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第六章 九层妖楼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雪崩所引发的猛烈震动,使我们面前陡峭的山坡上裂开了一个倾斜向下的大缝。

  空中席卷而来的雪暴已至,众人来不得多想,奋力冲进了山石中裂开的缝隙,裂缝下很陡,没想到下边有这么大的落差,五人做一堆摔了下去,滚了几滚跌在一个大洞底部。

  随后,一块巨大的雪板从后滚将下来,把山缝堵了个严丝合缝,激起了无数雪沫,呛得五个人不停猛烈地咳嗽。头顶轰隆隆轰隆隆响了良久才平静下来,听这一阵响动,上面已不知盖了多少万吨积雪。

  黑暗中不能辨物,众人死里逃生,过了很长时间才有人开口说话,满嘴的东北口音,一听就知道是大个子:“还能喘气的吱个声儿,老胡、尕娃子、刘工、洛工,你们都在吗?”

  我感觉全身都快摔散了架,疼得暂时说不出话来,只哼哼了两声,表示我还活着。

  尕娃答应一声,掏出手电筒,照了照四周,洛宁目光呆滞地坐在地上,好像没怎么受伤,刘工倒在她旁边,双目紧闭昏迷不醒,他的左腿小腿骨摔断了,白生生的半截骨头露在外面。

  我们跌进的这个山缝,又窄又深,手电筒的照明范围之外都是漆黑的一片,不知道远处是什么地形。

  大个子用手探了探刘工的鼻息,一抖落手说:“完了完了,气儿都没了。”

  我爬过去一摸刘工的颈动脉,确实是心跳都没了,于是叹了口气,对大个子说:“咱们把刘工埋了吧。”

  我取出工兵铲想挖坑,尕娃在一旁把我拦住,指了指地下:“虫子,火。”

  尕娃这一提醒,我才想起魔鬼一样的瓢虫,小分队一共十四个人,在那惊心动魄的几分钟之内就死了十个,看来这里的土地不能随便挖掘,天晓得下面还有什么鬼东西。

  但是总不能把同伴的尸体就这么摆在外边,只能采取折中的办法了。我用手电筒照明,尕娃和大个子在附近捡了些碎石块盖在刘工的尸体上,算是给他搭建了一个简易的石头坟墓。

  在这个过程中,洛宁始终坐在地上一动不动,静静地注视着刘工的石头墓,最后再也忍耐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压抑在心头的哀伤,如决堤潮水般释放了出来。

  我想劝劝她,但是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说,被她的哭声触动,也是鼻子发酸,心如刀绞,想起昨天晚上,小分队还围在营火前高唱军歌,那嘹亮的歌声似乎还回响在耳边,然而今天大部分战友都永远长眠在了昆仑山的大冰川下。

  我扶着洛宁站起来,一起为刘工和其他战友们默哀。那时候不管什么场合,都要引用《毛选》,我带头念道:“漫天皆白,雪里行军情更迫。”

  其余的三个人也同声应和:“头上高山,风展红旗过大关。唯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

  随后众人举起右拳宣誓:“战友们,同志们,请放心走吧,有些人的死轻于鸿毛,有些人的死重如泰山,为人民的利益而死重于泰山,你们就是为了人民的利益而牺牲。我们一定要继承革命先烈的遗志,踏着你们用鲜血染红的足迹,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最后的胜利永远属于我们工农兵。”

  当时我还是个新兵蛋子,从来都没参加过战友的追悼会,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只是记得别人开会时都这么说,在那种情况下,也没什么合适不合适之分了。

  许久许久,众人从痛苦中平静下来,处理了一下身上的伤口,好在都是轻伤,不影响行动。随便吃了几口压缩饼干,聚拢在一起,商量下一步该怎么办。从被雪板压住的山谷出去是不可能的,我估计整个山谷可能都被雪崩填平了,现在只能另找出口。

  尕娃拍了拍自己身上空空的子弹袋,示意子弹不多了,我们进山的时候由于要携带很多装备,所以弹药配备都是最低限量,每人只有三个步枪弹匣,毕竟不是战斗任务,这一带也没有什么土匪。雪崩的时候又扔掉了一部分弹药,现在每人只剩下平均二十发左右的子弹,总共还有两枚手榴弹。地下应该没什么野兽,子弹多了也没有用,够防身的就行了。

  干粮是一点都没有了,能吃的刚才都吃了,必须想办法在两天之内找到出口,否则饿也会活活饿死在这地下了。不幸中的万幸是洛宁身上竟然还有一个指北针。

  山隙的深度超乎想象,向南走了一段之后就走到了尽头,大地的裂缝翻转向北,凭感觉像是走到了大冰川的下面。

  我们在黑暗中向前走了十几个小时,越走地势越低,地下的空间也越来越大,洛宁用气压表测了一下,气压的数据换算成海拔高度,竟然只有四百多米,跟四川差不多,远远低于平均海拔四千多米的青藏高原,再这么走下去,怕是要走到地心了。

  最后地势终于平缓了下来,耳中听见水流声湍急,似乎不远处有条地下大河。我见不再有下坡路,就以手电四处探照,想看看有没有向上走的路,忽然发现手电筒照出去的光芒,在岩壁上产生了很多微弱的反光,像照在无数镜子的碎片上一样。

  洛宁惊呼一声:“是云母!”

