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第三十七章 面具

  老羊皮语言表达能力有限,加上他说得颠三倒四,我和胖子听得满头雾水,但总算是大概弄懂他的意思了,在老羊皮的老家,有片沙地,这片区域干旱少水,但沙地中部的泥土确十分湿润阴森,自古传说那里是养尸地,尸体埋进去能得不腐,实际上那块地生长着一些古怪的植物。

  传说这种植物,是古时从数千里外西域回回国圆沙城传进来的,此物极毒,全身类似人形,有点象大得异常的人参,但要大出数十上百倍也还不止,它本身也和人参没有任何关系,内地对它没有准确的称呼,只泛称尸参或鬼参,古回回国称其为“押不芦”。

  这东西专在阴暗腐臭的泥土中滋生,一些受到潮气侵蚀的墓穴,或者淤泥积存的古河床,都非常适合它生长,其根须能深入地下数丈,说它是植物,却又能伸展根须绞杀人畜为食,宛然一株巨大的食人草,如果挖开地面掘出这株植物,无论人畜,一旦触其毒气则必死无疑。

  采取的办法多是在确认押不芦生长的位置之后,围着它挖开四条土沟,沟的深浅以可以容纳农村的大水缸为准,从沟底开始用坟砖堆砌成砖窑的形状,连上边都给完全封闭住,封闭前在里面关上几条恶犬,随后彻底用坟砖封堵,形成一间密室。

  关在砖室中的恶狗由于呼吸不畅,在一阵咆哮后出于本能,它们就会用爪子挖泥,想要掘沟而出。一旦刨出押不芦这种巨毒植物,恶犬则感染毒气立刻毙命。

  也有的办法是直按用皮条把狗腿和毒根系在一起,人躲在上风口的远处放鞭炮,犬受惊而逃就会拔根而起,这个办法虽然省时省力,但并不保险,常常会使发掘者中毒倒毙,所以不如第一种办法流传得广泛。

  回回国之“押不芦”出土后,过不了多久,失去了泥土之性就会使其毒性尽消。这时人们再过去把中毒而死的犬尸,连同巨毒地“押不芦”一并埋回坑内,一年后掘出,犬尸便与“押不芦”根须长为一体,尸骸虽腐烂枯臭。在没有阳光的地方却尚能蠕动如生,切开来暴晒晾干,就可以作为非常贵重的药物进行出售了。

  用一点磨酒就可以使人通身麻痹,犹如半死状态。就算拿刀斧砍断他的手脚,他也不会有任何感觉,再过几天之后灌以解药。则活动如初,就能恢复正常了,传说古时华佗能剖肠破腹治疗疾病,都是用的这种麻药,直到宋代皇宫御医院还有使用过的记录。

  老羊皮在西北老家,见到过有人刨荒铲坟时挖出了这种人形毒物。那次一掘就能掘出一大长串死尸,都是无意中在夜晚经过附近遇害的村民,它卷了人之后,毒素都转入尸体之中,死者虽己死了。但死尸却如同养尸一般,头发指甲还在生长,被阴气长期潜养,遇阳气而动,不管捉到什么活的人畜,都会毒死后成为这株怪参的一部分养分。

  我们揣摩那砖室的情况,看来是一处鬼子特意建造,用来培背麻痹神经药物地地方,相传养尸地中埋的僵尸肉名为“闷香”,可以入药,这些几乎已经长为植物的腐尸也是一种奇特的药品,但其培育方法实在是令人发指。

  我正想问问老羊皮,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彻底消灭掉这株怪物,否则它堵在门口终究不是了局,可话都嘴边,忽然想起一件要命的事来,身上顿时凉了半截,我和胖子跟那些腐尸纠缠了半天,身上溅了许多腥臭难闻地汁液,恐怕也中毒了。

  我和胖子赶紧看了看自己裸露在外的双手,我们的手上混合了太多东西,已经脏得看不出什么了,但手背上似乎起了一层细小的疙瘩,微微有麻痒之感,暂时没有什么其它地症状,虽然不知是不是中毒的迹象,但多半不是什么好兆头。

  丁思甜所中的蚦毒尚没办法治疗,想不到我和胖子也先后着了道,我心情十分复杂,不过一个雷是顶,俩雷也是抗,虱子多了不咬,帐多了不愁,这原本就一团乱麻地处境,再增加一些麻烦也没什么大不了,大不了我们三人一起去见马克思了。

