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龙魂战机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龙魂?”我听到这大吃一惊,因为我第一次接触到“龙魂”这个概念,是从阿东的口中,天机营寻找敬献给当时帝王的正是这种东西。而这种东西居然轻易地就出现了,不得不让我感到惊讶,一时甚至无法相信。也不知道龙少凭什么就能断定它是这种东西。

  我好奇地探过脑袋,却依旧只看到一个黑乎乎的影子,而且十分的巨大,至少相对于人的体形来说,这绝对算是个庞然大物。

  我们迈开步子小心地向那东西靠近,但等我们靠近后,它的庐山真面目随即显露了出来,着实让我大跌眼镜,这居然是一架飞机!

  搞错了吧?这就是“龙魂”?我诧异地望着龙少,当下也明白了为什么这东西出现在这里给我一种不协调的感觉了。

  鹰戈伸手清理掉机翼上的灰尘,露出了机翼上的太阳旗标志,随即他很肯定地道:“这是二战时候的东西,日本人的侦察机!”

  龙少道:“没错,这是日本的龙魂侦察机!机身小而轻便,十分适合穿行在狭窄的山谷中,只是……”龙少一边说一边望了望四周,显然让他感到困惑的是,这个地方完全是密封的,这龙魂侦察机究竟是从哪儿飞进来的?

  相对龙少而言,此刻的我更加困惑。万历年间天机营敬献的所谓龙魂,居然是一架二战时期的日本侦察机?这怎么可能!这就好比古人在开采矿藏时,在远古地层中无意间挖出一款IPhone4,如此未免也太荒谬了!

  其实这里出现日本飞机倒不见得有多荒谬,之前我在七号公馆顶层会议室保存的录像中,也看到了日本的轰炸机群。但关键是这飞机的命名实在让人感到怪异,想想看当年的天机营在深不见底的裂谷中,发现巨型蜈蚣群中再突然飞出来一架这种钢铁怪物,怎能不感到惊愕和恐惧。

  阿东之前对我灌输的那些,龙少他们似乎还不知情,所以他们此时的困惑与我大不相同。

  三炮道:“这种侦察机为什么会叫这个名字?龙可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图腾啊,小日本居然用它命名他们的战机,这不明摆着亵渎嘛!”

  鹰戈笑着对他道不要太愤青,小鬼子做事情很诡异的,光是在这地方搞一架侦察机来飞行,就是个匪夷所思的事情,至于稀奇古怪的名字那更多了去了。

  “咦,不对,我好像想起了什么!”三炮继续道,“要说这小日本,我记得我好像也打过交道,奶奶的还是好些年前的事了!”

  鹰戈道:“好些年前?你小子是参加抗日的时候打的交道吗?”

  “别散扯了大个子,哥们儿我扯正经的!”三炮说完把目光投向我道,“老沈,你还记不记得前些年我们在七号公馆的时候,咱的上层和小日本做了笔不小的交易,好像还共同搞了个什么项目,交换了不少资料!”

  我听得一头雾水,说实话,这事情我还真不知道,不过要说三炮知道些端倪也不奇怪,这厮比较吃得开,加之家庭背景不错,和单位的上层关系处得也好。印象中七号公馆不是一次两次和境外的公司进行合作了,既然能和龙少的公司合作,自然也能和日本的公司合作。

  当下我不由得想起了在七号公馆办公楼里看到的录像,现在不难推测出那些录像带资料的来源了,很可能正是日本的公司提供的。而这里出现日本人的行迹,并不是偶然的,现在和龙少角逐的另一支队伍很可能就是这家日本公司,而胜男正是这家公司的人。

  事情虽然蹊跷,但我倒觉得这里出现飞机并不是什么坏事情,最起码说明这里存在很大的入口,不过随之问题又来了,这里就算不是王陵的地宫,也是王陵的地下部分,肯定是密封的啊,怎么可能还存在足够让飞机飞进来的入口?再说了,就算有入口,这里也是山体中啊,龙魂侦察机又是怎么飞进来的呢?

