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第二十五章 通天大佛寺

  鹧鸪哨不懂风水秘术,所以没听明白了尘长老的后半句话是什么意思,便出言询问,什么是“独眼龙”?

  了尘长老看了看天上的月光说道:“此处地下,端的是条潜行神龙,但是体形小得异乎寻常,并且只有龙头一处穴眼可以聚气藏风,故名为独眼龙,或称蜻蜓点水。紫气三星,若其形秀丽清新,则主为忠义士夫;其形若高雄威武,则主兵权尊重。紫气如树,最忌枝脚奔窜,山形欹斜崎岖,面部臃肿,山头破碎,凡此种种,均为恶形,葬之多生逆伦犯上之辈。由于黑水河改道,这穴的形势早已破了,龙头上的这处宝眼,反而成了个毒瘤,如果里面葬了人,便应了后者着实麻烦得紧。”说罢指了指天上如钩的冷月,接着说道:“你再看那月色,咱们今天出门没看黄历,不料今夜正是月值大破,逢月大破,菩萨都要闭眼。”

  鹧鸪哨艺高胆更大,再加上族中寻找了千年的雮尘珠有可能就在脚下的通天大佛寺中,哪里还能忍耐到明天再动手,便对了尘长老说道:“传说这通天大佛寺下是座空坟,既然是无主空墓,弟子以为也不必以常情度之,待弟子以旋风铲打开盗洞,取了东西便回。咱们小心谨慎就是,料来也不会有什么差错。”

  了尘长老一想也对,确实是多虑了,这座墓被西夏人当作了藏宝洞,既然没有主家(墓里没有死人),便可以不依常理,什么灯灭鸡鸣不摸金,什么三取三不取,九挖九不挖,都不用考虑了,于是点头同意。

  鹧鸪哨从包裹中取出一根空心铜棍,铜棍中空,里面装有机括,棍身已经被手摩挲得发亮,也不知有多久远的历史了。又拿出九片精钢打造的波浪叶,似九片花瓣一般插在铜棍前端,铜棍前边有专门的插槽锁簧,钢叶一插进去,就立刻被锁簧牢牢地固定住。

  最后鹧鸪哨又在铜棍后装了一个摇杆,就组成了一把打盗洞的利器———旋风铲,这种工具可伸可缩,开洞的直径也能够自行调整扩大缩小。

  鹧鸪哨转动旋风铲打洞,让美国神父托马斯帮忙把旋风铲带出来的沙土移开,美国神父托马斯无奈,一边干活一边抱怨:“不是事先说好到地方就把我放了吗?想不到你们还给我安排了这么多小节目。要知道在西方神父是上帝的仆人,神职人员是不需要从事体力劳动的……”

  鹧鸪哨同了尘长老也听不太明白这美国人唠唠叨叨地说些什么,所以也不去理睬他,全神贯注地用旋风铲打洞。过了约摸一袋烟的工夫,旋风铲就碰到了通天大佛寺宝殿上的屋瓦,全是大片的青鳞琉璃瓦,边缘的瓦当上雕刻着罗汉像,非是寻常屋瓦可比,一看就知道是一座大型寺庙的主要建筑。

  鹧鸪哨在沙窝子里把青鳞琉璃瓦揭起了十几片,扔到外边,用绳子垂下马灯,只见一层层木梁下面,正是辉煌壮丽的大雄宝殿。“大雄”是佛教徒对释迦牟尼道德法力的尊称,意思是说佛像勇士一样无所畏惧,具有无边的法力,能够降伏“五阴魔、烦恼魔、死魔、天子魔”四魔。鹧鸪哨的马灯看不清远处,只能瞧见正下方就是殿内主像“三身佛”。按佛教教义,佛有法身、报身、应身三身,也称三化身佛,即:中尊为法身毗卢遮那佛;左尊为报身卢舍那佛;右尊为应身佛,即释迦牟尼佛。三身佛前有铁铸包泥接引佛像相对而立,两侧是文殊菩萨、普贤菩萨坐像。