  在我们那个时代的年轻人,没有什么太复杂的思想感情,而且自幼受到的教育使我们不知道困难二宇怎么写,天底下的事有能难得住革命战士的吗?所以天大地愁事也不会过于放在心上,我很快就把担心自己是否中了毒的事情扔在脑后,问老羊皮有没有什么办法。

  老羊皮摇头叹气,哪有什么办法,那回回国的毒物离土即死,等一会儿阴气散尽,大概就不会动了,眼下只能学土地爷蹲在这干等了,不过谁知道那东西的根有多长,要是还有一部分接着地气,咱们一出门就得被它绞住毒杀。

  正当我们无可奈何之时,忽然听到头顶传出异动,我和胖子举起工兵照明筒往上看去,在墙壁和天花板的接口处,有数道与走廊相通地窄窗,地下室门外的妖参根须串窗而入,正试图钻进来偷袭,胖子抡刀去剁已经伸入地下室的根须,只听得划破革囊之声传来,刀落处腐液飞溅,尸参触角般的根须又迅速缩了回去。

  我们这时才发现这间地下室虽然门墙坚固,但并不严密,气孔和气窗极多,很容易让对方有可乘之机,这间地下室似子是间资料储存室,有许多装着类似档案一类文件的铁柜和木箱,我和胖子推动铁柜将外侧的缺口全部挡住。

  房间的最里面有一个极厚的铁柜,这本是最好的防御物体,但任凭我和胖子怎么用力去推,它也不动分毫。好象在地下生了根一样,我把工兵照明筒的光柱调整了一下,仔细照了照铁拒,怀疑这里有道暗门,需要机关开合,我们那时候地反特电影里大都有这种情节。

  我和胖子胡乱猜测,不料这回还真给蒙上了,当我顺着铁柜的边缘,将光线移到角落的时候,赫然见到在铁柜和墙壁之间的夹缝里。卡着一只人手,那手爪干枯郁紫,生有兽毛,与这研究所中大多数死尸一样,都是死与某种突如其来的不明原因。死后由于这百眼窟附近环境特殊,才造成了这种异常的尸变迹象。

  被尸体卡住的那个缝隙后似子还有不小的空间,但我用照明筒看了半天也看不清楚,眼下这间地下室的门外被那株跟僵尸长成一体的尸参堵住了。如果这铁柜后还有通道,说不定可以从这密道中离开,而且这暗道修得诡异。备不住里面就储存着我们需耍地东西。

  我和胖子对这一振奋人心的猜测感到深信不疑,胖子当即就到处摸索着去寻找打开铁柜的机关,我没忙着动手,感觉这铁柜暗门有些不对劲,但哪里不对却一时想不清楚,我吸了口气让自己的情绪尽量平稳。脑子里飞速旋转,觉得卡在铁柜和墙壁缝隙处的那具尸体,可能是在紧急情况下打算逃进密室避难,但由于他死得突然,刚打开了伪装地铁柜进如暗道。就立即死了,而不象是被铁柜活活夹死的,只不过自动回位的铁柜将他的尸体夹住了。

  还有,这研究所中戒备森严,似子完全没有必要在已经十分隐蔽地地下设施里,再制造一道这样隐蔽的暗门,除非这门后的空间是机密之中地机密,很可能连日军研究所内的大部分人员都不会知道,只有这机构中的一些首脑才掌握着里面的事物,死后被卡住的这具尸体,应该就是这魔窟里的头子,可这死尸地胳膊为什么露在外边,这样死亡的姿势正常吗?难道不是逃进里面,而是正要从里面逃出来?这密室中的密室……

  我脑子里东扯西绕,正在胡乱猜测,胖子已在一张桌子下摸到了一块突起的地砖,位置非常隐蔽,也毫不起眼,如果不是一块砖一块砖的排摸过去,根本没办法发现,他揭了几揭纹丝不动,又改用脚向下踩踏,这一脚蹬得力量不小,那地砖被他踏得沉下去一两公分,轰隆隆一声铁柜向侧面收了进去,闪出一个狭窄地过道来,可能是由于他使的力气太大,又或许是把机关踩过了头,那活动的铁柜缩进墙壁,却不再像我预期的那般再次自动复原了。

  这条过道内有一扇密门,那门大敞四开着,深处是一间更大的地下室,胖子以为这密室是用来储存药品和食物的,心急火燎地就要迈步进去,我急忙挡在通道口,对胖子和老羊皮说:“你们看被夹死在过道里的这具僵尸,他脑袋和手臂都朝着外边,这种姿势很可能说明他在临死前的一瞬间,是从密室里往外逃,而不是为了避难而躲进密室,那里面……”

