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第四十三章 酬金

  考虑到伤员的状况,我们并未在喀拉米尔过多停留,三天后,我们这支国际纵队辞别了当地的牧人起程返回北京。

  刚一到市区,我就让胖子快去把大金牙找来,一起到明叔的府上碰面,把值钱的古董全部收了。当然这事没让Shirley杨知道,Shirley杨要带阿香去医院复查伤口,我随便找了个理由就先开溜了。

  明叔跑了几次都没跑成,只好愁眉苦脸地带我回了家。北京城曾经号称“大胡同三千六,小胡同赛牛毛”,改革开放之后,随着城市的改造,四合院逐渐少了起来。明叔的宅子位于阜城门附近,算是一个闹中取静的地段,虽然有几分破败,但那一砖一瓦都有一种古老颓废的美感,多少保留着一些“天棚鱼缸石榴树,先生肥狗胖丫头”的氛围。我越看越觉得这套院子够讲究,不免有点后悔,当初要是让明叔把这套宅子也当作报酬的一部分,他也不会不答应的,可惜我们只要了宅子的古玩字画。

  没多大工夫,胖子和大金牙二人,便各自拎着两个大皮箱,风风火火地赶来汇合。大金牙一见到我,便呲着金光闪闪的门牙说:“哎哟,我的胡爷,您可想死兄弟了。自从你们去了西藏,我的眼皮没有一天不跳的,盼中央红军来陕北似的总算是把你们给盼回来了。现在潘家园的形势不好,生意都没法做了,你们不在的这些天,兄弟连找个商量的人都没有……”

  我对大金牙说:“我们这趟险些就折在昆仑山了,想不到咱们的根据地也很困难?不过这些事回头得空再说,现在咱们就打土豪分田地,明叔已经把这房中的古玩器物,都作为酬金给了咱们。我和胖子对鉴别古玩年代价值一类的勾当,都是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所以这些玩意儿还得由你来给掌掌眼,以便咱们尽快折现。”

  大金牙说:“胡爷,胖爷您二位就瞧好吧,尽管放心,倒斗的手艺兄弟是不成,但要论在古词、古玉、杂项上的眼力,还真就不是咱吹,四九城里多少行家,我还真就没见过能跟我相提并论的主儿。”

  胖子这时候乐得嘴都快合不上了,一只胳膊紧紧楼住明叔的脖子:“收拾金瓯一片,分田分地真忙。明叔我们可就不跟您老客气了,咱爷门儿谁跟谁啊,您当初朝我开枪,我都没好意思说什么,就甭废话了,麻溜儿地赶紧开门。”

  明叔只好把放置古董的那间房门给我们打开,里面一切如故,几架古朴的檀木柜上,林林总总地摆放着许多古玩,让人不知道该看什么好。这里和我们第一次来的时候没什么分别,只是好了一只十三须花瓷猫,那件东西本来就不是什么值钱的玩意儿,我们也对它不太在乎。大金牙念念不忘、始终惦记着的就是明叔一直随身带着的凤形润玉,那东西早就落入胖子手中了,此时也都拿出来,以便造册估算总价值。我们这次去美国做生意的资金,都要着落在其中了。

  大金牙顾不上别的,这回总算把玉凤拿在手中了,自是又有一番由衷的赞叹:“要说把玉碾碎了吃了下去能够长生不老,那是很不科学的,不过美玉有养颜养生驻容之功效,那是不争的事实。慈禧太后老佛爷就坚持每天用玉美容,当年隋炀帝朱贵儿插昆山润毛之玉拔,不用兰膏,而鬓髻鲜润,世间女子无人可匹,可她用的还是昆山玉,比这东海海底的玉凤可就差得多了。古人云:君子无故,玉不去身。胡爷依我看,这件玉凤还是别出手了,就留着贴身收藏也是件可以传辈儿的好东西。”

  我接过那枚玉凤看了看,虽然有史可查,这是杨贵妃用过的真品,但就连我都能看出,刻工明显具有“汉八刀”的风格,说明年代远比唐代还要久远,是一件可遇不可求的稀世美玉。不过这毕竟是女子用的,我们留着它又有何用?还不如卖了换成现金,但转念一想,何不送给Shirley杨,这不是倒斗倒出来的,她一定会喜欢,于是点头同意,让胖子算帐的时候不要把玉凤算在其中了。

  随后我们又一一查看其余的古玩,不看则可,一看才知道让明叔把我们给唬了。古玩这东西,在明清时期,就已经有了很多精仿,正是因为其具有收而藏之的价值,值得品评把玩鉴别真伪,才有了大玩家们施展眼力、财力、魄力的空间。鉴别真伪入门容易精通难,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古玩的魅力也就在于真假难辨之间。明叔这屋里的东西,有不少看起来像真的,但细加鉴别,用手摸鼻闻,就知道价值不高,大部分都是充样子的摆设。

