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第十章 来自草原的一封信(下)

  我又削了几块,闻了闻自己的手指,顿时熏得我直皱眉头,我捶了捶自己酸疼的脖子,望着屯子外沉默的群山,突然感到一阵莫名其妙的失落,难道我这辈子都要呆在山里削坟砖看林场了吗?毛主席挥手改航向,百万学子换战场,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虽然这确实锻炼人,可毕竟和我的理想差距太大,当时还太过年轻,面对自己的前途心浮气燥,一想到一辈子窝在山沟里,不能参军打仗实现自己的抱负,内心深处立时产生阵阵恐慌,鼻子发酸,眼泪差点没掉下来。

  胖子看我神色古怪,就问我想什么呢?怎么整天愁眉苦脸的?我叹了口气答道:“妈了个逼的,还不就是为亚、非、拉美各洲人民的解放事业发愁。”胖子劝我道:“别发愁了,人家亚、非、拉美各洲人民的日子过得怎么样,咱们是顾不上了,可能人家也用不着咱替他们操心,眼瞅着快下工了,晚上我请你们吃驴下水,到时候敞开了吃,拿他们东北话讲就是别外道,可劲儿造。”

  我抹了抹淌下来的鼻涕,正要和胖子商量怎么收拾驴下水,这时候老支书回来了,他到大队去办事,顺便给知青们取回了几个邮包,这山里交通不便,我们来插队好几个月了,几乎都和外界失去了联系,头一次看见有邮包信件,如何不喜出望外,当下把一切事情都抛在了脑后,我和胖子最记挂的,当然是家里的情形,可支书翻了半天,告知没有我们的邮包,这都是另外几个知青的。

  我虽然知道家里人现在都被隔离了,当然没机会寄来东西,但心里仍然很不是滋味,正要转身离去,老支书又把我们俩叫了回来,他手里举着一封信,说只有这封信是寄给你们俩的。

  我和胖子微微一怔,赶紧冲过去把信抢了过来,心里还十分纳闷,怎么我们两个人一封信?燕子也十分好奇,凑过来跟我们一同看信,我按捺着激动的心情,迫不及待地看了看信封,信是我们老家军区传达室转寄来的,所以里面还有个信封才是原件,显然发信人并不知道我和胖子插队落户的地址,才把信寄到了军区,随后又被转寄过来。

  我拆开信件,一个字一个字认真的读了起来,原来发信人是我和胖子在全国大串联的时候,在火车上结识的一位红卫兵战友丁思甜,她年纪和我们相仿,是文艺尖子,我们一见如故,曾结伴串联了大半个中国,在毛主席的故乡,我们每人抓了一把当地的泥土,整整一天一夜没有放手,结果后来手都肿了,在革命圣地延安,我们在窑洞里分吃过一块干粮,我们还在天安门接受了最高规格的检阅,串联结束分手的时候,我们互相留了通信地址,这事已经过去好一段时间了,万万没想到今时今日,会在山里收到她的来信。

  丁思甜的父母都是博物馆的工作人员,丁家总共四个孩子,分别以“抗美援朝,忆苦思甜”为名,这也是当年给孩子取名的主流,她在给我们的信中提到:写给我最亲密的革命战友胡八一和王凯旋,自从咱们在伟大的首都北京分别以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怀念着咱们一起大串联的日日夜夜,早就想给你们写信,可是家里发生了很多事……,我想你们一定如愿以偿地入伍参军了吧,光荣地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成为一名革命战士也是我的梦想,希望你们能把穿上军装的照片寄给我,让我分享你们的喜悦……最后请不要忘记咱们之间的革命友谊,祝愿它比山高,比路远,万古常青,永不褪色。

  从信中得知,想参军的丁思甜由于家庭成份等诸多原因,只好到内蒙克伦左旗插队,而且她显然是不知道,我和胖子的遭遇同她差不多,也没当上兵,被发到大兴安岭插队来了,读完了信,我和胖子半天都没说话,实在是没脸给丁思甜回信,又哪有穿军装的照片寄给她。

  我从丁思甜的来信中感觉到她很孤单,也许克伦左旗的生活比山里还要单调,克伦左旗虽然同我所在的岗岗营子同样是属于内蒙,但不属同一个盟,克伦左旗是草原上的牧区,环境恶劣,人烟更加稀少,离兴安盟路很远,丁思甜唱唱歌跳跳舞还成,让她在草原上放牧真是难以想象,怎么能让人放心得下?我正思量间,发现胖子翻箱倒柜地想找纸写回信,便对他说:“别找了,连擦屁股纸都没有,到哪去找信纸,我看咱们在山里都快呆傻了,不如到草原上去玩一圈,顺路去看看咱们的亲密战友。”

  燕子听我说要去草原,吃惊地问道:“啥?去克伦左旗大草原?那十天半月都打不了半个来回,这么多天不干活,你们的工分不要了?回来之后吃啥呀?”

