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1 第一卷 精绝古城 第八章 地震

  河床下的火山开始活动了,事出突然,众人措手不及,险些掉了下去。慌忙爬上了一个比较平缓的斜坡,坐下喘了几口气,惊魂未定,却见地下的震动越来越剧烈,火山岩堆积成的山壁随时都可能会倒塌。

  洛宁说并不一定会出现火山喷发,应该只是火山的周期性活动,这种活动周期的时间不确定,有可能几天一次,也有可能几百年几千年才发生一次。火山也分成很多种,常见的那

  种倒喇叭烟囱形的火山是大规模喷发以后才形成的,也有些火山虽然不是死火山,但是数万年来始终没有喷发过,就一直深深地埋藏在地下,偶尔会出现震动。

  不过不管它是多少年活跃一次,我们算是倒霉,正好赶上了。本想沿着地下暗河寻找出口,但是下面的河水都沸腾了,下去就得变成锅里煮的饺子,看来下是下不去了,正在一筹莫展之际,尕娃扯着我的衣服,指着上边让我们看。

  距离头顶几百米的地方,出现了一道细长的白光,我瞧得眼睛发花,双目一阵刺痛,那是什么东西?难道又是什么早已灭绝的生物?

  洛宁惊喜交加:“是天空!是天空啊!”

  地下火山的震动引发了地震,头上的大地裂开了一条大缝,太久没见过外边的天空了,我都快忘了天空是什么样了,是蓝的还是白的。

  我对其余的人说道:“同志们,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坚持到最后就是胜利,为了新中国,前进!”

  本来已经筋疲力尽的四个人,突然见到了逃生的希望,平地里生出无穷的力量,拽开两条腿,抡圆了胳膊,拼了命地顺着斜坡往上爬。

  下面的震动声越来越激烈,热浪逼人,浓烈的硫磺味呛得人脑门子发疼。我们担心那道裂缝又被地震震得闭合上,人人都想越快出去越好,都在四十五度的陡坡上使出了百米冲刺的劲头。

  越往上火山岩越碎,有的就像沙子一样,很难立足,爬上来三尺,又掉回去两尺,手上的皮都磨掉了,也顾不上疼痛,咬紧了牙,连蹬带刨,五六百米的高度,就好像万里长征过雪山一样艰难。在体力全部耗尽之后,终于又回到了地面上。

  蓝天白云,两侧群山绵延起伏,我们爬上来的地方是昆仑河河谷的一段,也是海拔在青藏高原中最低的一片区域,距离头道班的不冻泉兵站,只有几公里的距离。

  洛宁体力不行,尕娃脚上有伤,他们两人在最后关头落在了后边,我顾不上休息,急忙和大个子把两个人身上的武装带承重带串在一起,垂下去让洛宁他们拉住。

  地震越来越猛,这道一米多宽的裂缝随时可能崩塌,洛宁和尕娃只能紧紧抓住带子,踩上一步就滑下去一步,就连半寸也爬不上来。

  我和大个子使出吃奶的力气往上拉,但是两个人的力气再大,也不可能把他们同时拽上来。这时尕娃放开了带子,在下面用力托着洛宁,再加上我们在上边拉扯,一下就把她从裂缝中拉了上来。

  等我想再把带子扔下去救尕娃的时候,一阵猛烈的震动传来,大地又合拢在了一起,尕娃被活活地挤在了中间。

  零下二十几度的低温,我们的大衣和帽子早就不见了,三个人忘记了寒冷,只穿着单薄的衣服,一边哭一边用手和刺刀徒劳地挖着地面的沙石……

  三天后,我在军区医院的病床上躺着,军区的参谋长握着我的手亲切慰问:“小胡同志,你们这次表现得很勇敢,我代表军委向你表示慰问,希望你早日康复,在革命道路上再立新功啊。怎么样?现在感觉还好吗?”

