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古塔之王 第三章 金鳞鲤

鬼吹灯小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鬼吹灯之龙岭迷窟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    鬼吹灯之巫峡棺山

  先说本回开话的垫场词,有道是:“广知世事休开口,纵会人前只点头;倘若连头也不点,一生清静乐逍遥。”这是说人生在世,有数不尽的烦恼辛苦,都是自己找寻来的,正所谓“是非只为多开口,烦恼皆因强出头”。所以劝诸位,任凭阁下胸中是如何广博,也轻易不要在人前卖弄手段,免得招惹来无穷无尽的是是非非。

  只因张小辫儿先前在荒葬岭设计弄死了鞑子犬,回来后对众人好一番夸耀,吹嘘了许多自家的得意手段。他毕竟年轻浅薄沉不住气,更不知道公门里的规矩,结果等于是把自己推在了风口浪尖之上,如今灵州城里显出云雾幻化的异象,众官吏自然要推举张牌头去探探究竟是何物作怪。

  张小辫儿和孙大麻子稀里糊涂地被传到南门,尚不知是有哪桩着急的事体,等马大人将他们招至身边,便指点着面前那团形如古塔的白色浓雾说起缘由。

  据闻灵州城在几百年前曾有座宝塔,壮伟辉煌,高可入云,被视为天下群塔之王,塔中又常有精怪藏纳,屡屡发生一些耸人听闻的异事。

  其中最稀奇的,还要属“塔见”奇观,传说一甲子中仅出现五次,以往每隔十二年,灵州城附近的山上就会升起白雾,日光照到上面,便随即显现出无数古塔的影子。云中的塔影大小不一,倏忽万状,前边一座消失隐去了,下一座才会紧接着出现。塔影最多的一次,只在半个时辰之内,就陆续出现六十四座宝塔的身影,传说那是数百里之内的各处名塔有灵,都在按期前来朝见塔王。

  后来这座灵州古塔毁于战火,从此不复存于世,成了一件连本地人也大多没听过的旧时传说。马大人通晓许多地方志,所以知道在前朝时,确实曾有这等光怪陆离的奇异景象,但是虽有明文记载,其中提及的原因却不足为信。这种现象就如同山海幻市,因为塔王高得出奇,一旦有日光将灵州古塔的塔影投射在云层上,随着空中聚集的云气变幻不定,所以塔影也随之变化,才产生了民间盛传的“塔见”异象。

  眼下的事情却不比以往了,前天粤寇炸城未遂,反倒把城中几处相连的房屋给震塌了,恰好就是当年的塔王旧址所在。那废墟底下裂开了一条地缝,从中有茫茫白雾升腾而上,云雾似乎是有形有质,浮在半空凝幻为高塔形状,久久不见有消散的迹象。

  马天锡对张小辫儿说,这座云雾高塔约有一十六层,与古时被毁的塔王形制一般不二,就好似是当年那座古塔的塔灵显圣。此等反常异状,理不可晓,使得满城军民人人惶恐,人心危骇之际,流传讹言,纷纷不一,现在又正值粤寇围城相攻,万事大意不得,本官想找几个眼明手快、胆识出众的好汉,去那云雾下的地洞里追根溯源一探究竟……

  张小辫儿精明油滑,不等把话听完,已然心下明了,事到如今,万难推托,非得着落在自己头上不可,与其等马大人点将下来,还不如三爷充回好汉,主动挺身而出,于是连忙上前请命。

  张小辫儿此前在猫仙祠里,第二次遇到林中老鬼之时,又得了许多指点。当时林中老鬼曾告诉张小辫儿,要想飞黄腾达,必须甘冒奇险,在灵州城做下几件常人不能为的大事。所谓“出生入死无他求,只图英名四海传”,只要有了名头,将来才能有机会封侯拜相,若是前行怕狼,后行怕虎,一辈子畏头畏尾、缩手缩脚,只能永远做一介默默无闻的无名小卒。

  这几件举动,事关张小辫儿一世荣华富贵的成败兴衰。第一件便是到荒葬岭擒杀神獒,如今此事已经做成了,那颗獒头已连夜被官家悬挂在街头示众;而第二件事,正是与古时的塔王有关,也绝非是等闲小可的勾当,好在林中老鬼已经交代好了大致脉络,剩下的就得凭他自己见机行事了。

  张小辫儿当下禀告马大人,这个涌出白雾的地洞,以前的的确确曾是灵州塔王寺旧址。古塔毁坏后,地底的塔基至今还在,不过这座塔底下并没有地宫,而是有口深井,井底藏着口风雨钟,是件青铜铸造的传古之物。每当风雨来临之际,风雨钟便能够嗡然自鸣,屡验不爽,当年一直供在寺庙里享受香火,后来塔王寺里的僧人们为避兵祸,就将此物藏在了塔底。现在白雾幻化凝聚,乃是井中有宝气蚀天,不出两日,就能自行消散。

  马大人闻言称奇不已,万万想不到张小辫儿这个专在街上寻些空头事来做的游侠之辈,竟能如此博古通今。据典籍所载,风雨钟是确有其物,可塔王寺早已毁了几百年,谁会知道有东西藏在塔底的古井里边。

  张小辫儿不敢说出林中老鬼泄露天机,只谎称他自幼勤奋好学,多曾拜过名师,得过高人传授。俗话说“井淘三遍好吃水,人从三师技艺高”,不单只学过相猫之术,更随一位老道长学过憋宝,通晓天下种种宝物的出处来历,以及取宝的不同手段。

  马大人听出他言过其实,对此将信将疑,但又见他言之有物,想必自有手段应对,于是表面上不露声色,只微微点头称赞道:“张牌头真乃奇人也!”随即问他,“你可敢带些人手下到井底,把那风雨钟打捞出来让本官开开眼界?”