  其余三人听她说什么云母,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听她语气很惊恐,以为是出了什么紧急状况,急忙把洛宁挡在身后,以最快的速度从背上摘下五六式半自动步枪,哗啦哗啦几下拉开枪栓,准备射击。

  洛宁奇道:“你们做什么?”

  我一边持枪戒备一边问洛宁:“什么母的公的?在哪?”

  洛宁说:“不是动物,我是说这周围都是结晶体,云母和水晶通常生长在同一地层中,啊,果然也有水晶。”

  洛宁虽然主要负责的是地图测绘工作,但是经常同地质勘探队一起工作,对于地矿知识也知道不少,我们周围出现的像玻璃薄片一样的结晶体,是一种单斜晶系的结晶,只有在太古双质岩层中才能出现,河北的地下蕴藏量很大。但是这里的云母颜色极深,呈大六方柱形。品质远远超过内地所产,从云母颜色的深度这点上看,我们所处的位置已经深得难以想象了。

  洛宁被周围罕见的大云母所吸引,看看这块又看看那块,我随手捡起一小块看了看,也瞧不出有什么地方值得稀奇。

  这时忽然听大个子对尕娃喊:“尕娃你干啥呢?赶紧起来。”

  我用手电一照,见尕娃正在地上以藏民的方式磕头,整个身体都趴在地上,这小子干什么呢?给谁磕头?我又照了照他前面,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在地下竟然耸立着一座用数千根巨木搭成的“金”字形木塔,塔身上星星点点的有无数红色闪光,借着那些微弱的闪光观看,木塔的基座有将近两百米宽,用泥石夯砌而成,千年柏木构筑成了塔身,一共分为九层,每一层都堆满了身穿奇特古装的干枯骨骸,男女老少皆有,每根大木上都刻满了藏族的秘文。这是坟墓吗?规模如此巨大,是谁在地下修建的?

  洛宁一直在看云母,听到我们三个议论,也过来走到近处观看。

  我对大个子摇了摇手让他别打岔,继续问尕娃:“这是什么塔?上面写的字你认识吗?”

  尕娃一个劲儿地摇头。

  我说:“这娃子,不认识你磕什么头啊,看见这么多尸骨,就把你吓傻了?”

  尕娃满脸都是惊慌的神色,用不太流利的汉语说:“胡这尕熊,哦让你把哦来说,偏把哦来拉,拉尔拉多斯,九……九层妖楼。”

  他前半句我没听明白,后边四个字听得清楚,什么九层妖楼?干什么用的?不就是埋死人的吗?

  还没等尕娃说话,洛宁就从塔边蹑手蹑脚地跑了回来,对我们做个不要出声的手势,指着身后的塔对我们悄声说,千万别出声惊动了它们。

  我见她神色郑重,知道可能有麻烦了,但是不知她所指何物,于是压低声音问:“惊动了什么?塔中的死人?”

  洛宁极其紧张地说:“不是,是那种带火瓢虫,都在死尸身上睡觉,多得数不清。”

  听了洛宁的话,我才察觉到,木塔上密密麻麻的红色闪光,原来都是那种透明瓢虫身上发出来的。

  虽说我身上多少具备那么一些革命军人大无畏的气概,但是一想起那种古怪的瓢虫,心里就觉得恐慌。这种超越常识的生物太难对付了,山谷中那惨烈的一幕给我留下的恐惧感太强烈了。

  我打个手势,四个人悄无声息地向来路退了回去。还没走出几步,尕娃脚下忽然踩空,跌入了一条沟中。

  这条沟很隐蔽,又和我们行进的路线平行,所以来的时候我们都没发现。沟虽然只有一米多深,尕娃还是被摔得闷哼了一声,我赶紧跳下去扶他,见尕娃正捂着脚,满脸都是痛苦的表情。

  这时洛宁和大个子也分别下到沟里,用手电筒一照,发现尕娃的脚被一根尖锐的白骨刺中,连鞋带脚被穿了个透明窟窿,血流如注。沟里满地都是层层叠叠的各种动物白骨,数量太多,难以估算。看样子这条沟应该是牛、马、羊、狗之类的动物殉葬坑。

