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槐园宅 第三章 猫仙爷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话说世间造化变移,兴衰起伏,沧海可以变为桑田,这人活一辈子,他究竟是贫贱还是富贵,从来就没个定数。所以常有许多心怀不足的人,巴盼着撞上一注横财陡然暴富,却不知天底下好人也有穷到底的,倒不如安分守己,随缘度日,图个清静平安。

  张小辫儿偏偏就有些短薄见识,专爱做些小便宜勾当。他发财心切,换取了药铺中的黑猫之后,自以为得计,只道好事全被他一个人赶上了,急于想去槐园寻宝,哪还管得了是什么凶宅、鬼宅。他接了钥匙在手,谢过铁公鸡留宿之恩,便推说天色晚了,便和孙大麻子两人匆匆告辞离开。

  灵州城入夜后,便严禁百姓们出门走动,大街小巷里,都有一队队官兵团勇往来巡防。当时城中守军不足,各家各户都要抽丁助防。铁家有一个老仆,被调去充做了老军,专司打更报时。此人熟知城中地形,可以避过夜间盘查,受铁掌柜吩咐,就由他引着张小辫儿等人前往槐园。

  先不说铁公鸡如何处置那具僵尸,单表张小辫儿和孙大麻子抱上黑猫,到药铺外边接了小凤,三人慌里慌张地跟在巡夜老军身后,在夜色中穿街绕巷而行。张小辫儿嘴皮子油滑,胡乱搭上几句话,就与那老军熟络了,一打听才知道,原来老军随了主家的姓氏,姓铁名忠,从他祖上八代开始数,全是灵州本地人。

  铁忠老汉五十来岁,言不惊人,貌不出众,一看就是个忠厚老实的仆役。他穿了一件破旧褴褛的号坎,手里提着灯笼,身上挂着铜锣和梆子,边走边吆喝:“平安无事喽……小心火烛哟……”

  众人走到一条黑漆漆的巷子中,眼看快到地方了,铁忠老汉却忽然停下脚步,告诉张小辫儿三人:“不是我吓唬你们,灵州城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槐园中确实有厉鬼出没,不知害掉了多少人的性命,四邻街坊无不惧怕这座凶宅,早都搬了一空。这一带除了野猫和老鼠,再没别的活物出没。到了夜间,就连巡逻的团勇们都不敢从周围经过,老汉我说句不中听的,你们几个后生,万一今夜撞上鬼死在槐园里,想找个给你们收尸的人都难。若是听我良言相劝,就趁早去投别的宿处。”

  张小辫儿满不在乎,根本没把他的话听进耳朵里,心想三爷有个诨号唤作“张大胆”,可不是凭空搏来的虚名。这些年破庙荒祠没少住过,怎么会怕城里的一处宅院,就对铁忠老汉说:“多谢您老人家好心指点,可是这深更半夜的,城中哪还有别的地方能容我等落脚?小人张三又是个破落户,鬼神不收的贱命一条,所以胆气极壮,随他千妖百怪,我是绝不怕的。”

  孙大麻子专爱听这些卖弄豪杰事物的大话,当下也说道:“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我辈大丈夫,气吞湖海,一向是行得正、坐得端,胸中又有的是胆量,世间即便真有鬼物,按道理也该是它怕我们。”

  小凤自打进城以来,始终担惊受怕,但乡下丫头,也没什么见识,遇到生人时开口说话都难。她看眼前这一片街巷宅院,全是悄无人声,而且黑压压的没有灯火,不由得胆寒起来,正想劝众人别去凶宅,这时忽听得身后屋顶上发出“喵呜”一声猫叫,好不悚人毛骨,吓得她险些瘫坐在地,幸亏被铁忠老汉扶住。

  张小辫儿左右一打量,黑夜中却难辨野猫踪迹,只见周围街巷院墙颇有些眼熟,猛然想起来,原来此地正在先前到过的猫儿巷附近。

  铁忠老汉对小凤说:“莫怕,城里野猫多,尤其是在猫仙祠附近。你们胆大包天竟敢夜宿凶宅,绝不是作耍可以了账的事。奈何我一介打更巡夜的,口中讲不出什么真实道理,看来是劝不住你们了,但眼下正好路过此间,总该进仙祠去给猫仙爷磕几个头,让他老人家保佑你们一夜平安。”

  灵州有拜猫仙爷的古风,张小辫儿这三人十分信服,也为了壮些胆色,当下齐声称是,顺路进了古祠。见那堂中神龛里有尊泥塑的神像,青袍长髯,慈眉善目,是个饱学儒者的模样。看神位不是别个,正是在当地屡显灵异的猫仙爷。

