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瓦罐寺 第五章 猫借命

  俗传“猫有猫语,犬有犬言”,凡是物有灵性者,皆有心念感应。据说蛇能吸蛙,蛙就一动不动默然待死;猛猫伏鼠,鼠也不敢躲避,在古时候的观念里,就认为这是由于心念震慑之故。而野猫又是诸般灵物之首,猫中的长面罗汉,虽是满身憨懒气质,却能感知主子的生死吉凶,它平时如同哑猫一般闷不作声,但是不开口则可,开口必然妨主。

  张小辫儿在灵州城厮混得久了,城中野猫都视其为主。就在瓦罐寺这座千年古刹的后殿里,那长面罗汉猫突然盯着张小辫儿叫了一声,吓得张小辫儿一个跟头翻在地上,急忙伸手入怀,去摸林中老鬼留给他的救命之策。

  谁知一摸摸了一个空,三爷脑袋里嗡地一下就炸开了,心道:“糟糕,张三爷这回算是真要归位了。这一路上奔波辗转,谁知道把那竹筒丢在哪里去了?千不该,万不该,就不该从灵州城里出来,早知落到今日这般地步,还不如一直躲在猫仙祠里,不错眼珠地盯着那竹筒子。可三爷我也没有未卜先知的法儿,谁知道这老猫早不叫晚不叫,偏赶到这节骨眼儿上给三爷来这么一嗓子。”

  雁铃儿看张小辫儿刚刚还谈笑自若,可这时突然栽倒在地,脸上的神色也都变了,忙将他扶起来,询问究竟。

  张小辫儿怔怔地道:“这老猫能知主子生死,它开口一叫,三爷就要死到临头,恐怕是过不去今天了。”他又觉自己这辈子活得太亏,几番出生入死,好不容易混上个正三品的参将之职,可这官还没做热乎就要死于非命,越想越是不值,不由得垂下泪来。

  雁铃儿劝解道:“三哥,有咱们雁营两千多兄弟在此,谁个不要命了,敢来动你一根毫毛?再说老猫怎会知人生死,从来说贫好断,贱好断,只有寿数难断,就连灵州城里算卦奇验的陈半仙,也难以断人阳寿。这只大花猫又不是阎王的老子,判官的哥哥,怎么能够开口就定人生死时辰,这般有准?”

  张小辫儿抹着满脸的鼻涕和眼泪说道:“妹子你可不知,常言道得好,金风未动蝉先晓,暗送无常死不知。这长面罗汉猫是通灵之物,按那传古的《猫谱》所说,只要它开口出声,其主必难活命,绝无反转的余地。只可惜咱们今生有缘结为异姓兄妹,还没聚够呢,这就又要生离死别了……”

  他哽咽着说了一半,自知今日之劫是万万躲不过去了,想起还有些话需要赶紧交代,就狠下心肠说道:“他奶奶的混账乌鳖羔子,三爷死就死了,死了死了,一死百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可临走之前还有个托付,将来赶上清明冬至,妹子可别忘了给你三哥和孙大麻子多烧些纸钱。我们兄弟今生在阳世上做了半世穷神,死了可不想再做那枉死城中的饿鬼。还有马大人府上有个小凤,那也算是我的半个同乡,你想着把她接出来,别让她再做奴婢听人使唤了。”

  张小辫儿说到这里,连自己都觉得佩服自己,心中更觉煞是不平,暗想:“我这死到临头了,还不忘旧时患难之交,可见张三爷最是心善的人。这等好人要是说死就死,老天爷岂不是瞎了眼睛?”

  雁铃儿见张小辫儿说得煞有介事,不由得信了几分,但还是出言宽慰道:“三哥,你别再说这些不吉利的话,好端端的如何说死就死,就算今天粤寇打进青螺镇来,我等拼着性命不要,也得保着你杀条血路突围出去。”

  张小辫儿深知雁营之众精锐绝伦,营中雁排李四等军官更是指挥有方,青螺岭上粤寇来得虽多,却未必真能打得进来,此节根本不必担心。而且自己全身披挂戎装,里边还套着能避水火的黑蝉轻甲,怀揣短枪,腰悬长刀,从头到脚顶盔贯甲,绝没半点破绽可寻,就算是迎面被洋枪洋炮轰到,都不会立时毙命。守在身边的雁铃儿,也有百步穿杨的手段,只要有她一张雁头弯弓和七十二枚雁翎快箭在手,谁也别想接近三爷百步之内。

  按说如此布置,称得上“稳妥”二字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岂不知天意难测,那生死命数绝非常人所能预料的,倘若真是命里该着要死,随你上天入地的本事,横竖是躲不过去,说不定吃饭时也会噎死,喝水时也能呛死。就连诸葛亮那么大的本事,称得上烛照古今算无遗策了,他料到自己命数将尽,才摆出了七星灯借寿,最后还不是遇着魏延闯帐,一脚踢翻了灯盏,使得诸葛武侯星殒五丈原,可见时可变,运可变,唯有命数难变,难于上青天。这正是阎王要你三更死,谁能留你到天明?

