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第十八章 蛾身螭纹双劙璧

  山谷尽头的森林中,传来一阵阵沉闷的雷声,“轰隆隆轰隆隆”,正是晌晴白日的中午,长空如洗,未见乌云,怎么突然打起雷了?众人心中都是一沉,好不容易从古墓中爬了出来,却又是什么作怪?

  再仔细用耳朵分辨,还不太像打雷,那声音越来越近,似乎是什么巨大的野兽,远远地朝山谷中奔来,脚步沉重,再加上奔跑中躯体不停撞击树木,乍一听显得像是绵延不断的雷声,这其中还夹杂着几声犬吠。

  我听见狗叫,这才发现只有五条大猎狗趴在地上,另外三只巨獒不见踪影。刚才心力憔悴,没顾得上去细看那些猎犬,可能我们久去不归,猎狗们自发地轮流去猎食了。巨獒驱赶什么野兽跑起来这么大动静?

  英子仔细听了一会儿,笑着说没事,是在赶野猪,咱们都去山坡上瞧热闹吧,等一下就能整野猪肉吃了。

  我们爬上半山坡,就已经看见森林中的大树一棵棵地被撞断,猎狗们也趴不住了,它们一声不发地成扇形散开,要在山谷中堵住野猪的去路。

  只见谷口一棵红松咔嚓折断,从树后撞出一只大野猪,要不是这只野猪没有长长的鼻子,我差点把它看成是头半大的大象。它足有上千斤的分量,鬃毛又黑又长,嘴两边的獠牙向上弯弯着,跟两把匕首一样,这对獠牙既是骄傲的雄性象征,也标志着它就是森林中的野猪王,它膘肥体圆,四肢又短又粗,撒开四蹄,旋风般地一头扎进山谷。

  在大野猪的身后,三只巨獒不紧不慢地追逐着,既不猛扑猛咬,也不离得太远,一前三后,都跑进了野人沟。

  野猪身上的皮比起犀牛皮来,也不相上下,它在森林中闲着没事,就把肥大的身子在松树上蹭,一是解痒痒,二来还把松脂都沾在身上,不怕蚊虫叮咬。夏天深山老林中的蚊子大得像小鸟,山里有句话是:三个蚊子一盘菜,这话一点都不夸张,就连老黄牛都架不住山中大蚊子的叮咬,唯独野猪不怕蚊子,它的皮就是一层铁甲,谁也咬不动它。两只獠牙和巨大的体重,就是野猪在森林中横行的法宝,绝对是攻守兼备,山里的老虎、人熊、金钱豹都对它无从下口。

  然而猎人们驯养的巨獒,专门有对付野猪的绝招。獒犬的体形跟小牛犊子一样,不过比起这只大野猪来,还是显得块头小。这三只巨獒是想把野猪撵到山谷的深处再解决它,因为在森林中全是大树,施展不开,而且野猪冲起来简直就是坦克。

  野人沟山谷中落叶层极深,大野猪还没跑到一半,就因为自重太大,四肢全陷进了落叶中,三只大獒犬围在它周围,东咬一口西咬一口,消耗野猪的体力和锐气,另外五条大猎狗也包在外围,它们不敢插手和獒犬争功,只有在一旁充当小喽啰呐喊助威的份。

  大野猪又气又急,蠢笨地在落叶层中挣扎,使出全力向上一跃,竟然从中拔出四肢,向上蹿了起来。

  巨獒等的就是这个时机,在野猪跃到最高点的同时,三只巨獒中最大的那只也猛然跳起,跟出了膛的炮弹一般撞向大野猪,这一撞用的力度和角度恰到好处,把野猪撞翻了过去,肚皮朝上,落在了又深又软的枯枝烂叶上。

  在旁伺机等候的另外两只大獒,不给野猪翻身的机会,扑上去对大野猪肚皮狠狠撕咬,肚子和屁眼是野猪唯一的罩门,这里一暴露给敌人它就完了,更何况是狮子一样凶狠迅捷的獒犬,还不到三四秒钟,野猪的肠子肚子心肝肺就都被掏了出来。

  我们三人见野猪完蛋了,就从山坡上慢慢走下来,胖子和我见这三只巨獒竟然如此默契,还懂得利用地形运用战术,忍不住想去拍拍獒犬们的脑袋,以示嘉奖,嬉皮笑脸地招呼它们过来。

  没想到獒犬和猎狗们绕过我们俩人,都围到英子身边,英子拿出肉干,喂给它们,大狗们见主人高兴,也都摇着尾巴讨好。

  被冷落在一旁的我和胖子对望了一眼,我摇头叹道:“他娘的,咱俩的热脸贴上了狗的凉屁股。”

  胖子气哼哼地说:“老胡你记得鲁迅先生怎么说的吗?他说:呸,这帮势力的狗。狗这东西就这德性,狗眼看人低,狗脸不认人,他妈的,咱俩不跟它们一般见识。”

  胖子回帐篷取了刀子、镐头和猎枪回到谷中,他帮英子切割野猪,我背着猎枪带了两条大狗,去山坡下找块地方把那对童男女埋了,免得他俩又找咱的麻烦。

  英子说:“胡哥你饿不饿?先整两口吃的再走呗。”

  我说:“不用了,好饭不怕晚,我就往后饿饿吧,别等到了晚上再埋死人,那可有点瘆人了。”

  我让两条大狗拖着用黄呢子军大衣包裹的童尸,在面向大草原的山口处,挖了个深坑。我的工兵铲丢在了古墓中,用镐头挖很费力,太阳偏西,才挖了一米多深,已经把我累得满头大汗,肚子里不停地打鼓。

