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第二十章 追忆

  这几天连续闷热,坐着不动都一身身地出汗,最后老天爷终于憋出了一场大雨,雨下得都冒了烟,终于给燥热的城市降了降温。

  雨后的潘家园古玩市场热闹非凡,在家忍了好几天的业余收藏家和古玩爱好者们,纷纷赶来淘换玩意儿。

  大金牙忙着跟一个老主顾谈事,胖子正在跟一对蓝眼睛大鼻子的外国夫妻推销我们的那只绣鞋,胖子对那俩老外说道:“怎么样?您拿鼻子闻闻这鞋里边,跟你们美国的梦露一个味儿,这就是我们中国明朝梦露穿的香鞋,名……名妓你们懂不懂?”

  这对会一点中文的外国夫妻,显然对这只造型精致的东方绣鞋很感兴趣,胖子借机狮子大开口,张嘴就要两万,这价钱把俩老外吓得扭头便走。经常来中国的外国人,都懂得讨价还价,胖子见这对外国夫妻也不懂侃价,就知道他们是头一回来中国,于是赶紧把他们拦回来,声称为了促进中外交流,在坚持和平共处五项基本原则的前提下,可以给他们打个折。

  我坐在一旁抽着烟,对古玩市场中这些热闹的场面毫无兴趣,从陕西回来之后我到医院去检查过,我和胖子背上的痕迹并没有发现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什么病也没有检查出来。

  而且我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最近财源滚滚,生意做得很红火,我们从陕西抱回来的闻香玉原石,卖了个做梦都要笑醒的好价钱,又收了几件货真价实的明器,几乎每一笔,利润都是翻数倍的。然而一想到孙教授的话,就觉得背后压了一座大山,喘不过气,每每想到这些就忧心忡忡,对任何事都提不起兴致来。

  那个可恶的、伪善的孙教授,死活不肯告诉我这个符号是什么含意,而且解读古代加密文字的技术,只有他一个人掌握,但是我又不能用强,硬逼着他说出来。

  古蓝出土的那批龙骨虽然毁坏了,但是孙教授肯定事先留了底。怎么才能想个法子,再去趟陕西找他要过来看看,只要我能确定背上的印记与精绝国鬼洞的眼球无关,我才能放心。可是那次谈话的过程中,我一提到鬼洞这两个字,孙教授就像发了疯一样,以至于我后来再也不敢对他说鬼洞那个地方了。

  孙教授越是隐瞒推搪,我觉得越是与精绝的鬼洞有关系。既然明着要孙教授不肯给我,那我就得上点手段了,总不能这么背着个眼球一样的红斑过一辈子。

  夏天是个容易打瞌睡的季节,我本来坐在凉椅上看着东西,以防被佛爷(小偷)顺走几样,但是脑中胡思乱想,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做了一连串奇怪的梦,刚开始,我梦见娶了个哑巴姑娘做老婆,她比比画画地告诉我,要我带她去看电影。我们也不知怎么,就到了电影院,没买票就进去了,那场电影演得没头没尾,也看不出哪跟哪,除了爆炸就是山体塌方。演着演着,我和我的哑巴老婆发现电影院变成了一个山洞,山洞中朦朦胧胧,好像有个深不见底的深渊,我大惊失色,忙告诉我那哑巴老婆,不好,这地方是沙漠深处的无底鬼洞,咱们快跑。我的哑巴老婆却无动于衷,猛然把我推进了鬼洞,我掉进了鬼洞深处,那洞底有只巨大的眼睛在凝视着我……

  忽然鼻子一凉,像是被人捏住了,我从梦中醒了过来,见一个似乎是很熟悉的身影站在我面前。那人正用手指捏着我的鼻子,我一睁眼刚好和她的目光对上,我本来梦见一只可怕的巨大眼睛,还没完全清醒过来,突然见到一个人在看自己,吓了一跳,差点从凉椅上翻下来。