  张小辫儿禀道:“恩相有所不知,这口井底的水中还有两尾金鳞鲤鱼,专门守着风雨钟,不容旁人近前。它们活得久了,已然成了些气候,寻常的兵勇进去了,也只能枉自送命。小的不才,愿和孙牌头两人,带上几十只灵州花猫下井,拼着九死一生,定能设法取出风雨钟,在明天天亮之时,献到恩相堂前。”

  马大人说道:“好胆识!但现在不比以往,正是平乱之时,咱们军中无戏言,倘若你能做成此事,本官今后必然抬举重用于你。”随即他吩咐下去,派兵把守四周,闲杂人等不得近前,又拨了一哨团勇,专听张牌头调遣,然后便自行带人去巡视城防了。

  张小辫儿当众夸下了海口,心里却顶多只有三分把握,听马大人话里话外的意思,竟是给自己立下军令状了,做成了万事皆好,做不成就得提头来见,但开弓没有回头箭,只好求猫仙爷务必灵应则个,好教张三爷马到成功。

  张小辫儿找人买来些面饼馒头,带在身上径直前往猫仙祠。他和孙大麻子两人来到庙中,先给猫仙爷叩了几个头,上了两炷香,就地坐下来收拾整顿。

  孙大麻子对张小辫儿单枪匹马取了神獒首级之事,已自佩服得五体投地,刚才见他应了马大人吩咐的差事,不知他又有什么妙计,心下老大稀罕,一时未敢骤然说破,此时才问起来要如何行事。有道是“官无三日急,倒有七日宽”,一天一夜之内取出风雨钟是否有些操之过急?按理该当从长计议,还是去讨一个不拘时日的活限为好。

  张小辫儿心里虽然没底,表面却装作了坦然自若不以为意的模样,也不对孙大麻子明言,只是吹嘘道:“想想以前在金棺村的时候,那些个乡下的愚夫愚妇,谁肯把咱们正眼相看?不过当日穷困失意,乃贤士之常,却不知咱们兄弟是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时来运到时,皆显出为将为相之才。除了颠倒乾坤,还什么事是做不成的?齐家、治国、平天下,统统的不在话下。”

  张小辫儿逞了一番口舌之快,说要养精蓄锐,先自倒头大睡起来,直至天色渐晚,养足了精神气力,吃些干粮填饱肚子,起身穿起猫仙爷留下的黑蝉夜行衣,脑袋上顶了猫儿脸。他让孙大麻子也赶紧收拾利落了,带上绳索、哨棒、灯烛等一应之物。

  此时天色大黑,猫仙祠中的野猫已经越聚越多,张小辫儿经常带在身边的月影乌瞳金丝猫也混在其中。灵州花猫中以金玉奴为首领,除了那些散处在各条街巷中的家猫,几乎都已云集至此。只见群猫中胖的瘦的、高的矮的、凶的善的、美的丑的、馋的懒的、公的母的、大的小的,几乎什么模样的都有,一时观之不尽。

  张小辫儿背过《猫谱》,一看之下,就知道庙中野猫多是产于灵州的名品,诸如什么长面罗汉、千文钱、过桥金、薄耳将军、绝鸡种、圆尾虎、灶上懒、睡神炉、夜明灯、毛毡子……虽然各有形态习性,都属品相极佳的花猫。

  张小辫儿对着群猫作了一揖,口中说道:“小人张三,向来最尊猫仙爷爷,今天要有劳诸位猫爷猫奶,摆出猫儿阵来相助一臂之力,事关重大,万望帮衬扶持则个。”说完从怀中取出那枚狐玉,托在掌中,放到金玉奴面前给它看了一看。狐玉属阳,猫眼属阴,应了物性相吸之理,群猫难免对此物大为好奇,纷纷围拢过来看个不住。

  张小辫儿见时机到了,对孙大麻子使了个眼色,手中攥住那块狐玉,二人跳出圈外,快步朝门外走去。野猫们怔了一怔,却都还想再看看那狐玉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便在金玉奴的带领下从后尾随而来。队伍拖拖拉拉,足有一条街长,在清冷的月色之下,数百只野猫缓缓向着塔王寺古井逶迤而行。

  这正是:“刚在山中擒凶神,又去井底钓金鳞。”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分享到:
赞(7)

评论3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4
    皮皮虾我们走,去吃象拔蚌
    匿名2017-07-27 15:44:28回复
  2. #3
    我是象拔蚌
    匿名2017-05-04 23:14:03回复
  3. #2
    我是皮皮虾
    皮皮鳝2017-04-19 18:28:04回复
  4. #1
    真是能瞎侃啊
    龙一2016-03-03 14:05:0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