  我看了看这个一米多深的坑,心想这就差不多了,小孩嘛,埋那么深也没用,他们身体里灌的全是水银,也不用担心虫吃鼠咬。

  于是我把那两个小孩从军大衣包裹中取出来,又用两件军大衣重新工工整整地包了一遍,并排放在坑里,双手合十拜了两拜:“两位古代小朋友,很遗憾你们没有生活在文明民主到处充满阳光的新社会,社会的关爱你们都没享受到,不过这都是命中注定的事,你们也不必太过执着。命有终会有,命无须忘怀,万般难计较,都在命中来。人死之后,当入土为安,入土不安的,那是僵尸。咱这条件有限,没有棺材来安放你们,也没有香火祭拜你们,我回去之后一定给你们多烧点纸钱,希望你们早去西方极乐净土,不要再来纠缠我们,我们的工作也很忙,能为你们做的只有这些了,贪得无厌欲求不满的可不是好孩子。”

  说罢和两条大狗一起把土推进坑中,几捧泥土就埋葬了两个苦命的童男童女,回首眺望远方,只见残阳似血,心中感慨万千。

  时候已经不早了,英子在远处招呼我回去,当下带着猎狗回到了我们宿营的山坡。胖子搬来一块大石,把猪脸大蝙蝠飞出来偷袭马匹的通风孔堵个严严实实,火上翻烤着的野猪肉,还有猪下水和蘑菇木耳煮的一锅汤,松香混合着肉香直扑人脸,我迫不及待地冲过去,用刀割下一块肉塞进嘴里。

  吃完饭后,我们喝着英子煮的茶砖,商量了一下怎么回去,失去了驮行李的马匹,想回岗岗营子还真不那么容易,锅碗帐篷都没法搬动,我们一路上猎杀的动物皮子没法携带,那损失实在太大了。最后英子想了个办法,让两条狗回去送信,叫屯子里的人组织马队来挖关东军的要塞,这里那么多好东西不搬出来不都瞎了么,而且狗是最好的向导,它们可以给屯子里的人带路,咱们就先在这附近找个安全的地方住下来,等大伙来了,一起搬够了好东西再回去。

  事到如今,也只得如此了,胖子对这些事不太上心,他又把那两块玉璧取出来观看,我骂道:“你他娘的真没出息,受穷等不了天亮。这两块玉你别揣着了,一天看一百多遍,你也不怕给它看没了,以后放我这保存。”

  胖子把玉璧举在我的眼前,满脸都是惊疑的神色:“老胡,这是咱从古墓里整出来的那块吗?你看看,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自从在墓中得了这双玉璧,我就从未来得及细看。胖子大惊小怪地递给我:“这颜色怎么又变了?”我伸手将那两块玉璧接过来细看。

  两块玉璧都雕刻成类似飞蛾的形状,须眉俱全,活灵活现,璧身上有一些古怪动物的纹饰,这种动物应该不是真实中存在的,胖胖的,身体有几分像很瘦的狮子,又像是没鳞的蛟龙,还有几只爪子和一条卷曲的大尾巴,总之这种纹很怪异,也许不是动物,是云或波浪之类的饰纹。

  璧身花纹的工艺,不如造型上的雕工精致,只是寥寥几划勾勒而成,不过虽然粗糙,倒也有种简朴而传神的韵味。有时候简单也是一种美。

  还真他娘的怪了,记得刚从古墓的棺中取出来之时,这双玉璧颜色深绿,然而在关东军要塞里面看的时候,它色泽呈淡黄。此时的颜色却是深黄深黄,一天之内颜色变了好几次,这是怎么回事我们都不清楚,难道说这世上有种变色玉?我们对古玩一窍不通,看来只有回北京找大金牙给长长眼了。

  说起来这次倒斗的行动,真是不太顺利,一路辛苦不说,首先野人沟中上上之穴的古墓是座将军墓,没想到里边陪葬品少得可怜,唯一可能值点钱的,也就是这双玉璧了,为了拿出来差点把三个人的小命都搭进去,真是挟山超海都不足以喻其难,临渊履冰也难以形其险。要是鉴定的结果不值多少钱,那我真得找个地方一头撞死了。

  这件事给我一个教训,贵族的古墓不一定都有大批贵重的殉葬品,必须得多了解古墓的历史背景和文化背景,而且还要尽可能地多掌握古玩鉴赏的知识,如此才能做到有的放矢,贼不走空。

  胖子倒是显得信心很足,跟我打赌说这对玉璧最起码也能值个三两万,搞不好还是个国宝,那咱就不卖给港商台胞了,咱直接献给故宫博物院,政府一高兴,奖励咱俩十万八万还不跟玩似的,在北京再给分套房子,还让咱戴上大红花上全国各地去做报告演讲,到时候咱什么煽情就讲什么,一讲完了,那些在台下听得热泪盈眶的女大学生,就跑上来献花,献情书。

  我说你别做梦了,还让你参加英模事迹报告会?不给咱俩发土窑里蹲着去就不错了。不过如果真如胖子所言,能换个三五万块钱,那就已经是意外之喜了,我们东奔西走地卖录音带,一年下来,顶多就混个三四千块,赶上生意不好的年月,除去吃喝住宿的费用,基本上都赚不到钱。

  我已经两天没合眼了,吃饱喝足之后跟胖子英子闲扯了几句,倒头就睡,反正有猎狗们放哨,也不用担心野兽袭击。这一觉睡得天昏地暗,在梦中我又回到了硝烟弥漫的战场上,阵地上空全是我手下弟兄们的脸,每一张脸都很年轻,他们只有脸没有身体,这些脸都在不停地流血,慢慢地向天空飞去,我在地上哭着喊着想抓住他们,但是手脚不听使唤,一下也动不了……