  西夏佛法昌盛,料来这大殿规模不会小到哪去。鹧鸪哨对了尘长老点点头,示意可以下去了。鹧鸪哨一向独来独往,本想自己一个人独自下去,了尘长老担心藏宝洞里有机关陷阱,并且有暗道暗门之类的障眼物,对付那些东西,原本就是摸金校尉们的拿手好戏,便要与鹧鸪哨一同下去,相互间也好有个照应。

  于是二人各自服了一粒串心百草丸,用一壶擎天露送下,这些都是防止在空气不流通的环境中产生昏迷的秘药,再把摸金符挂在腕中,以黑布遮脸,穿了水火鞋,带上一应工具,就要动身下去。

  鹧鸪哨忽然想起那个美国神父还戳在一旁,那托马斯神父虽然不像坏人,但是自己和了尘长老下去干活,上面留个洋人,是不太稳妥的,他要万一有什么歹意,却也麻烦,倒不如把这厮也带下去,他若乖乖听话也就罢了,否则就让这洋人去滚这藏宝洞中的机关。

  鹧鸪哨心中计较已定,便把美国神父扯了过来,准备给他也吃些秘药,好带他进藏宝洞。托马斯神父死活也不肯吃,认为鹧鸪哨要给他吃东方的神秘毒药,连忙捂住嘴,鹧鸪哨哪管他怎么想,用手指一戳神父的肋骨,美国神父疼得一张嘴,便被鹧鸪哨把串心百草丸塞进了口中,美国神父想要吐已经吐不出来了,只好无奈地对着天空说:“噢,仁慈的主啊,原谅他们吧,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鹧鸪哨不由分说,便把美国神父托马斯推到佛殿屋顶的破洞中,取出飞虎爪,要把他先垂下去。托马斯神父大吃一惊,这些野蛮的东方人,给自己吃了毒药还不算完,还要搞出什么古怪花样?是要活埋不成?

  了尘长老在旁劝道:“这位洋和尚,你尽管放心,老衲与你都是出家人,我佛大慈大悲,咱们出家人是慈悲为本,善念为怀,扫地不伤蝼蚁命,爱惜飞蛾沙罩灯,自然是不会加害与你。只是我们做的事情机密,不能走露半点风声,所以请你同走一遭,事成之后,一定放你回去。”

  托马斯神父听了尘长老这么说,稍觉安心,心想不管怎么说,中国的和尚也算是神职人员,没听过神职人员搞谋杀的,于是让鹧鸪哨用飞虎爪把他从破洞中坠进佛殿。

  了尘长老与鹧鸪哨也随后下到大雄宝殿之中,亮起马灯,四下里一照,果然是一座雄伟华美的佛殿。殿中供奉的佛祖法身上全是宝石,金碧辉煌,高座与莲花台上,宝相庄严,殿内四周用三十六根大柱支撑,极为牢固。

  了尘长老见了佛祖宝相,立即跪倒叩头,念诵佛号。鹧鸪哨以前是个假道士,现在穿着俗家的服装,也跪倒磕头,祈求佛祖显灵,保佑族人脱离无边的苦海,心中极是诚恳。

  二人礼毕,站起来四周查看,见前殿已经坍塌了,根本过不去,两侧的配殿,供着无数罗汉像,其中一边也塌落了多半间。那些罗汉像无不精美奢华,用料装饰皆是一等一的考究,每一尊都价值不菲,可见当年西夏国力之强,佛教之兴盛发达。

  只是这些佛像同鹧鸪哨等人平时在各处寺庙中见到的有些不同,也说不出哪里不同,就是觉得造型上有些古怪。

  了尘长老告诉鹧鸪哨:“西夏人以党项族为主,党项人起源于藏地,后来扶佐唐王开疆拓土,着实立下了不少汗马功劳,被赐国姓李。他们毕竟是少数民族,而且藏传佛教受印度的影响比内地要大许多,这些佛像穿着皆是唐装,但形象上更接近于佛教发源地的原始形态,不像内地寺庙中的佛像,受汉文化影响很深,所以看起来有些许出入。”

  鹧鸪哨同了尘长老一致认为,西夏国的藏宝洞,应该就在离大雄宝殿不远的地方,甚至有可能就在大雄宝殿之中,因为既然庙下修了座墓,既然是墓穴,当然要修在风水位上,这条脉的穴位很小,所以应该可以圈定在大殿附近。