  我对燕子点了点头,这个问题我当然不能不考虑,工分是知青的命根子,上山下乡插队的知青,不同于参加生产建设兵团,北大荒等地的兵团,采取准军事化管理,都是以师为单位的,以下有团、营、连、排、班等标准军事建制,兵团成员包吃包住每月有六元钱的津帖,兵团的优点是有固定收入,缺点是缺乏自由,不能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而知青施行的是工分制,缺点是收入不可靠,优点是来去自由,请假很方便。也许会有人觉得奇怪,既然知青那么自由,为什么不回城呢?这主要是因为当时回去就没口粮了,而且所谓插队,既是户口已经落到了农村,算是农村户口,回去也是黑户,城市里已经没你这一号了,不可能找到工作,毕竟民以食为天,人活着不能不吃饭,没工分就没口粮了,所以就把人栓住了。

  前几天我们在团山子林场捡了不少金豆子,这东西当然是不敢自己私留下来,交公之后,支书心眼好,虽然那时候没有奖金这么一说,还是答应给我们多打出两个月的工分来,留着过年回去探亲的时候放个长假。也就是说我和胖子可以两个月不用干活,在山里呆得烦了,又挂念丁思甜,当下便决定去草原上走一趟。

分享到:
赞(1)

评论129

  • 您的称呼
  1. #126
    不要总是拿我说话!
    毛某2017-01-19 10:03:08回复
  2. #125
    丁思甜出场!胖子,我要上了!
    胡八一2017-01-10 11:09:11回复
  3. #124
    一群小混混,看个小说也随地大小便。有养无教的杂种。
    龙骑兵2016-09-07 12:12:50回复
  4. #123
    好!
    匿名2016-07-21 14:18:55回复
  5. #122
    不错
    南派三叔2015-12-21 14:24:31回复
  6. #121
    往死里操燕子
    胡爸爸2014-06-17 4:10:50回复
    • 我操小燕子
      大鸡吧2015-01-27 21:23:40回复
  7. #120
    操燕子好爽
    八一2014-03-16 21:06:00回复
    • 操燕子哪有操穴里痒(雪莉杨)爽!
      穴里痒、2014-04-27 0:18:39回复
  8. #119
    你们为什么老插我。。。。。。
    2014-02-03 23:29:09回复
  9. #118
    我寂寞啊
    大黑箱子2013-12-26 7:56:23回复
  10. #117
    我啥时候能出场啊!三叔,盗墓笔记里面没让我出场,结果让鸡冠蛇糟蹋了,这回又不让我出场,难道雪莉阿香燕子她们注定要做圣女么
    避孕套2013-11-13 22:41:24回复
  11. #116
    鬼吹灯就是GCD党的心声。
    几把2013-10-30 18:33:56回复
  12. #115
    楼上说错啦,是1L
    瞎子2013-10-26 6:25:39回复
  13. #114
    2L措辞不太好,不过是正解
    瞎子2013-10-26 6:25:17回复
  14. #113
    看个小说叽里吧啦的、都滚犊子
    酷睿2013-10-16 3:55:55回复
  15. #112
    曾有几个货把哥狠狠抓了一天一夜,哥招谁惹谁了……哥一生气,小样,手肿了吧……
    泥土2013-09-09 9:47:43回复
  16. #111
    今天是八一建军节,节日快乐
    北派张家2013-07-31 18:26:30回复
  17. #110
    你们叫唤你妈了个B啊
    我是你老子2013-07-30 22:55:58回复
  18. #109
    哎。我想看八一到美国的故事……
    笑月2013-06-27 6:59:21回复
  19. #108
    作者最好一直写,直到老死,这样我就能一直看鬼吹灯,直到老死。 (下辈子也是如此循环)
    还可以2013-06-27 6:36:13回复
    • 你不混了?
      匿名2013-12-26 3:52:13回复
  20. #107
    老子实在不想再回忆了老子就想去米国老婆孩子热炕头
    胡司令2013-06-27 6:02:55回复
  21. #106
    平淡无奇
    2013-06-16 1:41:07回复
  22. #105
    到美国之后 我们倒了一个了很多外国斗
    王凯旋2013-06-04 3:08:23回复
  23. #104
    八一,你不来美国啦?
    雪莉杨2013-06-01 22:10:28回复
  24. #103
    倒斗干正事啊
    手艺人2013-05-01 7:29:31回复
  25. #102
    那个年代就是这样的
    2013-04-19 3:26:09回复
  26. #101
    这就是回忆,你玛的一群狗逼,滚回去自己查,
    点艹那些的二逼2013-04-18 2:25:08回复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