  定睛一看,Shirley 杨正站在面前,胖子和大金牙两人在旁边笑得都快直不起腰了,胖子大笑道:“老胡,做白日梦呢吧?口水都他妈流下来了,一准是做梦娶媳妇呢。”

  大金牙对我说道:“胡爷醒了?这不杨小姐从美国刚赶过来吗?说是找你有急事。”

  Shirley 杨递给我一条手帕:“这么才几天不见,又添毛病了?口水都流成河了,快擦擦。”

  我没接她的手帕,用袖子在嘴边一抹,然后用力伸了个懒腰,揉了揉眼睛,这才迷迷怔怔地对Shirley 杨说:“你的眼睛……哎,对了!”我这时候睡意已经完全消失,突然想到背后眼球形状的红斑,连忙对Shirley 杨说道:“对了,我这几天正想着怎么找你,有些紧要的事要和你讲。”

  Shirley 杨对我说道:“我也是有些重要的事。这里太吵闹了,咱们找个清静的地方谈吧。”

  我赶紧从凉椅上站起来,让胖子和大金牙继续照顾生意,同Shirley 杨来到了古玩市场附近的一处龙潭公园。

  龙潭公园当时还没改建,规模不大,即便是节假日,游人也并不多,Shirley 杨指着湖边清静处的一条石凳说:“这里很好,咱们在这坐下说话。”

  我对Shirley 杨说:“一般搞对象压马路的才坐这里,你要是不避嫌,我倒是也没什么。这小地方真不错,约约会正合适。”

  Shirley 杨是美国生美国长,虽然长期生活在华人社区,却不太理解我的话是什么意思,问道:“什么?你是说恋爱中的情侣才被允许坐在湖边?”

  我心想两国文化背景差别太大,这要解释起来可就复杂了,便说道:“人民的江山人民坐,这公园里的长凳谁坐不是坐,咱俩就甭管那套了。”说着就坐了下去。

  我问Shirley 杨:“陈教授的病好了吗?”

  Shirley 杨在我身边坐下,叹了口气说:“教授还在美国进行治疗,他受的刺激太大,治疗状况目前还没有什么太大的进展。”

  我听陈教授的病情仍未好转,心中也是难过,又同Shirley 杨闲聊了几句,就说到了正事上,当然不是让我还钱的事,和我所料一样,是为了背上突然出现的眼球状红斑。

  不仅是我和胖子,Shirley 杨和陈教授的身上也出现了这种古怪的东西。那趟新疆之行,总共活下来五个人,除了我们四个人之外,还有个向导,沙漠中的老狐狸安力满,他身上是否也出现了这种红斑?

  Shirley 杨说:“安力满老爷爷的身上应该不会出现,因为他没见过鬼洞。我想这种印记一定是和鬼洞族的眼球有着某种联系。”

  关于那个神秘的种族,有太多的秘密没有揭晓,但是这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包括那个不知通向哪里的鬼洞,都已经被永远地埋在黄沙之下,再也不会重见天日。

  我把在陕西古蓝从孙教授那里了解到的一些事,都对Shirley 杨讲了,也许她可以从中做出某种判断,这个符号究竟是不是鬼洞带给我们的诅咒。

  Shirley 杨听了之后说道:“孙教授……他的名字是不是叫作孙耀祖?他的名字在西方考古界都很有威望,是世界上屈指可数的几个古文字破解专家,擅长解读古代符号、古代暗号以及古代加密图形信息。我读过他的书,知道他和陈教授是朋友,但是没机会接触过他本人。1981年,埃及加罗泰普法老王的墓中,曾经出土过一批文物,其中有一支雕刻了很多象形符号的权杖,很多专家都无法判断符号的含义。有一位认识孙耀祖的法国专家写信给他求助,得到了孙教授的宝贵建议,最后判断出这支权杖,就是古埃及传说中刻满阴间文字的黄泉之杖。这一发现当时震惊了整个世界,从此孙教授便四海闻名。如果他说这种符号不是眼睛,而是某种象征性的图言,我想那一定是极有道理的。”

  我暗暗咋舌,想不到孙教授那古怪的脾气,农民一样的打扮,却是这么有身份的人,海水果然不可斗量啊。我问Shirley 杨:“我觉得这个是符号也好,是文字也罢,最重要的是它是吉是凶?与精绝国那个该死的遗迹有没有什么关系?”

