画家董其昌的手稿、北洋政府大总统徐世昌写的对联……

  记得以前在北京潘家园旧货市场,有个叫“邋遢乔二”的老爷子,当年常在潘家园混的人,多半听过他的名头。乔二爷是收破烂发的财,四九城里收废品的没人不知道他,据说他是南方人,生下来的时候赶上打仗,家里带着他在一个被盗空的坟洞子里,躲了足有十多天,从那以后他那双眼睛就跟夜猫子一样,一到黑地方就冒光,变成了无宝不识的贼眼。

  他早年生活窘困,就凭这双贼眼在成吨成吨的废品破烂中,一样样地拣出不少宝贝,这些宝贝都是文物,大多是“文革”时期失散在民间的,或是收藏者去世后,没来得及对后人有所交代,当时普通老百姓在观念上还不重视旧货,大伙都喜欢日本原装和美国进口,好多价格不菲的古董,都跟破报纸、旧书本和坛坛罐罐的破烂一起处理掉了。

  乔二爷凭着家传长眼的本事,从回收来的破杂志中,发现了一幅乾隆御笔的扇面,从那以后他算是摸着门道了,专到老门老户老宅院扎堆的老城区转悠,收着了值钱的玩意儿,就到潘家园、琉璃厂之类的地方出手。那些古物贩子见他屡屡出手不凡,都以为乔二爷是“倒斗”的手艺人,不禁对他刮目相看。因为西贝货满街都是,真正的玩意儿,除了瞎猫碰死耗子赶上了,就只有“摸金校尉”手里才有,古玩贩子们后来才知道,敢情这位乔二爷,平时就是一收破烂的,等到大伙都明白了其中的猫儿腻,从废品里淘金的日子也就算是到头了。

5条评论 to“鬼吹灯之牧野诡事 第二章 镜里乾坤 破烂王”

  1. 回复 2011/05/14

    千年粽王

    我要出场

  2. 回复 2012/01/22

    梦之幻

    粽子,端午就吃你!哇呀呀!

  3. 回复 2012/07/08

    潜水员

    这个是真事,当年人们都不懂,从北京城里仍出来的玩一成山了,里面有不少宝贝,至于这几个人,我就不知道了

  4. 回复 2012/09/17

    霍式不死虫

    我要出生在那个年代,我肯定也要去找宝贝

  5. 回复 2012/09/19

    12345

    我们这也有,就前段时间,我们这搞地下商业街,把主干道(也是我们这个城市最早的一条马路)整个挖开了,从那里面挖出一大堆的铜钱、瓷罐,这些东西,博物馆看不上眼(主要都是些平民用的普通物件,没什么有研究和收藏价值),全便宜那些蹲在工地捡‘破烂’(也就是挖宝)的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