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牧野诡事 第一章 墓中寻龙 火瓢虫

  在《鬼吹灯》里提到过许多神奇的生物,其中最早出现的是胡八一在昆仑山当兵时所遇见的火瓢虫。后来在《昆仑神宫》那一集里给它取了个名字叫“达普”。这种瓢虫形状很像常见的七星瓢虫,但身体是半透明的,内部似乎有股暗色的火焰在隐隐流动,一旦与任何生命体接触,就会引出大量温度极高的烈火,直到将与之接触的生命体彻底烧死,方才熄灭,那种蓝色的火焰,仿佛能把人的灵魂烧成灰烬,西藏轮回宗称之为“无量业火”。在现实世界中当真有如此可怕的火虫吗?

  在青藏公路沿线,有许多关于昆仑山中人体自燃现象的传说,其中有一则是这样的,川藏公路横跨昆仑山,而且还要经过金沙江、澜沧江、怒江、雅鲁藏布江四大水系,是世界上最险峻的一条公路。解放军战士某甲和某乙,开着一辆军用解放大卡车,给部队输送一车紧急物资,途中经过川藏公路昆仑山一段。当时正是深夜,下着鹅毛大雪,为了保证安全,车开得很慢,在漆黑溜滑的盘山公路上前进。眼瞅着再有一个小时的车程就能抵达目的地了,想到这儿,俩人都松了一口气,在雪夜的川藏公路上行车,实在是太危险了,还好没出什么事。

  两个人正在庆幸,忽然有一团蓝色的火球撞到了车窗上,正在开车的战士某甲,下意识地一踩刹车。车轮虽然装了大铁链子防滑,但是这一下还是使整个大卡车斜着滑了出去,斜撞在了路边,最后边的一个车轮卡在了悬崖上。下边就是万丈悬崖,没有别的车辆牵引,这辆车是拉不上来了,车上装的重要物资,也因为车身倾斜而散落了一部分。幸运的是两个战士没有受伤,他们下车察看,发现地上有一团蓝色火球,正逐渐熄灭,他们凑到近前,见是只红色透明的小虫子。这冰天雪地里怎么会有活动的虫子?某甲取出一个空水壶把虫子装了进去,准备带回去给战友们看看。随后两人一商量,决定某乙步行去兵站求援,某甲留下看守物资。天亮的时候,某乙带着人来帮忙,发现卡车仍然斜挂在悬崖边上,地上的军用物资没有被人动过的迹象,但是某甲已经死在驾驶室里了,他的身体被烧成了灰烬,但是他周围的物品,没有任何被火烧的迹象,他装虫子的水壶里面空空如也,那只奇怪的虫子,已经不知去向。

  此外还有另外一个传说是这样的:九十年代初在中国兴起了一股昆虫热,有一队自发组织起来的学生,到昆仑山去搜集珍稀昆虫标本。在昆仑山的深处有一个山谷,里面一年四季百花盛开,有许多叫不出名字的奇花异草,就连谷中的泉水也芳冽清甜,整条山谷犹如世外桃源。这些学生在导师的带领下捉到了不少奇形怪状的虫子,足足逗留了两三天,才心满意足地准备收队离开,却发现队伍中少了一男一女两个人。在这里失踪可不是闹着玩的,大伙不敢怠慢,立刻开始在附近寻找他们两人,他们应该不会独自走出山谷,大伙不停地呼唤着他们的名字,可空山寂寂,没有任何回应。

  反复搜寻无果,两个大活人竟然生不见人,死不见尸,队员们无可奈何,只好向附近的驻军求援,在解放军的协助下,终于在山谷最深处的一道岩缝中,发现了齐刷刷的四条半截人腿,膝盖以上的部分,全部被烧成了灰烬,如果不是岩缝中背风,山风一过,这些细微的灰烬便都会随风散去,留不下半点痕迹。

  通过剩下的腿部残肢可以辨认出这正是那两个失踪的学生,看来他们已经遭遇了不测,他们在这里究竟遇到了什么?经过法医判断,他们都是被火焚致死,但即使是火葬场的焚化炉也难将人体彻底烧成如此细的灰烬,要烧到这种程度,至少要达到华氏三千度的超高温。三千度是什么概念?连铝合金都能熔化,即便是这样也要持续燃烧一个小时的时间,才能够将死者烧得连骨头渣子都成了细灰,而现场除了人体被烧的灰烬之外,没有任何起火的迹象,最奇怪的是两名遇害者的四条断腿,都完好无损,没有被火烧灼的痕迹,只是在断面上,有不少受热流出来的脂肪油膏。

  只能推测这两名不幸的遇难者,是在一瞬间被神秘的烈焰烧成了灰,而那火焰很快就熄灭了,他们两人进入岩缝,很可能是想在里面找寻昆虫制作标本,那究竟是什么东西烧死了他们?难道这就是传说中不可思议的超自然现象——人体自(焚)?不过人体自(焚)现象一直是人类未解之谜,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有一个明确的结论,不过昆仑山附近的人体自燃传说,都会涉及昆虫,也许真的有这样一种古怪的七星瓢虫,具有某种神秘的生物能,可以引发灵魂深处的业火焚烧。

21条评论 to“鬼吹灯之牧野诡事 第一章 墓中寻龙 火瓢虫”

  1. 回复 2014/07/14

    乾材烈火

    人體摩擦生熱自然BJ4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