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云中古都 老鼠嫁女

  老鼠是五大仙家之中的灰家,在动物八仙里排行第八,所以也称“灰八爷”。民间对老鼠的崇拜,是因为它昼伏夜出活动于黑暗之中,令人莫测其踪迹,因而被认为有很高的智慧而被神化。还有的将其视为“仓神”,在农村填仓节时祭祀。另有认为老鼠能预知未来,会算卦,也能使人致富,故又将其视为财神,希求它在黑暗中为主人家运来财宝,民间还把鼠的世界想象同人世间一样,年画题材里便有“老鼠嫁女”,此类故事在剪纸或皮影戏中也常能见到,下面咱就说说这段掌故。

  每年正月初十日是“石头节”,取“十”与“石”同音之意,这一天忌动石器,不搬石头,又因墙基用石头垒砌,老鼠又多生活在墙角窟窿里的缘故,所以民间也传说当天是“老鼠娶媳妇的日子”,按旧例要用谷面作蒸食,称为“十子团”,夜晚灭灯前,放置于墙角土穴等处给老鼠吃。

  据闻在民国初年,出现了百年不遇的大旱,无河不枯,一向富庶的苏南地区也是赤地千里,又值军阀割据,战乱频繁,使得民不聊生,饿死了很多穷人。当时有个姓华的商家,眼见时局动荡,世道衰退,无心经营,便停了买卖,带着家仆由城里迁回祖籍居住。

  乡下的祖屋虽是前后三进,两边带着跨院的大宅子,但常年没人居住,许多地方年久失修,有的墙体都开裂了,一时无法人住,于是华家主乃就在村中赁了几套房暂时住下,准备等时局稳定下来,再将祖宅重新修葺。

  有天夜里主人正在睡觉,看守祖宅的家仆赶来禀报,说是宅中有怪事发生,主人立刻起身赶去察看,就见后宅阁楼里灯火通明,里面乱哄哄的十分吵闹。

  主人很是惊奇,阁楼空置多年,里面怎么会有人呢?当即从墙缝里向那窥探,只见阁楼中有无数小人,身高盈尺,都在那忙活着搬东西,一队队川流往来,好像正在收拾房子。

  主人看罢多时,心中骇异无比,知道阁楼里的东西非鬼即怪,他也不敢惊动,白天打开阁楼进去察看,那楼中却空空如也,什么东西都没找到。

  可是到了转天夜里,阁楼里又有怪声传来,主人再次隔墙观瞧,就看其中张灯结彩,红烛耀眼,那些小人吹吹打打,簇拥着一顶花轿,新娘在轿子里呜呜哭泣,显然是舍不得离开娘家,后面还跟着另一顶轿子,轿中坐着个年过半百的老妇,那是送女儿过门的母亲,周围跟着许多丫鬟侍女,喧嚣的队伍走入墙壁,渐渐消失不见了。

  过了些天,到晚上又听阁楼里传来婴儿啼哭之声,主人偷眼看去,发现那刚过门的小媳妇已经抱上了一个大胖小子,又过几日,那小孩又拜一个尖嘴先生为师,开始读书写字。那时的人们迷信思想严重,主人看在眼内,急在心里,眼瞅着自家祖宅被妖怪占据,却不敢贸然惊动,唯恐打蛇不成,反被蛇咬。

  某天主人正坐在门前发愁呢,恰巧有个老道经过,那道人身材低矮、肥黑多须、苍髯庞眉,以至于看不清面目长相,身后背着把桃木宝剑,形容举止都十分奇特,他来在主人门前打个揖首:“无量天尊,贫道这厢有礼了。”

  主人赶忙还礼:“敢问道长从何而来,到此穷乡僻壤有何贵干?”

  老道说:“贫道向来只在龙虎山修炼五行道术,却广有神机,只须慧目一观,即可洞察千里之外,因见贵宅中有妖物出没,故此赶来除魔卫道,整顿乾坤。”

  主人大喜,立刻请老道回家吃饭,好酒好菜地招待着,夜里那老道提了桃木剑,赤足披发,同主人径直来到后宅阁楼门前,大声喝道:“何方妖孽胆敢在此作祟,本真人到此,还不快快束手就擒!”喝骂声申,一脚踢门而入。

  那阁楼中的一众小人儿见老道来了,都是大吃一惊,顿时学作鸟兽散,四散向墙缝洞穴里逃窜。

  老道至此不容分说,嘴里念念有词,凶神恶煞般用桃木剑就地乱戳,他剑下绝不走空,每剑戳出,便会刺中一个尺许高的小人儿。小人儿们中剑后,便直挺挺横尸在地,被老道随手从地上捡起来扔进一个大麻袋里,不到半盏茶的工夫,那条麻袋就装满了,看分量约有百十斤重,这回阁楼里算是彻底清静了。

  主人和旁观的邻居,都看得心服口服外带着佩服,不住口地称赞:“好个仙长,恁般了得!”