  张小辫儿等人虽然久闻猫仙爷的大名,却不知这些古迹的来历出处,也从没进仙祠里烧过香,还以为大仙是只得道的老猫。此时一见,不免觉得诧异,但不敢怠慢,恭恭敬敬跪地磕头,在神位前许愿道:“小人们都是善男信女,求大仙爷务必保佑弟子们逢凶化吉、遇难呈祥。今后如有寸进,能得些小富小贵,肯定不忘买些咸鱼馒头布施庙中野猫;倘若是猫仙爷开恩,能保佑弟子们有场大富贵,那就要给您老重塑金身、造寺建塔,心意至真至诚,还求仙爷灵验感应。”

  拜罢了猫仙爷,张小辫儿心中好奇,想问个究竟,就跟铁忠老汉打听起来:“小人们一向只听说猫仙是灵州城里的神明,却不知大仙爷得道的这段事迹,到底是出在什么人家?又是怎地起头,怎地了结?”

  铁忠老汉自幼就把猫仙当作菩萨佛祖一般来信,见张小辫儿等人竟不知大仙来历,便责怪道:“你们这些只顾吃闲饭、找闲事的光棍没头鬼,空在祠中拜了一回,怎么连猫仙爷他老人家的事也不清楚?”

  铁老汉随即讲起经过来,传说都是几百年前的旧事了,早在那时候灵州城里就以猫多闻名。在城外有鄙雷寺古刹,乃是南北朝时期所建,多次毁于战火,但事后又都被重建修筑,规模是越来越大。寺中历代都有高僧住持,香火极盛。

  曾有一位高僧法号昙真。这老和尚活了一百多岁,虽年事已衰,但畅晓佛理禅机,能知过去未来之事,讲经说法时妙语无边,有如口吐莲花。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士农百姓,都将其视为鄙雷寺里的活佛,昙真老和尚不理俗务,每天只在庙堂里焚香诵经。

  鄙雷寺庙前有个放生池,当地百姓称其为鄙雷塘,是个千年不枯的古潭。绿水幽深,不论天气如何炎热,鄙雷塘附近也是凉意森森。凡是大一点的寺庙里都有放生池,里面养着龟鱼之属,放生池一来有佛法好生之意,二来池中蓄水可以防火,池塘的大小则取决于寺庙规模。常有灵州城里的大猫小猫们来到池前看鱼,猫不会水,它们看着池塘里的游鱼,只能图个水边凉爽,空流馋涎过过干瘾,所以鄙雷寺前多有野猫出没,寺中僧人对此早就习以为常了。

  又因庙里的和尚们都吃素,故此附近的野猫只在鄙雷塘前游荡,极少进寺,唯有一只满身生癞起疮的老猫,一连数年,整天整夜地徘徊在这座寺庙里。

  扫地的小和尚心善,见到这老猫,就寻些草药给它治疗身上的癞疮。谁知药不对症,猫疮更加溃烂流脓,变得腥臭无比,不用草药倒还好些。那小和尚也就只好不敢再管它了。

  这天早上,昙真老和尚在佛堂前讲罢了南无妙法,唤过扫地的小和尚,对他点手指了指伏在对面墙檐上的癞疮老猫,说道:“此物不可再留,你行个方便,替它寻个了断之处去吧。”这意思就是让小和尚找个地方,把老猫宰了,而且还吩咐要在明天天亮之前料理干净,死猫尸体可以埋在后山密林。

  扫地小和尚一听吓了一跳,心想师父一贯慈悲为本,善念为怀,今天这是怎么了?那老猫虽然肮脏邋遢,却不曾惹出祸事,出家人最戒杀生,如何对它下得去手?想要再问端倪,昙真老和尚却闭上双目入了定。

  师命难违,小和尚不敢多言,爬到墙上捉了老猫下来,想用手掐死它或是棍棒打死,可都下不了手。最后想来想去,就将老猫抱到放生池边,打算将它扔进水里溺死,犹豫再三,仍然狠不下心肠。他是胎里素,蝼蚁也不肯踩死一只,在心里打定了主意:“佛门静地,岂容杀生害命?”就偷着把猫撵到寺外,见它去得远了,方才回去复命。

  等到昙真法师出了定,就在佛堂上召来小和尚,把那老猫之事相问。小和尚谎称已将老猫淹死在鄙雷塘中了。昙真法师斥道:“出家人不打诳语,当着佛祖的面怎敢口出虚言?”

  小和尚大惊,忙在佛前叩头称罪不已。昙真法师道:“你速去捉了那只老猫回来,倘若天亮前还不能将它打发了,你我师徒都要平添一场孽业……”随后念出四句偈语来,说是“世间万物藏因果,大海浮萍有偶然;生死来去君莫怨,电光石火梦中身”。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分享到:
赞(8)

评论1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2
    不能调整
    匿名2017-07-18 21:33:29回复
  2. #1
    没人了?
    盗墓小哥2017-04-20 8:24:1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