  晚上什么情况也没发生,那些地下的大蝙蝠不知都串去了哪里,周围全无它们的踪迹,可能受了枪声的惊吓,去寻找新的洞穴安家了。

  我一直睡到中午才醒,英子已经派了三条猎狗回去送信,每一条狗的脖子上都拴了个小皮囊,里面是胖子写的字条,上面写明可让屯子里的人多带人马工具,最好能带点炸药来,来野人沟挖关东军的洋落。

  中午吃了些野猪肉,带着猎狗把帐篷辎重都搬到山谷入口附近,找个背风的大山石,在下面架了帐篷,这里位于森林和草原的交界地,等屯子里的人来了,会很容易找到我们。

  随后英子带狗去林子里摘野菜,我掘些土石埋了个灶头,把锅摆上烧起了开水,我们带了些面粉,由胖子动手,包了一顿猪肉馅儿的饺子,用来庆祝我们初战告捷。这次虽然是有惊无险,但是不管怎么说,至少三个人没出什么意外,还多少有些收获,尤其是关东军要塞里物资众多,对屯子里乡亲们的生活有很大帮助,为这也值得喝两杯。

  就这么每天纵狗打猎,连续过了十余日,我觉得我都快变成山里的猎人了,屯子里的人们终于来了,总共四十多人,由支书和会计两人带队。因为男人们都去牛心山打工了,这次来的几乎全是妇女姑娘和半大的孩子,屯子里的马匹不多,总共不超过十匹,他们听说有大批洋落,怕马不够,又把骡子毛驴都拉了来,再加上各家人自带的猎狗,闹闹哄哄地进了黑风口。

  大伙马上就想动手,我说大家这一路跋山涉水,多有辛苦,不如咱先休息一天,等明天养足了力气再干。另外咱们不能瞎整,我当过工程兵,毛遂自荐,给大伙分配一下任务,咱们要利用运筹学,制定计划,按部就班地行动,别跟乌合之众似的瞎整。

  人群乱糟糟的,又兴奋,又觉得好玩,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把我说话的声音都淹没了,谁也没听清楚,最后还得是支书出面大喊一通:“都别吵吵了,都别吵吵了,全都听俺大侄儿的,他说的话,就是俺说的话,也就是组织上的话。咱们这次能捡小鬼子的洋落儿,多亏了俺这俩大侄儿和英子这丫头啊,他们咋说,咱们就咋整。”

  我又把话说了一遍,让大伙都去架帐篷支锅,吃饭休息,然后跟书记和会计一商量,没有炸药,想挖开地下要塞也不算太难,可以从将军墓那边动手,那离要塞的通道距离很近,有五个人用不了半天,就可以把塌陷的墓室挖通。但是要塞里可能有野兽,这方面大伙要做好准备,生活在地下的动物都怕火,要多点火把。需要特别强调的是进去之后,谁也不能私自行动,里面的军火都不能拿,只拿生活上需要的物资,例如军大衣、日本大头鞋、毯子、发电机、电缆电线这一类的,有多少咱搬多少,搬完了再把要塞埋上,不能走露消息。

  支书拍着胸脯保证:“大侄儿,这你尽管放心,只要这些人都拿了东西,那嘴那都老严实了。再说咱那屯子太僻静,一年到头也来不了一个外人,这回咱就整个闷声发大财。”

  当晚埋锅造饭,安营歇息,转天早上起来,我把四十多个大嫂子大姑娘半大小子们分成四组,第一组都是年纪最小的几个人,他们由英子带领,去山里打猎;另一组则相反,全是岁数最大的,他们由会计带领留在营地给大伙烧饭;我和胖子各带一组年轻力壮的,轮流去挖烧塌的将军墓,由支书指挥全局。

  屯子里的人们,带来了大量的工具,锹镐铲子,甚至有人还带来了几把完全用不上的锄头,我又把我这一组的十个人,分成两拨,一拨挖掘塌方的封土琉璃瓦,另一拨负责搬运挖出来的土石,工程进展得有条不紊。

  一场忙碌,到傍晚才结束。

  第二天天一亮,我们就点起了松油火把,二十多人牵着几匹骡马,从将军墓的墓墙扩建出来的通道,进入了地下要塞,格纳库铁门处,打斗的痕迹历历在目,那具古尸已经被撕碎了,另又有几只草原大地獭的尸体,血迹干成了暗红色,此时再次见到这些东西,仍不免有些毛骨悚然。

  这里不会再有什么危险了,而且带有大量火把,松油的火把,燃烧时间长,不易被风吹灭,即使地下要塞中还有什么猛恶的动物,见了火光也不敢出来侵犯。

  支书见有如此众多的日军物资,远远超出了他先前最乐观的估计,喜出望外,连忙招呼大伙捡洋落,把一捆捆的军大衣、鞋子、防雨布、干电池、野战饭盒装到骡马背上,陆续往外搬运。

  深山里的屯子,最缺的就是这些工业制品,当下人人争先,个个奋勇,喊着号子,彼此招呼着,仿佛又回到了当年大跃进的时代一样。

  我和英子又领着几个人往通道的另一侧搜索,从地图上看,那边还有处更大的仓库,按图索骥,并不难寻。

  仓库的大门关得很紧,找了匹马才拉开,进去之后大伙都看傻了眼,一排挨一排,全是火炮,像什么山炮、野炮、九一式榴弹炮、六零炮,大大小小的迫击炮,还有堆积如山的弹药箱,望都望不到头。

  看来这些炮都是准备运动战的时候用的。日军的全部军队,可以分成六个部分。本土军,也就是驻扎在日本四岛,包括当时的殖民地台湾朝鲜在内的部队,被称为本土军;另外还有中国派遣军,也就是侵略到中国内地的部队;还有南方军,即在东南亚、澳大利亚等地作战的部队;再加上海军空军,以及驻扎在满蒙的关东军,总共有这六大军区。