  为了不惊动附近木塔中的瓢虫,大个子用手捂住尕娃的嘴,不让他叫出声,我一把拔出了插在他脚上的白骨,洛宁将随身急救包中的云南白药撒在他伤口处,又拿出白绷带帮他包扎上止血。

  我手上沾满了尕娃腿上的血,随手在自己的军装上胡乱抹了几把,脑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这座牛马殉葬坑挖得好生古怪,不是方形圆形,而是挖成长长的沟形,长沟直通那座安放尸体的木塔,这种形状正好和《风水秘术》中提到的一种名为“慑”的布局相似,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在平行的位置上还应该有一个规模相同的殉葬沟。

  两条殉葬沟相互平行夹住木塔结构的坟墓,构成二龙吸珠之势,照这么推断旁边的那条沟应该是墓中主人生前所用的一些器物。只是不知道这两条殉葬沟是人工的,还是天然形成的,看来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附近河水流动声很大,从河水激流上判断,是在西北方,也就是九层妖楼的后边有一条地下河,因为龙是离不开水的。

  如果真是我预想的这样,那么这个地下世界的地图早就在我的脑子里了,只不过需要找到另一条殉葬沟才能证实我的推断。

  大个子推了我的肩膀一把:“老胡,整啥事儿呢?”

  我想得出神,被他一推这才回过神来,我问洛宁:“洛工,你能估算出来咱们现在的位置吗?大概在地图上的什么地方?”

  洛宁用指北针参照着地图计算了一下,沉吟片刻说道:“咱们在地下是一直不停地朝北走了十几个小时,按照咱们的速度推测,早就过了头上的大冰川,应该快出昆仑山了。”

  我把我刚才的想法说了,这时候要是往回走,只能回到被雪崩覆盖住的山缝,如果我估计得没错,咱们沿着地下河走,应该可以有路出去。但是这么做就要冒险从九层妖楼的下面穿过,这是个死中求活的方案。

  四个人合计了一番,觉得这么做虽然充满了危险,但是值得冒险一试,不过我决定先去找到另一条殉葬沟证实一下。

  行动前,我问尕娃,到底什么是九层妖楼。

  尕娃汉语说得很吃力,讲了半天我终于听明白了一些,在他的老家血渭,也有一座和这座九层妖楼完全一样的遗迹,相传这种“九层妖楼”是古代魔国历代君王陵寝的殡葬形式,魔国灭亡的时候,那座墓已被英雄格萨尔王摧毁,在藏地高原只剩下一堆烂木头架子,以及牧民口中传承下来的叙事诗歌,在世世代代歌颂着格萨尔王像太阳一般无与伦比的武勋。

  藏族牧民经过这些遗迹的时候,都要顶礼膜拜,吟唱史诗。这倒不是惧怕魔国君王的陵墓,而是为了表达对格萨尔王的尊敬。尕娃还说了些宗教方面的事,我就听不明白了,那种鬼火一样的虫子是不是墓中的安息的亡灵也就不得而知。

  我把洛宁等三个人留在原地,自己匍匐前进,在与牛马殉葬沟隔了一百多米的地方,果然还有另一条殉葬沟,里面都是古代皮靴、古藏文木片、古蒙古族文木牍、彩绘木片及金饰、木牒、木翅、木鸟兽、铜器、粮食和大量丝绸等陪葬物品。

  看来我推断的没有错,九层妖楼后面的地下河肯定与外界相联,于是潜回动物殉葬沟招呼另外三人行动。

  我当先开道,大个子端着枪在我身后,其次是尕娃,他脚上刺得不轻,洛宁在后边扶着他行走。

  九层妖楼的规模很大,地下空洞本来极为广阔,但是塔楼和两边的大片云母把向北去的道路近乎堵死了,两侧只有很窄的地方勉强可以通行。

  我们提心吊胆地从木塔下经过,见到塔中那些闪烁着火焰气息的瓢虫,觉得心脏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塔下两百米的路程,每一步的距离都显得那么遥远。

分享到:
赞(8)

