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第十六章 先发制敌

  龙顶的地形,虽然属于复合雪山冰川冻土,但是目前正处于一年两个多月的消融期末尾,海拔又相对较低,所以山顶的积雪消融了不少,而且四座雪峰环绕得并不紧密,不会轻易拢音,再加上风雪对声音的稀释,所以我们逐渐发现在雪原上开枪的响声是不容易引起雪崩的。不过假如风雪一停,再降两天雪,雪峰上的积雪又达到了满负荷,那时就变得很危险了。

  Shirley 杨说这块水晶自在山里面密布的鳞状波纹,可能是一种积压在里面的特殊声波,这块水晶石一破,马上就会引发大规模雪崩。另外这白狼妖奴的姿势也说明了一切,带着白色的毁灭力量从天而降,这也符合古神话传说中,对雪崩、冰崩场面的描述。

  没经历过雪崩的几个人,并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向导初一得知可能发生雪崩,脸上的肌肉不由自主地紧绷了起来。在喀拉米尔,雪崩是很常见的,有时晌晴白日的时候,在山外会听到天边雷声滚滚不断,那就是山里雪崩的声音。从古到今,已不知有多少人畜被神明白色的愤怒所吞没,在雪山脚下生活的人们,天生就对雪峰的狂暴和神圣,有种复杂的敬畏之心。

  我想起刚参军时遇到的大雪崩,那种白色怒涛般的毁灭力量,至今记忆犹新,望着那水晶自在山上的狼神,自言自语道:“这他娘的简直就是个定时炸弹……”

  明叔这时候似乎想孤注一掷了,举着手电筒去照水晶石下的物体,想看看那具让人垂涎已久、价值连城的冰川水晶尸到底什么样。狼眼的光束射在晶体上,还没等我和胖子看清楚,明叔突然吓得一缩手,那支狼眼从手中滑落,眼看着就要砸到水晶自在山薄薄的表面了。

  我们的心跟着那手电筒往下掉,但都来不及伸手去接,眼睁睁地看着它落在了水晶石上。那声音也不算大,但足能给心理防线撞出一道大口子。明叔两腿一软,差点没瘫到地上。

  塔底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似乎所有人的呼吸都在这一刻冻结了,直到看清楚水晶自在山没被砸裂,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我对大伙说:“没关系,不管怎么说,这也是块石头,比咱们想象中的结实多了。”

  我捡起掉落在地上的手电筒对明叔说:“明叔啊,您可真是我亲叔,手电筒今天你都掉了两回了,下回拿紧点行不行?您要是手脚不听使唤,就干脆别亲力亲为了,还是让老黄给你打着手电照亮吧。”

  明叔解释道:“不是不是……我也是跑过船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又怎么会这么不够胆色。我刚刚看到那水晶下的东西,是活的,还……还在动啊。”边说边掏出天官铜印,问我道:“这宝印怎么用?”

  我对明叔后半截的话完全没听到,什么东西在动?难道那冰川水晶尸活转过来了不成?我们闻听此言,愈发觉得心里没底,只好硬着头皮再次去看自在山里面的东西,越看心跳越快,这里面竟然真有活的东西……

  水晶自在山名字里虽有个山字,其实远远没有山那么大,往大处说,顶多只有个洗澡的浴盆大小,椭圆形的,四周有几条弧形黄金栏,是用来提放的。它横着放在塔底的坑中,象征着雪峰崩塌之力的白狼妖奴,就刻在正面朝上,从上方俯视,有些像是个嵌在眼眶里的眼球。

  如果仔细看的话,就在这晶体外壳之内,有很多水银一样的东西在缓缓流动。这水银的阴影线条分明,刚好是一个女子,在水银人形的身体中,有一些深红色的东西微微发光,好像是人体的心肝脾肺等内脏。

  由于被外边这层水晶石裹着,我们无法看清那水银般流动的人形真面目是什么样子的,也许只是光学作用,或者内部的人形也是一块晶莹剔透的液体水晶,八成就是明叔要找的那具冰川水晶尸。