  我回答说:“谢谢首长关心,我还……还还……还……”想说还好,可是一想起那些永远离我而去的战友们,小林、尕娃、指导员、二班长,这个“好”字憋在了胸口,始终是说不出来。

  正如丘吉尔所说,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1969年由于国际形势的需要,我所在的部队被派往昆仑山的深处施工,由于环境太恶劣,使得工程进度超乎预想地缓慢,三年之中,有几十名指战员在工地上牺牲,然而我们建设的这座军事设施才刚刚完成了三分之二。

  这时候,世界局势又重新洗牌,1972年尼克松访华,中美关系解冻。中国的战略部署重新进行了大规模调整,昆仑山里的工程被停了下来,我们这些半路出家的工程兵,都又编回了野战军的战斗序列,隶属于兰州军区。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训练,出操、演习、学习、讲评的军营生活,不仅单调,而且艰苦。又过了几年,文化大革命结束了,党中央及时拨乱反正,四人帮被粉碎,整整十年浩劫之后,社会秩序终于恢复了正常。

  但是部队是一个和社会脱节的特殊环境,我在军营里并没有感到什么太大的变化,只不过不需要再像以往那样一见面就念毛主席语录了,但是每当有新兵入营的时候,还是要对他们进行革命教育。

  这天上午,我刚从营部开会回来,通讯员小刘就气喘吁吁地跑过来:“报告连长,今天有一个排的新兵来报到,但是指导员去军区学习,所以请你去给新兵们讲革命、讲传统。”

  讲革命、讲传统,其实就是给新兵们讲讲连队的历史。对于这些我实在是门外汉,但是好歹我现在也是一连之长,指导员又不在家,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我带着这三十多个新兵进了连队的荣誉陈列室,指着一面绣有“拼刺英雄连”字样的锦旗告诉他们,这是在淮海战役中,咱们六连的前辈们取得的荣誉,这个称号一直保留到了今天。我把那次惨烈的战斗经过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我们六连是如何如何刺刀见红,又如何如何在弹尽粮绝的情况下,用刺刀打退了国民党反动派一个整团的疯狂进攻,光荣地完成了上级布置的阻击任务。

  然后我又指着玻璃柜中一口黑乎乎的破铁锅对新兵们讲述:“同志们,你们可不要小看这口破锅呦,当年在淮海战役的战场上,咱们六连的革命前辈们,就是吃了用这口破锅烧出来的猪肉炖粉条子之后,去战场上杀敌立功的。你们看,这锅上的裂缝,就是被国民党反动派反动的炮火给炸裂的,至今,它还在默默诉说着当年英雄们的事迹和反动派的兽行。”

  我所能讲的也就这些了,毕竟我不是专业负责抓思想工作的,不过我自认为讲得还算不错,蒙这些新兵蛋子绰绰有余。

  我让新兵们解散去食堂吃饭,自己和小刘一起走在他们后边,我问小刘:“刚才本连长讲革命讲传统,讲得水平怎么样?”

  小刘说:“哎呀,连长,讲得贼好啊,听得俺直流哈喇子,咱们连啥时候学习革命先烈,改善改善伙食,也吃回猪肉炖粉条子啊?”

  我咽了咽口水,弹了小刘一个脑锛儿:“革命传统半点都没听到,光他娘的听见猪肉炖粉条子了,快去给我到食堂打饭去,今天食堂好像吃包子,去晚了就都让那些新兵蛋子抢没了。我命令你,跑步前进!”

  小刘答应一声,甩开大步猛冲向食堂,我忽然想起来最重要的一句话忘了嘱咐他了,赶紧在后边喊了一句:“给我挑几个馅大的啊!”

  我躺在床上,一边吃包子,一边看着我家里刚寄来的信,家里一切都好,没提到什么重要的事。看了两遍就把信放在一边,拿起我家祖传的那本残书,前些年那几次经历,让我对风水这门学问产生了很大兴趣,有空就取出来翻阅。

  由于这本书中提到了很多五行八卦易数之类的名词,比如说什么东方甲乙木,南方丙丁火,中央戊己土,西方庚辛金,北方壬癸水,什么乾、坎、艮、震、坤、兑、离、未等等,多有不解之处,这些年我找了很多书籍翻看,虽然文化程度有限,还是能对付着看明白了三四成。

