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魔窟(3)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我被一股怪力甩出,眼看脑袋就要撞在黄金台阶上。往好了估计,脑袋撞进腔子,我还能留个全尸,否则也得撞得脑浆崩裂。原以为我这条小命儿,今天就得扔在这儿了。这时胖子刚从地上爬起来,一看我往这边飞过来了,急忙使出全力,往我身上一推,抵消了我这一撞之势。我摔在地上,浑身上下几乎摔散了架,好歹保住了这条命。

  僵尸四肢转到身后,枯树皮一般的那张脸往上抬起,披散的长发如同一条大爬龙,绕过黄金椁又爬了回来。我强忍身上疼痛,咬牙从地上起来,手中的黑驴蹄子还在,这一次不敢再往前去了。对准僵尸那个黑洞洞的大口,奋力将黑驴蹄子扔了出去。僵尸大口一张,一口将那黑驴蹄子吞了下去。

  我和雪梨杨、胖子三个人相顾失色。相传僵尸之祖乃天女魃,天女魃本为轩辕黄帝之女,因为中了蚩尤咒,变成了僵尸,见之则主大旱,所到之处,赤地千里,以地脉中的龙气为生,吞云吸雨,所以才会造成干旱。僵尸吃活人心肝,皆因人是万物之灵,人又以心以为灵,按迷信的说法,人的心上有窍,傻子是一窍不通,窍越多,这个人就越有灵性。传说当年的商纣丞相比干,有九窍玲珑心。僵尸埋在地下千年,吸尽地脉中的龙气,即成尸魃,吃人心肝吃多了,几时能够驾上风,那就成了飞僵。飞僵目中有光,来去如风,可以杀龙吞云,甚至口出人言,出没于白昼。用过去的话来说,这是成魔了。古墓中的粽子,最可怕的也不过于此。尸魔再厉害,让黑驴蹄子打一下,就得打掉一千年的道行;吞下黑驴蹄子,则灰飞烟灭,化为黑血。

  想不到黄金椁中的僵尸美人,一前一后长了两张脸,而且一口吞下黑驴蹄子之后,居然若无其事。应该不是黑驴蹄子没用,而是黄金椁中的女子,比尸魔还要恐怖。

  我心想:“好汉不吃眼前亏啊,打得过咱就打,打不过咱就撤。舍命关上殿门,僵尸也未必追得出来。”可僵尸美人行动奇快,没等我们跑出这座黄金宫殿,就得让它追上,终究逃不出它的魔爪。

  三个人只得舍命与之周旋,绕着黄金宫殿兜起了圈子。而三个人之间拉开了距离,彼此之间难以呼应,处境更为危险,一时间险象环生。僵尸将雪梨杨追到大殿的一个死角之中,雪梨杨想用金刚伞招架,却被僵尸一爪挠下,金刚伞脱手飞出。雪梨杨身后已是黄金墙壁,无路可退。我和胖子与她离得太远,鞭长莫及,有心冒死相救,却也无能为力。正在这紧要关头,但见雪梨杨往上一纵,其疾如风,脚下吉莫靴蹬在黄金殿中的墙壁上,飞奔出十几步,间不容发之际,从死角中逃了出去。而那僵尸也挠壁直上,宛如一条大爬蛇,在后面对雪梨杨紧追不舍。雪梨杨抛出飞虎爪,勾住黄金神树,从壁上凌空跃过,落到黄金神树上,这才躲过僵尸的追击。

  我暗道一声:“好险!”也不得不佩服雪梨杨的身手,换成我和胖子,再多几条命也都没了。可悬着的心还没放下,僵尸已经爬上了黄金神树。

  雪梨杨迫于无奈,只好从黄金神树上跳了下来,而那僵尸如影随形,紧跟着下了黄金神树。雪梨杨接连几次死里逃生,此时已无力再逃。僵尸四肢倒转,带起一阵阴风,爬向雪梨杨。我和胖子手握工兵铲,从两侧冲向雪梨杨,眼看无力回天。正在此时,倒在一旁的玉面狐狸突然站了起来,她失血不少,脸色如同白纸,抽出插在大金牙背包中的鱼尾刀,往僵尸身后的那张美人脸上一刀劈下。僵尸只顾来追雪梨杨,后面那张人脸见到玉面狐狸挥刀劈下,发出一声尖叫,震得四壁皆颤,整座黄金大殿中的光亮都跟着暗了下来,它再想返回手抓格挡,却已然不及。那张美艳的女人脸被锋利的鱼尾刀从中劈开,分为两半,并不见有鲜血流出。凄厉无比的惨叫声中,冒出一缕缕血雾。

  我和雪梨杨、胖子、大金牙四个人见状,无不骇异。但见僵尸美人头上冒出的血雾越来越多,而它另一张枯树皮一般的僵尸脸,则迅速消失,只余下一个身穿金丝殓袍的女子。头部被刀劈开,指爪在地上挠了几下,便此一动不动了。黄金宫殿中尸臭弥漫,一缕缕血雾钻进了玉面狐狸口中,玉面狐狸惨白的脸上,一瞬间恢复了血色,双目却变得同黄金椁中的女尸一般,成了两个黑洞,没有了活人的光彩,只是让金殿衬得射出神光。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看见她的指甲似乎也变长了,同时她的脸上浮现出诡异的微笑,也同黄金椁中的僵尸美人一模一样。

分享到:
赞(4)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