  其中以关东军最受天皇和大本营的宠爱,号称精锐之中的精锐,日本人把中国的东三省,看得比自己的土地都宝贵,战略纵深大,物资丰富,森林矿产多得难以计算,还可以自上而下,随时冲击关内。早在很久以前,日本就有个著名的田中奏折,其中就表明了对中国的东北垂涎三尺,直到二战时期,又冒出个田中构想,即使放弃本土,也不放弃满洲,由此可见日本人对满洲的贪念。

  所以关东军的物资装备,在日本陆军各部队中都是首屈一指的,唯有海军的联合舰队能跟其有一比。不过这些军国主义的野心,早已在历史的车轮面前成了笑谈。我们跟关东军就不用客气了,当初他们也没跟咱客气过,大伙抻胳膊挽袖子,嚷嚷着要都搬回去。

  我让他们小心火把,不要离弹药箱太近,这要是引爆了,谁也甭想跑,都得给活埋在这。无数的火炮后边,更多的大木箱子上面印着鹿岛重工的红色钢印,撬开一看,都是小型发电机,但是没法抬,这玩意太沉了,马匹根本驮不动。只能慢慢拆卸散了,分着往回拿。

  地下要塞中的物资搬了整整一天,才刚弄出来不到几十分之一,会计忙着点数,这回可发了,这咱自己用不完还可以卖钱,这老些,那能值老了钱了。

  吃晚饭的时候,支书找到我,他合计了一下,这么搬下去没个完,马队也驮不了这么多东西,现在已经快到深秋季节了,要是留下一队人看守,另一队回屯子去送东西,山路难行,这么一来一往需要半个多月,整不了两次大雪就封山了,不如咱们把要塞的入口先埋起来,大伙都回屯子,等来年开了春,再回来接着整。

  我一想也是,从北京出来快一个多月了,总在山里待着也不是事,我们倒斗倒出来的物件也得回去找大金牙出手,于是同意了支书的意见。我和胖子就不可能跟他们再来了,于是我托付支书,明年开了春来黑风口,给那对殉葬的童男女烧些纸钱。另外切记切记,地下要塞中的军火不要动,那不是咱老百姓能用的。

  为了转天就能出发,几乎所有的人都一夜没睡,连夜把东西装点好,等到都忙完了,太阳也升了起来,好在这个晚上,虽然忙乱,却再没出什么事端。

  一路无话,回到岗岗营子,屯子里就像过年一样,家里人把在牛心山干活的男人们也都叫了回来,家家都是猪肉炖粉条子。

  第二日,我和胖子不想再多做逗留,辞别了众人,同胖子一起返回了阔别多日的北京。

  我们下了火车,哪都没去,直奔潘家园,大金牙还是以前那样,长得俗不可耐,一身市侩气,不显山不露水的,其实他在潘家园是属于很有资历很有经验的大行家。

  大金牙一看我们俩来了,赶紧把手头的生意放下,问长问短:“二位爷,怎么去了这么多日子才回来?都快把我想死了。”

  胖子当时就想掏出那两块玉璧给他瞧瞧,究竟值几个钱,这事一直就困扰着我们俩,今天总算能知道个实底了。

  大金牙急忙冲我们使个眼色,示意不让我们把东西拿出来:“咱们还是奔东四吧,上次涮羊肉那馆子不错,很清静,这潘家园鱼龙混杂,人多,眼也多,可不是讲话的所在,明器在这露不得。二位稍等片刻,我把手头这笔生意料理料理咱就走。”

  大金牙所说的“明器”,是行话,前边已经提到了,就是冥器的同义词,这个“明”并不是指明代的古董,是专指陪葬品,就如同“古董”、“古玩”这些词,这都是为了掩人耳目,说着也好听,其实这些词的出处都同“倒斗”有关系,再早的时候就叫“骨董”、“骨玩”,都是指前朝留下来的物件。

  说话间,大金牙就把一个清代早期的“冰箱”加上一件雍正官窑款霁虹小茶壶倒出了手,买家是个老外,带着个中国翻译。其实这种东西,不算什么,都是小打小闹的玩意儿,具体他卖了多少钱,我们没看见,不过我估计这老外八成是挨了狠宰了。

  做完了这笔生意,大金牙数着钞票:“三天不开张,今天开张了够我吃三年。这帮傻逼洋人,买两件假货还跟得了宝似的,回去哭去吧您哪。”数完钱,转过头来又对我说:“庚子年那会儿,八国联军进北京,可没少从咱这划拉好东西,爷今天也算替天行道了,胡爷,您说是这么个理儿不是?”

  我和胖子现在求他办事,当然得顺着他说了,连忙挑起大拇指赞道:“古有霍元甲比武打败俄国大力士,如今有金爷巧取洋人的不义之财,为国争光啊真是,高,实在是高!”