  老道捋须大笑,显得十分得意,他将口袋拴上扔在地上,把两眼珠子一转说道:“贫道从千里之外的龙虎山远路到此,能够降伏妖怪,全仗诸路仙家相助,哪几路仙家?乃是玉清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太清道德天尊、七耀星君、南斗星君、上洞八仙、四灵二十八宿……”如此说了一长串各洞神仙的名讳,声称主家和各乡邻应该大摆宴席,多准备肥鸡熟鸭以及上等佳酿、果子糕饼,由他带回去祭祖神明,否则那些仙家怪罪下来,可是谁也担当不起。

  众人一听这话不免有些疑惑,如今天下大旱,老百姓们有口饱饭吃都不容易,哪有肥鸡美酒可以敬神?何况道家讲究清心寡欲,无为而为,借这机会狮子大开口索取酒肉,真不像修道之士所为。

  谁知那老道翻脸比翻书还快,认为众乡民怠慢仙家,立时拉下脸来,解开绑住麻袋口的绳子,就地一抖落,有无数大老鼠“稀里哗啦”从里面钻出来,其中还有只尖嘴老鸹,都蹿到乡民家中到处啃咬,把很多衣服木器都啃坏了。

  众人这才明白过来,这些全是老道使的障眼法,阁楼里的小人儿是老鼠所变,教书先生则是个尖嘴老鸹,这老道可能也是什么妖怪,只因到处都闹饥荒,这些东西竟跑到村子里骗食来了。

  村里的愚民愚众,大多是老实已交的农民,一个大字也不认识,遇上这种事谁也不敢出头,只好让主人带头作揖求饶,承诺转日在村中摆酒赔罪,另备肥鸡糕饼,请各路仙家息怒,如此方才作罢。

  第二天傍晚,村子里打开了准备用来度荒的粮窖,各家各户凑了些酒肉,等那老道带着一群小人儿如期而至,狼吞虎咽地将酒席一扫而空,老道喝得大醉,临走把乡民拿来的肥鸡和糕点负在背上,摇摇晃晃地去了。

  华姓主人的儿子年轻气盛、素有胆识,他眼见四邻受自家连累,把度荒的粮食都搭进去了,还不知要饿死多少无辜百姓,不禁暗中愤恨,寻思:“那老道来历不明,虽然知道村中有粮窖,却不会搬运挪移之术,否则也不必如此大费周章了,看来至多会些障眼幻化的邪法,我当设法为民除害。”于是趁耶老道喝得迷迷糊糊,在装糕饼的袋子底下垫了个石灰包,又扎了个小孔,等老道回去的时候,石灰就一点点从孔中漏出,断断续续地撒了一路。

  少主人约了几个胆大的伙伴,点起灯球火把,跟着地面的石灰线寻去,最终找到一座荒山野岭间的坟墓,看石灰的痕迹直通到坟窟窿里,料定那老道藏身在这座古墓当中,当即找了几捆干茅草,燃起浓烟往洞子里灌,然后堵住了洞口,天亮后招呼村中青壮年,带着锄镐铁锹赶来相助。

  众人掘开古墓,就见墓道里伏着一只大耗子,个头比老猫都大,体肥肢短,估计就是那妖道的原形,它喝醉后已经被浓烟活活熏死了,村民们将巨鼠拖出去烧成了焦炭,又挫骨扬灰,永绝后患。

分享到:
赞(3)

评论6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6
    重复了 之前有过
    胡八一2015-09-04 18:48:28回复
  2. #5
    这里有一段老鼠嫁女吧?
    古宅2013-09-29 0:31:27回复
  3. #4
    我死的好冤枉啊,
    老鼠2013-06-15 3:13:34回复
  4. #3
    霸唱,俺们永远支持你
    霸唱,快出鬼吹灯吧2013-02-04 6:21:44回复
  5. #2
    老鼠竟是仓神?
    胡八一2012-07-15 17:27:56回复
  6. #1
    谁没低潮?我廷你!相信你好快又出新作品了。加油~~~~~
    茂名信宜红星相机维修点2012-06-04 4:21:0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