  话说这人生在世,有生就有死,等大限一到,生死簿上钩了姓名,两腿一蹬,呜呼哀哉,即便是贵为当朝天子,身居万万人之上,有金山银山之富,敌国的家私,也买不来命外的一日之寿,所以怕有何用?

  只是天下最残酷之事,莫过于知道自己的死期,张小辫儿年纪轻轻,眼前的花花世界,日后的锦绣前程,岂肯甘心就死,自然是六神无主,惊慌失措,难以走得从容。

  雁铃儿也是替他焦急,难道这罗汉猫真有恁般灵验,它对着主子开口出声,主子就必会死于非命,其中就没有半分反转的余地了?

  张小辫儿丧气道:“你三哥我本来命不该绝,先前曾在猫仙祠里遇到异人,得了一道回天保命的奇策,只等这老猫对着三爷开口,我依着其中安排行事,就可度劫避祸。谁知我时时刻刻贴肉藏在身边,眼下该用着它时,竟而失落无踪了,这岂不是天亡我也?看来老天真要收我这条小命了。”

  雁铃儿心细如发,提醒张小辫儿道:“三哥,既是你随身藏纳的紧要事物,怎会轻易丢失?适才咱们刚进这后殿,我看你在手中摆弄一个竹筒,莫非就是那筒子?”

  有道是当事者迷,旁事者清,张小辫儿被人一语点破,恍然醒悟过来,抬手一拍自己脑门:“可不是吗,起先撞见方良牛之时,瞧见那懒猫望天打个哈欠,唬得三爷以为是它要开口叫唤,就伸手从怀中摸出了竹筒,然后……”他将前事在脑中转了几转,料想必然是当时遇到蛇母行刺,自己慌了手脚,没有将竹筒子重新藏入怀中。天幸没有失落在途中,只要出不了瓦罐寺后殿,不愁寻它不着。

  张小辫儿重新见到一线生机,不待说完,便赶忙同雁铃儿提着灯烛,在殿门廊下各处找寻,果然发现那竹筒子掉在角落里了,火漆封得牢固,尚未脱落,想是先前雁营团勇们捕杀从地底冒出的群蛙之际,在混乱中碰撞滚落到这里。

  张小辫儿犹如抓到了救命稻草,心中一颗石头落地,止不住狂喜起来,一面不住口地称赞雁铃儿,一面手忙脚乱地拆开竹筒,见那里面竟是九只小巧的铜猫,古纹斑斓,不知是哪朝哪代的旧物,此外赫然有张图画,配着几行字迹。举在灯下细看了几番,二人都是又惊又奇,张大了口,半天也合不拢来,依照此图行事,果真可以躲避这场生死大劫吗?

  原来这图中所绘的情形,是九只花猫,围着一个人形,张小辫儿熟知《猫经》,识得这幅画里画的是灵州城里古时流传的一则传说,据说猫有九命,除却自身本命之外,尚有灵城、木官、天玉、地奥、鬼师、发微、见金、定火八命,多能度劫挡灾,可是一命只过一劫,而且其中唯独没有水命,所以俗传老猫惧水。

  在当年灵州猫仙祠香火鼎盛的时候,如果有人得了重病难愈,就备下丰厚供品,宰杀猪、牛、羊、鸡、鸭、鹅,共是三牲三禽,到祠中求猫仙爷借命。那时的善男信女无不深信此道,遇着刀兵水火的劫难,就家家户户悬挂《九猫图》,以求猫仙爷保着全家老幼平平安安,不遭横死暴亡。到了明末,这种事猫供猫的风俗逐渐没落,虽然时至今日,民间普遍还拜猫仙,却无人再信问猫借命之说了。

  画旁注释大体是说:雁营营官张小辫儿命中要有一场大劫数,躲过去了就是云开雾散,荣华富贵指日可待;躲不过去就是死于非命,荣华富贵全成过眼云烟。有道是“人的命,天注定”,该当水里死的,必不在火中亡,可到最后究竟是水里死,还是火中亡,只有天知地知,人莫能知。

  长面罗汉猫生来就是佛陀的良善性子,更具慧眼,能看吉凶因果,可以通过观察世人颜面气色,感知主子的生死祸福。它只有看见自己的主人印堂间死气缠绕,才会开口出声,这是其心伤哀叹之意。谁要是听了此猫开口,谁就是死到临头了,必定看不见第二天的日头,此事万试万灵,不爽毫厘。以前就常有高僧养着罗汉狮子猫在佛堂里,以便知道自己圆寂之期。

  可林中老鬼看出张小辫儿不比别人,天生是个猫主的命格。命局中的变数奇绝,或是极贵,或是极贱,总能够躲劫避灾,自身的造化也大,眼下虽然行到了山穷水尽之地,即将有无边的劫难临头,可是只要能在命中生出变数来,也许有机会度劫得生,扭转乾坤。

  这正是“路至尽头重开径,水到穷时再发源”。欲知张三爷能否真有回天之命,且看《金棺陵兽》下回分解。

分享到:
赞(5)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