  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这十六字,分别是指:天、地、人、鬼、神、佛、魔、畜、慑、镇、遁、物、化、阴、阳、空。

  这本书不知是什么年代的,也不知出自何人之手,只是里面的内容很深奥,伏羲八卦的六十四变,其实应该是十六卦,传到殷商时期,因为这十六卦泄露天机,被神明抹去了其中的一半,就连剩下的八卦卦数都不全。不过能懂得一二分的人,就已经极厉害了,想那诸葛孔明,略知一二,就能保着刘备运筹帷幄,鼎足天下;刘伯温只会解三分,便辅佐朱洪武建下大明四百年的基业。但是这些我就不信了,真能有这么邪乎吗?

  唯一遗憾的是这本书只有讲风水五行墓葬布局结构的半本,另外半本阴阳八卦太极之数从传到我祖父手中的时候,就没有。残本读起来,有些内容不连贯,而且文字晦涩难懂,难以窥其深义。如果是全本的话,理解起来应该更容易。

  忽然一阵三长三短的集合号声响起,划破了军营中宁静的空气,我第一个念头就是:“肯定是出事了,平白无故地绝不会在大白天全营紧急集合。”我把剩下的两个包子全塞进嘴里,从床上弹起来冲出门外。

  一列列纵队整齐地排开,我见到不只是我们营在集合,整个团都集结了起来。像我这种下级军官没有资格了解是什么行动,只有服从命令听指挥的份了。我们接到的命令是去火车站待命,跟着兄弟部队一起出发。

  人过一万,如山似海,在军用火车站,挤满了上万名士兵,从远处看就如同一片绿色的潮水,看样子整个师都出动了。在当时一个师都调动起来那不得了啊,像我们这种主力师编制是非常庞大的,下属三个步兵团,另外配备一个炮兵团,一个坦克团,再加上师部的机关后勤部队,差不多能有两万多人。这么大规模的行动究竟是去做什么?应该不会是去救灾吧,最近没听说这附近哪里受灾了啊。

  我们稀里糊涂地被铁罐子车一直拉到了云南边境,这时候大伙才明白,这是要打仗啊,当时好多人就哭了……

  与此同时,正在访美的邓小平在白宫语出惊人:“小朋友不听话,该打打屁股喽。”并公开承认,中国军队在中越边境大规模集结。

  2月17日凌晨,17个师的二十二万解放军全线出击,一直打到谅山,3月4日中国宣布撤军。

  我的连是主力师的尖刀连,一马当先,十天的战斗下来伤亡过半。在一次行军中,我们遭到了越南特工的伏击,他们利用抱小孩的妇女作为掩护,把炸药包扔进了我们的装甲运兵车,我手下的八个战士都被炸死在了装甲车里。当时我眼就红了,活捉了两个越南民兵。

  他们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越南老头,和一个二十多岁的越南女人,看样子是父女二人。有个部下告诉我说,这个女的把炸药包伪装成抱在怀里的婴儿,经过装甲车的时候就把炸药包扔了进去。绝对看不错,就是她干的。

  我最怕的事就是看着自己的战友死在面前,一怒之下大打出手,把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以及我军对待俘虏的政策忘得一干二净。

  这件事严重违反了部队的纪律,甚至惊动了司令部的许总。要不是我家里在军区有很深的背景,早就被送上了军事法庭,我的军人生涯被迫就此结束,拿着一纸复员令,回到了老家。

515条评论 to“鬼吹灯1 第一卷 精绝古城 第八章 地震”

  1. 回复 2011/07/22

    我对摩卡说

    就你说那话 还谈文学色彩

  2. 回复 2011/07/24

    无名

    还不错,别有一番滋味

  3. 回复 2011/07/27

    工人阶级万岁

    越南战事的一段给删减了。原文是胡八一把两个装成平民的特工放在炸药上,两个越南特工一起坐土地雷飞上了天。

  4. 回复 2011/08/08

    王胖子

    土飞机,滚雷区怎么没了??????居然是个删节版的,,,没劲,,不看了。

  5. 回复 2011/08/08

    0.0

    土飛機怎麼沒了??