  收拾收拾东西,我们就再一次去了初次相谈时的那家小饭馆,大金牙可能今天赚了不少,再加上被我们俩捧得有点飘飘然,一边喝酒一边还来了两句京剧的念白:“好洋奴,我手持钢鞭将你打,哇呀呀呀呀。”

  我看了看四周,现在不是吃饭的正点,饭馆里冷冷清清的,只有我们角落里的这一桌,服务员趴在柜台上打磕睡,还有两个负责点火锅的伙计,蹲在门前侃蛋儿,没有任何人注意我们三个。

  于是我让胖子把玉璧取出来,给大金牙长眼,顺便把这趟东北之行的大概经过,拣紧要的说了一些。大金牙瞧得很仔细,时不时地还拿到鼻子前边闻闻,又用舌尖舔舔,问了我们一些那处古墓的详情。

  大金牙说:“这古物鉴定,我是略知皮毛,都是本家祖传的手艺,今天就给二位爷现丑了。这一物既来,就如中医把脉,也有望闻问切之说,尤其是明器,因为明器不同一般古物,家传的收藏品,经常有人把玩抚摸,时间久了,物件表面都有光泽。明器都是倒斗倒出来的,一直埋在古墓之中,这古墓也有新斗、旧斗、水斗、脏斗、陈斗之说。首先是望,看看这款式做工,形状色泽。其次是闻,这在明器的鉴定是至关重要的一个环节,南边有人造假,把赝品泡在屎尿坑中做旧,但是那颜色是旧了,味道可就不一样了,那味道比死人的屁塞(古尸肛门里塞的古玉,防止尸气泄露导致尸体腐烂)来也臭得多,做得外观上古旧是古旧了,但这一闻就能闻出来,瞒不过行家的鼻子。再者是问,这物件从何而来,有什么出处没有,倒斗的人自然会把从哪个斗里倒出来的一一说明,我就可以判断,他说的是真是假,有没有什么破绽,这也能从一个侧面判断这物件的真假和价值。最后就是用手去感觉了,这是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境界,从我手中过的古董不计其数,我这双手啊,跟心是连着的,真正的古董,就是宝贝啊,它不管大小轻重,用手一掂一摸一捏,就能感觉出分量来,这分量不是指物件的实际重量说的,古物自身都有灵性,也有一种百年千年积累下来的厚重感,假货造得再像,这种感觉也造不出来。”

  胖子说:“我的爷啊,您说这么多,我一句没听明白,您快说说,我们这两件明器,值多少钱?”

  大金牙哈哈一笑:“胖爷着急了,我刚才是啰唆了,我也是一片好意,希望你们二位将来能多学点古玩鉴定的知识。那古代大墓中的陪葬品,哪个不是成百上千件,不了解一些这方面的学问,将来也不好下手不是吗。我现在就说说这两块明器,它们的名字我可说不出来,咱们姑且给它们起上一个,从外观上,咱们可以称其为:蛾身螭纹双劙① 璧。至于它的价值嘛……

  “古玩这东西,没有什么固定的价格,不像白糖、煤球,该多少钱一斤就多少钱一斤,古董玩器的价值随意性很大,只要是有买主儿,买主儿认这东西,它就值钱。否则东西再好,没人买,有价无市,它也是一文不值。

  “这两件明器,我给估个底价,单就它们自身的价值来说,在国内值四五万块钱之间,当然在海外肯定远远高于这个价值,不过咱们现在国内就是这种行市。咱们卖的时候,有适当的买主儿,还可以开更高的价钱,这就不好说了,得看当时的情况。”

  大金牙说他以前有个相熟的同行,也是在潘家园做买卖,丫倒腾的东西都是些瓦当、箭镞、老钱儿、图章、笔墨、造像、鼻烟壶之类的小玩意儿,后来这哥们儿不练这块了,丫去新疆倒腾干尸了,现在发大财了。

  胖子奇道:“我操,那干尸不就是粽子吗?那还能值钱?”

  大金牙说:“非也,在咱们眼里是粽子的干尸,可是到了国外,那就成宝贝了,在北京成交价,明代之前的,一律两万,弄出国去就值十万———美子。您想啊,老外不就是喜欢看这些古灵精怪的东西吗?在洋人眼中,咱们东方古国,充满了神秘色彩,比如在纽约自然博物馆,打出个广告,今日展出神秘东方美女木乃伊,这能不轰动?这股干尸热,都是由去年楼兰小河墓葬群出土的楼兰女尸引起的。就算在咱们国内,随便找地方展览展览,都得排队参观,这就叫商机啊。”

  我和胖子听了之后恍然大悟,连连点头,原来这里边还有这么多道道,真是话不说不透,灯不拨不明,再加上得知这两块玉璧价值五万左右,都觉得满意。虎口拔牙弄出来的,毕竟没白费力气。

  我又问道:“金爷,您说我们这明器,叫什么什么什么璧来着?怎么这么绕嘴?”

  大金牙给我满上一杯啤酒:“别急啊,今天咱们这时间有得是,听我慢慢道来,这叫蛾身螭纹双劙璧。在咱们古玩行里有这么个规矩,一件玩意儿,没有官方的名称,就一律按其特点来命名。

  “就如同那个著名的国宝级文物曾侯乙编钟,这件乐器以前肯定不叫这个名,但是具体叫作什么,在咱们现代,已经难以考证了,于是考古的就按照出土的古墓和乐器的种类给它安上这么一个名字。

  “这蛾身螭纹双劙璧,名称就已经把它的特点都表述出来了。蛾身,它的造型像是一对飞蛾,这是从一个金国将军墓里倒出来的,这种飞蛾在古代,是一种舍身勇士的象征,不是有这么句话吗,飞蛾扑火,有去无回,明知是死,依然慷慨从容地往火里扎。

  “当然咱们现在都知道这是因为蛾子看不见,见亮就扑,不过古代人不这么认为,他们对这种大飞蛾的精神极为推崇,用飞蛾的造型制作一些配饰,给立下战功有武勋的人配戴,是一种荣耀。

  “你们再看这上边的花纹,也有个名目,这是‘螭纹’,既像狮子的头,又像是虎的身体,其实都不是。螭是一种龙,这种龙没有头上的双角,刻上螭纹的器物,可以起到僻邪的作用。前不久在云南沐家山,挖开了一座明代王爷墓,可能你们听评书都听过《大明英烈》,那朱元璋手下有一员大将,姓沐,叫沐英,那回出土的就是沐英沐王爷的墓,里面出土了一对‘翡翠双螭璧’,跟您二位这回倒出来的蛾身螭纹双劙璧类似,拿现代的话来说,就是一种勋章、军功章之类的东西。

