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第五十二章 生离死别

  虽然老羊皮的儿子整理遗体时,我和胖子等人都没在场,但他也绝不会把一只黄鼠狼跟老羊皮裹在一起,我推测不出其中的情由,却知道这件事绝不能传出去。

  老羊皮的儿子和儿媳也明白不能外传,只能说老羊皮是染暴疾而亡,停放尸体的时候又被雷火所烧,绝不能提黄皮子这件事,否则肯定被当作阶级斗争新动向,那就不好判断会往哪个方向发展了个人的事还是自己兜着为好。当即含泪分捡尸骸,又额外点了堆火,把烧剩的黄皮子尸首焚烧干净,老羊皮的遗体则再次用白布包了,等着旗里派人来检验。

  清理尸骸的时候,老羊皮的儿子从焦尸中找到一件东西,他不识得究竟为何物,便拿来问我。我接过一看,立刻认了出来,竟然是老羊皮从百眼窟带回的那枚青铜龙符,龙形无目,实在罕见罕闻,据说是拜黄大仙的元教从百眼窟龟骨洞里找到的,极有可能是海里的古物,没人说得上来究竟是干什么用的,一直藏在装殓黄大仙尸首的铜棺之中,老羊皮说要留下作个念想,就悄悄带回了牧区,这龙符究竟是何物?老羊皮为什么非要把它带回来?

  这青铜龙符形状奇异,一直放在黄大仙那口招魂引魄的铜箱里面,那铜箱实际上就是装了只老黄皮子僵尸的铜棺,这实在是个天大的祸头,老羊皮死后埋入地下,尸体旁边却出现了黄皮子,引得天打雷劈,若不是老羊皮的儿子画蛇添足在尸身上裹了几层白帛,还不知道要出什么乱子,都到了这里还被黄皮子纠缠,莫非就是因为老羊皮生前拿了黄大仙陪葬的明器?

  我见这事没有半点头绪,便没有对老羊皮的儿子多说,此人胆小怕事,让他知道太多了反而增加他的心理负担,只是问他要了龙符,转身去找胖子和丁思甜商量。

  夜晚的草原寒气凛冽,老羊皮的死以及晚上雷火焚尸之事,对丁思甜打击很大,她不肯回帐篷里取暖,悄立在草场上凝望着夜空,既不流泪也不愿说话,眉目间写满了与她年龄不相称的忧郁。

  胖子劝了她半天也没管用,只好坐在旁边一根接一根地抽着烟,我看丁思甜精神状态很不好,可能需要一个人静一静,就没去打扰她,直接走到胖子身边,沉重地对他说道:“同志们,就在今天晚上,乌里斯基被暗杀了……”

  这句话是苏联电影中的台词,可以充分表达我心中的痛苦与愤怒,老羊皮斯基的死一定不是意外,肯定是被黄皮子害死的。

  胖子听到我的话,立刻紧嘬两口把烟头掐掉,愤愤地道:“看来反革命是想把战火从另一端烧到这一端,我他妈坚决不能容忍,不如你我二人连夜杀回黄皮子坟,把大小黄皮子满门抄斩,让它们的鲜血淹没掉冬宫。”

  我举着那枚青铜龙符在手中一晃:“黄皮子坟和百眼窟纵然有残存的黄皮子,也定会藏匿极深,恐怕想找它们出来要费不少力气。这龙符是老黄皮子棺中陪葬之物,我看只要有它在手,不愁引不来黄皮子,到时候来一个宰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想宰那些成精的老黄皮子,就离不开那把被革委会没收了的康熙宝刀。我和胖子恨得牙根发痒,一腔热血直撞顶粱门,恨不得立刻就去偷回长刀,然后设下香饵钓金鳌,把大小黄皮子引来聚而歼之,以解心头之恨。

  我握着青铜龙符正自发狠,丁思甜忽然走过来一把将龙符夺丁过去,找没有防备,不知她意欲何为,便伸手想要回来:“这东西是棺材里的明器,又臭又邪,你拿去做什么?”