  胖子一怒之下,就要拿明叔的肋骨当搓衣板,明叔赶紧找我求饶。以前是为了撑门面,所以弄这么一屋子的东西摆着,在南洋辛辛苦苦收了半辈子的古玩,大部分都替他两个宝贝儿子还赌债,他实际上已经接近倾家荡产了,要不然也不可能拼上老命去昆仑山。不过这些玩意儿里面,也并非全是假的,个别有几件还是很值钱的。

  我对胖子一摆手,算了,揍他一顿他也吐不出金条来,先把假货都清出去,看看还能剩下些什么。当下便和大金牙、胖子一起动手,翻箱倒柜地将这么许多器物进行清点。

  胖子自以为眼光独到,拣起一只暗红色的莲形瓷碗说:“老胡老金你们看看,这绝对是窑变釉。碗外侧釉色深红如血,里边全是条纹状釉花,我在潘家园看专门倒腾瓷器的秃子李拿过一件差不多的,他说这颜色,叫鸡血红或朱砂红,这内部的条纹叫雨淋墙,看着像下雨顺着墙壁往下淌水似的。如果是钧窑,倒也能值大钱。”

  大金牙接过了看了看:“胖爷您的眼界是真高,哪有那么多钧窑瓷。俗话说钧窑瓷一枚,价值万金,我这些年满打满算也没见过几件完整的,钧瓷无对,窑变无双,等闲哪里能够见到。釉色中红如胭脂者为最,青若葱翠、紫若黑色者次之,它的窑变叫作蚯蚓走泥纹,即在釉中呈现一条条逶迤延伸、长短不一、自上而下的釉痕,如同蚯蚓游走与泥土之中,非常独特。首先这器皿不是碗,这是一件笔洗,这颜色是玫瑰红,紫钧的仿品,仿的是浓丽无比的葡萄紫,无论从形制、釉彩、圈足、气泡、胎质来看,都不是真品,而仅仅是民国晚期的高仿,可能苏州那边出来的,能值一千块就不错了。”

  我对胖子和大金牙说:“假的里面也有仿得精致的,虽然不如真的值钱,但好过是件废品,说不定咱们还能拿着去打洋桩,找老外换点外汇券。”说着将那笔洗打包收了。

  这些乱七八糟真真假假的古玩器物中,有一件吸引我的眼球。那是一件瓷杯,胎规整齐,釉色洁白,形状就像是人民大会堂开会时,首长们用的那种杯子,但做工好象更加考究,质感很好,当然还是它那强烈的时代特征最为吸引人:杯把手上为镰刀斧头的造型,盖子上有红五星和拳头符号,标有“为实现国家工业化”的词语,杯身正面还有“把总路线和总任务贯彻到一切工作中去”的语录。

  我问明叔:“这杯子应该不是假的,但是不知是哪位首长用剩下的。您是从哪淘换回来的?”

  明叔说这当然不是假的了,是前两年一个大陆朋友送的,据说是绝版,这杯子的价值低不了,是典型的共和国的文物,你们就把它拿去好了,其余的东西多少留几件给我。

  胖子看后说:“以前我家里好像有这么一套,还是我家老爷子开会时发的。那时候我还小,都让老胡撺掇我从家里顺出去,拿弹弓当靶子打碎了。就这破杯子能值钱?”

  大金牙说:“那个年代,甚至现在开会时发给首长们用的杯子都差不多,但这只肯定是不一样。诸位瞧瞧这杯子带的款,是张松涛的提款,还有景德镇市第一瓷画工艺合作社。这杯子可不得了,据我所知,这肯定是专门为中央的庐山会议订制的,在当时这是一项重大政治任务,调集景德镇画瓷名手专门画瓷。它的数量就不多,松涛款更是难得,有很高的价值,作为绝版,也许现在价值还不凸显,但随着岁月的流逝,这杯子将会越来越值钱。”

  我举着茶杯再三欣赏,这要是自己摆在家里喝水,岂不是跟首长一个感觉?虽然这不是什么真正意义上的古玩,但不仅工艺精美,款式独特,数量非常稀少,更难得的是它见证过历史上的风云变幻,有着一层深厚的特殊含义,符合衡量古玩价值五字“老、少、精、美、好”中的精与少二字,如果能再配成套,那价值有可能还要超过普通的明器。看来明叔这些玩意里,还是有几样好东西的,虽然没我们预期的收获那么大,倒也算有些个意外收获。

  明叔房中陈设的大多数器物,都是从古玩商手中“一枪打”收购过来充门面的。所谓“一枪打”,就是一大批器物同时成交,其中大多数都是民国前后的高仿,虽然不大值大价钱,也不会像寻常西贝货一般分文不值,而且这些东西里面,还有那么几样货真价实的好东西。于是三人抖擞精神,将一件件东西分门别类,经大金牙鉴定不值钱的,都堆在房中角落处。