  “咱再说这双,顾名思义,就是一对。这里边也有讲究,这种配饰是挂在头盔两侧的,所以必须是一对,只有一只,就不值钱了。

  “什么是‘劙’呢?这是指它的制作工艺而言。另外这对蛾身螭纹双劙璧的价值,主要来自它的历史价值和欣赏价值,其本身的材料并不足为贵。这是种产自外高加索地区的‘乾黄变色瓪’①,其实不是玉,当然如果硬要把它归入玉类之中,也不是不可以。乾黄现在是很值钱的,不过这对璧的材料不是上品,上品十二个时辰会分别变化十二种不同的颜色。

  “嗯,这边上有字,篆书,是人名,叫‘郭虾蟆’,看来这对璧的主人就是他。此人好像是金国晚期的元帅左都监,在守城的时候,凭一把硬弓,射杀了两百多蒙古兵将,勇武过人,最后是力战身亡,也算是那么一号人物,传说金主用十万两黄金,从蒙古人手中换回了他的尸体。”

  我感觉就像听天书似的,能听明白的地方也有,但是不多,胖子干脆就不听了,把牛百叶、羊肉片、鸡片、青菜、蘑菇一盘盘地顺进火锅中,这些天吃烤肉都吃反了胃,今天可逮着回涮羊肉,甩开腮帮子,就一个字“吃”。

  我问大金牙最近古董市场上什么东西的行市比较火,能卖大价钱。

  大金牙说道:“洋人管咱们国家就叫瓷器,可以说瓷器在古玩市场交易中永远是最火的,中国历史上最辉煌的时期所产的瓷器,就连现代的先进工艺都不能比拟。比方说成化瓷您听说过吗?尤其是成化瓷里的彩器,那是最牛逼的,都不用大了,就跟三岁小孩的小鸡鸡似的那么一丁点,拿到潘家园,就值十万块,都不带讲价的。您刚说在中蒙边境黑风口的古墓中有很多瓷器陶器,可惜都没倒出来,那些应该是北宋晚期的,真是可惜了。我说句您不爱听的,您别介意,您这次算是看走眼了,那些您没倒出来的坛坛罐罐,价值远在这对蛾身螭纹双劙璧之上啊。所以说您二位这眼力,还得多学学,找机会吧,下回等我去乡下收东西的时候,您也跟我去一趟,瞧瞧这里边的门道,将来一趟活下来,少说也能对付个几百万。”

  我连连称是,对大金牙说道:“我还真有这意思,现在有个比较大胆的构想,下次我们准备倒个大斗,一次解决问题。发丘摸金这行当,在深山老林中做事比不得内地,风险太大,就算再多有几条命,也架不住这么折腾,我准备找个顶级风水宝穴中的大墓下手,不过这事不是儿戏,事前我需要做万全的准备,否则恐怕应付不来。”

  大金牙问道:“胡爷,你真想搞回大的?目标选好了没有?”

  我说:“没有,我就是突然冒出这么个念头,那种在偏远地区的大墓是极难找的,而且我现在跟个农民似的,除了会看风水找穴寻脉之外,对历史考古价值鉴定之类的事俩眼一抹黑,什么都不懂,选择目标上非常盲目。也不是想急于在最近就动手,我们这次的行动,就显得有些急功近利了,这种短期行为的勾当,不能再干了。不过这话还得两说着,虽然这趟去东北没倒出什么大件儿,但是多少积累了一些经验和资金,可以算是一次倒斗的演习吧。”大金牙说:“听您这么一说,我倒冷不丁想起来一件事来,这个新疆啊……”

分享到:
赞(27)