  美国神父托马斯跟着鹧鸪哨在殿中乱转,越看越觉得奇怪,怎么在这毫不起眼的不毛之地,他们随便一挖,就能挖出一座庙宇,而且刚才在偏殿看了两眼,里面那些精美的罗汉造像,似曾相识,好像前几年自己掉进去的洞窟。那是无意中进去的,隔了几年如果再想回去找,肯定找不到,这个老和尚怎么看了看天上的星星就找得这么准确,这东方世界神秘而又不可思议的东西实在太多了。想到这些,托马斯神父心中便对了尘长老与鹧鸪哨二人,多了几分敬畏之意,不敢再多嘴多舌地废话了。

  三人就在通天大佛寺的大雄宝殿中转了两圈,几乎每一块砖瓦都翻遍了,却没有发现什么藏宝洞的入口。

  鹧鸪哨对了尘长老说道:“正殿之中,未见异状,不妨去后殿找找。”

  了尘长老点头道:“既然已经进来了,就不要心急,从前到后细细地寻找。这里名为通天大佛寺,可见后殿供的是尊卧佛,咱们这就过去看看。”

  连接后殿的通道中,彩绘着宋代的礼佛图,图中多以莲花点缀,观之令人清静无虑,出凡超尘,一洗心中的世俗之念。

  鹧鸪哨近来长和了尘长老在一起,听了不少佛理,心中那股戾气少了许多,此刻身处这地下佛堂圣地,忽然产生了一种乏累的感觉,一时间心中对倒斗的勾当,有种说不出的厌倦,只希望这次能够顺顺当当地找到雮尘珠,了却大事,日后就随了尘长老在古刹中清修,度此余生最好。

  但是这种念头转瞬即逝,鹧鸪哨心中比谁都清楚,这时候万万不能有一丝松懈怠慢,眼下要集中全部精力,找到西夏藏宝洞的入口。

  这般边走边想,就行至后殿,果然不出了尘长老所料,后殿更是宏伟,一座由七宝装点的巨大石佛横睡在殿中。

  一般的大型卧佛都是依山势而修,有的是整个起伏的山峰经过加工,更有天然生成的佛态,其大矗天接地,其小又可纳于芥子之内,其大无外,其小无内,无不表示了佛法的无边无界。然而后殿中的这尊巨大睡佛,比起那些以山脉修成的,可就小得多了,但是和一米多高的常人相比,又显得太大了,其身长足有五十余米,大耳垂伦,安睡于莲台之上。

  睡佛殿中两侧各有一个青瓷巨缸,里面满是已经凝结为固体的“郁螶① 龙蜒膏”,这种灯油可以连续燃烧百余年不灭,供奉给佛祖的长明琉璃盏,也是用这种灯油,但是现在早就油尽灯枯了。

  睡佛殿中还有许多石碑,刻的全是繁杂无比的西夏文,应该都是些佛教典故之类的碑文。鹧鸪哨前后转了个遍,最后把目光落在大睡佛身上,对了尘长老说道:“这睡佛姿势不对,弟子认为其中必有古怪。”

  了尘长老看罢多时,也觉得睡佛有问题,说道:“嗯……你也瞧出来了,不愧是搬山分甲的高手。这佛头是个机关,看来那藏宝洞的秘道,就连在这佛头上了,这机关的构造一时之间还瞧不明白,动它的时候小心会有危险。”

  鹧鸪哨领了个喏,双手合十,对睡佛拜了两拜,然后飞身跳上佛坛。只见那睡佛的嘴唇上有条不太明显的缝隙,似乎可以开合,若不是摸金搬山的高手,根本不会留意到这处细节。佛口很可能就是通道的入口,而且一旦触发,就会有飞刀、暗箭之类的伤人机关。鹧鸪哨仔细端详了一遍,就已经对这道机关了如指掌了,入口处应该不会有什么暗器,只不过是一个套桶式的通道接口,于是招呼美国神父托马斯帮忙,两人扳动莲花坛中间一层的花瓣。