  丁思甜把龙符握在手中,流泪对我说道:“老黄鼠狼棺材里的东西你们留着又做什么?如果老羊皮爷爷的死果真和此物有关,那它实是万分不祥的灾星,咱们就更不能把它留下了,你们俩就算再杀得几只黄鼠狼,就能让死者复活吗?再说你们俩万一有个闪失怎么办?我不能眼看你们犯盲动主义的路线错误,我……我要把它扔了,让这些灾难离咱们远远的。”

  我杀心正盛,但没了龙符又如何去宰黄皮子?赶紧劝阻丁思甜:“有闪失也是黄皮子有闪失,我早在阶级斗争的洪流中百炼成钢了,岂能阴沟里翻船。而且这龙符中似有玄机,留下将来也许会有大用,千万别……”

  但那丁思甜也真任性得可以,她不让我把话说完,扬起手臂就把古老的青铜龙符远远抛开,只见夜空中绿影一闪,就落在了没膝深的荒草丛中,由于是在半夜,加上星月无光,我根本没看清落在什么地方,只看见个大致的方位,急忙和胖子过去摸索寻找,但就如同大海捞针,遍寻不见。

  直到东方露出了鱼肚白,我才不得不放弃寻找,气得我和胖子坐在地上无奈地摇头。一夜消磨,心里的悲愤倒是平消了不少,也许害死老羊皮的那只黄皮子,就是遭到天雷击杀的这一只,即便想报仇雪恨,也不一定能找得到目标了,既然龙符已丢失了,只好找些正事来做,帮着老羊皮料理后事。

  老羊皮自从解放后就默默无闻,他不用隐姓埋名也没人清楚他的过去,可能是他的身份太普通太平凡了,所以他的死也轻于鸿毛,除了我们三个知青和他的儿子儿媳,没有别人把他的死太当回事,更没有什么正式的追悼会,一切草草了事。

  等这些琐碎之事告一段落,从老羊皮死后,始终没见再有黄皮子来找麻烦,我和胖子已离开插队的大兴安岭将近二十天了,不得不向丁思甜说再见了。先前我来草原的时候,还想跟丁思甜谈谈婚姻大事,没媳妇的男知青最发愁做饭这一关,既然在内蒙落户扎根干革命了,早点成家也是给组织上减轻负担,要是有戏就赶紧打报告确定恋爱关系,可没想到出了许多意外,老羊皮一死,谁也没心情再提此事,三人在草原上互道珍重,挥泪作别。

  我们并没有直接回大兴安岭山区的岗岗营子,因为现在这时候山里已经是大雪封山,交通隔绝,不到明年冰雪消融是甭想回去。我打算回福建看看老爹老娘,他们都被指定“靠边站”了,我插队半年多也没收到他们的信,心里难免有些记挂,想利用这段时间回家探亲。

  而胖子不想回福建,他爹妈都在被隔离审查的时候因病去世,这世上仅有他一个姑妈还住在南京军区,他想趁春节期间去探望探望姑妈,于是我们计划从海拉尔坐火车到北京,然后转车南下南京,当时我们身上穷得丁当响,到海拉尔才想起没钱买火车票。

  胖子把脑袋一晃:“妈的,咱们上山下乡是为什么?是为了响应毛主席号召干革命啊,干革命坐火车还买票?这还是人民的天下吗?没有这个道理嘛。咱就不打票,列车员来查票看我怎么教育她的,太不像话了,别忘了这火车是属于咱们广大人民群众的。”

  我对胖子说:“革命群众坐火车还要凭票是不像话,不过现在不是大串联那时候吃住行都免费,列车员查票也是分内的职责。为了避免跟女列车员同志之间发生人民内部矛盾,我看咱们还是要采取点策略。以我的经验来分析,从海拉尔到北京没儿个大站,沿途查不了几回票,每到大站之前咱们就先下车,徒步走一段,然后过了大站再混上车。”

  胖子说“虽然铁脚板是咱们队伍的光荣传统,可要照你说的见大站就走,那还不得把腿走细了,长征真是太伟大了,咱们跟革命老干部可没法比,现如今就连咱们的队伍也机械化了,不兴再指着两条腿硬走了。我看还是坐霸王车比较省事,我就坐那,我他妈看谁拽得动我。”

  我们俩合计了半天,充分理解了“一分钱难倒英雄汉”这话是什么意思,没钱连革命都革不了啊,真佩服咱们的队伍当年能从标枪大刀,一直发展到今天陆海空三军,坦克大炮全有了,真是太不容易了,可问题是我们光想这些也不顶钱使。

  我和胖子是一筹莫展,正发愁之际,我忽然摸到口袋里有什么东西,一掏出来竟然是十块钱,胖子翻了翻口袋也摸出十块钱来,二人一怔之下,这才恍然大悟,钱肯定是丁思甜的,她知道我们没路费,悄悄把钱塞在了我们衣兜里。可她哪有钱,大多数知青一天记五个工分的时候,普遍是三分钱一个工分,一个月能赚多少钱?丁思甜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她上边有三个哥哥,听说有两个是以在校大学生的身份上山下乡的,由于文化程度高,都被插队地区安排了一些重要的宣传工作,拿工人阶级的工资,一个月三十来块,很可观的一笔收人,这些钱在农村怎么花都花不完,肯定是她那几个哥哥给妹妹用的。