评论368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339
    有改动了,刚开始看就觉着有些改动,这下确信了。因为冰雹大嫂子看见鬼并且烧槐树没了。还有,那个是尸煞,墓主下葬时懂术的人给他身上下的煞。黑驴蹄子塞到嘴里了,但是没用。。。
    匿名2017-06-29 9:22:38回复
  2. #338
    两本书写的都很好,各人有各人的口味,觉得谁不如谁也是很正常的,别为此影响了自己看书的心情。
    匿名2016-07-10 19:16:20回复
  3. #337
    感觉看得晚了,错过了好多……
    ……2016-07-04 11:27:49回复
  4. #336
    万人坑怎么被删掉了?这也要和谐?
    和谐你麻痹2016-05-02 13:18:48回复
  5. #335
    此处淡扯得太大了,郭虾蟆其人,金亡后坚守巩州孤城三年,拒不降蒙古,城破投火死节,哪会有尸骨存下。且金已亡三年之久,巩州在今甘肃,何来金主用十万黄金赎回尸骨之说
    鸡蛋里挑骨头2016-01-20 10:26:40回复
    • 你说郭虾蟆投火死节,没有尸骨存下,但当时战报的传达速度,从汴京到甘肃要多久?再者说,就算战报送到了,其大概内容也只是(郭将军城破人亡,以死殉国)之类的。古代交战双方都有报子,报子一般在城破之后就带着战报回京了,那个报子总不可能等到战争结束之后再走吧?金主赎尸之说,也不一定没有。巩州虽然破了,但国家尚在,金主为稳定众将士人心,重金赎尸也还是有可能的,只是这个数字也许在流传的过程中被夸大了。金主重金赎尸,蒙古人总不可能不答应吧?正在打仗,战争耗资巨大,这么大一笔横来之财,蒙古人怎能不眼馋?就算那个报子传达了郭虾蟆投火死节,蒙古人还不是可以找一具烧焦的尸体?烧得面目全非,谁还知道那是不是郭虾蟆?其实这就是小说,看小书千万别认真,认真就没有趣味了。(以上仅代表个人意见)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2016-02-28 16:03:12回复
  6. #334
    嗯,我前几天才看完盗墓笔记,突然对盗墓一类的小说很感兴趣,又看到大家都在跟我推荐鬼吹灯,所以,我就来看了,看了几章,嗯,发现还可以,就是有些地方可以稍作修改,把语言理清楚,人物关系和前因后果都写的明确一点,这样是最好的,我谨代表我个人的意见,如有不妥之处,请告诉我,我可以修改一下。谢谢!(本人稻米一枚,在这里提一些我个人的建议)
    200311232015-12-20 14:31:44回复
  7. #333
    噫好好看书不行嘛吵来吵去有什么意思 - - 作为一位稻米是听了三叔说一开始写盗笔是向鬼吹灯致敬才来的 看了感觉各有千秋吧 结果看评论画风瞬间成了各种撕逼(无奈脸...)本稻米私心里还是不想看各种稻米被骂的然而有些稻米确实是话说的有点过激 哎呀别忘了三叔也是喜欢看鬼吹灯的阿 肯定是有它的好处嘛 慢慢了解慢慢看 光撕逼又解决不了什么 何必败坏所有稻米的名声呢~
    2015-12-11 15:55:42回复
  8. #332
    那时候还没有骂SB的吧, 前阶段南派三叔还在微博问 民国时期骂别人SB怎么说的
    一些准确性2015-10-30 17:07:29回复
  9. #331
    第一次看盗墓小說,看了一点点已经不想看了,这鬼吹好垃圾,文笔还好,但故事要贴主题啊!进了墓不讲盜墓不讲鬼怪,卻讲动物、毛主席和軍事要塞!?不是不可以讲,但要省着。毛老台词都佔了一半 看着就烦
    垃圾小說2015-09-17 21:55:20回复
    • 只能说你傻逼
      匿名2017-01-06 22:55:55回复
  10. #330
    还是鬼吹灯好看,看完盗墓笔记,太难受了,写的太乱了.看鬼吹灯洗眼第二次回来看了
    匿名2015-08-30 6:36:17回复
  11. #329
    主角动不动口颂毛时代的语录段子很烦人也有点雷人。都写到80年代了,谁平时还这么说话。
    路过2015-08-22 23:07:34回复
    • 那段时代过来的人改不过来的
      ~~~2016-01-11 11:51:03回复
    • 你没看过我爱我家么,贾志国一家子90年代还张口就是毛选呢
      锅巴2016-01-20 22:08:34回复
    • …这就不对了,我家现在还满口毛主席语录呢,家里兴这个的,从小念到老。
      匿名2016-03-14 0:47:58回复
  12. #328
    别拉低咱稻米们的总体素质了,点到为止,其他人也别老叨叨了。
    呆萌法医(稻米一枚)2015-02-23 19:38:14回复
  13. #327
    我还是没想明白,主角兵痞,胖子也一身痞气;一时想做好事也说得通,但是临危,被大地獭追着跑还不忘记带着两尸体。出去时还先上尸体,胖子差点被摸了。微微看不到逻辑啊。 可能是作者的伏笔,但是好牵强啊。 出来之后,作者说带了面粉,开始在外面包饺子了。。。饺子。。。子。。。一口老血。后来乡亲们来了,参观大观园一样的大摇大摆跟着进了墓室。 不怕还有别的大树獭,别的粽子,再碰到蝙蝠吗? 不怕,因为作者说了火把多,就算有猛兽也不敢来。。。 作者刚开始写,所以有点青涩,之后会更好的,我只好这样告诉自己。。。
    匿名2015-02-14 19:55:20回复
    • 很多地方删了。
      匿名2015-03-05 17:07:38回复
    • 很多地方被删了,尸煞都改成了红犼,难怪这么多人骂。
      2015-03-05 17:09:24回复
    • 拜托不是写着他们被莫名其妙的绊倒之后才想起那两具尸体的吗
      败败2016-08-13 14:50:12回复
  14. #326
    这不是完本吧,少了好多章节!!!!!!!!!!!!!!!!!
    小戴2015-01-23 14:19:33回复
    • 确实不是完整的,好像少了很多。。
      鸟人鸟样鸟行为2016-12-30 12:09:25回复
  15. #325
    用电脑看怎么记忆上次看到哪啊
    半安2014-12-23 19:20:21回复
  16. #324
    对不起,我马上把那些捣乱的拉回去=▽=
    某稻米2014-12-12 5:55:13回复
  17. #323
    这里为什么小胡竟然能吃上饺子? 我记得他出来时候没说带了面粉啊,而且面粉不要和面不要擀饺子皮就可以包饺子了吗?我觉得是要的。如果要和面不要盆吗?前面不死只有一个岩盐小碗吗?要擀饺子皮不要擀面杖吗?这个用树枝到是说得过去,煮饺子不要锅吗?他们带锅了?山上的石头能当锅用吗?
    细心的青年2014-10-28 14:44:27回复
    • 那些村民带的啊,自作聪明