  随着清理行动的深入开展,檀木架子上的东西越来越少,明叔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这时胖子见不起眼的地方有把紫砂壶,乌里乌秃的,显得土里土气,就随手照着堆放次品的角落中抛了出去。大金牙当时正在用鼻子闻一件铜造小佛像,忽然看到胖子仍出去的紫砂壶,顿时张大了嘴,两眼直勾勾地盯住紫砂壶从空中掉落的抛物线,连手中的铜佛都不要了,也不知他的身手为何这时能如此利索,竟然在紫砂壶落地摔碎之前将其接住。大金牙脑门子上都见汗了:“胖爷您可真是祖宗,我刚要是一眼没瞧到,这把壶就让您顺手碎了。”

  胖子说:“大惊小怪的干什么,这破壶土得掉渣,连紫砂的光泽度都没有了,也不知从哪的阴沟里淘出来的,谁还愿意花钱买?”

  我也觉得这把壶其貌不扬,造型还可以,但胎质太过乌秃,缺少多少代人摩挲把玩的光润感,也就是我们俗称古壶表面上的“包浆”,根本看不出个好来。不过大金牙可很少看走眼,莫非这竟是件值钱的东西?

  大金牙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壶体,有用鼻子嗅了两嗅:“别看这件紫砂壶不起眼,这可是明代的古物,这形叫筋囊,咱们现代能见带的明代紫砂,表面上都没有关滑明润的包浆,因为百分之九十都是墓里倒出来的明器。胎体在土中埋得年头多了,就算原本有些光润也都让土浸没了,再加上那个时期的工艺还没经过改良,只是将泥料略加澄炼,杂质较多,所以观感最初就是不比清代的壶好,但这可是一件实打实的明器。”

  我和胖子、大金牙三人心满意足地将紫砂壶包起来,最后总共挑出了二十几件东西。不知不觉天色已经晚了,一看时间,晚上九点多钟了,众人忙着点货,自然是没顾得上吃饭。胖子说来的时候,看胡同口有个饭馆,先去吃上一顿再回家。于是我们拎上东西拔腿就走,本来没打算带明叔一起去,但明叔似乎舍不得他那几样东西,厚着脸皮硬要跟来。

分享到:
赞(42)