  至于是不是真正人类的尸体,还是同外边的这层水晶自在山一样,是一种象征性的器物,不打开看看,是没办法知道的。我这次之所以会同意明叔一道进昆仑山,只是希望从这九层妖楼中,找到利用雮尘珠消除身上诅咒的办法,但这被我寄予厚望的妖塔,竟然什么信息也没有。现在只剩下邪神的尸体没看,我早已经做好了不到黄河不死心的准备,于是招呼众人动手帮忙,把水晶自在山从坑里抬出来。

  明叔希望运出喀拉米尔再打开,这样就不用担心引起雪崩了,想砸想切都可以任意施为。

  我说这坚决不可行,虽然这种冰山水晶石比我们想象的要结实很多,不是那么轻易就会碎裂,但是用登山绳绑定金栏,逐层地往上吊,等于是在脑袋上顶着个炸弹玩杂耍。何况不仅要搬到顶层的雪原上,还要穿过冰天雪地的神螺沟,那简直比登天还难。想把冰川水晶尸取出来,只有冒险在塔底进行,这样做虽然看似危险,其实比运出去要安全许多。

  我把明叔说服后,眼看天也快黑了,狼群今晚雪停之前,一定会发动总攻。它们在雪沟里忍饥挨冻,现在差不多也到极限了,这妖塔一旦被挖开,狼群就没了顾忌,而且这水晶自在山是狼群祖先圣物,它们不会容忍人类随意惊动它。今天晚上双方必须有一方死个干净,才算完。

  于是众人都回到九层妖塔的第一层,把火堆的燃料加足,让明叔和阿香留此处,其余的人都返回大雪掩埋的冰川上,两处距离很近,有什么情况,也来得及救应。初一临上去的时候,把所有的盐巴都给了明叔,如果雪弥勒钻出来,就将盐撒出去泼它。

  外边的天已经黑透了,雪渐渐小了,看样子不到半夜,雪就会停。众人把从塔中挖出的黑木堆积起来,作为防御圈,各自检查武器弹药。

  周围雪原上死一般的寂静,彼得黄等得焦躁,忍不住问初一:“狼群当真会来吗?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初一对彼得黄点了点头,初一自幼便对狼十分憎恨,这时候恶战在即,由于兴奋,眼睛都充血了。在山地雪野中,初一的直觉甚至比狼还敏锐,只见他举起酒囊来喝了一大口青稞酒,然后抽出藏刀,把嘴里的酒全喷到刀刃上,低沉地对众人说了一声:“来了。”单手举起猎枪,“砰”的一声枪响,只见不远处白色的雪地上,飞溅起一团红色的雪雾,一头全身都是雪的巨狼,被枪弹击中,翻倒在地。

  四面八方的雪地里,几乎同时蹿出数十头恶狼,卷起大量的雪雾疾冲而至。这一瞬间,我们的眼睛似乎都产生了一种错觉,好像整个雪坡突然抖动沸腾了起来。

  我们人数虽少,也缺少冲锋枪的火力,但不乏一等一的射手,而且狼群数量有限,在此之前,已经折了二十多只,现在只剩下六七十只,当即乱枪齐发,白色的雪地上立刻绽放出无数鲜红的血花。

  狼群对我们的火力估计非常精准,如果先前它们埋伏得太近了,恐怕会被我们发觉,太远了又冲不到近前,所以都埋伏在了三五十米的区域内。似乎是准备以牺牲十几头狼为代价,快速冲到近距离混战,那时我们的枪械就发挥不出太大作用了。但这些计划都被初一的敏锐打乱了。

  但狼群与我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在射杀了第一波的三十余头巨狼之后,我们五个人手里的长枪弹药告罄,第二波恶狼已如白色的旋风一样,扑到近前。

  第二波的数十头饿狼已在瞬间冲到面前,我和胖子、Shirley 杨、彼得黄等人,来不及给枪支装填弹药,纷纷举起手枪射击。几乎是一发一倒,将冲到面前的狼一一射翻,沉稳的射击声使人勇气倍增,抵消了近战中的恐惧。