      匿名2015-05-15 14:49:39回复
      • 村民来之前他们就煮过一次了,逗B
        匿名2015-06-30 8:47:12回复
    • 我拉个屎还要告诉你过程嘛?先干后稀,憋气努劲,气沉丹田??
      匿名2015-11-06 15:17:28回复
      • 素质?
        匿名2015-12-07 12:32:08回复
    • 英子带的,而且之前就提到好几次带的锅了,都没仔细看还什么细心的青年。而且没说就是没带?
      匿名2015-11-11 7:41:38回复
    • 搞笑在森林里面还怕找不到擀面杖???
      败败2016-08-13 14:47:06回复
  18. #322
    稻米已经在各书迷里臭了,别再招黑了行吗?在自己评论里互骂,跑别人评论里骂,你们头上就带个骂字,还觉得多了不起,真的那末没有是非观吗,拉低了盗墓的品味
    稻米能消停会吗2014-10-19 12:35:52回复
    • 其实看什么都无所谓 只在于看的人的素质
      匿名2014-11-15 16:10:21回复
      • 主要是粉丝太多 人一多 什么品种都有
        笑靥2015-03-01 1:34:33回复
      • 有道理。
        匿名2016-08-23 14:27:37回复
    • 你这说的就不对了,稻米中虽然有素质不好的,但那也是一小部分,不能代表全部。
      .............2015-08-07 20:48:44回复
      • 赞同,稻米也分人种,有人出言不逊,还请灯迷们见谅。这里毕竟是鬼吹灯的地盘,咱想骂,咱一个人毛屋里偷偷骂,别给咱稻米招黑
        一曲终了满地霜2016-07-02 16:57:59回复
    • 每个圈子里都有那么几个人渣,他们还代表不了稻米
      每个圈子都有人渣2015-10-19 19:08:28回复
  19. #321
    被你们说的都不行看鬼吹灯了
    匿名2014-09-08 16:24:30回复
    • 此处淡扯得太大了,郭虾蟆其人,金亡后坚守巩州孤城三年,拒不投降,直至城破投火而死,何来尸体,且巩州在今甘肃,金国已亡三年,何来金主用十万黄金赎回尸骨。
      鸡蛋里挑骨头2016-01-20 10:21:12回复
      • 你真666
        匿名2017-01-16 17:41:31回复
      • 你就是个傻逼
        王胖子2017-02-10 15:50:00回复
  20. #320
    哪里恐怖了啊。。。名不副实啊
    Satan2014-08-27 11:28:11回复
  21. #319
    滚粗吧
    别把盗墓笔记和腐联系起来2014-08-21 23:18:37回复
  22. #318
    喜欢盗墓笔记的刺激,爱看鬼吹灯的剧情
    贱人2014-08-19 9:11:49回复
  23. #317
    各有各的爱好,有什么好争论的,就像你喜欢亚洲美女,他喜欢欧洲美女,口味不同,争来争去也没用啊
    哎呀2014-08-17 14:58:09回复
  24. #316
    我只能说,都消停点,两部作品根本没有可比性,你说哪部好,只能代表自己的想法,盗墓和鬼吹灯各有千秋,萝卜青菜各有所爱,盗墓NC粉说灯没盗墓好的话干吗来这呢,自己找左上角XX去
    无话2014-08-11 17:31:52回复
  25. #315
    想象力太丰富了
    爷的哥2014-08-05 16:19:08回复
    • Geez, that's unleilevabbe. Kudos and such.
      Keydrick2014-08-21 1:05:16回复
  26. #314
    酷毙,
    2014-07-31 9:22:48回复
  27. #313
    不懂就别BB啦
    你们不懂2014-07-28 3:11:38回复
  28. #312
    好看 啊 要不 你妈也不会来看啦
    你的妈2014-07-28 3:10:17回复
  29. #311
    盗笔更生动些,像一个真实的故事
    稻米一只2014-07-24 5:05:10回复
  30. #310
    一群神经病,没事评论个J8呀! 爱看就看不爱看就滚,《盗墓笔记》《鬼吹灯》写的都好看,你们一群脑残还在废话,一群2B。
    一群神经病2014-07-22 6:05:06回复
  31. #309
    这个把内容删减的也太多了啊
    少了好多内容2014-07-15 18:23:32回复
  32. #308
    我觉得还是盗墓好看
    邪天云2014-06-29 19:09:58回复
  33. #307
    写的还不错啊
    卡罗拉2014-06-16 22:38:19回复
  34. #306
    一群逗,你们骂来骂去,吵来吵去,争来争去,三叔和八一都不知道,没人谢谢你
    k2014-06-07 7:13:10回复
  35. #305
    咱看的呢,是看的这写的事,不是专冲谁写的来的。要是盯准了一个人的,也就不用边在这看着,还在这骂着了。都在这叽里呱啦讲着哪个好那个孬的,跟讲废话一个样,不是么?你在怎么说,再怎么骂,人家作者都写了,你还让他刪了不成。这两部都是各有千秋,从这里能看出另一个的不好;从另一个,他照样能挑出这里的孬处。挑來挑去没意思,不是么?到是不评剧情了。那从这点吧,还是盗墓笔记的那边和气点。省省啦~
    2014-06-02 3:43:56回复
    • 我是来看评论的
      我是吹灭的灯2014-07-20 17:32:22回复
  36. #304
    蛮好看的,情节也很好,不过我也喜欢盗墓,两个都不错
    我是兼容机2014-05-24 18:02:07回复
  37. #303
    盗墓笔记好看
    541882014-05-23 22:39:05回复
  38. #302
    要我说你们这么吵吵也没意思啊,讨论讨论剧情行不?骂的这么狠扎人眼啊,稻米和灯芯都互相尊重尊重,别吵啦
    维护和平好孩子2014-05-18 2:19:41回复
  39. #301
    狗撒野撒到别人家来了,不喜欢看鬼灯滚啊,你敢说盗笔不是模仿鬼吹?盗笔没腐女起哄有人愿意看?逗。
    盗笔别来这bb2014-04-14 18:42:08回复
    • 我们在看盗墓的时候在目录里发现了这个 以为是三叔的其他作品 没想到一进来就是你们这群灯芯和稻粉对骂 能不能尊重一下两个作者
      给你个内幕2014-05-02 6:00:27回复
1 5 6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