  我的话刚说了一半,便听一声巨响,顶门的木椅突然被撞成了数断,坐在门后的老羊皮大吃一惊,拖着丁思甜急忙退开,我举着照明筒望过去,只见铁门洞开,一张苍老妇人般的怪脸从门外探了进来,这异形植物形如人参,但其形态远比人参狰狞万倍,这回看得十分真切,那妖参的脸上满是皱褶,两个巨大的眼袋尤为明显,我看与其说它是种纯粹的植物,倒不如说它更象是一种生活在泥土中,靠吸取尸体汁液存活的半生物。

  别说直面它那长丑陋的怪脸,单是闻到它身上潮湿腥臭的坟土气息,就已经让人感到一阵阵头皮发胀,昏昏欲倒,事到如今我们也只得步步后退,我和老羊皮搭起丁思甜,胖子用长刀削砍着不断伸过来的触脚,四人被逼无奈,逐渐退进了铁柜后的密室之中。

  我担心胖子落单遇难,进入密室后也顾不上看清四周的环境,直接把丁思甜交给老羊皮,然后转身到暗门处接应胖子,想要把暗门关住,抵挡住那妖参的来势,但慌乱中哪里找得到密室内部的机关所在。

  胖子情急之下,将过道里的那具僵尸推将出去,妖参的一只触手立即将其卷住裹进密集的根须里面,我利用这个机会将密室内的大门牢牢关上,同胖子一起找所有能找到的东西顶在门后,这时才看出来,这间隐蔽的巨大密室中到处都有些摆放标本瓶的大柜子,我们碰倒了许多玻璃瓶子,里面人体器官和奇形怪状的动物死体流了满地,地下室里顿时散发出强烈的防腐药水气味。

  我们一通接近歇斯底里的忙乱,身体已经接近虚脱了,见暂时堵住了门户,紧绷的精神稍一松懈,顿时觉得脚下无根,我肩头伤口疼痛难忍,顺势向后退了几步,想找个地方坐下来喘口气,身后恰好有道石台,黑暗中我也没有仔细去看就坐了上去,我坐定之后感觉身后有冷得出奇,回手向后一摸,发觉手指碰到了一件冰冷凹凸的金属物体,随手一摸,是一张人脸形的金属面具,我吓了一跳,立即想起那壁画上戴有面具的大鲜卑女尸,赶紧转过身用工兵照明筒一照,这解剖台一样的石台上,果然是躺着一具金面罩脸的古装女尸,金属面具在照明筒暗黄的光线下,泛出一阵阵幽寂的光芒。

  胖子和老羊皮也发觉有异,都过来观看,那股来自死亡的无形震慑力,使我们全身为之颤栗,挂在胸前的工兵照明筒,随着急促的呼吸节奏,也跟着起伏不定,也许有一瞬间是我看花了眼,照明筒的光线一动,那女尸的面具被流转的光束晃得竟似子复活了一般,面具上那张原本平静肃穆没有丝毫表情的脸,好象对着我们抽畜地动了起来。

分享到:
赞(41)