  猛听喀嚓嚓几声闷响,睡佛的巨大佛口缓缓张开,睡佛是面朝大门,佛口中垂直地露出一个竖井,竖井壁上安有悬梯,可以从梯子攀援向下。

  托马斯神父看得莫名其妙,连连赞叹太神奇了,这回不用鹧鸪哨动手,就主动要爬进竖井看看里面还有什么名堂。

  鹧鸪哨知道这藏宝洞原本是处西夏重臣的坟墓,后来掩藏了西夏宫廷的奇珍异宝,要是埋死人的地方也就罢了,墓室内放了这么重要的珍宝,必定有极厉害的机关。让美国神父先进去等于让他去送死,这位神父为人不错,鹧鸪哨不忍让他就此死在墓道之中,便把他拦在身后,让他跟着自己,了尘长老断后,按这个顺序下去。

  西夏古墓几乎没什么盗墓者接触过,里面特殊性谁都不知道,只知道其受汉文化影响深远,只好进去之后凭经验走一步看一步了。了尘长老知道鹧鸪哨是分丘破甲的行家里手,有他在前边开路,步步为营,必不会有什么差错。

  鹧鸪哨为了探测下面的气流,将马灯交与了尘长老,自己把磷筒装在金刚伞上。金刚伞是摸金校尉用来抵御墓中暗器的盾牌,通体钢骨铁叶,再强劲的机孥也无法穿透。磷筒是一种探测空气质量与照明合二为一的装置,拿现代科学来解释的话,可以看作是一种生物光,就像萤火虫或一些会发光的海洋生物。磷筒里面是用死人骨头磨成粉,配上火绒红艾草的碎末,点燃之后发出蓝色的幽冷光芒,可以维持半个时辰。

  鹧鸪哨以磷光筒照明,下面用飞虎爪坠着金刚伞护身,沿着梯子慢慢下行,不多久便觉得胸口憋闷,看来这下边是处封闭的空间,若不是用了秘药,一定会窒息昏迷摔下去跌死。

  鹧鸪哨抬头问上面的了尘长老与美国神父怎么样,是否需要先上去,等下面换够了气再下来,那二人示意无事,这种情况还在忍受范围之内,已经爬了一多半了,就接着下到底吧。

  鹧鸪哨等人向竖井下爬了约有一盏茶的时间①,就下到了底。

  竖井下四周都是冷森森的石墙,非常干燥,鹧鸪哨举着磷光筒一转,想看看周围的状况,忽然对面悄无声息地转出一位金盔金甲的武士,横眉立目,也不搭话,双手抡举锋利的开山大斧,对准鹧鸪哨兜头便剁。

分享到:
赞(28)

