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之黄皮子坟 第六章 鬼衙门

  被人熊撞倒的树根旁,泥土中埋着尊半截石像,造成罕见的虎头兽面,兽首人身,头上有盔头,双手握着以人头做装饰的石斧,气度不凡,但面目十分狰狞,燕子一见那些虎头人身的石像,立刻联想到山里面一个古老的传说,也顾不得收拾熊皮熊肉了,吃惊地对我们说:“那好象是山鬼的石像,这片林子恐怕就是山里的鬼衙门,咱们快逃吧。”

  “鬼衙门”的传说,在大兴安岭最西端的密林中流传了多年,相传那是阎罗殿在阳间的一个秘密入口,有在山中迷路的猎人,一旦误入“鬼衙门”,就会不知不觉地走入幽冥之中,成为孤魂野鬼,永远也回不到阳世了,不过近百余年间,已经很少有人能再次见到了。

  那“鬼衙门”最大的特征就是门前有虎头人身的山鬼守护,当然这个山里边的传说究竟是从哪朝哪代开始的,已经没人可以考证出来了,只是进“鬼衙门”走阎罗殿的鬼事,听着就让人从心底发怵,加上猎人们先天就对大山有种敬畏心理,所以燕子慌了神,只想催我们赶快离开。

  我和胖子都听过那个传说,而且我也知道事非之地不宜久留,不过我还不至于被一个虎首人身的石像给吓住,我随口安慰了燕子几句,什么“鬼衙门”?都是些封建社会的遗毒,咱们怎么能怕这些?但我心中却在同时寻思,必须先把眼前的情况理清楚了再做打算。

  熊洞本是枯树下一个半封闭的天然洞穴,只因为人熊刚才追着扑人的时候,把一株碍事的红松连根拔了,那红松恰好是生在熊洞侧近,树根提拉带塌了地下泥土,才露出一尊半截没入泥土的石兽,至于什么虎头山鬼守把“鬼衙门”的无稽之谈我跟本不信,在我看来,这虎头人身的武士石俑,极有可能是古墓前用来镇墓的雕像,不过当时我对五行风水、陵墓布局之道所涉尚浅,也不敢就此断言,只是好奇心起,既然发现了这些造型奇特的石人石兽,若不趁机探尽此奇,归有何趣?

  我劝说燕子别急着回林场,不如去那边找找“鬼衙门”在哪,看虎首石俑摆放的方向,如果山中有祠庙坟墓之类的建筑,大致应该是在“黄皮子坟”那边,黄皮子倒腾出来的古磁碗和金豆子,说不定就都是从那所谓的“鬼衙门”里得到的,咱们要是能找到那些宝藏,那将会为支援世界革命做出巨大的贡献。

  燕子跺着脚说:“你别扯犊子了,我不守着林场,偷着出来跟你们进山猎熊,就已经犯了错误了,回去免不了得让老支书狠批一顿,要再整点别的事出来,那我可咋向老支书交代啊?”

  胖子心里惦着那些黄金,也帮我一起蹿叨燕子,我们俩对燕子说:“燕子妹子,你别那么怕老支书行不?他职务再大,也不过是在屯子里说了算而已,而且咱们这又不是在犯什么错误,咱们现在这可是在支援世界革命啊,虽然看守林场是咱们份内的工作,但你别忘了最高指示是不能以生产压革命,在革命斗争的洪流面前,工作就得扔到一边去了,支书的话也不好使,他爱咋咋地,你还犹豫啥啊?别忘了这可是最后的斗争,打铁要趁热才能成功,晚了红旗就插遍全世界了,再整啥也不赶趟儿了。”

  我们说得上纲上线,燕子无言以对,她听着都犯迷糊,干脆把心一横,那就爱咋咋地吧,于是我们立刻动手,扔下熊皮熊肉暂时不再去管,只裹了熊掌熊胆带在身边,胖子突然想起来,关“黄仙姑”的木头笼子哪去了?刚才人熊从树上跌下,还折断了一大截红松,都砸在我们停留的草窝子上,当时我们只顾着躲闪逃避,混乱中将木头笼子扔到哪去了,现在还真没印象了。黄皮子虽小也有二两肉,更何况“黄仙姑”皮光毛滑少说能换十斤水果糖呢,轻易丢了可有点舍不得。