评论93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97
    17考古f党
    匿名2017-07-28 0:49:25回复
  2. #96
    前面说了丁思甜是女人属阴,所以中了蚺毒,而胡八一和胖子因为是男人有阳气所以没事,这不简单扒了裤子,补点阳气,还找啥解药
    扒了猛干2017-07-25 12:51:14回复
  3. #95
    我好可怜
    尸体2017-07-14 22:32:52回复
  4. #94
    你们怎么还没死
    匿名2017-06-06 14:17:30回复
  5. #93
    不错
    人参2017-05-19 22:11:24回复
  6. #92
    作者很年轻
    游客2015-12-23 23:30:29回复
  7. #91
    一株小草也能把你们逼成这样,丢人丢到这地步,不如早点死了的好。
    无人敌2015-07-25 22:28:00回复
    • 一株小草也能把你们逼成这样,丢人丢到这地步,不如早点死了的好。
      匿名2017-06-16 15:11:35回复
  8. #90
    闷香,小闷很香.
    稻米2015-02-01 19:13:42回复
  9. #89
    我命苦啊~~
    丁思甜2015-01-03 12:00:46回复
  10. #88
    等不及三叔更,就来看吹灯打发时间,很无聊啊
    稻米2014-11-25 10:53:21回复
  11. #87
    真能扯
    草她2014-10-13 7:17:40回复
  12. #86
    这恶心的东西也能做药 我勒个去
    药?2014-08-13 8:43:48回复
  13. #85
    不会出去的
    戒备森严2014-06-19 3:10:32回复
  14. #84
    想出去,求我。。。
    戒备森严2014-06-19 3:08:40回复
  15. #83
    胖子老胡这次你们还不死
    女尸2014-02-17 20:14:39回复
    • 傻逼
      匿名2014-03-12 20:05:08回复
  16. #82
    累死我类
    胖子2014-02-14 6:47:45回复
  17. #81
    我来了。
    你们一个个的2014-02-06 0:38:54回复
  18. #80
    靠,黑山老妖
    倩义幽魂2013-11-02 1:56:59回复
  19. #79
    啥时候轮到我上场呀。吗滴。
    黄鼠狼2013-10-30 9:09:04回复
  20. #78
    有没有人看见我说话啊
    人参2013-10-07 23:31:10回复
  21. #77
    我在胡八一和王胖子身上下手了
    感染虫2013-08-20 9:17:38回复
  22. #76
    太牛叉了吧
    人皮小面具2013-07-26 4:28:25回复
  23. #75
    玛吉阿米的故事好感人。 我说假的。
    泠凨2013-07-15 8:29:38回复
  24. #74
    我怎么还没出场啊,等着和思甜亲密接触捏~
    解毒药2013-05-15 2:53:21回复
  25. #73
    我只想问你们有没有咖啡粉?跑什么?
    押不芦2013-05-14 5:57:11回复
  26. #72
    我醉了
    酒味.烟味.夜之味2013-04-17 10:32:49回复
  27. #71
    我草
    鸡巴大2013-04-13 19:12:49回复
  28. #70
    听说灯要拍电影了 期待啊
    路过2013-04-01 6:16:11回复
  29. #69
    怎么我还没出场啊
    黑驴蹄子2013-03-30 22:53:06回复
  30. #68
    死胖子八一,看我怎么收拾你们,呵呵,不跑了吧
    黄仙姑2013-03-29 19:36:30回复
  31. #67
    逼的
    栖霞2013-03-19 3:34:56回复
  32. #66
    尸参哥,别在草原上玩了,赶紧回来和妹子我汇合,过几年咱们一起收拾胡八一和王胖子
    尸香魔芋2013-03-11 10:49:55回复
  33. #65
    因为你盗过我的墓
    迷路的鬼2013-03-03 11:10:53回复
  34. #64
    你怎么知道的 小点声 别让人知道
    老羊皮2013-02-15 7:50:50回复
  35. #63
    感觉这个老羊皮 ,应该以前也干过盗墓的营生。
    漂流虫2013-01-29 10:38:17回复
  36. #62
    亲爱的八一 你终于来了
    大鲜卑女尸2012-12-02 23:49:45回复
  37. #61
    因为你不是护舒宝
    大湿2012-10-29 5:30:30回复
  38. #60
    为毛我在女尸脸上?而不是在女尸的屁股上?
    面具2012-10-24 3:52:53回复
  39. #59
    我中毒ing.怎么没人管我啊?
    甜甜2012-10-24 2:10:26回复
  40. #58
    尼玛,我很正经的才不乱搞
    评论2012-10-19 13:45:18回复
  41. #57
    看我怎么收拾你们,哇哈哈哈!!!
    押不芦2012-10-14 11:24:13回复
  42. #56
    这里写的不好,什么乱七八糟的!
    匿名2012-10-08 7:37:03回复
  43. #55
    每章看完后,评论都必看,太有意思了。
    评论2012-10-04 23:31:09回复
  44. #54
    评论真是太搞了,每次看到有点怕的时候就看评论,尼玛在恐惧与捧腹大笑间交替,觉得自己都有神经病了…
    评论2012-10-03 1:25:54回复
  45. #53
    我擦 本来有点怕怕的 怕的话看看这些评论就好了 擦
    我擦2012-09-22 11:40:18回复
  46. #52
    81这女尸下面还不知是什么呢,要是个mm,我帮帮你,要是丑八怪2话别说,砍死算了
    吴邪!瓶子!2012-08-22 7:38:58回复
  47. #51
    姐要的不是女尸!是寂寞啊!
    丁思甜2012-08-19 0:31:08回复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