  日本人给某些东西或者行动取名是有些讲究的,比如在二战时期日本的电文中,经常会出现和天气有关的词语,如东风雨、北方晴等,这其实是种表意的暗号,用方向指代国家,用天气表示国家之间的关系,东风雨即与美国关系紧张,北方晴则表示与苏联关系平稳。

  类似的词语不胜枚举,而且在日本二战时期的战机系列中,并没有特定以“龙魂”命名的战机,倒是到了战争后期,日本在东亚东南亚诸国甚至本国内搞了不少匪夷所思的绝密计划方案,很多绝密行动计划直到二战结束后才被捅了出来,我不知道眼前出现的战机和这些是否有关,因为除了这个,还真不好解释为什么在这里会出现日系的侦察机。

  这架侦察机的机头部分损毁严重,机舱内有明显火烧的痕迹,飞行员座椅上的防护钢板现在已经成了木炭。二战中,日本战机为了减轻自身重量,保持灵活性和爬升能力,将机舱内很多不是很必要的钢铁物件都改用木质的代替,机舱内一旦着火,这些东西便荡然无存了。而我们并没有发现任何机组人员的残骸,不知道是成了机舱内的一堆炭灰还是当初坠机时侥幸逃脱,不过就一般情况来看,前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就军事方面,鹰戈应该比我在行得多,我刚准备问他战机在这里出现有哪几种可能性,突然机翼上有一行字引起了我的注意,这是一行英文字母:AIIH。

  日本战机上有英文字母编号是很普遍的,在日本有一套特定的英文编码用来标示日军战机,主要是标示此战机的机种、型号以及生产厂家等信息。

  比如零战21型A5M2,A表示舰载攻击机,5表示机体形号,M是三菱缩写,表示三菱制造,2表示由第二样机定型。

  但我此时看到的这个AIIH的标号似乎有些不同,因为它并不是锻印在机翼上的,而是用红色漆笔写上去的,很有些连体英文单词的感觉。而且AIIH这样的字符我并不是第一次见到,之前那张军人合影的照片背面,也写着一模一样的AIIH字符。

  我的英文虽然很蹩脚,但也认为这肯定是种代号,而并非英文单词,我怀疑这就是日本人的某项行动代号,甚至和“龙魂”有着某种千丝万缕的联系。

  龙少此时的注意力似乎不在这上面,他一直在环顾四周,好像在测算着什么。很快,他很肯定地道:“这架侦察机进入的方向和我们进来的方向肯定是一致的,进入后强行迫降才导致了坠落!”

  鹰戈随即肯定地道:“是的,这里地方虽然很大,但障碍物不少,总体来讲空间还是不够的,除了直升机以外,任何飞机都没法在这里长时间飞行。按着当时侦察机的速度,开进来没撞墙就已经算不错了!”

  三炮道:“那你的意思是前面还堵着一座山?那咱还找个屁的出口啊,根本就是条死路嘛!”

  我对他道那倒未必,这是相对而言的,就比如一条窄小的胡同,对汽车来说是死路,对人就不是了,眼下前方对飞机来说是条死路,对人来说可就不一定了。反正我们找不到侦察机飞进来的那个入口,一路向前还有点戏,不然还得乖乖地原路返回。而原路返回这种得不偿失的事情,我想这里是没有人愿意干的。

  “不对不对!”风师爷突然道,“刚才打了两发照明弹我都观察四周了,按着我们现在面对的方向,这个洞其实是左右窄,前后宽,就好像也是一条巨大的通道,我借着照明弹的光看到前方仍然是一片虚无,根本什么也看不到,可能距离还很远。”

  我还真没注意这茬,不过根据常识,我又有点怀疑了,道:“不太可能是通道吧,建造这样大的通道那得多少人花多长时间啊,南陵不是大唐大汉,恐怕不具备这样的国力吧!”

  风师爷这回没有反驳,似乎觉得我说的也有道理,但有一点确实如他所说的那样,照明弹的强光始终未冲破前方的一大片虚无,整个空间真的呈现一种巨型通道的样式。

  想到这我不禁又有了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如此大的通道真的仅仅就是为南陵这样的南陲小国的国王所服务的吗?为什么这里呈现出的气势总让人觉得非南陵这样的弱小国度所能驾驭的呢?

  我用狼眼手电照了照前方,这只手电是之前那些死去的人的装备,目前在我们装备的所有手电中是穿透力和光度最强的了,有效照射距离能够达到一千五百米。不过即使这样,我还是没看到前方存在障碍物。看来很可能如风师爷所说,这里真的是条巨大的通道,到尽头还有段距离。

  前方的石俑尽数倒塌了,一直蔓延到将近百米远的地方,可见飞机迫降时的匆忙,飞行员当时已经无法操控它了,以至于产生如此大的冲击力。不过我看着眼前的情形,又感到了一丝不对劲,接着,我发现鹰戈的表情也变了,显然也感觉到了什么。

  “不对!怎么会这样?”鹰戈一把夺过我手中的手电,往前方扫了一圈,接着转头对龙少道,“少爷,我们判断错了,这架飞机进入的方向和我们不同,而是刚好相反,它是从我们对面的方向飞进来的!”

分享到:
赞(4)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