  绕着断裂的红松一找,才发现那木头笼子早就被松枝砸散了架,而且笼子里空空如也,“黄仙姑”早已溜之大吉了,胖子气得破口大骂。

  我记得“黄仙姑”的后腿被铁丝牢牢扎住,即便是笼子破了,它也不可能挣脱铁丝的束缚,顶多是用两个前爪爬出去逃跑的,黄皮子奔逃窜跃全仗着后肢给力,所以它不可能逃得太远,想到着我急忙抬头去看四周,雪地上除了我们和人熊搏斗时杂乱的足印外,果然有一条脱拽的粗痕,“黄仙姑”肯定是沿着这里逃的,顺着这踪迹寻去,我一眼就望见虎头人身石俑旁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在拼命爬动,那正是从松鼠笼子里逃掉的“黄仙姑”。

  我们见它没逃远,立刻来了精神,一阵风似的追了上去,只见“黄仙姑”正用两只前爪,往黄皮子坟方向吃力地爬着,它发觉到有人从后追来,便一头钻进石俑旁的一个地窟窿里不见了踪影。

  我们追过去一看,原来虎头山鬼的俑人脚下有条隧道,年代久远水土变化,已经被泥土和松枝覆盖住了,上面的古松一倒,隧道就露出一个小小的缺口,里面黑咕咙咚的什么也看不清楚,“黄仙姑”就是逃进了这个小小的缺口。

  胖子气急败坏地用脚猛踹窟窿边上的泥墙,没踹几下,隧道墙的泥土就被踹塌了,古树根茎被拔出后遗留的凹坑里,便露出一个大窟窿来,一股阴风从里面冒出来,刮在人脸上凉嗖嗖的,看来其中空气流畅,在远端肯定另有出口。

  连胖子也没想到这土墙如此不堪,我赶紧将他拦下,看来这窟窿口的深洞并非隧道,只是在泥石间挖掘的作业通路,并不坚固,随时都可能塌掉,更不知是通着什么地方,赶紧找些松枝点了几根火把照明,钻进窟窿后的黑洞里面探查。

  洞里很窄,可能匍伏爬行才能前进,可是我们都舍不得把衣袖磨破,只能将火把斜着探在前面,然后猫腰蹲着往前一点点挪动,用火光一照,发现洞内四壁还残留有利器挖掘的痕迹,我当前开路,胖子拿着长柄开山斧紧跟在后,燕子举着另一只火把倒拖着猎枪垫后。

  我们都不知道这潮哄哄冷嗖嗖的地洞通向哪里,心中极是疑惑,我祖父当过风水先生,因为当年他懂得寻龙秘术,在省里颇有名望,结交了不少同道的阴阳风水术士,那些人中也不乏从事“倒斗”营生的盗墓贼,从他那里我得知盗墓贼中最厉害的是“摸金校尉”,“摸金校尉”能够外观山形内察地脉、分金定穴直捣黄龙,所谓“直捣黄龙”就是挖掘一条隐密精准的隧道简易,绕过铜壁铁椁,由金井中直透藏有秘器的墓室,也许我们现在钻的这个地洞,就是一条盗墓贼挖掘的盗宝隧道。

  不过我很快就自己否定了这种可能性,泥洞既窄且短,始自虎头石俑脚下,攒行十余米便到了尽头,那里却并非藏有古尸秘宝的墓室,而是一道埋在泥土间颇为古旧的青石门,上面象是有飞檐斗拱,但地洞只挖出石门局部,一时也无法仔细辨别。那道石门分为两扇,半开半合,中见留了一条很大的门缝,两边各有一根石柱对峙,上有古朴的龙纹及日月象,已经剥噬不堪,这至少说明洞内这石制建筑是曾经存在于地面上的,经过常年风吹、雨淋、日晒等自然因素侵蚀,才会变成现在这样。

  我和胖子都猜测这大概是座古祠,在地质作用下被埋入泥土,连上面的松树都长那么粗大了,也不知那是何年何月的事了,总之年头一定少不了,到门口了岂有不进去看看的道理?进去后有什么好东西就顺出来,要是什么都没有就给他刷两条标语,当四旧给它破了。

  燕子说这指定就是“鬼衙门”了,门后八成就是阴间阎罗殿,咱还是打哪来回哪去吧,甭管它里面有什么都别进去了。我对燕子说:“这地洞就这么短,又没别的出口,黄仙姑肯定是钻进这石门里了,咱们进去捉了它便回来,要是捉不住昨夜岂不是白忙一场,而且也换不了水果糖了,你难道不想吃糖吗?”