分享到:
赞(49)

评论84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80
    好好看吧,不懂别说话!
    过客2016-08-29 18:48:45回复
  2. #79
    当兵之前是知青,写的是他当知青的故事。
    胡八一2016-03-22 10:53:22回复
  3. #78
    甚意思?!丁某某还没死*******
    生离死别2015-11-07 18:23:56回复
  4. #77
    叶思甜最好
    haikuotiankong2015-09-06 17:44:53回复
  5. #76
    垃圾小说
    14442015-01-29 16:47:11回复
  6. #75
    第二部是他回忆的 看书不带脑子?
    。。。。2014-05-01 5:42:35回复
  7. #74
    黄大仙要复活啦?
    老羊皮2014-02-25 7:52:45回复
  8. #73
    答:无解。
    天下霸唱ing~2013-12-21 7:52:57回复
  9. #72
    不明白,在这里有阶级斗争,那明显是文革时期,可第一部老胡都是当兵退伍了,可这第二部说老胡没当兵,没倒过斗,坑爹嘛,时间明显不对啊!求解
    黄皮子2013-11-26 19:45:51回复
    • 那是他回忆当兵之前的事
      张起灵2014-05-07 3:00:00回复
    • 这绝对是撒比红卫胡巴一,人死了还要去报仇,也不看看几斤几两
      哈哈2016-05-31 17:09:02回复
  10. #71
    内容易得好吗?!?
    2013-10-18 5:54:20回复
  11. #70
    等等我,我回回来的
    鬼参2013-10-08 5:06:00回复
  12. #69
    小甜甜 你吧我扔那去了啊 小心我去找你玩 啊
    龙符2013-09-27 19:00:50回复
  13. #68
    龙符啊!!!!!!!
    155842013-08-29 1:05:56回复
  14. #67
    这是哪门子的生离死别啊。。。
    标题什么的2013-07-13 12:15:37回复
  15. #66
    从海拉尔出发…我靠,我家就在海拉尔
    惊现我家地名?2013-06-25 19:00:33回复
  16. #65
    是忽然摸到
    钱不会动2013-06-22 6:42:25回复
  17. #64
    突然感到有东西。。。。。。。钱会动么。。
    。。。2013-06-20 1:29:33回复
  18. #63
    思甜妹子我爱你
    胡扒衣王凯旋2013-05-10 22:01:04回复
  19. #62
    我还没尝过思甜的味道你们就把我扒皮了。
    淫龙2013-03-14 20:34:47回复
    • 就是怕你尝才扒皮的
      银龙他老祖宗2013-11-20 22:57:07回复
      • 你先让他尝了再扒嘛,肥水不留外人田,这样不亏了我们老龙家吗?
        银龙他老祖宗的老祖宗2014-05-21 10:19:39回复
  20. #61
    翻页中……
    观山太保2013-03-03 21:51:44回复
    • 废话太多了。。。。。。一篇文章只有几句到重点。。逻辑很乱。。。。
      1112014-08-28 18:32:11回复
  21. #60
    钱是大爷打赏你两的,拿可了劲的造吧
    黄皮子2013-02-26 10:22:30回复
  22. #59
    楼上的你看我给你暖B行不?
    暖B的电动牛子2013-02-22 7:34:29回复
  23. #58
    胡八一,原来你不是处了, 害的老娘空欢喜一场。 原来老娘暖B的柴火棍给小丁妹纸先用了,可惜了。
    Shirley杨2013-02-13 8:30:24回复
  24. #57
    这书我看了两遍了,想看拍出来的电视剧
    海拉尔老乡2013-01-31 7:27:04回复
  25. #56
    哟西!姓丁的 被老子狠狠地艹了
    阎罗王2013-01-27 2:52:00回复
  26. #55
    确实挺好看。。我也在想一个问题。那个龙符有手臂那么大。思甜咋扔那么远的?大力士吗。。?
    纳尼。。?2012-12-26 9:11:04回复
  27. #54
    原来胡司令和王司令还亲临过海拉尔 真是蓬壁生辉啊
    海拉尔当地群众2012-10-10 4:42:07回复
  28. #53
    第一次留言。
    摸金校慰2012-10-09 8:42:59回复
  29. #52
    应该加上点那什么什么...
    Shirley杨2012-10-01 1:38:16回复
  30. #51
    每一部小说都是:开始很精彩,后尾紧凑字。
    钓鱼岛是中国的!!!2012-09-29 5:26:57回复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