  初一则用猎枪的前叉子戳倒一头恶狼,然后撒手放开猎枪,用藏刀乱砍。一头老狼躲避稍慢,被闪电般的刀锋切掉了半个鼻子,疼得呜呜哀嚎,初一再次手起刀落,把它的狼头剁了下来。

  从初一打响第一枪开始,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地面上已经倒了一片狼尸,里面混杂着几头还没完全断气的恶狼,还不时冒着白色蒸汽般的喘息。

  众人长出了一口气,紧绷的神经松弛了下来,眼前的景象非常惨烈,这回喀拉米尔的狼可基本上能算是给打绝了。不过如果不是初一制敌先机,雪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里,可能就不只是狼尸了。

  然而,就在我们刚刚从激战的紧张状态中脱离出来,稍微有些放松的时候,一个白色幽灵般的影子,突然出现在了初一身后———狼王已经扑住了初一的肩膀。没有人看清白毛狼王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想开枪射击,却发现空膛手枪还没来得及装弹。

  这只白毛独眼老狼真是快成精了,它似乎眼睁睁地看着群狼被全部射杀,硬是伏在雪地中一动不动,直到看准了机会,才攻其不备。它也应该知道,一旦现身,虽然能咬死一两个敌人,自己也绝对活不了,但似乎是受到了它的祖先水晶自在山的召唤,舍弃了生命,全力一击,直扑那打扰它祖先灵魂的牧人。

  白狼行如鬼魅,就连初一也没有防备会有这么一手,还以为狼王已经在混战中被打死了,现在想还击已经来不及了。就在这连一眨眼都不到的时间里,白狼扑倒了初一,一同滚进了妖塔顶层的窟窿。

  与此同时,我也给M1911换上了弹匣,冲上去跳进妖塔。胖子等人紧跟在后,到了顶层一看,明叔指着下面一层说:“快,他们滚到下面去了……”

  我急得脑袋都快炸开了,一层一层地追下去,最后在底层找到了初一和狼王的尸体。狼王死死咬住了初一的脖子,初一手中的一柄剥狼皮的短刀,全插进了狼王的心脏。狼王一身银光闪闪的白毛,已经被鲜血染红,从妖塔顶上缠斗着摔到底下,血都已经流尽了,早已没了呼吸。

  初一为人勇敢豪迈,虽然同我和胖子相处时间不长,但彼此之间很对脾气,极为投机。我心如刀割,忍不住要流出泪来,颓然坐倒在地,望着初一和狼王的尸体发愣。

  其余的人也都十分难过,Shirley 杨握住我的手安慰道:“想哭的话,就哭出来才痛快一些。”

  我摇了摇头,心中好像在淌血,眼泪却流不出来,那种痛苦,不是大哭一场就能减轻的,现在只是不想同任何人说话。

  明叔也安慰我道:“初一兄弟所杀的狼王,是白狼妖奴的后代,他的死亡是功德无量的,壮士阵前死,死得其所,咱们为他祈福,祝福他早日成佛吧。人死为大,咱们还是按他们的风俗,先将他的后事好好料理了。”

  我对明叔点点头,让他们去收殓初一的尸体,我现在脑子里像是烧开了锅,只想先静一静。

  明叔让彼得黄与胖子把初一和狼王的尸首分开,他们正好砸在水晶自在山上,也不知有没有砸破。胖子抹了抹眼泪和鼻涕,拦住众人说道:“且慢,初一是我兄弟,他走得壮烈,我得先为他念上两句追悼词。”

  明叔等人无奈,只好闪在一旁,任由胖子为初一举办追悼会。胖子叹了口气,对着初一的尸体哽咽着说:“吾辈以战斗的生涯,欲换取全人类的幸福,愿将这鲜血和眼泪,洒遍天下自由的鲜花……”