  Shirley 杨说:“这件事我在美国已经找到一些眉目了,你还记得在扎格拉玛山中的先知默示录吗?上面提到咱们四个幸存者中,有一个是先知族人的后裔,那个人确实是我。我外公在我十七岁的时候便去世了,他走得很突然,什么话都没有留下。我这趟回美国,翻阅了他留下来的一些遗物,其中有本笔记,找到了很多惊人的线索,完全证明了先知启示录的真实性。”

  看来事情向着我最担心的方向发展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那个像噩梦一样的鬼洞,避之唯恐不及,它却偏偏像狗皮膏药一样黏在了身上。我们是否被精绝古国诅咒了?那座古城连同整个扎格拉玛,不是都已经被黄沙永久地掩埋了吗?

  Shirley 杨说道:“不是诅咒,但比诅咒还要麻烦,扎格拉玛……我把我所知道的事情从头讲给你听。”

分享到:
赞(86)

评论170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166
    倒斗去
    胖子2017-11-03 14:02:39回复
  2. #165
    婊子杨又出现了
    大金牙2017-08-27 11:52:27回复
  3. #164
    终于到我哨爷登场了
    鹧鸪哨2017-06-27 10:37:05回复
  4. #163
    開頭真的挺難看的哈哈哈,但撐到就是你的,後面真的不錯
    匿名2017-04-13 10:24:33回复
  5. #162
    比诅咒更麻烦的是宿命!
    擦擦2015-10-12 14:25:45回复
    • 比徐磊脑洞更大的是霸唱
      胡天真2016-03-27 12:42:22回复
  6. #161
    我是来看评论的。
    无间盗2015-09-09 4:22:41回复
  7. #160
    我听见你们背后骂我了
    孙教授2015-08-07 16:55:51回复
  8. #159
    老娘就爱灵异小说,哦呵呵呵
    风待葬2015-02-22 21:22:08回复
  9. #158
    开头没劲,不过后面还很有味的.
    大在国2014-07-23 7:12:12回复
  10. #157
    这中间是不是少了点东西啊,别偷工减料趁早给老子都写出来
    胡八一2014-06-07 4:43:48回复
  11. #156
    骨文是哪的
    龙骨之主2014-06-01 23:43:24回复
  12. #155
    能编出这么长的故事,天下霸唱看来应该有50几岁,因为他很熟悉文革时的语言,和毛主席诗词。
    红尘有你2014-05-09 1:54:31回复
    • 天下霸唱只有30多岁
      红尘没你2015-01-06 22:53:45回复
  13. #154
    果然是一个胖子,“雨后的潘家园古玩市场热闹非凡,在家忍了好几天的业余收藏家和古玩爱好者们,纷纷赶来淘换玩意儿。”
    匿名2014-05-02 5:59:02回复
  14. #153
    其实,从整体故事主线和人物关系来讲,还是鬼吹灯更有逻辑性,很多事都说的通,专业上的东西有些杜撰也无碍的。小说嘛。盗笔的话,人物造型会比较鲜明丰满,时不时会来一条有深度的段子,但故事主线和逻辑实在太弱,看得人大脑有如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一样的云里雾里的。
    洞洞2014-02-13 18:18:23回复
  15. #152
    很喜欢,说得很明白!看来今晚又熬夜了哈哈^_^
    倾城^0^2013-12-20 20:25:20回复
  16. #151
    鬼洞和盗墓笔记中的青铜门是不是有联系啊
    造梦者2013-12-20 6:22:37回复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