  燕子咽了咽口水:“咋能不想吃糖呢,其实水果糖不如知青们从城里带来的奶糖好吃……”胖子急着要擒“黄仙姑”,不等我把燕子的思想工作做通,就从我们身边挤了过去,抢先摸进了石门,我怕里面有什么意想不到的危险,担心胖子一个人落单,便招呼燕子赶紧跟了进去。

  火把亮光由于我们的快速移动而变得忽明忽暗,明暗呼合之际,我已看清门后没有泥土,是一间颇为宽敞的石殿,殿内有石柱石桌,两厢泥塑的神像横七竖八地倒着,角落旮旯里挂满了厚厚的蛛网和塌灰,放眼间各处是满目狼籍、一塌糊涂,火把光亮又甚为有限,一时间也看不清“黄仙姑”躲到了哪里。

  三个人同时进来,动静不小,不知是谁蹭落了一些塌灰,呛得我们不住咳嗽,好容易尘埃落定,互相一看,对方都是灰头土脸的极是狼狈。

  胖子在刚才钻过那段几米长的地道时,因为地洞低矮狭窄,蹲得他腿脚酸麻,这时进了石殿至少能够舒筋活血,连忙伸伸胳膊蹬蹬腿,发现自己的狗皮帽子上落了一大块蹋灰,正好门口附近有个跟树桩子似的圆木墩子,就摘掉帽子在那木墩子上掸了两下,然后顺势一屁股坐在了上面,对我说道:“我就跟这堵着来个一夫当关,量那小黄皮子也不能长翅膀飞了,老胡你到各处去搜搜看它在哪藏着呢,把它撵出来让我活剥了它的皮子,不过我看这间大屋好象还有后门,它要走后门了倒也麻烦,燕子快去后门把守……”

  我自打进了着古怪的石殿之后,对里面的种种东西都充满了好奇,早把逮“黄仙姑”的事扔在了脑后,被胖子一提醒才想起来,正要去找它,却见燕子急匆匆地把胖子从树墩上拉开,燕子对我们说:“跟你们说了你们还不信,这就是鬼衙门,山里人都知道,林子里的树墩子不能坐,因为那是虎神爷的饭桌,凡人坐了是要招灾惹祸的,你咋说坐就坐呢?”

  胖子抬脚踏住木墩笑道:“现在卫星都整上天了,原子弹也爆炸了,穷人都翻身得解放了,管他什么神爷王爷的饭桌供桌,那都是旧社会的黄历了,如今咱劳苦大众拿它当垫屁股的板橙那是看得起它,我要高兴起来还没准在上头撒泡尿呢。”

  我一把推开胖子,对他开玩笑说:“别他妈扯蛋了,劳苦大众也不能随地大小便啊,再说你也不照照镜子,劳苦大众的队伍里什么时候有过你这号脑满肠肥的胖贼,一看你这肚子你就暴露了,不用问,肯定是打入我们劳苦大众内部的坏分子。”

  最让我纳闷的是这石殿不知是干什么的,特别是为什么在门口有这么个树墩子,欲穷其秘,便要看个仔细,于是我把碍事的胖子推到一边,蹲下身用火把去照,一看之下,发现这树桩般的木墩子果然大有明堂,上面有古朴的纹路,以及许多看不懂的古怪符号,最奇特的是木墩子正中间,刻着一个身穿古代女装的人形,那人形却无人头,而是生了一张黄鼠狼的面孔,那黄皮子脸一脸奸邪的笑容,十分可憎,令人说不出的厌恶,那副诡异的表情似乎有种无形的力场揪住人心,使人一看之下顿时觉得全身汗毛孔里透出森森凉意,我心道不妙,这回怕是进了黄皮子的老窝了。

分享到:
赞(55)