  胖子唠唠叨叨地说了很多,这才使心中悲戚之情略减,让彼得黄过来帮忙收殓。刚一抬开狼王的尸体,发现狼尸已经砸碎了水晶自在山,略一碰,哗啦一声,碎成了若干残片。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提着心,支起耳朵聆听外边的动静,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过了片刻,妖塔上的冰川始终静悄悄的,难道Shirley 杨判断错了?水晶自在山里根本就不是什么会使雪峰崩塌的声波?也许在冰川里冻的年头多了,失灵了?不管怎么说暂时先松了口气。

  水晶自在山里露出了一尊全身透明的女尸,皮肤下流动着银色光芒,里面的骨骼内脏都是深红色的,好像玛瑙。这不像是真人的尸体,而更像是一件巧夺天工的艺术品,这就是冰川水晶尸吗?好像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地方。

  我不管明叔怎样去看他的宝贝,同胖子一起把初一的尸体搬到第八层,突然觉得精疲力竭,有点喘不过气来,可能是伤心过度,岔了气,于是停下暂时休息休息。

  胖子对我说:“我说胡司令,咱们能不能到上一层去休息,守着这黑头黑脸的十八罗汉,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啊。”

  我现在虽然有点大脑缺氧,但是却清楚地记着,这层有十九具坐姿的护法尸体,怎么胖子说是十八罗汉?我立刻警觉起来,一具一具数了一遍,真的只有十八具,六个一排,一共分为三排弧形排列,明明记得有一排有七具尸体,是我记错了,还是有一具消失了?

  我想过去看看发生了什么变化,这时Shirley 杨带着阿香跟了上来,明叔等人也随后登上。他和彼得黄已经将冰川水晶尸用绳子绑好,假发丘印用胶带贴到了水晶尸的脑门上,正准备用绳子把它吊上来,那对一蓝一白布有天然星图的水晶球也都给捎上了。

  我问Shirley 杨这第八层是不是一共有十九具尸体,Shirley 杨点点头:“没错,总共十九具,怎么了?”

  我担心阿香听到害怕,就低声对Shirley 杨说:“不知道什么时候,少了一具。我先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你们赶紧上去,咱们尽快离开这鬼地方。”

  我拍了拍登山头盔上那被撞歪的战术射灯,一手握住黑驴蹄子,一手举着M1911,摸索上前,查看那些高大的古尸。我发现在这层木塔漆黑的角落里,出现了一个大裂缝。这些古尸都依着墙,难道有一具尸体掉进去了?怎么偏赶这个时候作怪。没等走近,便听到一阵动静,好像那缝隙中有根大木头在挪动。

  我过去探头往下一看,塔角破裂的大缝斜斜地向下,好像是个无底的深渊,一个莽莽撞撞白色胖人形,正在缓缓地拨开黑色木料,似乎想给自己腾出个空间,以便能爬进妖塔。

  是那吃了韩淑娜尸体的雪弥勒!我见那家伙没发现我,赶紧往后一缩身,想找胖子要些炸药,给它扔下去,把下边的洞窟炸塌,将其压到底下。

  我正要招呼胖子,却听明叔和彼得黄同时大叫不好,他们已经把冰川水晶尸顺利地提上了第八层,但也就在这时,突然从下面传来一阵密集的碎裂声,片刻就响成了一片。我顿时醒悟,糟了,那水晶自在山并非无效,而是要等到邪神尸骨被升到某个特定的位置,才会引发它内部的声波振动,也就是说从理论上,根本没有任何人能把冰川水晶尸带出去。

  一阵阵闷雷般的声音从上面传来,雪峰上的千万吨积雪,很快就会覆盖龙顶冰川,再过不到半个小时,寒潮就会封冻这些积雪,不到明年冰雪消融之时就别想出去。

  明叔和彼得黄都吓得面如土色,两人抬着的冰川水晶尸掉在了地上,隆隆雪崩声如同万马奔腾,震得地面都在颤动。我担心明叔他们自乱阵脚,忙对他们喊道:“别慌,都躲到塔中的墙角去,那里比较结实……”但是这工夫就连我自己都已经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了。