  6. 回复 2011/08/10

    天真吳邪

    盜8啊!你為何完結!三叔啊!你怎麼放棄盜墓家業!可惜可悲可嘆!能與盜墓相提並論的盜墓題材小說你在哪裡!哎~

  7. 回复 2011/08/21

    血龙皇

    天真吳邪说:-2011-08-10-
    盜8啊!你為何完結!三叔啊!你怎麼放棄盜墓家業!可惜可悲可嘆!能與盜墓相提並論的盜墓題材小說你在哪裡!哎~

    ————————————————————————————————————————————————————————
    小子,这里是鬼吹灯评论区 盗墓在隔壁 别迷路了

  8. 回复 2011/09/18

    明洪武

    明朝只有276年,哪来的400年,真他娘的会胡扯

  9. 回复 2011/09/27

    被删减过的

    倒啊,这里的小说怎么让删减过的哦,才看到这里就发现不少地方删减了,以后不知道还有多少,还是去看原版的吧

  10. 回复 2011/10/01

    SJY殇

    楼下的,这是小说,不是什么历史图册啊……

  11. 回复 2011/11/12

    天真的瓶子

    果然和盗俩个风格,也很爱看,就是不知道有木有瓶子内样滴大帅哥~

  12. 回复 2011/11/12

    盗墓笔记都成垃圾了

    楼下的天真吴邪:你要是没事就回家搂着三叔哭去!不要在人家天下霸唱这嚎,三叔写了个盗墓笔记这么个处处盗取鬼吹灯情节和创意的小说最后还没结尾!已经就够没品的!你取了这么个白痴网名不找三叔嚎去,还跑这来BB!不看的可以走,不要一边看一边还BB了,因为盗墓笔记早结束了:就是一个太监的坑,而且根本已经结尾了,所以这些爬墙过来的盗笔迷们,就不要装什么等着三叔更新才跑来来看鬼吹灯的了,因为三叔都说已经结尾了,你们难道都再等鬼给你们更新吗?你们就不怕贻笑大方吗?是过来给南三叔显眼来的吗?盗笔从许多情节上构思上连许多的用词都是盗取鬼吹灯里面的,有鬼吹灯的时候,盗墓笔记和三叔还不知道在那呢!这前后不停写评的笔记的所谓笔迷你们没文化可以,消息不灵通也没关系,就不要出来在丢人,还有要不是三叔的托,就不要在捧臭脚了,盗笔已经成了没答案没结果的太监了,三叔自己都不能自圆其说只能无答案的鼠尾了,你们还跑这叫嚣什么!还有那些所谓忠实的盗笔迷们,就不要跑这来哭喊着南三叔的名了,因为如果你们真是忠实追随者就应该不会在说什么等盗墓笔记更新结尾的话了!你们还嫌南三叔这么无奈结尾不够丢脸的吗?一帮没品的人跑到别人的书坛来显眼!

  13. 回复 2011/11/13

    盗墓迷

    鬼吹灯看完名字 再看内容 完全是一个傻B的书名呀! 明明写的是盗墓 弄个鬼吹灯的书名 完全是为了吸引人呀!

  14. 回复 2011/11/23

    白痴不要乱说

    【盗墓笔记都成垃圾了】切= =盗8没出而已,哪完结了?你这家伙才是….傻瓜一个就乱嚎….我才想说呢,你有没有素质啊,别人说那么一两句回他十句….还句句都在骂人….呵….而且不知道么?三叔和天下可是好兄弟….你这家伙什么都不知道就不要说话了行吧?还有我告诉你….剽窃?什么玩意儿!我两本都看过,根本就是不同的风格和故事!三叔更偏向事实和唯物,文风也比较文学性,而天下则很喜欢写些玄幻的玩意儿,文风是横刀阔斧的那种。你一什么都不知道的家伙才是…..乱嚎屁咧….啊啊啊….吗,貌似一直在重复一个词….总之,不叫的狗才是好狗,知道么?你这家伙,纯粹是满肚子草包还装文化人。

  15. 回复 2011/11/23

    白痴不要乱说

    嘛…反正鼠尾是不会了,三叔会给个结局,而不管这结局怎么样,他还是我们的三叔,吴邪和闷油瓶一样是我们心目中的英雄….所以楼下的,我们笔记迷的事儿就不劳您费心啦~~~哪凉快哪儿呆着去啊您哪~~那个叫【天真无邪】的傻瓜是蛮丢脸,不过也就天真了点儿,他可没骂过您….所以也跟您半点儿关系没有…..归根结底,您是白吠了…..