评论89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84
    明叔还是太年轻,这套四合院20年后值个2、3亿还是没问题的,啧啧
    811922017-04-06 15:37:34回复
  2. #83
    能在这行混的人都已经是人精了,各自的小算盘都打得啪啪响,无所谓谁对谁错
    萌萌哒2015-03-13 22:58:39回复
  3. #82
    胡八一还有王胖子和雷显明的不要脸程度是一样的,同样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何必把自己放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指责别人市侩,要市侩要贪财,那雷显明也比不上胖子啊,小说很赞,但是不得不说人物的刻画有时候看起来着实倒胃口,尤其是胖子,越到后面越贪财,这哪是一开始的热血小胖啊,打着热血的旗号净干些缺德事。
    呵呵2014-09-24 14:46:44回复
    • 你说错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小胖和胡八一虽然不算君子,但是也不会因为爱财而行欺诈之举! 如果按照道德来说,胡八一对待财产比普通人做的好,胡八一内心想的还是为战友准备些钱,普通人有几个能做到??而小胖,稍微要比胡八一贪财点,但是也不会为了钱做些下三滥的事.。而明叔为了钱欺骗别人,甚至拿自己的女儿抵命!
      112015-01-06 13:39:36回复
      • 虽说明叔拿女儿抵债很寒心,但胖子三番五口的要明叔拿命不更寒心?何况队伍里的地图,物资不都有明叔准备的?难道明叔就没出力?既然组成一个团队,为什么动不动就提抛弃?自己力量强大就可以对弱者为所欲为了吗?一开始就花言巧语雕了个印把明叔骗来,最后见添了倒忙巴不得人走,明叔有没地图,带的人又死了,只剩下病怏怏的干女儿,让人家怎么走???自始至终都是利用,还和明叔谈什么破感情?说什么忘恩负义?越看胖子越恶心,吃相真难看,我就讨厌这种做婊子还要立牌坊这种人!!!!
        hahahohohehe2015-01-31 16:09:06回复
        • 你是真心不清楚“港农”这俩字的含义及时代背景
          70后2016-01-12 22:31:53回复
        • 明叔那是他干女儿 而胖子一干人等和明叔就只是互利关系 并称不上团队 明叔出物资是因为他请胡八一胖子他们帮着挖水晶古尸 到妖塔的时候 虽然胡八一一开始也只是想利用明叔经卷找破解诅咒的方法 但是 古尸怎么说也是给明叔找到了 明叔请胡八一为了就是古尸 既然古尸得手 本可以分道扬镳 胡八一他们之后也是私事 但是明叔一直跟着胡八一 原因一是觉得和胡八一他们走能安全点 为了自己生命着想 二就是以为胡八一他们是为了挖宝 想跟着沾点光 怕他们挖了宝把自己扔下 。不管什么原因都是为了自己活命和利益 胖子也就耍嘴皮子 看了这么多卷还不了解人物性格吗?胖子是贪财 但说白了 谁不喜欢钱?但在危机时刻 胖子绝对是重情重义的人!就比方说他对胡八一 不是说胖子认钱不认人 而是认人也分认谁!明白吗?既然是盗墓 就没有英雄 都是人最现实的一面 别想着主要人物是救世主 谁都不是董存瑞
          6662016-01-20 13:01:40回复
  4. #81
    看不起老子不是?
    包浆的紫砂壶2014-06-08 21:02:39回复
  5. #80
    哎 老胡要和穴里痒去美国了、
    穴里痒2014-04-23 2:39:44回复
  6. #79
    其实,我早就有意中人了,就是胖子
    胡哥2014-04-10 22:27:04回复
  7. #78
    看不起老子是不是
    紫砂壶2014-03-15 18:21:46回复
  8. #77
    杨和胡八一是怎么在一起的?我没有看到啊
    匿名2013-12-13 5:57:24回复
  9. #76
    他在忙
    .2013-11-04 10:00:46回复
  10. #75
    朋友们不要吵
    2013-10-26 5:24:11回复
  11. #74
    我是新来的,各位贝勒爷,格格,吉祥
    没被女人搞的人2013-10-22 7:47:59回复
  12. #73
    活跃点啊
    星辰2013-10-06 6:20:09回复
  13. #72
    期待下面的内容
    沉默的编织者2013-08-07 7:35:55回复
  14. #71
    那块玉算是定情的信物么?
    lspole_star2013-07-29 20:49:54回复
  15. #70
    胡八一是跟杨表白了吗
    Sherlock2013-07-12 2:24:56回复
  16. #69
    我就是来给猪脚送钱和女人的
    明叔2013-07-06 9:17:27回复
  17. #68
    我这就动身倒新疆哈密王墓去
    风华绝代 。孟子豪!2013-06-25 3:17:28回复
  18. #67
    那个什么杨的
    胡一八2013-06-23 21:44:05回复
  19. #66
    有,我看了两遍。可以在后看我评论。我造了个新名字。叫玄?
    2013-06-11 5:30:46回复
  20. #65
    那是明叔他自己找的,谁叫他的运气那么背
    惊世骇俗2013-05-14 7:55:12回复
  21. #64
    好看。。。精彩。
    我只看不评论2013-05-08 20:18:57回复
  22. #63
    明叔真狗血啊!赔了夫人和女儿,现在还被抄家!
    倒斗的干活2013-04-24 20:48:04回复
  23. #62
    和平时期,没有什么言论也是正常。有几个看小说的人能一如既往坚持看到底的啊。
    酒菜喝子2013-04-24 8:33:37回复
  24. #61
    评论越来越少了
    5821113042013-04-07 7:18:42回复
  25. #60
    这才是原版,要不然怎么还有4章书?
    牧野2013-03-16 1:19:04回复
  26. #59
    呵呵呵呵
    ---无言--2013-03-15 22:31:48回复
  27. #58
    我就得这就挺好的了啊 原版的看的我哭的稀里哗啦的。。。
    ---无言--2013-03-15 22:29:55回复
  28. #57
    哎,找外国大几吧玩去了。
    阿香2013-03-06 13:52:39回复
  29. #56
    干你女馬王超、
    張斌2013-03-04 12:02:22回复
  30. #55
    我不想解释了,看前一章我的评论吧 这就是正版结局 要看那个结局去鬼吹灯吧,或百度搜索 苍山如海,夕阳似血
    你妈2013-02-07 18:16:09回复
  31. #54
    明叔也太可怜了吧,通篇下来,人家也没做什么错事啊,只是在那种环境下普通人都会做的事而已啊。这书里把主角写得好像有多么高尚,越看下去就越觉得就俩土匪,难怪那么多人喜欢盗墓多于鬼吹灯,看到这里,这书真的不太想看下去了。
    席言2013-01-31 9:24:57回复
  32. #53
    都成土匪了,越来越不喜欢这形象
    我勒个去2013-01-17 19:26:54回复
  33. #52
    上次的结尾 太不舒服。不过还可以接着写,连同棺材一起掉到水里之后的故事 这个结果也有点太没悬念了
    笑言哑哑2013-01-12 23:42:41回复
  34. #51
    结局不是2个人被诅咒了吗?
    匿名2013-01-10 0:43:20回复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