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九幽将军(7)

  西夏金书只是镇国之宝的地图,真正的宝藏在密咒伏魔殿中。西夏贵族笃信佛教,山腹宫殿中供奉的不是造像,而是巨幅壁画,壁画中伏魔天尊一手持九股金刚杵,一手持吐宝兽。西夏贵族相信供养的宗教壁画越精美,供奉之人的功德越大。为了建造伏魔密咒殿,西夏征集了成千上万的画匠、民夫、奴隶,前后造了一百余年,使用了大量珍宝,相传壁画之下,是一座埋葬妖女的古墓。西夏壁画内容甚广,题材丰富,耕获、饮宴、畜牧、对弈、歌舞、杀伐、奴隶。西夏笃信佛教,壁画中不乏虚构的“灵山乐土”,以及“净土变、药师变、地狱变、涅变、密宗曼陀罗变、无量寿经变”等西夏独有题材,穿插“坛城、鸟兽、龙凤、金刚、力士、菩萨”为饰,画风璀璨庄严。西夏佛教壁画,特别擅于使用变,所谓“变”,又叫“经变”或“变相”,意指通过技法精湛的绘画,将深奥无比的经文呈现给世人,让不认识字的百姓直观感受到经文中的佛法。在各处出土的佛窟及墓葬群中,西夏画师们运用了无穷的想象力,下至凡俗,上至神圣,构成了一个佛国世界。雪梨杨手上有一本图册,当中是一幅流失到海外的敦煌壁画,描绘了伏魔天尊端坐在中间的须弥座上,左右有二怪,一为人面虎爪,一为人面鳞身,均有九首,形貌凶恶,四周围绕羽人,剑拔弩张,气势森然,几欲破壁而出。壁画主次分明,有条不紊,衬托出诡异神秘的宗教氛围。西夏密咒殿中的壁画,题材应该与之类似。据说密咒伏魔殿抵近蒙古大漠,位于毛乌素沙漠西南边缘与山脉相连之处,那一带的山脉绵延,峰高崖险,到处是峭壁和断层,从别的方向根本过不去,自古以来,一直被草原上的牧人称为魔山,详细位置失传已久。而在当年,毛乌素还没有遭受流沙侵害,存在多处绿洲、城堡。后来蒙古大军六征西夏,传说中的金阙明珠,连同显赫辉煌的西夏王朝,一同让风沙吞噬了,没有在世上留下任何痕迹。西夏金书记载了密咒伏魔殿的方位,但要找到这个地方,可谓难于登天。因为水脉枯竭,迅速沙化,西夏灭国之后,流沙成灾。从明朝开始,风沙带上的长城,凡是有驻军的,必须年复一年扒沙,不将流沙扒开,城墙都让沙子埋在下边了,可见流沙严重到了何等程度。

  大金牙将西夏金书的照片传出去,引起了境外盗墓团伙的注意,这个娄子捅得太大了。雪梨杨决定赶在境外盗墓团伙下手之前,找到这个规模巨大的宝藏,时间非常紧迫,耽搁越久,情况越不利。

  我转头看了看胖子和大金牙,他们没吭声,在等我做出决定。我一听雪梨杨这么说,就知道又走不成了。雪梨杨可不是知难而退避艰险的人,我完全明白她为什么要去找西夏古墓,至于其中的原因,在这一时半会儿之间,我还来不及对胖子和大金牙说。不过雪梨杨决定了去西夏古墓,我当然得去,胖子也不可能不去。三个人心照不宣,没什么可说的。于是我和胖子留下准备,雪梨杨去制定行程,约好明天一早出发,途中再讨论具体计划。忙到晚上,我和胖子、大金牙肚子打上鼓了,出门找个涮肉馆,点上一个锅子,坐下来推杯换盏,喷云吐雾。

  大金牙问我:“胡爷,你真要去找西夏古墓?”

  我说:“不是你把照片传出去,何至于惹上这么多麻烦,如今想不去也不成了,好在照片拍得不全,主动权还在我们手上,这也是不幸中的万幸。”

  大金牙说:“那是我大金牙的不是,帮了倒忙了,我自罚三杯……”他连干了三个,抹了抹嘴头子,又问胖子:“胖爷去不去?”

  胖子说:“我不去?我不去他连北都找不着!”

  大金牙说:“我也想明白了,穷光棍全是小妈儿养的,不拼命吃不上饭啊!想发大财,非得玩儿命不可!”

  我说:“怎么个意思,你也想跟去?你在潘家园儿混了那么多年,好歹趁些个家底儿,你又有家有口,什么时候变成穷光棍了?不要乱往自己脑袋上扣帽子,扣帽子也得先量量尺寸是不是?”

  大金牙说:“胡爷这是你不明白了,我那点儿钱够干什么的,西北风都快喝不上了!”他嘬了嘬牙花子,又往下说:“去关中掏明器,有我一份,我大金牙捅了娄子,不能让你们替我顶这个雷,你们去找西夏古墓,我可不能不去!”

  我说:“你趁早别打这个主意,这不比出去收东西,可以预见的危险和困难,已经多得数不过来了,稍有闪失,性命不保!你有多大能耐,我是再清楚不过,不是我不让你去,我不能眼睁睁看你往火坑里跳。一个窝里生的鸟儿,也难在一条道上飞,你还是留下吃口安稳饭吧。”

  大金牙又干了三个,喝得脸红脖子粗,他说:“胡爷你可忒小瞧我了,患难之处才见交情,到了这个时候我能往后缩吗?命没了怕什么,命才值多少钱?我大金牙这一肚子下水,本来就是捂臭了端不上饭桌的玩意儿,为了你扔了也值了!”

  我见大金牙死活非要去,拦也拦不住,他无非是怕捞不到好处,可能也觉得我和胖子够仗义,一旦遇上危险,念在以往的交情上,至少不会扔下他。我心想:“好良言难劝该死的鬼,话说到这个份上,那还有什么可说的?”只好对他说:“金爷,当初不是我和胖子在潘家园儿遇上你,我们哥儿俩还真未必吃得上这碗饭,咱们之间无分彼此,有什么话都可以直接说,不必拐弯抹角,你可以去,但是有几句话我得给你说在前头!首先,盯上这个宝藏的盗墓贼不少,万一撞上,只怕不好对付。其次,进入西夏魔山,必须穿过蒙古大漠,那一带很少有固定的沙丘,地图完全用不上。最可怕的是没有水,你别看地图上有些星罗棋布的湖泊,那可全是咸水,喝了没有不死的。退一万步说,即使找到地宫,你敢进去?你想过没有,埋葬妖女的古墓为什么叫密咒伏魔殿?我是想不出来,说句实话,此行凶险不言而喻,成功的机会十分渺茫!”

  虽然我不放心大金牙,但是该说的话我都对他说了,命是他自己的,愿意扔在哪儿,还不是他自己做主?

  三个人说起明天即将出发,寻找大漠尽头的西夏古墓,远走高飞的计划只好先放下了。可是说句不该说的,我们平时无风还想生出三尺浪来,正闲得发慌,难得有这个机会,人都显得格外精神。月光凄冷如刀,哥儿仨坐在小饭馆中,你一言我一语,各抒心怀,又提到西夏密咒殿供奉的巨幅壁画。大金牙问我雪梨杨为何想都不想就决定前往?我看看大金牙,又看看胖子,略一沉吟,低声告诉他们俩:“西夏魔山中的明月珠,乃是搬山道人祖先世代供奉的圣物!”

分享到:
赞(8)

评论抢沙发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