  16. 回复 2011/11/23

    白痴不要乱说

    楼下的,我又看了看您的评论……额,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您好….消息不灵通….我看是您吧?我九月的时候就看到三叔说一年左右就会给个结局,而且他自己办的杂志也在连载……我说您到底是傻呢还是二缺呢…..

  17. 回复 2011/11/25

    玛雅

    LX说的没错,三叔和这作者的确有些交情,可是有一点你错了。呵,不单是剽窃这回事根本不可能,还有一个,鬼吹灯,根本就比不上三叔的盗墓。我真是不明白,怎么会有人喜欢看这个。
    鬼吹灯,一没有盗墓笔记那样每个人物都有自己的特色,形象塑造不丰满,二营造不出盗墓本身应有的气氛,三各种BUG和硬伤,四……..本来这些事都不想说的,可是我最讨厌一个人平白无故污蔑作者,剽窃对作者来说可是重罪!那个一点小事就破口大骂的家伙,你觉得你本身又有多少素质?呵,垃圾一个也好意思说别人贻笑大方?
    对了呢,你所提到的那些情节、构思、用词….指的是什么呢?胡八一拿到的是祖宗留下一本残书,天真是爷爷一本笔记…鬼吹灯有个胖子,盗墓也有个胖子…潘家园、大金牙、民国时期…这些么?哼!天真本身就背负着一个秘密,盗墓,不过是去揭开,盗墓笔记也是随着这个线索展开情节,而胡八一…我没看到后面,真不好意思啊…可是,他为何而盗墓?钱吧?还有探险?根本就是两回事!我真想知道…你从哪看出盗墓剽窃了?还有用词,剽窃哪了?解放卡车不是你们天下霸唱的吧?洛阳铲很多人都知道吧?难道是抄袭毛主席语录?啊啊,这点我不太同意呢~~三叔似乎不崇拜毛主席啊?
    真是啊….到哪里都会遇见神经病…我不过是看看书也能看到贼喊抓贼….哼!够了!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鬼吹灯迷都那么没素质,不过,只要你指不出我的错误来就别到处宣扬三叔剽窃!!!

  18. 回复 2011/12/02

    鲤鱼

    我是看完鬼吹灯以后看的盗墓笔记。看盗墓笔记的时候最爱看的就是后面书迷的评论了。
    但是这次不一样。希望书迷们有点素质,尊重一下作者。鬼吹灯是经典之作,盗墓也不次
    你们喜欢就继续看,不喜欢就别看,没人逼着你。别拿有色眼镜看待一个干净的书。你要是觉得
    鬼吹灯不好,你就别看,别边看边批评。很多人都觉得这书不错。在你还不知道基情的时候这个书
    就已经很流行了。早在盗墓笔记前这个书就已经风靡了。请你尊重作者,尊重读者,尊重你自己。
    两个都是讲盗墓的,但是内容完全不一样。学过几年语文的完全就能明白两本书的主题结构不一样。
    盗墓笔记是汪藏海的线索一步步连续。鬼吹灯是一个墓一个故事,但是之间也是有联系的。
    两本书都很不错,也井水不犯河水。读者们又是何必呢。

  19. 回复 2011/12/03

    吴三省

    全他妈bug阿 这书。我是来挑刺的

    盗墓代表团成员 吴三省

  20. 回复 2011/12/03

    喷子们死全家!

    那些说鬼吹灯的喷子们你们去死好吗?狗眼看了,还要用狗嘴喷?《鬼吹灯》名怎么取的不好了,盗墓前需要放根蜡烛,灯灭不能盗,不就意味盗墓吗。MD取的挺好的!就你那狗东西在喷,不看请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