评论614

  • 您的称呼
  1. #568
    上面几个说快到地心的是 傻 逼 吗
    匿名2017-01-31 18:12:46回复
  2. #567
    作者想钱 想疯了,天机不可泄露。会报应的。好好珍惜你的时间。
    匿名2017-01-25 10:12:19回复
  3. #566
    在看网剧,总觉得怪怪的,现在又看了一下原著,原来是那火瓢虫的颜色不对,原来红色的在剧中变成了蓝色,这算不算不尊重原著呢?
    鬼吹灯的忠实粉丝2017-01-11 13:11:40回复
  4. #565
    好看,为什么拍不成电视剧呢?
    匿名2016-02-27 21:50:20回复
    • 已经在拍了,靳东演胡八一,陈乔恩演女一叫什么杨来着
      曼陀沙华2016-05-10 11:13:55回复
  5. #564
    看到再走就到地心笑尿 这思维方式小学生作文里常见. 地心你落体都得二十分钟. 走一会儿就到了?!
    长白茫茫 一别十年2016-02-12 9:01:59回复
    • 笑了,盗墓笔记里面不都是这种话?
      真搞笑2016-02-25 20:51:10回复
    • 看清楚说了“走了十几个小时”
      小说迷2016-03-25 13:49:45回复
      • 不是我黑你,从地面到地心的距离为6370公里,你懂得。
        匿名2016-07-20 20:47:30回复
    • 那个年代的胡八一没有多少文化吧?作者这样写很写实啊。
      小开2016-10-01 14:58:40回复
    • 你个煞笔
      匿名2016-12-30 0:12:25回复
    • 你麻痹的二逼哇!不看别他妈呲逼
      匿名2017-01-22 18:08:30回复
    • 你麻痹的二逼哇!不看别他妈呲逼
      ……2017-01-22 18:08:49回复
  6. #563
    看到 . 再走恐怕就到地心了.笑尿 这思维 . 作者小学毕业了吗.
    长白茫茫 一别十年2016-02-11 23:38:00回复
    • 逗逼
      匿名2016-03-03 22:38:02回复
    • 秀智商呢?作者是以主人公的身份说的这些话,估计你爸妈在挖井时都怕把地球给挖穿了!
      胡胖组合2016-04-27 8:35:35回复
    • 不看就滚蛋 有种你去写
      心痛的沉默你不懂2016-05-06 4:47:40回复
    • 人家夸张一下你都不懂,请问你小学毕业了?
      匿名2016-07-04 9:39:14回复
    • 你小学毕业了吗?
      你猜2016-07-09 14:42:15回复
    • 你的智商,我也呵呵了
      匿名2016-07-16 10:28:32回复
    • 你是什么思维
      匿名2016-09-15 14:41:16回复
    • 你他妈幼儿班没毕业了估计,话都不懂学别人看书?
      匿名2016-10-27 12:09:54回复
    • ...... 好好学学语文。
      别问我叫啥2016-12-28 16:39:16回复
    • 看你名字就知道你是盗墓笔记的粉丝,这两本书各有千秋,都是很好的作品
      匿名2016-12-29 23:12:45回复
    • 看到这么多人骂你我就舒服了
      匿名2017-01-15 17:28:45回复
    • 你是s b。
      匿名2017-01-31 18:14:22回复
  7. #562
    可以
    爱佛森2016-01-24 18:53:41回复
  8. #561
    比盗墓好看多了五六年前看过,现在再看一遍
    (⊙o⊙)…2016-01-23 1:16:41回复
    • 我也一样,看了好几遍!
      匿名2016-09-03 11:40:44回复
    • 盗墓笔记写的是个?,前言不搭后语。
      无赖2017-01-30 19:19:54回复
  9. #560
    话说天下文章一大抄,有相似之处也未何不可
    黄可楠2016-01-14 23:18:11回复
  10. #559
    评论区的平均年龄有点低啊……
    呵呵2016-01-01 12:42:07回复
  11. #558
    怎么和盗墓那么像
    粽子2015-11-10 16:07:51回复
    • 因为盗墓是抄袭鬼吹灯的:包括一些名称和胖子这个人物。
      匿名2015-11-24 3:35:06回复
  12. #557
    前面說沒有盜墓筆記好看的自重,盜墓筆記早期根本就是鬼吹燈同人。至於沒有帥哥之類的,這樣描寫得也算真實了,筆記不可能哪裡都有帥哥美女之類的人啊。向鬼吹燈致敬,看不慣盜筆
    匿名2015-10-24 17:01:42回复
  13. #556
    尸蟞王着火了么……
    麒麟竭生麒麟劫2015-10-16 21:31:33回复
  14. #555
    和盗墓好像,也有蝾螈和胖子还有洛阳铲什么的,描写挺细致,但是不恐怖。
    麒麟竭生麒麟劫2015-10-16 21:29:30回复
    • 卧槽不知道的都不要乱说,是先有的鬼吹灯然后再有盗墓笔记好吗
      匿名2015-12-12 21:54:05回复
  15. #554
    咋还没下斗嘞?
    麒麟竭生麒麟劫2015-10-16 21:26:03回复
  16. #553
    偶凑和尸蹩王好像
    饕餮2015-10-04 13:11:19回复
  17. #552
    看盗墓看了几章就看不下去了,文笔太差。鬼吹灯仔细看,里面对事物,感情,状况的描述都很到位。而且笔者很幽默,每每总能让人忍俊不禁。
    霸唱老乡2015-09-27 1:00:43回复
  18. #551
    你们要知道,是先有鬼吹灯,再有的盗墓 。盗墓里的胖子也是三叔向鬼吹灯致敬
    是吗2015-09-21 8:38:43回复
1 10 11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