评论142

  • 您的称呼
  1. #135
    何人来此
    鬼衙门2017-02-26 20:22:48回复
  2. #134
    有种把我的墓倒了啊
    精绝女王2016-11-25 8:33:22回复
  3. #133
    你们想死作死还非要拖着我,酱油党也不容易好么!!!
    打酱油的燕子2016-10-24 6:11:21回复
  4. #132
    老毛搞得文革弄得人都不知道尊重自然了,该杀。
    林副统帅2016-01-23 13:49:51回复
    • 人家号称力压一切各路神仙。
      张弘毅2016-04-27 13:56:54回复
    • 不懂别瞎BB昂...
      呼你的B嘴2016-07-01 4:09:34回复
    • 你知道你妈了个逼。尼玛逼最自然了,可我很尊重它,想艹就艹,你妈水多
      专骂傻逼2017-03-25 21:49:13回复
  5. #131
    别老拿村长不当干部
    老支书2016-01-03 22:53:24回复
  6. #130
    老娘现在还在美国做生意呢!
    雪莉杨2015-11-23 22:25:35回复
  7. #129
    放屁!简直就是放屁!前言不对后语,牛头不对马嘴
    凯哥2015-08-08 14:53:23回复
  8. #128
    我想舔雪莉杨的脚
    八一2015-07-19 19:31:48回复
  9. #127
    你们的评论真蛋疼
    匿名2015-01-25 12:08:05回复
  10. #126
    胖子的大屁股坐我身上干吗?滚蛋!
    树墩2015-01-04 13:46:09回复
  11. #125
    来啊 儿郎们把这些无知的人给我抓起来
    黄仙姑2014-05-29 19:39:08回复
    • 媳妇莫慌,让本大爷上。
      黄仙姑爷2017-02-12 10:41:05回复
  12. #124
    还支援世界呢
    易小三2014-04-20 2:25:09回复
  13. #123
    到了黄皮子总司令部了。
    学习2013-12-19 22:40:35回复
  14. #122
    让你们不让我回来,让我祖宗来教训你们!
    黄仙姑2013-11-30 22:17:33回复
    • 黄仙姑饶命,以后我们再也不敢了!
      燕子2017-02-02 23:29:58回复
  15. #121
    盗墓>有点故弄玄虚
    霸唱2013-10-29 2:40:20回复
    • 我感觉没有第一部好呀
      匿名2014-05-13 5:30:25回复
  16. #120
    回复6页2L的兄弟,这是前传你肿么能埋怨几个小毛孩太血腥啊
    瞎子2013-10-26 5:18:36回复
  17. #119
    一群傻逼,唧唧歪歪叫什么,想看就看不想看那来的滚那去
    全是傻逼2013-10-11 1:38:52回复
  18. #118
    一部小说就把你们搞的神魂颠倒。看小说也要吵架你们真牛逼
    二逼一群2013-09-26 1:29:55回复
  19. #117
    什么时候能拍成电视剧那才叫过瘾呢。
    宝宝2013-09-22 19:58:46回复
  20. #116
    都不知道你的脑子是怎么长的,能写出这庅邪门之极的内容,真叫人佩服之极
    宝宝2013-09-22 19:54:01回复
  21. #115
    给残忍的 你不会是个女的吧 怎么多愁善感
    熊哥2013-08-25 20:51:38回复
  22. #114
    我厉害啊!!!!!
    胡八一2013-08-21 22:05:10回复
  23. #113
    我厉害
    胡八一2013-08-21 22:00:19回复
  24. #112
    写的真好我喜欢比的一章爽多了
    小美女2013-08-19 22:56:59回复
  25. #111
    当知青的时候他俩是摸金校尉吗?下面的二逼。
    匿名2013-08-19 8:58:28回复
  26. #110
    不解释,楼下的更傻逼
    一帮傻逼2013-08-10 0:55:49回复
  27. #109
    所以我只有闲了发慌才来看评论,两本都不错,反正都是盗墓,偶有雷同无伤大雅,看大家吵来吵去真闹心。
    海陵红粟2013-08-08 0:51:02回复
  28. #108
    前边都说了,那时候八一和胖子还是个愣头青,当然没那么多忌讳了
    小胖2013-08-04 3:22:20回复
  29. #107
    一个小说你们至于么。擦。看着爽不就得了。不想看混蛋
    一群傻逼2013-07-27 2:46:07回复
  30. #106
    之前都说了是以前的事 内会谁在乎这个呀 还有麻烦别拿盗墓笔记和鬼吹灯或者天下霸唱和三叔比了成么 就因为人家俩人都写了比较牛叉的盗墓小说 就非得说这个抄了内个内个仿了这个的 有劲么亲们
    好笑诶2013-07-22 4:27:10回复
  31. #105
    真是的,那黄皮子都送了东西要赎身了,这段太假,是摸金校尉肯定会不惹黄皮子的,作者这段编的太假。
    路上小心2013-07-19 7:13:49回复
  32. #104
    老胡和胖子那时候还不畏摸金倒斗的,当然没那么多规矩了,而且书中的那个年代人们的思想就是那样的,都被共产党洗脑了!
    匿名2013-07-15 18:23:26回复
  33. #103
    楼上的sb,抓黄鼠狼给是出于他们当时的好奇,杀人熊是为]救人。所以还是情有可源的
    2013-07-10 7:26:39回复
  34. #102
    本来看得觉得不错,但是这一段让我真生气了,黄皮子什么的打它干嘛呀?收了东西还不知足。盗墓笔记中盗墓大都是出于一定的不得不为原因,吹灯这段写的残忍而且令人气愤!以后肯定会有报应的!而且这三个人这么不谨慎根本不在乎该有的规矩,根本就不合盗墓这个职业好不好!气死我了!
    残忍2013-07-04 20:17:41回复
    • 盗墓是绅士活动么,他们没破坏文物就算高素质了,而且盗墓不是光明正大的行业,如果有正当的能养活的职业谁去干盗墓啊
      2014-01-19 3:57:25回复
  35. #101
    胡司令对着一张照片回忆的时间,是不是有点久了!
    读者2013-06-27 5:35:55回复
1 2 3