  不知是谁的狼眼手电筒落在了地上,刚好滚到那具古怪的冰川水晶尸头边,光束照到了嘴上,那水晶女尸的嘴忽然大张了开来……

  我顾不上再管上面的雪崩,下意识地就去携行袋中掏气压喷壶,要是有那种能燃起无量业火的鬼虫出来,就用生姜汁先喷它几下。

  冰川水晶尸的口中,果然飞出一只小小的瓢虫,我对准它喷了两下,竟然半点作用没有。这时我已看清楚了,这只从水晶女尸嘴中钻出的达普,虽然与那种蓝色的虫子形状完全一样,也是全身透明,但全身是银白色的,如同一粒微小的冰晶振翅悬在半空,稍作停留,就朝距离它最近的彼得黄飞去。

  彼得黄不知厉害,伸手想把它拍死,我出声制止,但声音都被雪崩淹没了,想救他根本就来不及。只见彼得黄一巴掌将冰晶般的小虫拍在地上,在他的手上立刻结满了一层冰霜。彼得黄连做出惊慌表情的时间都没有,亮晶晶的冰霜就蔓延到了他全身,冻得梆硬的身体随即倒在地上,摔成了无数冰尘,一点冰冷的寒光,从中飞出。

分享到:
赞(103)

评论214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100
    冻死你们这帮王八蛋!
    冰虫子2012-10-16 22:59:10回复
  2. #99
    初一真的很强、为什么要他死呢、真搞不懂作者咋整的、
    路人2012-10-09 1:09:52回复
  3. #98
    想带我走?有那么容易么?
    水晶尸2012-10-03 2:41:33回复
  4. #97
    ls 我是亚古兽''!!记得我么''
    亚古兽2012-09-25 9:59:18回复
  5. #96
    徒儿果然不负为师所望,出山即伤一人.
    钢铁加鲁鲁2012-09-24 15:23:39回复
  6. #95
    总感觉背后有人。。。。
    惊悚2012-09-23 2:31:39回复
  7. #94
    回11楼,你再往前看一下吧,大金牙给他们托运了一批盗墓工具,其中就有黑驴蹄子
    路过2012-09-22 7:31:49回复
  8. #93
    什么时候我才出场啊
    胡司令的爹2012-09-18 6:41:03回复
  9. #92
    楼上 1,不是说黑驴蹄儿没了么?纠结~临时捡的?初一,你一路好走
    瓶子家的小天真2012-09-12 1:04:07回复
  10. #91
    不是说黑驴蹄子就喇嘛的时候用没了么,怎么又跑出来了???
    酱油2012-09-09 21:35:10回复
  11. #90
    还有我的戏呀,我都准备找导演接工资回家了,没有办法,谁让咱帅呢,
    黑驴蹄子2012-09-07 22:32:51回复
  12. #89
    初一同志永垂不朽!
    擦擦2012-09-02 19:42:27回复
  13. #88
    抱歉我剛去廁所啦!我是不是錯過了什麽?
    第19具屍體2012-09-01 22:46:23回复
  14. #87
    老大 我们来了
    小弟 s2012-08-27 7:40:24回复
  15. #86
    啊尼玛初一死了我能不伤心么! 、不得不说我攻初一受啊! 默哀我亲爱的基.
    明叔2012-08-22 7:36:32回复
  16. #85
    这种虫子也是阴阳相对的 有管火得有管冰的
    azmlp2012-08-20 4:57:58回复
  17. #84
    评论真的好没有紧张感啊……你们都不怕的吗? 话说初一啊铁棒喇嘛啊彼得黄啊神马的 霸唱你老人家一开始就没想把人写活吧 一出场咱就知道这又是几个跑龙套的 龙套还能给个临终特写的戏份算是对得起这几位哥们了 为你们默哀几秒
    小二来两斤酱油2012-08-18 2:37:18回复
  18. #83
    我说明叔,你小心点,都摔我两次了,很疼的,又冷,把我摔没了,看你咋办
    手电筒2012-08-16 7:38:55回复
  19. #82
    哎哟 不错哦!
    杰伦2012-08-12 6:45:54回复
  20. #81
    我是达普老大,小弟们听令,发动总攻!!!!!
    达普究极进化版2012-08-11 19:05:55回复
  21. #80
    别砸了再砸给你吃雪崩
