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九幽将军(4)

  返回北京,我让胖子和大金牙不要声张,等我找个明白人问问再说。雪梨杨忙于处理一些事情,并不知道我这几天去一趟关中。我寻思我要捏造个借口,说我前几天没出过门,以她对我的信任,应该不会多问。不过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大金牙和胖子那两个宝货,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他们平时说话又多,言多必失,迟早给我捅出去,到时雪梨杨会如何看我?我还不如提前说了,倒显得我光明磊落,不过一直没找到机会开口。

  三天之后,我们将会出发前往美国,我手上还有一些破东烂西,要拿去潘家园儿甩卖。以前这地方叫潘家窑,全是烧砖的,后来说窑不好听,才叫成潘家园儿。当时有很多摆地摊儿的,来逛的人也不少。买卖双方,将那些破东烂西一件件地翻覆认看,言真道假,弹斤估两。上至皇帝的玉佩,下至叫花子要饭的打狗棒,什么都有人卖,什么也都有人买。至于是不是真东西,那又另当别论。有些东西来路不正,或是从墓中掏出来的陪葬品,或是偷抢来的贼赃,不乏鱼目混珠以假乱真的,卖东西的心里没底,买东西的心里也没底。你要是有眼力,甚至可以拿买个醋瓶子的钱买个青花瓷瓶,拿买破铜烂铁的钱买到一件西周青铜器。珍品虽有,却不容易遇到,在这个行当之中,以赝充真、以劣充优的太多了,贪便宜买打了眼,那也是活该。

  过了晌午,闲逛的人逐渐少了,胖子去买卤煮火烧,我留下看着东西。正好雪梨杨过来找我,我借这个机会给她讲了一遍经过,又说:“过几天我和你远走高飞,从此远走天涯,再也回不来了,我向你保证,这绝对是最后一次!”

  雪梨杨说:“且不论你的保证是否有效,而你并不瞒我,这对我来说,实在是意义非凡。”

  我说:“我要对你没了意义,我也得没着没落的,感觉无限空虚……”

  正在这时,胖子走过来说:“空虚就够呛,你再来个无限,那还活得了吗?”

  我说:“你又嘴痒痒闲得难受,赶快吃你的卤煮去。”

  胖子说:“成天吃卤煮,吃不腻啊?美国顾问团来了,还不给吃顿好的?”

  说话这会儿,大金牙也来了。他偷偷告诉我,他将我们从秦王玄宫之中带出的明器拍成照片,到处找人打听,究竟是什么朝代的东西,四下里打听遍了,没有一个人认得,可是这个消息传出去了,过了几天,真有一位识货的大买主儿,请我带上东西去见面。

  在雪梨杨面前,我得说我们不是为了倒卖明器,别人给多少钱我也不会卖,但是对方既然愿意出大价钱,一定知道这件明器的来头,出于好奇,我决定去见对方一面,听听对方怎么说,于是问大金牙在什么地方见?

  大金牙说:“人家来车接了,这不赶上饭口了,我估摸着,一准儿是在哪个大饭店。”

  雪梨杨不愿意去见那些二道贩子,我让她先回去。我和胖子收拾东西,跟大金牙出了潘家园,有辆车将我们带到崇文门路西南口。1983年中法外交部牵头,在此开设了一家法国餐厅,前边对外开放,那也不是一般老百姓去得起的,后边必须有关系才进得去。在当时来说,这个地方了不得,门面不大,暗藏凝重,一进去里边,金碧辉煌,仿佛置身于19世纪的法国宫廷,墙壁上全是鎏金藤条装饰,悬挂临摹罗浮宫的壁画,别致的枫栗树叶形状的吊灯和壁灯,以及望不见尽头的水晶玻璃墙,带有浓郁的异国风情,要多奢华有多奢华。我们是光了膀子吃涮羊肉的主儿,根本不知道这里边吃的是什么,也无从想象,对我而言,这完全是两个世界。

  大金牙肾虚,一进门先上了趟厕所,出来给我和胖子吹了一通牛:“我大金牙也算吃过见过,可还真没进过这么高档的地方,简直是厕所界的罗浮宫!”

  我心说:“上赶的不叫买卖,八字还没有一撇,至于如此款待?该不是鸠山设宴和我交朋友?”

分享到:
赞(9)

评论3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4
    嘟嘟嘟
    匿名2017-06-13 23:28:32回复
  2. #3
    赶快弄死胖子
    闷油瓶2017-03-22 13:34:28回复
  3. #2
    你这么较真有意思吗
    楼下点Sb2017-02-19 3:48:42回复
  4. #1
    没钱吃饭居然有钱回北京?
    蒙b2017-01-17 16:18:2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