评论268

  • 您的称呼
  1. #150
    我也是倒斗的 嘻嘻
    猥琐神父2013-01-19 7:00:46回复
  2. #149
    那一伙呢?,怎么都没了。
    灯丝.....2013-01-13 8:47:27回复
  3. #148
    想知道我长什么样么
    精绝女王2013-01-12 19:05:26回复
  4. #147
    跑偏了吧
    大金牙2013-01-11 22:45:54回复
  5. #146
    越扯越远。老胡都扯没了。
    2013-01-05 21:24:51回复
  6. #145
    看了N次……越看越有味
    虾米2013-01-04 23:42:20回复
  7. #144
    太次了,刚开始不错,这都扯哪去了。
    鬼吹B2012-12-24 22:25:46回复
  8. #143
    越来越没意思了
    无名2012-12-22 3:22:32回复
  9. #142
    我看老胡应该跟我们一样听故事的。。。。。
    鬼族2012-12-06 22:22:33回复
  10. #141
    老胡呢?
    胡的粉丝2012-11-29 4:54:53回复
  11. #140
    都什么素质?书又没强迫你看,那些骂骂咧咧的快GUN回家吧
    点艹一群狗2012-11-20 1:48:05回复
  12. #139
    不错 这本书看了好几遍了 笔记也看过 只是鬼吹灯相对来说看的次数多点
    小胖2012-11-13 5:31:14回复
  13. #138
    ?不爱看滚
    阴魂不散2012-11-10 1:42:10回复
  14. #137
    不错,赞赞
    正在死亡2012-11-10 1:35:51回复
  15. #136
    写的十分的精彩
    徐哥2012-10-28 0:42:35回复
  16. #135
    你们都是傻冒
    四叔2012-10-25 18:25:33回复
  17. #134
    超好看
    小鬼2012-10-08 21:30:31回复
  18. #133
    太好看了!
    NerdyJack2012-10-06 19:53:40回复
  19. #132
    还不错,挺惊险的
    藏奘2012-10-05 3:49:48回复
  20. #131
    神父是天真2号,呵呵
    吴邪2012-10-03 7:49:57回复
  21. #130
    5楼的,不长怎么能让读者了解清楚,大家又不是行家,当然要写详细点。三叔因为吹灯而写了盗墓,连霸唱自创的“粽子”一词,三叔都用到盗墓里了!你就耐心点看,术语多,不懂也别嚷嚷行不,看个书都这么嫌三嫌四的!
    弥生三月2012-09-19 7:52:42回复
  22. #129
    很好看
    卡索2012-09-14 6:23:56回复
  23. #128
    唉呀媽呀,老嚇人了
    神父2012-09-14 0:29:22回复
  24. #127
    挺有意思的.好好看吧
    记忆2012-09-09 2:21:34回复
  25. #126
    楼上嫌长可以回家看短篇去
    过客2012-09-04 7:40:25回复
  26. #125
    妈的,讲个故事还扯蛋,像什么进墓之前的准备,没次都说的基本一样,就不能一笔带过,看得眼睛都花了
    萧船长2012-09-01 22:37:45回复
  27. #124
    现在他们下来需要飞虎爪,神父一个人掉下来如何爬上去?
    灯迷2012-08-31 4:54:43回复
  28. #123
    神父好萌
    十年天真2012-08-30 20:41:17回复
  29. #122
    很精彩
    周周2012-08-25 9:26:34回复
  30. #121
    吵什么,老实看下去,行喔
    胡来2012-08-23 0:28:38回复
  31. #120
    再得瑟都把你们写成埋沙子里一千年 骨头都烂没了
    天下霸说2012-08-22 5:50:02回复
  32. #119
    该我们出场了吧?
    胖子2012-08-21 18:50:19回复
  33. #118
    哎,众口难调啊!
    胡八一2012-08-18 5:48:06回复
  34. #117
    这么啰嗦,又爱群居,咬杀……
    云雀恭弥2012-08-18 3:43:24回复
  35. #116
    等一会不要尿裤裆了~
    金甲武士2012-08-18 3:00:31回复
  36. #115
    我去 我的戏份呢? 坑妹啊!!! 我是主角啊! 戏份啊啊啊啊 有木有
    胡八一2012-08-16 21:37:08回复
  37. #114
    作者好像是拿这个故事凑字数吧
    啰嗦2012-08-16 1:43:21回复
  38. #113
    天黑了,我是打酱油的,我怕黑
    小小生2012-08-15 19:07:42回复
  39. #112
    我他妈的真利害
    精绝女王2012-08-15 5:37:02回复
  40. #111
    你们把俺孙子怎样了
    胡国华2012-08-14 3:04:44回复
  41. #110
    我是来助人为乐,学雷锋的顺便打个酱油
    了尘长老2012-08-14 0:43:59回复
  42. #109
    哥心情不好就吓死你们
    月亮2012-08-13 7:11:38回复
  43. #108
    鹧鸪哨也是俺徒弟来的...惭愧 惭愧,当年没把他调教好,当了个盗墓的。
    0082012-08-07 0:40:14回复
  44. #107
    哈哈,我嘴里可不得了。
    佛像2012-08-07 0:28:21回复
  45. #106
    去你妹滴 让天主教入佛教 入你妹啊 没文化真可怕
    逆麟2012-08-05 5:49:07回复
  46. #105
    西夏这些家伙留下的宝物真多!     
    鹧鸪哨2012-08-01 19:26:35回复
  47. #104
    我去你大爷的
    胖子2012-07-30 21:08:12回复
  48. #103
    我怎么知道关你啥事?
    C L2012-07-22 1:18:00回复
  49. #102
    我是路过的。。干我何事???
    神父2012-07-15 6:50:49回复
  50. #101
    好像这几章都是围绕着我写的,其实我也没干什么,你懂得~
    鬼洞2012-07-08 22:00:43回复
1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