    水晶石2012-08-06 2:30:12回复
  22. #79
    你们说这么多,我不觉得我写错的了
    霸唱2012-08-01 20:48:02回复
  23. #78
    啊!都说我有诅咒,怎么还是把我打碎了啊? !!
    水晶自在山2012-07-28 8:00:42回复
  24. #77
    我有诅咒,别过来,我灭了你1
    水晶自在山2012-07-28 7:55:48回复
  25. #76
    亲,我被你看穿了
    阿香……老公2012-07-26 0:43:51回复
  26. #75
    我就知道活不长了、
    我是配角2012-07-22 1:30:54回复
  27. #74
    你妹,我哪知道那个不能拍……我真的还想再活500年……
    彼德黄2012-07-12 10:18:31回复
  28. #73
    其实我没死,我和初一是基友
    白狼王2012-07-03 21:06:55回复
  29. #72
    你没看见大金牙发来的装备里有黑驴蹄子吗?黑驴蹄子 我黑故我在!
    黑驴蹄子2012-07-03 7:20:39回复
  30. #71
    老胡会变魔术 又变出一个黑驴踢子
    小米2012-07-02 21:35:38回复
  31. #70
    人家八一掏的不是黑驴蹄子好不!仔细点看
    2012-07-01 21:34:32回复
  32. #69
    我也想出场 T T…
    藏马熊2012-06-30 1:15:07回复
  33. #68
    可恶的初一,我的狼鼻子啊。
    老狼2012-06-13 3:15:25回复
  34. #67
    来,姐姐搂着哭。
    Shirley 杨2012-06-13 0:28:40回复
  35. #66
    我是火达普的弟弟哟
    冰达普2012-03-05 18:06:49回复
  36. #65
    怎么又有黑驴蹄子
    要天帝2012-03-03 2:37:57回复
  37. #64
    唉 唉 唉 你们怎么能这样 我只是晕过去了 怎么就这样当我死了呐 我还没死啊 不要走啊 回来啊
    初一2012-02-27 20:26:14回复
  38. #63
    我居然牺牲了,我可是暗恋Shirley 杨的。
    初一2012-02-10 6:29:11回复
  39. #62
    黑驴蹄子不是用完了么。。。
    路人2011-12-10 22:37:38回复
  40. #61
    水晶尸就一跑龙套的,搞得我还以为又是一神器呢!
    春哥纯爷们儿2011-11-20 21:24:52回复
  41. #60
    有鬼啊
    阿香2011-11-19 16:11:43回复
  42. #59
    我说了你们不听··死人了才觉得有理
    Shirley 杨2011-11-12 13:15:12回复
  43. #58
    我辛辛苦苦养的白狼 正打算回去找你的 你就跟一初一的男生走了呢
    散盗小七2011-11-05 5:29:21回复
  44. #57
    他娘的,再看见你们叽里咕噜。我就请毛主席好好教育你们。
    他娘的,2011-09-13 7:45:10回复
  45. #56
    我咋没了呢。。。
    独眼狼王2011-09-05 0:16:56回复
  46. #55
    我要来了
    雪弥勒2011-08-16 1:57:31回复
  47. #54
    老黄!!安息吧!!!
    虫子2011-08-01 19:20:30回复
  48. #53
    我要咬你胡八一的鸡巴
    狼王2011-06-09 21:21:18回复
  49. #52
    我再怎么说也是参加过越战和金三角啊, 我可以算是特种兵了,怎么没起什么历害之处就让你给写死了
    彼得黄2011-06-08 1:53:38回复
  50. #51
    我呢?我呢?(⊙o⊙)?
    第十九具尸体2011-05-20 2:51:46回复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